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劍拔弩張之時,突然一道身影閃入場中直取丘真心,丘真心想都沒想,整個人立刻閃了出去,同一時間裏,整片天空中的起爆符一起爆炸起來,只見一股強大而炙熱的氣流直逼整個崑崙山。 就在衆人劍拔弩張之計,一道人影直取丘真心,這是誰都沒有料到的,丘真心很直接,直接引爆了空中的所有起爆符,頓時只聽到一陣“轟、轟”聲響,一時間崑崙山上火光暴起,氣浪直逼蕭長風等人。

就在這劍拔弩張之時,突然一道身影閃入場中直取丘真心,丘真心想都沒想,整個人立刻閃了出去,同一時間裏,整片天空中的起爆符一起爆炸起來,只見一股強大而炙熱的氣流直逼整個崑崙山。 就在衆人劍拔弩張之計,一道人影直取丘真心,這是誰都沒有料到的,丘真心很直接,直接引爆了空中的所有起爆符,頓時只聽到一陣“轟、轟”聲響,一時間崑崙山上火光暴起,氣浪直逼蕭長風等人。

面對這樣的問題,蕭長風幾人誰都沒有想到,一時之下都愣在了那裏,尤其是蕭長風,他的上古魔法立刻失去效果,整個天池的水又由冰成水,全部落回了天池之中。

出手的竟是崑崙的掌教天靈子,不知道什麼原因,他竟然在這個時候出手,而且還是對丘真心出手,只是到了這個時候,蕭長風幾人已經沒有時間去考慮這麼多了,他們現在要面對的是怎麼去應付眼前的一切,而丘真心剩餘的四張符咒形成了一個保護層,將他生生的護在裏面。

蕭長風大驚,忙道:“怎麼辦?”

黑袍老怪、苗栓和苗鈴兒都臉色大變,面對如此多的起爆符,他們也沒有什麼辦法可以去對抗,甚至現在連與其對抗的可能都沒有,神龍一聲長吟,將所有人都護在裏面,只是以現在所有起爆符一起爆炸的威力,就算是神龍的強悍也絕對抗不過。

骷髏突然身形一閃,整個人閃到了半空,身形一閃,一分爲九,九個骷髏身上散發出九道不同的色彩,瞬間就出現了一個七彩的光罩將虛空中所有的起爆符都包在了裏面,仔細看去,那些起爆符的時間好像停止了。


蕭長風看的全身一陣發熱,這就是他當年的九命骷髏,只是骷髏一分爲九後威力會減少很久,蕭長風以前擁有骷髏的時候,很少讓骷髏分開,此時見骷髏突然一分爲九,瞬時就有了一種回到當初的感覺。

在九個骷髏的大力控制之下,起爆符的威力居然被定在了那裏,蕭長風幾人都在震驚於骷髏的絕世功力之時,骷髏衝着蕭長風吼道:“小子,快用你的太極圖將這些起爆符吸走。”

起爆符?蕭長風頓時想到了自己那八卦圖上出現的太極圖,太極圖可以發出生死氣息,當然也可以將一切東西都吸走,蕭長風立刻就明白了骷髏的意思,他長身而出,快速結印,一面碩大無比的八卦太極圖立刻出現,隨着蕭長風的意念微微一動,那太極八卦圖立刻緩慢旋轉起來,一股強大的吸力吸向空中。

骷髏立刻又由九合一,瞬間就回到神龍身邊,骷髏剛一離開,那罩住起爆符的氣罩立刻消失不見,而起爆符產生的威力也開始向着那太極八卦圖奔去,強大而洶涌的威勢震得整個崑崙山都在晃動。

蕭長風大喝道:“轉!”太極圖瞬間轉動的更快,而那吸力也變的更大,將整個虛空中的起爆符都吸了過去,只是一會兒的功夫,整個虛空中的起爆符都被吸了過去,而那太極八卦圖也在微微晃動着,好像起爆符那巨大的威力已經到了他的沉受能力一樣。

蕭長風微嘆了一口氣,剛剛太極八卦圖在微微晃動的時候,他還以爲太極八卦圖沉受不了,此時見居然完全可以吸收掉全部的起爆符,他怎能不長吁一口氣。

不止蕭長風,在場所有人都長吁了一口氣,此時眼前一切危機已解,餘下的就是對付丘真心。

丘真心也十分好奇,他實在沒有想到蕭長風的太極八卦圖居然能將他的起爆符都吸收掉,望着虛空,丘真心笑道:“蕭兄弟,想不到短短的時間不見,你的修爲竟然精進了如此一大步,真是可惜,若是你我能攜手一致,必定能成爲一段佳話。”

蕭長風“嘿嘿”笑道:“只可惜你墮落的太深,否則的話還真的是一段佳話。”

丘真心長嘆一口氣道:“造化弄人。”

骷髏笑道:“不要廢話了,現在就剷除這個魔物,這也的對盤生大帝的一種打擊。”

丘真心大笑道:“你們想要殺我,只是可惜的是,今天你們誰都殺不了我,在這九界之中能取我性命的已經沒有幾個。”

天靈子插嘴道:“多行不義必自斃,丘真心,枉你也是一代高人,只是你在別的地方猖狂也就罷了,在我崑崙山,你休想爲所欲爲,今天就算窮盡我崑崙之力,也絕不會讓你胡來。”

丘真心驚奇的笑道:“我真的很奇怪,剛剛你爲什麼要偷襲我?”蕭長風等人也很想知道天靈子的意思,所以在丘真心開口詢問之後,他們幾人都沒有開口說話。

天靈子看了周圍衆人一眼,淡然道:“我不知道你們今天來我崑崙山的意圖是什麼,你們要找什麼東西與我崑崙有什麼關係,只是這裏是我崑崙山,這裏的一切都屬於我崑崙,老道絕不允許,哼,更何況這天池是我崑崙的禁地,你們仗着自己神通高深強行來到這裏,但老道絕不允許你們破壞這裏的一切。”

丘真心笑道:“說來說去,你就是爲了保護着小小的崑崙而已,只是你有沒有想過,剛剛若是所有的起爆符在落到這崑崙山上,不知道你的崑崙山是否還會存在。”

經丘真心這麼一說,天靈子也感到一陣後怕,由於自己的一時衝動,差點毀了整個崑崙山的根基,他暗噓一口氣,對着蕭長風施了一禮,道:“多謝道兄剛剛出手相助。”

蕭長風也施了一禮,道:“長風剛剛也只是在保護自己,更何況長風等人未得到掌教同意就擅自來到這裏,真的失禮。”蕭長風這段話將自己等人強行來到崑崙的失禮之處先說了出來,同時也將剛剛的出手說成是在保護自己等人,這樣不亢不卑的話聽得天靈子很是舒服。

丘真心在一邊冷冷的道:“說夠了沒有,我還要去取那半顆金元珠,你們就在這裏好好的聊着吧。”他的話音剛落,就已經長空掠起,直奔天池而去,剛剛天池在他的火符燻烤之下水溫已經變得不是很低,他此時已經完全可以接近那寒水。

天靈子的臉色大變,這天池是他崑崙的禁地,只是想不到會接二連三遭到外來人的破壞,他身形一晃就要出手,只是他身形剛動之時,骷髏就已經一把拉住了他,天靈子的身形極快,只是在骷髏的一拉之下,他竟然愣生生的止住了腳步,天靈子頓時慘然變色,他勃然怒道:“你……”

骷髏齜牙咧嘴的笑道:“道兄莫急,我有幾句話要問你,等我問完你在動手也不遲。”在這個節骨眼上, 想想你零點零分 ,天靈子更是沒好氣道:“你快點問。”他在說話時卻望着天池的方向,因爲此時的丘真心已經將天池震得碧浪滔天。

骷髏淡淡的道:“請問道兄,這天池原本是否不是這崑崙之物?”

天靈子微驚,不由的道:“你怎麼知道?”這天池原本不在這崑崙山上,不知道什麼時候,突然有一天就出現在了崑崙山上,當時崑崙山上沒有人知道它從哪裏來,更甚至有弟子在不明所以的情況下接近天池,等待他們的當然是形神俱滅,崑崙這才驚動起來,立刻將天池劃爲禁地,禁制任何人接近這裏,不過他們卻堅信,既然是突然出現,那就說明其中一定有玄妙,爲此,崑崙每代人都有人專門深研此道,只是可惜的是,從來都沒有人成功過,不過知道此事的都是崑崙的掌教,其餘人根本就不知道,現在突然在骷髏口中說出來,天靈子怎能不驚?

骷髏笑道:“你不用驚訝,我在你之前就知道了這件事,我只想告訴你,它不屬於你崑崙之物,而現在就是它離開的時候,剛剛你也看到了,其實它也有意識,他在這裏,只是爲了它的使命。”

“使命?”天靈子不解,這水也有使命?不止是他,就連蕭長風幾人也都十分不解,骷髏笑道:“其實,時間萬物都有他的使命,他的運行軌跡,而這天池的使命就是替別人迷惑人,現在它的使命已經完成,現在就是他離開的時候。”

蕭長風靈光一閃,道:“我明白了, 情動流年 。”

聽蕭長風這麼一說,黑袍老怪幾人都釋然,苗鈴兒更是撅着嘴巴道:“那你爲什麼不早說,害的我們白跑了一趟。”

骷髏笑道:“我也是剛剛知道,而且還是天池告訴我的。”

蕭長風驚奇的道:“它也有意識?”

骷髏點點頭道:“世間萬物都有他的道,就如同你們的大道一樣。”

蕭長風道:“那我們現在應該怎麼做?”

骷髏道:“它要離開這裏,但是必須要藉助你的太極圖才行,只有太極八卦圖的八門才知道它的最後目的地。”

蕭長風道:“明白了。”他慢慢的升到半空,快速的結印,一面碩大無比的太極八卦圖再次出現在虛空,隨着蕭長風的一聲大喝,那太極八卦圖開始慢慢的轉動起來,一股股強大的吸力將那天池和丘真心都罩在期間。

丘真心正在全力轟擊着那一池寒水,希望可以將其中的金元珠逼出來,卻沒想到蕭長風會在這個時候祭出太極八卦圖將他和那天池都罩在期間,丘真心想都沒想,立刻離開天池,他可不想被蕭長風的太極八卦圖吸進去。

丘真心剛一離開,那太極八卦圖轉動就快了起來,只見一道強大的吸力將天池慢慢的吸到虛空,衆人都驚歎於蕭長風的強大修爲,只見一道白光閃過,天池終於被吸進了太極八卦圖裏去,而那太極八卦圖也跟着消失不見。

天靈子一陣心痛,天池在崑崙這麼長的時間,崑崙都沒能窺透其中奧妙,現在居然就這樣離去了,這讓他怎能不心痛?丘真心也是一陣驚疑不定,他望着蕭長風道:“你將天池弄到哪裏去了?”

蕭長風淡淡的道:“當然是到它該去的地方,丘真心,你壞事做絕,等下就送你去輪迴。”

沒有人知道天池去了哪裏,只是在若干年後,有人在人界的東北角處發現一座奇特的池子,那裏的水常年刺骨冰冷,於是人們都稱呼它爲天池,至於它到底是不是以前崑崙山上的那個天池就沒有人知道了。

望着蕭長風幾人,丘真心大笑道:“就憑你們幾個也想與我作對,你們以爲現在的我還和以前一樣不成?”

蕭長風喝道:“少廢話,接招。”他身形一閃,帶起一陣颶風直撲丘真心而去,跟在他身後的還有黑袍老怪等人,就連天靈子都已經祭出法寶,準備對丘真心出手,對於衆人的一起出手,丘真心沒有絲毫放在心上,他大笑一聲就迎了上去。 就在蕭長風幾人決定全力滅掉丘真心之時,一個焦急的聲音遠遠的出來:“蕭大哥,蕭大哥你能聽到我的聲音嗎?”聲音甚是焦急,而且幾人都好像在哪裏聽過一般。

蕭長風的臉色突然一變,又喜又驚的道:“聶平,是聶平嗎?我是你蕭大哥,我聽到你的聲音,只是你在哪裏呢? 仙網 。”原來給蕭長風傳音的是是現在的怪界之主聶平,自昔日魔界一戰,原來的怪界之主司馬晨飛隕落後,聶平就成了怪界之主,蕭長風也是在大戰魔尊之後在那怪界裏昏睡了一個多月,後來他就辭別聶平,現在突然聽到聶平的聲音讓他怎能不喜,只是聶平的聲音充滿焦急,讓蕭長風有不由的暗暗心驚。

蕭長風和聶平幾人曾經在一起很長一段時間,他們都屬於那種報喜不報憂的人物,除非到了萬不得己的時候,否則他們絕不會找自己的兄弟幫忙,現在既然聶平傳音來找,那就說明他遇到了很大很大的困難。

聽到蕭長風的聲音,聶平立刻道:“太好了蕭大哥,我現在在妖界的‘妖魔沼澤’邊上,天妖要殺魅姬和絮葉公主,我被魔霸天攔住,動彈不得,你快點趕來,遲了的話就來不及了。”

這句話聽的蕭長風是魂飛魄散,天妖要殺魅姬和小狐狸,那還得了,在場所有人都震驚了,尤其是在空中觀戰之人,他們震驚的是聶平的跨界傳音之功,想不到昔日不被看好的聶平現在居然有跨界傳音的修爲,這想想都讓他們感到汗顏,苗栓立刻道:“蕭兄弟,還等什麼?我們現在就去妖界。”

黑袍老怪、苗鈴兒已經神龍等都同意苗栓的話,蕭長風望着已經被壓制快不行的丘真心,遲疑了一下道:“可是這個敗類……”

是啊,苗栓幾人也想起了丘真心來,這個讓衆多人界高手殞命的小人,耗盡衆人這麼多的時間總算快要滅掉他了,若是此時就這樣放過他的話,以後還不知道該怎麼去對付他呢?只是魅姬和小狐狸都已經到了生死邊緣,若是不去的話,恐怕將會成爲蕭長風一生的痛。

骷髏道:“苗栓,現在就算趕去已經來不及了,你的功力夠不夠,可否用你的‘召引符’將長風傳過去,這樣一來,長風就可以趕得上去救那兩個小丫頭,而我們也有時間滅掉眼前這個敗類再去援助長風。”

剛剛施展大召喚符已經耗盡了苗栓很大的一部分功力,若是短距離的召引還行,如此跨界召引恐怕有點難,不過當他見到蕭長風已經開始扭曲的臉色,還是點了點頭,道:“我試試看,你們可要頂住了,若是一不小心,這丘真心隨時都有可能逃走。”

黑袍老怪幾人都點了點頭,骷髏更是一分爲九,再次幻化出九具骷髏,手持九柄巨斧,將丘真心緊緊的圍住,苗栓急忙退出一些,深吸一口氣,聚集起體內僅剩的功力,大喝道:“召引符”,蕭長風只覺得一道漩渦氣流將自己包裹起來,只是瞬間功夫,他就覺得眼前情景一變,再往前看去,前面好像就是“妖魔沼澤”,在離他不遠處,魔霸天豎立在那裏,此時他的身上蕩起滿天魔氣,比起昔日的魔尊更要強上三分,蕭長風暗歎苗栓這“召引符”的厲害,這麼遠的距離居然也能將他傳送過來,只是他不知道,就在他到達妖界之後,人界裏的苗栓已經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利用“大召喚符”召喚出來的怪物也隨之消失不見,這導致了黑袍老怪幾人與丘真心的對抗充滿了驚險。


再說蕭長風落地後,運起神通直奔“妖魔沼澤”而去,只是當他剛走幾步時,就聽到聶平道:“蕭大哥,你來了。”

蕭長風望向聶平說話的方向,看到聶平的身影正慢慢的顯化出來,他趕緊問道:“魅姬和小狐狸呢?”

聶平道:“她們在‘妖魔沼澤’邊上,不過現在天妖正在追殺她們,我本來路過這裏,聽到老柳樹前輩的呼喚急忙出來相助,誰知道卻被這魔霸天阻在這裏,難以再進分毫。”

蕭長風急道:“那老柳樹前輩現在怎麼樣了?”他想若是老柳樹沒事,以他的修爲想要擋住天妖應該不是什麼問題。

聶平道:“爲了能給妖界提供穩定的環境,老柳樹前輩不惜耗盡自己的本命修爲來釋放能量,就在他準備閉關恢復修爲之時,天妖突然對他出手,用一個分身制住了老柳樹前輩,現在他的本身已經開始去殺魅姬和絮葉公主了。”

蕭長風滿頭大汗,道:“魅姬和絮葉怎麼會在這裏?”

聶平道:“自魔界一戰後,他們就被老柳樹前輩收在了這裏,爲的是讓你無後顧之憂,卻不知道爲什麼會被盤生大帝知道了她們的行蹤,所以纔派了天妖和魔霸天來截殺他們,而且現在還是魅姬最爲虛弱的時候,她剛剛生完一個女兒,天妖和魔霸天就到了。”

魅姬生了,蕭長風此時可謂是又驚又怒又喜,原來魅姬和小狐狸一直都在老柳樹的庇護之下,上次骷髏說魅姬要生了,蕭長風還沒怎麼放在心上,現在聽聶平怎麼一說,蕭長風的心突然“咚咚咚”的跳了起來,他大聲道:“那還等什麼,趕快衝過去。”

聶平急道:“我也想啊,只是這魔霸天實力驚人,我以整個怪界爲後盾都沒能衝過去,他比起昔日的魔尊要強上數倍,而且他好像只是在阻攔我們,並我們追着我出手。”

蕭長風突然道:“我明白了,原來妖界的五行之氣不平衡是盤生大帝一手造成的,只有這樣纔會讓老柳樹前輩不惜損耗自己的修爲來維持妖界的平衡,也只有在老柳樹前輩修爲快耗盡之時他們纔會十拿九穩的滅殺掉魅姬和小狐狸,只是盤生大帝啊,你爲了我蕭長風一個小小角色不惜以萬年的時間來準備,那還值得嗎?”

在蕭長風現在看來,逼老柳樹一直立於“妖魔沼澤”邊上無法離開之事肯定是盤生大帝的主意,而後來讓老柳樹再次損耗自己的本命元氣來平衡整個妖界恐怕也是他的主意,看來,這樣的計劃盤生大帝已經實施了萬年的時間,爲了整個九界他真的是下足了本錢,蕭長風氣急,大喝一聲,瞬間祭出一面碩大無比的太極八卦圖來,他推着那面碩大的太極八卦圖直取魔霸天。

聶平看的大急,忙道:“蕭大哥小心。”


在聶平說話間,魔霸天立於原地沒動,但他身上卻出現一道殘影直逼蕭長風,影子未至,就已經讓蕭長風產生了一種恐懼的心理,此時魔霸天所表現出來的氣勢完全就是殺戮、破壞,那種讓人對死產生的恐懼感會在你心裏完全表露出來。

只是現在小狐狸和魅姬都已經命懸一線,蕭長風哪裏管得了那麼多,他雙腳一錯,“縮地之術”已經到了極致,他帶着那面太極八卦圖已經和魔霸天的殘影接觸到了一起,蕭長風只覺得自己的太極八卦圖就像是一個玉器摔在了地上一般,“砰” 的一下就全碎了,而魔霸天的那一拳還餘勢未盡的擊在他的身上,還好蕭長風閃得快,要不然定會讓他身受重傷。

聶平忙道:“蕭大哥,你不要緊吧?”

蕭長風搖搖頭,道:“怎麼可能?魔霸天的功力爲何會如此之高?”

聶平道:“我也不知道,只是他變得十分可怕,我的怪界有幾次差點被他擊散了,他現在的修爲比起昔日的魔尊來要強得多。”

蕭長風道:“我就不信我衝不過去。”他身形一閃,整個人就到了半空,這次他打算從半空越過去,先救下魅姬和小狐狸再說,只是他剛閃身到半空之時,魔霸天的殘影也到了,而地上那個魔霸天還在立於那裏一動未動。

蕭長風大急,手執鳳凰翎斬向魔霸天的殘影,只是一閃間,他就到了魔霸天的身前,蕭長風再次閃出,依然還在在魔霸天的身前,就是無法到達他的身側,在這危急之時,聶平帶着他的怪界到了,以怪界之勢撞向魔霸天,只聽到“轟”的一聲,聶平和那怪界直直的飛了出去,不過也將那魔霸天逼退了幾丈遠。

蕭長風和聶平二話沒說,再次向前跨出一步,再次去取魔霸天,而魔霸天依然還是沒動,出手的依然是他的影子,這次更猛,蕭長風整個人都被撞散了,不過他以無上道法瞬間就修補好了自己的身體,而聶平的怪界再次面臨破散的危險,只是在二人的努力之下,終於再次將魔霸天逼退好遠,這樣一來一去,蕭長風和聶平終於漸漸逼近了“妖魔沼澤”,只是這樣的代價也太大了。

再說在“妖魔沼澤”邊上,天妖望着被自己牢牢困住的老柳樹,道:“前輩,您就好好的休息一下,可不要再給我添亂了。”

老柳樹恨恨的道:“天妖,你若是敢動這兩個丫頭一根汗毛,我就是毀掉妖界也要取你性命。”

天妖“嘿嘿”笑道:“毀掉妖界?那您可就是妖界的千古罪人了,您敢嗎?”一句話說的老柳樹頓時啞口無言,若是真毀掉妖界的話,那自己可就真的是前古罪人了,這妖界雖然耗盡了自己一生的心血,但哪位妖界之主沒有爲妖界努力過,自己若是真的毀掉它的話,一定會成爲妖界的千古罪人。

見老柳樹不語,天妖突然笑道:“前輩放心,我只要那魔界魅姬的性命,至於我們妖界公主之命,我是不會動的,嘿嘿。”他的言下之意很簡單,別人會不會來取小狐狸的性命他就不知道了。

老柳樹頓時怒道:“天妖,枉你也是一代高手,居然對兩個晚輩出手。”

天妖淡淡的道:“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小狐狸看了看抱着嬰孩的魅姬,笑道:“魅姬姐姐,你不要怕,長風會來就我們的。”隨後他對天妖道:“天妖,你這個小人,你投靠盤生大帝也就罷了,爲何要將我整個妖界都拉進去,難道你不知道,盤生大帝的末日就快到了嗎?”

魅姬看了看小狐狸,又看了看在甜睡中的女兒,突然道:“絮葉妹妹,你不要再說了,天妖是來取我性命的,你可不要爲了我枉送性命,等我走後,你和長風好好的活下去,將我們的女兒撫養成人就可以了。”

小狐狸頓時哭道:“魅姬姐姐,不可以的,你若是有個三長兩短,我哪裏還有臉去見長風,今天我無論如何也不會讓你有事的。”

魅姬虛弱的道:“不要再爭了,與其我們一起死,倒不如留下一個等長風來,要不然我們都不在了,長風會着急的。”說到最後一句,魅姬已經泣不成聲。

天妖笑道:“好感人,只是可惜的是,我對這些都不敢興趣,魅姬,你命中註定有此一劫,今天你就認命吧。”

魅姬擦乾淚水輕笑道:“天妖,你來取我性命吧,不過希望你履行承諾,放過其他人。”

天妖笑道:“放心,對於別人的命我都不感興趣。”這是他突然望向魔霸天的方向,笑道:“咦,你們的如意郎君來了。”

小狐狸和魅姬都大喜,兩個人一起望向蕭長風所在的方向,只是此時的蕭長風已經爲魔霸天所阻,很難到達她們這裏,魅姬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道:“能在死前再見到長風,我已經很滿足了,老天,你待我魅姬不薄,天妖,你來吧。”

天妖大笑道:“好,我出手了。”

就在天妖準備出手,魅姬閉目待斃之時,一股驚天妖氣洶涌而至,不過那妖氣對於魅姬已經她懷裏的嬰孩還是很柔和的,只是從她們身邊輕輕的掠了過去,而後直逼天妖,魅姬看了看身後,頓時愣住了,天妖更是驚訝的看着魅姬的身後,唯有老柳樹驚聲道:“丫頭,你在做什麼?”

只見從魅姬身後緩緩的出現了一隻白色的小狐狸,顯然那就是小狐狸的妖身,此時小狐狸幻化出妖身很簡單,那就是準備要和天妖一決高下,在小狐狸幻化成妖身緩緩升空之後,蕭長風也感覺到了小狐狸的氣息,這種氣息他是太熟悉不過了,當他見到小狐狸的妖身之後不由的呆了,在妖界還要幻化成妖身,那隻能說明一個問題,小狐狸已經被逼到了無可奈何的地步,就在蕭長風詫異之中,小狐狸的身後竟然接二連三的出現了九條白色的尾巴,瞬時,妖氣沖天,蕩盡整個妖界,妖界的高手在這一刻都感覺到了九尾狐的氣息,他們都不由狐疑的道:“怎麼回事?前任妖王不是一舉不在了嗎?”而後他們都從自己的修煉地走出來,順着九尾狐氣息的位置尋來。


在小狐狸顯化成九尾狐的模樣後,天妖也愣住了,他急忙道:“我不是來殺你的,我只是來去那魅姬性命的,你這是幹什麼?”在說話間他已經再一步逼近魅姬。

幻化成九尾狐模樣的小狐狸突然大聲喝道:“接招。”只見她九條尾巴一齊搖動,一股股強大的颶風捲向天妖,天妖頓時被逼的後退了好幾步,不過他已經伸出二指準備對着魅姬出手,小狐狸頓時大急,嘴巴一張,一顆綠色的妖珠飛出直取天妖,這是小狐狸的本命元丹,蘊藏着巨大的威力,小狐狸此時將此丹祭出,看來她是不準備活了。

蕭長風在不遠處看的大急,他怎麼會不知道祭出妖丹的後果,頓時她急道:“絮葉不要。”魅姬也在同一時間叫道:“絮葉妹妹,千萬不要。”

天妖好像不願意與小狐狸爲敵似地,他只是一味的閃躲,不過幾次閃躲之後,他已經離得魅姬很近很近了,小狐狸看的大急,若是再讓天妖進一步,魅姬母女可就真的危險,魅姬剛生完女兒,身子還弱得很,哪裏還能躲得掉,小狐狸看了看被魔霸天阻在那裏前進不得的蕭長風,突然笑了,此時,她做出了一個很大的決定,只聽她一聲厲嘯,那顆妖丹竟然“轟”的一聲炸開了,天妖猝不及防,竟被被炸得飛出去了好遠,而小狐狸沒了妖丹,也“砰”一下子摔了下去。

蕭長風頓時牙齜眼裂,嘶聲喝道:“絮葉……”


魅姬拖着虛弱的身子,強行落到小狐狸的身邊,此時小狐狸已經幻化成人形,臉色慘白,她虛弱的道:“魅姬姐姐,你沒事吧?”

魅姬的眼淚就像是斷了線的珍珠一般,直往下落,她望着小狐狸一個勁的搖頭,偏偏一句話都說不出來,而自小狐狸毀掉妖丹之後,天妖並沒有出手,他只是喃喃的道:“我殺了她?……”

魅姬突然擡頭喝道:“你滿意了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