就在他們飛到了,距離那座大山還有十幾里遠的時候,那些妖魔便相繼看到了他們,登時就有一個妖魔相當小心的說道:「兄弟們,都打起精神來,那些小崽子已經朝咱們飛過來了,等一會兒咱們一定要將他們嚇個半死!」

就在他們飛到了,距離那座大山還有十幾里遠的時候,那些妖魔便相繼看到了他們,登時就有一個妖魔相當小心的說道:「兄弟們,都打起精神來,那些小崽子已經朝咱們飛過來了,等一會兒咱們一定要將他們嚇個半死!」

他的話剛說完,那些妖魔立刻很小聲的答應了一下。

眨眼間明復祖便搶在了申有為和練寧寧的前面,率先飛到了那片大山上,而且他也很清楚的感覺到了,那些妖魔藏身的位置了,可他卻裝作什麼也沒看到一樣,放慢了飛行的速度,暗自將兩道強橫的真元凝聚到了雙手上,做好了隨時和它們一戰的準備。

沒一會兒的功夫,就在申有為和練寧寧剛剛飛到了明復祖身側的時候,那些妖魔忽然間哇哇怪叫著,從它們的藏身處跳了出去,不停的揮動著它們手中的大刀,在他們三個人面前十分詭異的鬧騰了起來,但它們卻沒有向他們三人發動任何攻擊。

當時看著它們那十分奇怪的舉動,練寧寧一邊和申有為等人,極為謹慎的看著它們,一邊卻又像是在說傻子一般的說道:「復祖少爺,有為,這些傢伙是不是腦子有毛病啊?它們這都是在幹什麼呢?」

她的話音剛落,那些妖魔一下子停止了那些怪跳的舉動,齊刷刷的聚在了一起,怒目圓瞪著和他們對峙了起來,而且他們當中,那個體型最為壯碩的傢伙還相當惱火的說道:「臭丫頭你剛才說誰的腦子有毛病呢?實話告訴你們,我們就是伏隱患大人最勇猛的手下,同時也是地獄的使者,世間最厲害的妖魔,現在你們最好乖乖的在我們面前自殺,要不然我立刻生吃了你們!」

說完后它和它身邊的幾個妖魔,忽然變成了幾頭更加兇惡的妖魔,哇哇怪叫著張著它們那相當恐怖的巨齒獠牙,向申有為三人猛地探過去了一下,卻砰的一下子撞在了一道看不見的屏障上,相當狼狽的飛到了一旁。

當時看到了它們那種相當滑稽的樣子,練寧寧竟忍不住呵呵大笑了起來,不過緊接著她便被那些妖魔向他們散發過去的,相當濃烈的殺機震懾的極其緊張了起來。

那時候也知道了,他們三個人絕不是自己想象的那種,膽子非常小的小孩子的妖魔們,刷的一下子將他們圍在了中間,其中一個塊頭最大的妖魔還目露凶光的說道:「小崽子們,既然你們的膽量還算可以,而且剛才又向我們露了那一手,還算過得去的本事,那我們也不能讓你們白和我們見一次面。」

快穿小能手:神秘BOSS撩不停 ,嘩啦啦的滾落了下去。

當時正在運用著那裡的空氣,保護著自己三人的申有為,將那些泥石流全部抵擋了下去之後,忽然極其謹慎的說道:「復祖,寧寧我已經儘力了。」

說到了那裡他忽然相當痛苦的喘息了起來。

不明白他為什麼會那個樣子的練寧寧剛要問他的時候,卻聽剛才向他們發動攻擊的那個妖魔,忽然相當陰森的說道:「小子你的實力很不錯了!居然能夠全部擋下老子向你劈出的消融黃昏斬擊,足見你肯定是一個功力相當了得的高手。」

他的話剛說完申有為立刻頗為平靜地說道:「彼此彼此,能夠讓我廢了這麼大的力氣,抵擋一招的威力的傢伙,你還是第一個呢!」

他剛說到了那裡那個妖魔忽然極其兇狠的說道:「是嘛!那我還真的是榮幸之至啊!」

說完后它和它身邊的幾個妖魔,猛然間揮刀向申有為等人,劈出了漫天尖銳的碎石屑,猶如一把把小刀子一般,向他們爆射了過去,而且有些妖魔還轉到了他們的身後,相當狠毒的向他們揮刀劈出了一條條勁道驚人的長槍,登時令他們陷入到了腹背受敵的危險之地。 就在那些妖魔向申有為等人,發動出了漫天的碎石屑那危急時刻,明復祖猛然間將他的眼睛變成了一對,慢慢旋轉著的梅花形狀的百靈之眼,頓時在他們的周圍竟然冒出了一道,相當壯觀的赤紅色烈焰球,將他們穩穩的保護在了裡面的同時,還嗤嗤嗤的向周圍爆射出了一大片威力驚人的火蛇,眨眼間將那些妖魔的攻擊全部抵消了下去。

想不到明復祖居然會使用那種招數的那些妖魔,登時較為驚慌的退開了一些,可那時候練寧寧忽然低喝了一聲:「冰遁,冰晶亂舞!」

說話間她猛然將雙臂一展,伴隨著兩道淡藍色的光芒,透過那顆火球在他們的頭頂上爆炸開的一瞬間,在那些妖魔的周圍,忽然出現了很多六棱形的冰晶小錐子,就在它們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的時候,便將它們打得滿身瘡口的墜落了下去。

看到了練寧寧的攻擊成功了的申有為等人,立刻鬆了口氣,可就在那時候他們卻看到,那些妖魔竟在變成了一片片黃沙,將那些打入到了它們體內的冰錐子,全部擺脫掉之後,又迅速地組合成了那些妖魔,更加兇猛的揮動著手中的大刀,向他們三個人攻擊了過去。

就在那一瞬間明復祖猛然將左手一晃,頓時從那顆大火球上,爆發出了漫天拳頭般大小的烈焰珠子,異常激烈的向那些妖魔攻擊了過去,眨眼間將它們打的又一次滿身瘡口的墜落到了地上,而且伴隨著那些烈火呼呼呼的燃燒起來,沒多久那些妖魔竟然被燒成了一連片,飄忽不定的灰塵,洋洋洒洒的飄向了各方。


那時候就非在不遠處管看著那一切的董眾兵,登時發自內心的為明復祖喝了一聲彩,與此同時練寧寧等人懸著的一顆心,也慢慢的放了回去。

可就在明復祖剛剛把,正在保護著他們的那顆火球解除的那一瞬間,他們忽然又感覺到了那些妖魔的氣息,而且那種氣息竟比剛才還要強大了不少呢!登時令他們大為震驚了起來。

就在他們剛剛將靈識散發了出去,忽然聽到一個極其陰森的聲音,相當不屑一顧的說道:「小崽子們,想不到你們的本事還真的蠻大的嘛!」

話音未落那些妖魔忽然猶如一大片影子一般,晃晃悠悠的出現在了,申有為等人對面幾丈遠的地方,看著他們那種氣定神閑的樣子,明復祖登時極其惱火的說道:「你們這些混蛋,為什麼不懼怕我的烈焰?」

說話間他還將那把斬月奪命刀拿在了手上,冷寂異常的向那些妖魔瞪視了過去。

可那時候那些妖魔卻絲毫沒有理會他,而且有一個妖魔還相當高傲的說道:「你們這幫小崽子,都不要太狂妄了!實話告訴你們,我們乃是集合了穿山甲一族,很多首領真元的超一流生命!剛才我們只不過是和你們開開玩笑罷了,如果你們在不像我們投降的話,我們立刻就生吃了你們!」


在它說話的時候,站在它周圍的好多妖魔,忽然將它們那巨大的身體砰砰砰的撞在了一起,眨眼間組合成了數十頭,猶如小山一般大小的軀體,登時將明復祖等人,很據威脅性的掩映在了它們的身體下面。

想不到它們的身體,竟然能夠那樣隨意的組合在一起的明復祖等人,一下子大感意外的向他們看了過去。

可就在那時候,董眾兵忽然用一種,只有他們幾個人才聽得到的聲音說道:「有為,復祖,寧寧趁著它們還沒有向你們發動攻擊的時候,你們現在就向它們展開攻擊,為師助你們一臂之力一舉將它們斬殺乾淨,迅速離開這裡!」

聽了他那番話,明復祖等三人嗖的一下子,迅速飛到了那些妖魔前面的三個方向,連招呼也沒有和他們打,便猛烈地向它們打出了,漫天拳頭般大小的赤紅色烈焰骷髏頭,和一片猶如鱗甲一般鋒利異常的冰晶碎片,以及一圈圈啪啪作響的白色雲團。

就在那三種異象出現的那一瞬間,董眾兵猛然運用他的風遁術,將三道威力驚人的狂風,呼嘯著捲動著那些異象,鋪天蓋地般的向那些妖魔爆射了過去,一下子令它們除了後退以外,根本沒有其他的辦法可以閃開了。

可就在那一瞬間,那些妖魔非但沒有躲開那些攻擊,反而異常兇猛的揮動起了他們手中的大刀,轟隆的一下子向那些招數,劈出了漫天的黃沙和一條條,猶如海狼一般的淡黃色的泥石流,氣勢洶湧的和董眾兵等人,所發出的那些招數撞在了一起,登時爆發出了一陣陣,就連董眾兵都難以抵擋的洪波,和一聲聲猶如滅世驚雷一般的爆炸聲。

在那種異乎強大的破壞力的作用下,儘管那時候明復祖等人已經拼盡了全力,去抵抗那一波波的淡黃色的洪波了,卻還是被震飛出去了數百里的距離,才較為安全的躲過了沒有被打死的危險。

那時候他們定睛一看登時極為震驚了起來。

只見得就在剛才還是一大片被厚厚的白雪覆蓋著的,一眼看不到盡頭的山巒的地方,在那時候竟然變成了,足有百餘里方圓的平坦之地,而在那片大地周圍數百里之內,居然連一點白雪也看不到了。

可就是在那樣強大的破壞力下,那些妖魔竟然依舊各個十分詭異的站在了遠方,就仿若剛才那些破壞力對它們而言,根本什麼也不算似的。

面對著那樣的結果,就連向來頗為狂傲的明復祖都感到相當震驚了起來,但那時候董眾兵卻又用那種,只有他們幾個人才聽得到的聲音,相當興奮地說道:「看來現在伏隱患那幫傢伙,肯定是被某些事情弄的心裡發毛了,要不然他們是絕對不會,不惜自損功力製造出這些強大的傢伙們,來對付你們的。」

他的話剛說完,那些妖魔忽然向他們劈出了幾道,異乎尋常的淡黃色泥石流,猶如幾條粗大異常的軟鞭一般,嗖嗖嗖的向他們捲動了過去。

意識到情況不妙的明復祖,猛然大喝了一聲:「骷髏赤練火!」

說完后他猛然揮動著手中的寶刀,轟隆隆的朝著那些泥石流劈出了一大片,冒著熊熊烈焰的赤紅色骷髏頭,登時將它們阻擋在了,距離他們幾人還有幾十里的地方。

緊接著練寧寧也怒喝了一聲:「天降冰凌陣!」

話音未落她猛然間向天空上,拍出了兩道陰寒異常的淡藍色光芒,頓時在那些泥石流的上面,竟出現了一座數里方圓的的冰晶雪花,砰的一下子將它們硬生生的凍在了下面。

那時候申有為也低喝了一聲:「流雲盤龍捲!」

說話間他猛然向那片骷髏烈焰的方向,打出了一圈圈乳白色的光芒,頓時竟有一大片綿韌異常的白雲,猶如一條白龍一般,兇猛異常的將那些烈焰骷髏頭和那座冰晶雪花,逐漸的卷在了裡面,強勢之極的,將它們連同被困在裡面的那些泥石流,擠壓成了一顆顆丈許方圓的冰火球。

就在那些妖魔又想要向他們發動攻擊的時候,那條白雲聚龍竟猛然間從它那恐怖異常的大嘴裡,快如閃電般的,將那些冰火球向他們噴了過去,頓時將它們打的極其凄慘的倒在了地上,又化作了一片片的黃沙快速地分散開了。

可就在那一瞬間,申有為忽然又低喝了一聲:「木遁!青草繁衍!」

話音剛落忽然有兩道相當亮麗的淡青色光芒,從他的雙腳上向那些,正在飄散向各方的黃沙爆射了過去。 雖然那時候申有為變招的速度那絕對是相當快的,可他還是稍微慢了一點,就在那些淡青色的光芒爆射到了,那些黃沙周圍的時候,那些黃沙已經有大部分,飛到了遠處重新組成了那一大批妖魔。

可就在那些妖魔剛剛現身的那一剎那間,那些青色光芒竟然變成了一大片綠油油的小草,在那陣陣夢裡的狂風吹動下,搖搖擺擺的將幾小片黃沙穩穩的固定在了地上,登時令它們大為光火了起來。

因為那些小草下面的那些黃沙,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竟然根本沒辦法,再從它們的根部分開了,更不能夠重新變換成其他的妖魔了。

當時雖然董眾兵他們和那些妖魔之間,隔著數十里的距離,但他和申有為還有明復祖,都已經感覺到了,那些小草將那些黃土上面的真元,全部吸收了的氣息了,是以他們那時候都頗為興奮了一下。

可當時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的練寧寧,在那些妖魔慢慢地向他們飛過去的時候,猛然低喝了一聲:「冰遁,飄雪亂舞動!」

說話間她猛然將雙手在頭頂上轉了幾圈,頓時竟有漫天的鵝毛大雪,在那一陣陣的狂風中,猶如一把把鋒利異常的飛鏢一般,唰唰唰的向那些妖魔攻擊了過去。

可就在那時候有一個妖魔呼的一下子,向天空中拍出了一大片淡黃色的光芒,頓時在他們的頭頂上出現了漫天惡臭的黃泥,啪啪啪的將那些飄雪全部打落在了地上,但不知道為什麼,那些黃泥在攻擊到了距離申有為等人,還有一丈左右的距離的時候,竟然長出了一片片綠油油的小草,迅速的墜落到了地上,而那時候明復祖和董眾兵,卻都沒有施展任何法力去抵擋。

意識到情況不妙的那些妖魔,猛然間又將明復祖等人圍在了中間,可那時候它們卻並沒有向他們幾人,展開任何的攻擊,而且那個體型最為壯大的妖魔,還相當謹慎的說道:「使用流雲之術的那個小傢伙,剛才那些青草,是不是你弄出來的?」

說完后它便和其他的妖魔緊緊地盯住了申有為,就仿若在它們的眼前就只有它一個人似的。

對於它們的那些舉動就在申有為剛要說話的時候,練寧寧確切氣呼呼的說道:「你們這些鬼東西,難不成都眼瞎了嗎?現在這裡有我們東方之城,實力最為高強的明氏一族的後裔復祖少爺在此呢!難不成你們剛才,還沒有被他的那些烈火燒夠嗎?」

說完后她還相當惱火的轉到了申有為的面前,將他擋在了後面,可那時候有個妖魔忽然滿含殺氣的說道:「臭丫頭不想找死就滾遠點,這裡沒你說話的份兒!」

說完后它呼的一下子,向練寧寧噴出了一顆六方形的大石頭,但就在它打到了他們頭頂上的時候,卻被明復祖打出去的一顆人頭般大小的大火球,啪的一下子炸成了碎石屑,但那時候那些妖魔卻根本沒有那那件事情當回事,反而依舊緊緊的向申有為看了過去。

那時候申有為輕輕的將練寧寧推到了一旁,就在她剛要向他發火的時候,卻用一種相當不悅的語氣說道:「寧寧現在不是吵架的時候,你和復祖先離開一點,我有些事情要和這些高手解決一下。」

看著他那從來都沒有過的嚴肅,練寧寧登時有種被他嚇到了的感覺,但那時候明復祖卻相當謹慎的帶著練寧寧,向後面倒飛出去了好幾十里,然後才更加謹慎的,向申有為還有那些妖魔看了過去。

那時候有個妖魔忽然相當謹慎的向申有為說道:「這位小兄弟,現在你那些朋友,已經離咱們有相當遠的距離了,我想知道剛才那些青草,到底是不是閣下施展出來的?」

在他說話的時候,那些妖魔竟相當謹慎的又向後面退開了一些,就像是可以在和申有為保持著某種距離似的。

那時候之間的申有為相當平靜地說道:「正所謂上天有好生之德,我輩自當謹遵天命護佑天下蒼生,所以如果你們從此棄惡從善,不再禍害蒼生的話,我可以放你們一條生路!」

傾世醫後:君上別過來 ,但緊接著又一個傢伙,卻火冒三丈的怒吼了一聲:「小崽子,你還真拿自己當塊料了?現在就去死吧!」

說完后他猛然間揮刀,向申有為劈出了一大片腐爛掉的屍體,惡臭熏天的向他砸了過去,可就在那一瞬間,申有為猛然將他的雙手在胸前一展,頓時在他的面前竟迅速的長出了一大片,猶如靈蛇一般的荊棘雜草,宛若一張大網子似得,將那些屍體全部阻擋住了之後,又迅速地將它們吸收了進去,轉化成了它們的養分,沒一會兒工夫竟將好幾頭妖魔僅僅的纏繞在了裡面,令他們發出了一陣陣撕心裂肺般的慘叫。


可面對著那樣的事情,那些妖魔雖然很想去救它們,但那時候卻沒有一個,敢輕易的去碰觸那些荊棘雜草,反而相當害怕的向遠方退去了。


當時想不到那些妖魔,居然會懼怕申有為的木遁術的練寧寧,登時像是明白了些什麼事情似的說道:「哦……原來這些傢伙都是由那些黃土構成的,所以按照五行相剋的道理,它們肯定就很害怕木遁術了,對吧復祖少爺?」

說到最後的時候她還不忘和,正在觀看著,申有為和那些妖魔大戰著的明復祖問了一下,可那時候明復祖似乎是看透了她的心思似的,相當強硬地說道:「你的木遁術根本對付不了那些傢伙,所以你必須安分的待在這裡,不要過去丟人現眼!」

聽了他那句話練寧寧登時相當生氣的說道:「你怎麼就知道呢?我就要過去和它們一較高下。」

說完后就在明復祖還有隱身飄在他們身旁的董眾兵,想要阻止她的時候,她忽然化作了一道淡藍色的光芒,嗖的一下子飛向了那些妖魔,就在它們拚命的揮動著手中的大刀,劈砍著那些不斷的向它們蔓延過去的,荊棘雜草的時候,她猛然間嬌喝了一聲:「木遁,木樁墜地!」

說話間她啪啪啪的將雙手,快速的向那些妖魔拍出了漫天的大木樁子,登時將其中的幾個妖魔打的有些狼狽的後退了幾步,可就在那時候申有為忽然怒喝了一句:「寧寧,你不要胡鬧了!」

說話間就在練寧寧還要向那些妖魔發動攻擊的時候,他猛地將左手一攥,頓時有一片白雲將她牢牢的困住之後,嗖的一下子帶著她飄到了明復祖的身旁,登時氣得她向申有為喊叫了起來。

可那時候剛,才被她發出去的那些木樁打中了的那幾個妖魔,卻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緊緊地盯住了她,而且有一個妖魔還相當興奮地說道:「兄弟們不要怕,那個臭丫頭雖然也會使用木遁術,但她的真元卻是屬水性的真元,只要將她攥在咱們的手心裡,到時候我們就不用擔心這個木遁小子了!」

說完後有數十個妖魔,瞬間化作了漫天的黃沙和一灘灘的黃泥,從天上和地下迅速的繞過了,申有為和那些荊棘雜草,迅速的向練寧寧和明復祖撲了過去。

當時聽了它們所說的那些話之後,練寧寧一下子就為她剛才那些魯莽的舉動,大為後悔了起來,與此同時明復祖更是大為生氣的抓了下她的胳膊,不過卻在瞬間帶著她飛向了遠處。

當時正在和那些妖魔交戰著的申有為,在它們剛剛展動身形的時候,猛然間怒喝了一聲:「木遁,黃葉新生!」

說話間他猛然將身體快速的旋轉了起來,眨眼間竟有一點點淡青色的光芒,猶如一個個細小的鋼針一般,瘋狂的向四面八方爆射了出去,眨眼間變成了一偏偏翠綠色的小樹葉,猶如一隻只有意識的精靈一般,閃電般的在那些黃沙中飛舞了起來,在逐漸地將它們飄動的速度壓制下去之後,與晃晃悠悠的變成了一棵棵,手指頭粗細的小樹苗,將那漫天的黃沙和迅速流動著的泥石流,緊緊的固定在了他腳下的地面上。

就在明復祖帶著驚慌失措的練寧寧,在董眾兵變化出的一陣陣狂風的保護下,飛到了遠處轉過身去的時候,那些小樹苗竟然迅速的,將那些泥土中蘊含著的真元,轉化成了它們生長的養分,猶如雨後春筍一般快速的生長了起來,沒一會兒的功夫竟在那裡長成了一大片,相當茂盛的森林猶如一道屏障一般,將明復祖等人和那些妖魔阻隔在了兩處,而那時候申有為才慢慢的停住了旋轉的身體,相當霸氣的向那些妖魔看了過去。

當時本想趁著申有為,向那些黃沙還有那些黃泥發動攻擊的時候,迅速的將明復祖還有練寧寧二人拿住的那些妖魔,見識到了申有為那麼厲害的木遁術之後,登時極其恐懼了起來,可就在它們萌生出了一絲退意的時候,隱藏在它們體內的那些符篆,忽然間向它們釋放出了一種極其強橫的力量,頓時疼的它們極其痛苦的變換著不同的身形,在天空中翻滾著大吼了起來。

那時候不是很清楚它們為什麼會出現那種情況的申有為,一下子卻將它們那些舉動看作是,它們又要想自己等人發動更加猛烈的攻擊,所作出的前兆動作了,登時相當惱火的說道:「你們這些噁心不死的傢伙,都到了這時候了還想禍害我們,現在我就將你們的真元變成一片森林,令你們元神俱滅!」

說完后他猛然將雙手一合,頓時有一片相當強盛的淡青色光芒,從他的雙手間沖向了那些妖魔,就在它們恢復了些意識,想要化解成一片片黃沙躲開的時候,那片光芒砰的一下子變換成了漫天的落葉,迅猛異常的將它們那巨大的身體,全部包裹在了裡面,那時候申有為忽然相當霸道的大喝了一聲:「木遁,百里森林!」

說完后他轟隆的一下子,向那些落葉拍出了兩團深青色的光團,頓時將那些落葉打的上下翻飛了起來,可伴隨著那些落葉不斷的上下翻飛著,那些妖魔原本非常巨大的身體,竟逐漸的變成了一片黃沙,隨著那些落葉慢慢的飄落到了地面上,迅速地被東那些落葉上長起來的小樹,牢牢地固定在了下面,沒用多久竟將那些妖魔全部分解完畢了。

而那時候申有為卻又相當平和的說了句:「惡非至惡,現今你們就和這些樹木一起留在這片大地上,造福這片地域的生靈們吧!」

說完后他相當隨意的,向那些小樹苗拍出了一大片淡青色的星光之後,一轉身便朝著明復祖他們飛了過去,而在他的身後,卻迅速的長出了綿延數百里的參天大樹,令那片原本荒蠻貧瘠的大山當中,出現了勃勃的生機。

不過隨著一陣狂風大雪的突然出現,它們很快便穿上了一層厚厚的白袍。

看著那相當美麗的景象,在和申有為等人繼續踏上了,朝著伏隱患等人所盤踞著的那片地域的途中,練寧寧忍了好一段時間,在明復祖甩開了她和申有為率先飛到了一片大山裡,用他的寶刀為他們弄出了一個,可以暫時休息的山洞的時候,練寧寧卻悄悄的攔住了正在趕路的申有為,就在他不太明白的看了她一眼的時候,她忽然很小聲的說道:「對不起有為,那時候我又太任性了,你在原諒我一次吧!雖然我很了解以你的個性,絕對會因為那些事情來責怪甚至是嫉恨我的,但我還是要想你說這些話,所以你必須絕對無條件的,當做我剛才沒有做過那些事情,要不然我以後會每天和你吵架的,聽明白了嗎?」

說完后還沒等他回答她呢!她嗖的一下子便閃入到了那座山洞內,就像什麼事情也沒發生過一樣,和明復祖聊了起來。

當時就站在他們身旁卻依舊隱身的董眾兵,看著申有為那相當無奈的樣子,忽然若有所示的說道:「有為啊!現在呢,萬劫和真真的關係不錯,寧寧和復祖的關係也還可以,萬器和文文之間的事情就更不用說了,還有你其他的那些朋友們,有好多人都已經找到了和自己談得來的特殊朋友了,現在你的年紀也不小了,是該考慮考慮自己將來的事情了。」

想不到他會和自己說那些話的申有為,登時大感無聊的說倒:「尊敬的師傅大人,你老人家能不能不要這麼太關心,我們那些特別的事情啊?如果您真想發發善心的話,還是趕緊為我們找一位尊敬的師母大人吧!」

說完后就在董眾兵想要打他的時候,他一閃身也飄進了那座山洞內,弄的董眾兵真有了一種哭笑不得的感覺了。 就在申有為將伏隱患等人,派出去阻擊他們的那些妖魔,全部消滅掉的那一瞬間,伏隱患等人通過,他們拍入到了那些妖魔體內的符篆,伴隨著它們的身體迅速的消失了下去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那些妖魔已經全軍覆沒的事情了。

但由於那時候他們正抓緊時間應付著,南方帝國向他們發動攻擊的那些事情呢,一時間也只能再次派出了一些相當精銳的手下,繼續趕往了申有為等人所在的方向,只希望那些傢伙能夠將他們幾個人暫時拖住,好讓他們騰出相當一部分精力,去專心對付最令他們吃緊的那些事情也就可以了,至於要讓那些傢伙將他們幾個人消滅掉的事情,他們是不會再有那種打算了。

其原因很簡單,那就是在經歷了明復祖的那幾個人,一次次的消滅掉了他們那些手下的慘敗之後,他們都確定了,明復祖等人的實力,絕對不是他們那些手下可以消滅掉的,而且從那些妖魔也全部被消滅掉的那件事情上,他們又得知到了,在明復祖等人當中,肯定有一個超級木遁高手,而那個高手以前卻將他的那種實力刻意隱藏了起來,也許就是要在最後的時刻,用來給予他們最致命的一擊也說不定呢!

但那時候他們卻因為要對付南方帝國的那些人,幾乎已經沒有多少可以讓他們派出去的人類部隊了,無奈之下他們只能退而求其次之,派出了一批相當具有戰鬥力的特殊部隊,就在那些部隊出發之前,他們還按照他們那對任何生命都不放心的心態,用一道道靈符,將他們那些特殊的戰士的心智控制住了。

就那樣一支頗具戰鬥力的特殊部隊,便在聲勢浩大的朝著申有為他們的方向進發了。

經過了前些時候和那些妖魔的那場大戰之後,雖然明復祖包面上並沒有顯露出任何的異狀,但他卻暗暗地對申有為的實力重新做了一番評估,而得到的結果卻是,除非他自己趁其不備,施展出全力向申有為發動致命的一擊,要不然的話,他絕對是沒有任何機會在短時間內戰勝對方的。

當然那些事情還必須是在,董眾兵不會幹預他們兩個人之間的事情為前提,不過很顯然那是不可能的。

就那樣經過了幾天幾夜辛苦的趕路,隨著自己等人逐漸的靠近到了,伏隱患等人所盤踞著的中心地帶越來越近,練寧寧的心理卻對那個,傳說中經常生吃活人的伏隱患,感到越發的害怕了起來,不過她也知道,如果到時候他們真的和那傢伙遇到的話,董眾兵等人是絕對會全力保護她的,想到了那些事情,她的情緒也就逐漸的安定了下去。

那天晚上當他們在一棵,相當寬敞的大樹洞內休息的時候,明復祖忽然相當謹慎的說道:「師父,依你看我現在有沒有能力可以和鐵壁穿山甲一決高下啊?」

見他問道了那件事情申有為和練寧寧,登時都相當謹慎的向董眾兵看了過去,卻聽他相當認真的說道:「你是想要和伏隱患一較高下呢?還是想要和封印在他體內的鐵壁穿山甲,一較高下啊?」


婚色撩人,唐少的小萌妻 :「不管是和他們兩個當中的哪一個都可以,畢竟他們都是當今世界的強者,如果我想要迅速的超越自己,光大復興我們明氏一族,就必須要擁有可以打敗他們的能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