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一旁的古老突然站出,擋在謝玉的面前,目光冷冷的看著他。與此同時,張明的身影也是出現,在看到這一幕後,連忙將謝玉拉回,對著古老微微一笑。

就在這時,一旁的古老突然站出,擋在謝玉的面前,目光冷冷的看著他。與此同時,張明的身影也是出現,在看到這一幕後,連忙將謝玉拉回,對著古老微微一笑。

張傑跪在靈堂的一邊,對著前來弔唁的賓客,一一回禮答謝起來!

不得不說,張傑的父親張成也是極為的有本事,前來弔唁賓客絡繹不絕。當看到這麼多人,就連一旁的葉楓都有些佩服,先不說張成在家中的情況如何,但是在外面為人處事這一方面,就絕對很有一套。

時間緩緩的流逝而過,直到傍晚時分。府中前來的客人這才全部離去。而這時,跪在地上一整天的謝玉一臉嫌棄的從地上站立起來,一邊揉著自己發痛的雙腿,口中罵罵咧咧,不知在說著什麼,讓自己的兒子張明攙扶著自己回到自己的房中去。

這一次,謝平竟沒有去出言招惹張傑,這時在場幾人都是沒有想到的!

看著謝玉母子兩人離去的身影,古老嘆息一口氣無奈的搖搖頭。來到張傑的身邊說道:「起來休息一會吧,跪了一天了。你也累了!」

「沒事的古老,我還可以。你年紀大了,也忙忙碌碌一天了。還是早點回去休息,不要累到身子才好!」『

張傑將靈堂上兩根快要燃盡的蠟燭換掉之後,對著古老微微一笑說道。

古老擺手說道。

「我這把老骨頭也就這就這個樣子了。沒有什麼的!」

最後,張傑將靈堂上的下人全部喊退,只留下他們四人呆在這靈堂之中。

張傑的目光看著隨風不住搖擺的燭火,眼中陷入了沉思!

葉楓抬頭看了一眼靈堂外,看著天上被厚重的烏雲遮蔽住的皓月星光,口中不由喃喃道:「明天似乎是一個壞天氣!」

深夜中,外面的冷風不斷的從外面吹到靈堂之中。在場的所有人都沒有離開,一個個靜默不語,都在默默地陪伴著張傑!

夜晚的時間總是過去的很快!

清晨的天氣真如葉楓所說的那樣,天空之上朦朧著一層厚重的霧氣。陰暗的天色讓所有的人心中像是壓著什麼東西,感到格外的壓抑。

「呦,現在知道表現自己的孝心了。老爺在世的時候幹什麼去了。哼,裝腔作勢!『

這時,謝玉扭動著自己的芊芊細腰,緩緩從內堂中走出。張明一直跟在他們的身後。在看到整整一夜都呆在靈堂中的張傑時,楊柳細眉微微向上一挑,眼中閃過一絲不屑之色。

在聽到謝玉的聲音后,張傑只是微微抬起自己的目光,在謝玉的身上掃視一眼后,便重新將目光收回,並沒有什麼表示。

而至於在場的其他人,在只是看了一眼謝玉后,便收回自己的目光。此時的謝玉在他們的眼中彷彿就是一位跳樑小丑般,對他們絲毫沒有什麼大的影響!

「哈哈哈……「

就在這時,一聲狂笑聲從靈堂外傳來,引得場上所有人的目光向著外面看去!

這時,只見一位身材魁梧,彷彿莽夫般的中年男子從外面走到靈堂之中。此人從頭到腳,一聲華麗的服裝,但是不知為他,這身衣服穿在他的身上,竟有一種不倫不類的感覺,讓人感到像是硬生生拼接在一起的。總是有一種說不出的奇怪!

在那名中年男子進入到靈堂中后,眼中好奇的打量著四周的一切,彷彿很是新奇的樣子。

「王凱,你來我張府做什麼。難道你不知道這裡不歡迎你嗎。給我滾出來!

這一次,還沒有等謝玉開口說話。原本一直靜靜站立在靈堂一處的古老,在見到男子時,眼中浮現出一絲怒火,快步走到他的面前,厲聲呵斥起來。

「古老,火氣還是這麼的大啊。你都年紀一大把的,就不能少管點事情。說不定還可以多活一段時間!」

男子臉上依舊充滿著笑意,對著古老淡淡的說道。 「哼!老夫的事情再怎麼樣也輪不到你來管,我們張府不歡迎你這種人來,現在你,立刻給我滾出去!」

不知為何,面對著眼前的這名中年男子,古老的火氣很大,毫不留情的吼道!

看到這裡,張傑緩緩從地上站立起來,默默站在古老的身後,看著此人。對於此人,張傑的印象中還是有一點印象的,似乎也是千仞城王家之人,名為王凱。乃是現在王家之主!在張傑年幼的時候,就知道一點,張王兩家的關係不不太好,至於什麼原因,他也是不太清楚。在加上這好久的時間沒有回來過,對於自家的情況也是一無所知!

「呵呵!『

然而面對古老的呵斥,王凱的臉色有些難看起來,但很快又恢復到正常。嘴角處掛著笑容,將目光轉移到張傑的身上。

「這不是張家的大小子嗎?怎麼老爹現在死了,這才趕回來盡孝來了。看來這張成在下面要是知道此時,估計也很開心吧!」

「與此何干!」

同樣,張傑也是一臉冷漠的說道。既然古老都不給他絲毫留面子,那麼張傑自然也不會講什麼情面了!

看到此情此景,王凱的臉色連續變換了幾下,眼角處微微抖動,似乎是在強行壓制自己內心處的怒火。他自己好歹也是堂堂一家之主,在這千仞城中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走到哪裡不是受到萬人恭敬,而現在被古老指著自己鼻子罵也就算了,就連堂堂一個小輩,也敢站出來頂撞自己。

而在這一過程后,葉楓與趙英都很有默契的齊齊站立張傑的身後,對王凱帶來的手下對峙起來。可是,至於謝玉母子兩人卻是沒有絲毫的動靜,就這樣站在一邊,靜靜的看著幾人。並沒有任何的表示,彷彿一切都與自己沒有關係似的!

「很好,不錯!「

王凱的眼中隱約有冷光閃爍,口中繼續說道:「現在張成死了,我很好奇你們張府還可以支撐多久下去。若是靠你們這些傢伙,還不如早點關門,從這個千仞城離開吧!省的丟了張成的那張老臉皮。哈哈哈!「

」大膽!『

古老鬢白的雙眉向上一挑,眼中怒火燃燒,身體做出前傾的姿勢,似乎準備出手好好教育他一番!

「啪!「

就在這時,張傑一把將古老的身體按住,輕笑一聲,目光平靜的看向王凱說道:「你今日來若是只是想要說這些廢話的話,那麼還是趕緊回去吧。我們張府一向喜歡安靜,聽不得一些不知從哪裡發出來的嘈雜之聲,讓人聽著感到噁心!」

「哼,眼尖嘴利的小子,我倒是要看看就憑你們這幫廢物,還可以撐多久的時間了!我們走!說完之後,王凱大袖一揮,直接帶著自己的手下,轉身離開!

「這個該死的傢伙,老夫真想一巴掌拍死他!」雖然王凱已經離開,但是古老心中的怒火卻沒有絲毫的減退,看著他們逐漸模糊的身影,口中狠狠地說道。

「古老,何必犯得上與這種人生氣。來,坐下休息一會!「『張傑小心的攙扶著古老,將他扶到一邊的椅子上。

「阿傑,你不知道。這王凱在著數十年的時間裡,開始大肆對我們張府的生意侵佔。以前有家主在世的時候,還可以與之抗衡。但是現在,唉……「

說道最後,古老在沒有說出來,而是無奈的嘆口氣。在場誰都可以看的出來,他身上產生的那種無力感!

「就你們這樣還想要守護張家,真是不知道你們那裡來的勇氣。不愧是王凱所說的那樣,真是一幫廢物!「

這時,一直靜默不語的謝玉在看到這裡后。屁股終於是從自己的座位上站立起來,單手叉腰,一手指著兩人,口中鄙夷的說道。

「謝玉,注意你說話的態度,不要真的太過於放肆了!」

這一刻,古老心中的怒火如同火山爆發徹底發泄出來,一張厚重結實的木桌直接被他拍碎。



霎時間,天玄境後期的洶湧氣勢從古老的身體中爆發而出。頓時席捲全程,直接向著謝玉鎮壓而去!

「嗯!『

葉楓的眼中露出驚異之色,他沒有想到古老的實力竟然有這麼的強悍。同時,心中對於古老此時的做法感到一陣痛快!

「啊,救命啊,殺人了!「

身為普通人的謝玉哪裡經歷過這樣的場面,頓時嚇得花容失色,口中不斷的鬼哭狼嚎起來!

」古老,請您息怒。我娘他不是那個意思!「

一旁的張明此刻臉上也是有些慌神,一步踏出直接擋在謝玉的身前。同樣將自己體內的氣勢釋放而出,想要將古老的氣勢阻擋下來。

兩股氣勢碰撞在一起的那一瞬間,古老就如同下山猛虎,直接一口就將張明所釋放而出的氣勢,全部吞噬掉。重重的撞擊在他的身體上,連帶著身後的謝玉,不斷的向著後方退去。

好在的是,古老並沒有害人之心,只是單純的想要教訓一些謝玉,讓她明白什麼話她可以說,什麼話,她沒有那個資格去說!否則的話,但是剛剛那一下,他就可以直接跳過張明,直接將謝玉的性命去掉。

「多謝古老手下留情!」

張明將謝玉攙扶起來,對著古老感謝道。

但臉上驚魂未定的謝玉,再看向古老的眼神中卻是充滿著深深的仇恨。不過卻是被她生生的剋制下來。她的心中明白,現在府中沒有了張成這一座靠山。實力最強的便是古老了,要是真的他發起狂來,恐怕府中沒有一個人可以阻擋的了他!

「孩兒,我們走!」

謝玉扭頭快速說道。

「地靈境初期?「

看著謝玉母子兩人離開的背影,葉楓腦海中一邊回想著剛才的哪一幕,口中不由喃喃道。

就在剛才,雖然只有短短一秒鐘的時間,但是葉楓還是清晰的感受到張明現在的真正實力。竟然已經突破到了地靈境初期。這樣的修鍊速度甚至還要比張傑還要迅速。但不知道為什麼,葉楓總是感覺到哪裡有些不對勁,似乎缺少了一點什麼! 古老會突然會爆發這麼大的怒火,就連張傑都沒有想到,他來到古老的身邊,開口說道。

「古老,這樣做,似乎有些不好吧!」

「對付這種人,就該用這樣的辦法,讓他們乖乖把嘴巴閉上。希望他們在這段時間裡可以安分一點,不要在搞出什麼事情來!「

古來轉過身來,對著張傑無奈的搖搖頭解釋說道。

「古老說的沒錯,就該這樣!讓她吃點苦頭!」這時,趙英也是站出來,義憤填膺的說道。

「好吧!」

見此,張傑只好也點頭贊同起來。

………

三天的時間很快過去,而在這三天的時間裡,謝玉真的如同古老所說的那樣,真的老實了許多,變得安分起來,似乎對於古老的產生了恐懼。

不過,張傑他們心中都是明白,這樣的情況也是持續不了多長的時間的。不過,能讓謝玉;老老實實一段時間,也是不錯的!

沒有了謝玉的騷擾,喪事進行的也是極為的順利。這天張傑在古老的協助下,終於是將張成下葬。所有的事情也終於是全部都處理完畢!

而接下來,便是要開始更為重要的事情。

次日清晨,張傑在古老的陪伴之下,來到大堂之上。葉楓與趙英兩人則是一直跟在身邊,一同進入到其中!

此時,在大堂之內,謝玉終於是將身上的那件孝服脫去,換上了一件鮮紅靚麗的長裙,臉上更是擦滿了胭脂水粉。在張傑等人還沒有來時,正一手拿著一個小巧玲瓏的銅鏡,在不停中照著自己的面容。看著鏡中美貌動人的自己,謝玉臉上的笑容變得更加濃郁起來!

而此時,張明也是端坐在一邊,靜靜的等待著張傑的到來。

當看到張傑幾人的人影終於出現時,謝玉輕笑一聲,緩緩將手中的銅鏡放到身邊的木桌上,抬頭看向幾人,眼中閃爍著自信的光芒!

謝玉站起身來,一副早已決定好的樣子,開口說道。

「好了,現在大家都已經到齊了。那我們也不要浪費任何的時間了。老爺已經徹底走了,但是張府不能沒有主人,所以我兒子張明理應成為張府新的家主……」

「慢著,張明乃是次子,張傑才是老爺的長子,到底誰理應繼承張府家主的職位,難道二少奶奶的心中沒有點禮數,反而在這裡紅口白牙亂說一通!這要是要讓外人知道了,會讓人家說我們不同規矩的!「

不等謝玉將心中的話說完,古老直接站起身來,伸手將她的話語打斷!

「哼,古老,難道你覺得他還是張家的少爺嗎。無緣無故失蹤數年的時間,對於家中的一切大小事物可知道,老爺病重時,他可曾照顧過。對於府中的大小生意,他可曾管我。難道這樣的人,也有資格坐上家主的職位嗎?不要忘記了,這一切可都是我的兒子,張明在做的!古老,現在你又覺得事情如何!」

「子承父業,自古的規矩。如果單憑這些事情,二少奶奶你不覺得事情太過去牽強了嗎?這個家只有身為長子的大少爺,才有資格管理!「

古老針鋒相對說道。

在聽完古老的話后,謝玉不由掩手輕笑起來。現在的他對於古老,已經沒有了絲毫的恐懼。直接開口說道:「確實,這些東西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但是有一點,家主的職位只有強者才可以坐下。這下子,古老你覺得在他們兩人之中,誰才有實力坐上去「

隨著謝玉的話音剛一落下,張明眼中帶著自信的目光緩緩從自己的座位上站立起來,體內的氣勢毫無保留的釋放而出。

「古老,這些子,你覺得如何。身為長子的他,可否有這樣的本事!」

謝玉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眼中充滿笑意的看著古老,等待著他的回答!

「地靈境初期!」這便是張明現在的真正實力。而張傑現在,還停留在元丹境後期,兩者之間的差距直接明顯的對比出來!

古老的面色變得有些凝重起來,謝玉現在所說的這些話並不是沒有道理!

「慢著!」

就在這時,葉楓的聲音突然在大堂之中響起。

「嗯?「

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放在了葉楓的身上!

在眾人目光的注視下,葉楓臉上帶著莫名的笑容,緩緩向著張明走去。目光不斷上下打量著他!

「你是什麼人,想要幹什麼!「

看著葉楓一臉嬉笑的樣子,謝玉有些坐不住了,一手指著葉楓喊道。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有一個問題想要詢問一下古老!「

葉楓沒有理會謝玉,而是扭頭看向古老開口說道:」不知古老可知有一種丹藥,可以強行提升人的修為。「

「嗯,你是說入靈丹!」

古老眉頭一皺,腦海中似乎有些明白葉楓話語中的意思。猛的抬頭看向張明!

而在古老那帶著強烈審視目光的注視下,張明的雙眼不由閃躲一下,所釋放而出的氣勢也是慢慢減弱下來。

唰!

就在這時,古老的身影猛的動了一來,瞬間就來到張明的身邊,一把扣住張明的手腕,渡入一股元氣細細的查看起來。張明努力的想要從中掙脫出來,但是面對實力強悍的古老,他此刻就如同小雞仔,沒有絲毫的抵擋之力。

同一時間內,原本還一臉自信的謝玉,臉色連續變化幾下,心中忐忑不已!

「哼!」

很快,隨著古老的一聲冷哼,他重重的將張明的手臂甩開。雙目如電,直射張明的心底,口中冷冷的說道:「二少爺,難道你不知道此丹危害有多大嗎。你這樣做,真的值得嗎?」

說完之後,古老扭頭對著謝玉看去。

「靠這種欺瞞的手段,真的辛苦你了!」

見到自己的計謀被古老最終識破,謝玉的心一下子就沉到谷底之中。她滿是怨恨的看著葉楓,本來可以成功的計劃,都是因為葉楓的突然插手,才將這一切都破壞掉,一時間,他們恨不得將葉楓活剝!

而面對兩人仇恨的目光,葉楓聳聳自己的肩膀,一臉的無辜! 人有天地人三魂,而地靈境就是將地魂開啟,將身體進化為靈體,這兩者加起來,才算的上真正的突破到地靈境。而葉楓剛才口中所說的入靈丹就是可以幫助一些突破不了地靈境的修士而創造出來的。但是此丹卻是有一個很大的弊端,那就是無法開啟地魂,單單隻是肉體上的進化。這樣突破成功的修士,即便是踏入地靈境,和真正自身突破的修士之間的差距可不是一點半點。而就算他以後有幸可以踏出到天玄境,那麼也無法改變這個現實。這樣對於他以後的修行,也是埋下了一個深深的隱患。很容易走火入魔

對於張明修為本就心存疑惑,尤其是剛剛清晰的感受到他所散發出氣勢后,心中也是有了一個確切的答案。張明沒有傳出絲毫的地魂波動。

現在被古老將事情的真相揭開后,張明的臉上青紅一片,連續變化著!

「夫人,此時你可否給我一個交代!」

古老目光直視著謝玉,沉聲詢問道。他這輩子最痛恨的便是欺騙!

「我,我我……』

心中有些惶恐的謝玉,張開嘴巴支支吾吾半天,卻是什麼話都沒有說出來。這一切本來都是已經計劃好的,但就是因為葉楓的突然插手,一時間,將她所有的計劃都打破。這樣原本充滿自信的謝玉,開始有些慌張起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