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歡有傷在身,不敢全力奔跑,反正都已經被發現,左歡乾脆提着那個警察跳下街道,在大街上逃命。

左歡有傷在身,不敢全力奔跑,反正都已經被發現,左歡乾脆提着那個警察跳下街道,在大街上逃命。

“瘋子”們的速度竟然都很敏捷,甚至能在垂直的牆面上跑出十多步,左歡不得不放出技能打掉了衝在最前面的幾個“瘋子”。

也許是看見同伴倒下,剩下的“瘋子”都發出了憤怒的吼叫!

這個聲音,讓左歡想起了以前玩生化危機的時候,留着馬尾的主角在警察局過道里,被窗外伸出的幾雙手抓住,那個場景可把左歡嚇得夠嗆。

正想着,臨街的窗戶裏就真的伸出了一雙血淋淋的手,左歡條件反射似的撐開防護罩,急速沸騰的精神力產生氣爆,周圍房屋牆壁全部被震塌,跑在前面的“瘋子”竟然被氣爆衝開了血肉,像是被大風吹過的蒲公英一樣,只剩下一個光光的骨架,散落在地上。

左歡又嚇一跳,自己好像沒這麼厲害吧!

這時,左歡纔看見, 萌寶來襲:戰少追妻百分百 ,竟然閃爍着藍色的光芒!

真如江梓月說的那樣,自己確實是無限接近8級,纔會在她技能的作用下,提早進入9層精神力狀態。

但是沒等左歡高興,新生的第8層精神力又融入身體,藍色光芒消失,又回覆到了7級狀態。

囧!

遇到了吳大軍一樣的情況,不能完美保持8級狀態。

不過這也讓左歡看到了希望,無論如何,自己也是無限接近於8級異能者的人了!

左大俠發出了“槓鈴”般的笑聲,拖着數百個“瘋子”,在島國這個不知道名的街道上奔跑着。

江梓月在車上已經用思感看到有大羣“人”在追左歡,早早的調過頭去,左歡帶着那個警察一上車,江梓月就踩下了油門,這個時候也顧不上地面的屍體了,普拉多在顛簸中飛速的駛出小鎮。

那個警察已經被嚇得目瞪口呆,緊緊的抓着他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出了小鎮後,左歡就擠到前排去開車,江梓月挪到副坐上和那警察說話。

江梓月問了很久,那警察纔開始情緒激動的和她對話,說了一會,江梓月的臉上居然掛起了寒霜。

左歡認識她這麼久,還是第一次看見江梓月露出這麼嚴肅的表情。

“說什麼了?你倒是翻譯給我聽聽啊!”聽不懂兩人對話,左歡都快要急死了。

“你等等,我先問清楚!”江梓月又和那島國警察開始一問一答。

說了幾句,那警察突然拿起***指着江梓月,情緒激動的叫喊着。

左歡這就搞不懂了,問道:“梓月,這哥們想幹什麼?”


江梓月哭笑不得的樣子,說:“他想搶車!”


左歡怒道:“就知道島國人是這種過河拆橋的東西,剛剛纔救了他的命,就在就恩將仇報了,你的話問完沒有?問完了就把他扔下去!”

江梓月板着臉和那個警察說了一句話,得到的回答卻是一聲“八嘎”和***的槍聲。

左歡在槍響的同時就驅動精神力,把這個齷蹉的島國人推出車外,由得他自生自滅去吧。

左歡心急火燎的問道:“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江梓月有些失神:“什麼?”

左歡又補充了一遍:“我問,你和他說什麼了?”

江梓月嘆了口氣,答道:“那個警察說,昨天發生了地震過後,很多人突然就變成了怪物,力大無窮,見人就咬,所有通訊都中斷,他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左歡啐道:“島國人就是這樣神經質!明明我們在救他,還來搶什麼車啊?”

江梓月說:“他說,他用警局的無線電臺和其他地方聯繫過,得到的迴應都是一樣,幾乎是整個島國都有這種怪物,到處都是屍體,每個人都在逃命!他說我們要去的這個地方有很多怪物,他不想和我們一起死,所以要搶車。”

“整個島國都是怪物?”左歡停下車,疑惑的問道。

江梓月點點頭:“是的!他是這樣說的!”

“哎!”左歡嘆道:“這叫多行不義必自斃,島國搞了那麼多天怨人怒的事,現在遭報應了,這些事也輪不到我們操心,我們還是想辦法回華夏吧!”

江梓月指着前方說:“他說那邊有個機場,不過都是一些觀光用的小飛機,要越洋飛行的話肯定有難度。”

混跡二次元的陰陽師 :“管他的,先過去看看,說不定有一架加滿了油的灣流在等着我們去呢!”

“你會開?”江梓月好奇的看着左歡。

左歡茫然的搖了搖頭。

這下尷尬了,就算那裏真的有一架完好無損的飛機停着,沒有被倖存的人開走,兩人也無法讓它升空,總不會再有一隊完整的機組人員在等着兩人登機吧。

這種可能性真的是無限接近於零!

開飛機不比開車,必須受過專業的訓練,否則就算有一本飛行手冊擺在面前,駕駛艙裏那密密麻麻的按鈕都會讓人看着頭暈。


不過,總還有那麼一線希望,左歡踩死了油門,朝着機場的方向開去。

路上不時碰到一些駕車從城裏逃出來的倖存者,都是一臉恐慌的駕車飛奔,偶爾還有一兩個跟在車後追逐的“瘋子”。

“島國看來是真的完了!”

接近這座島國西南部的最大城市後,眼前的慘狀讓左歡做出了這個結論,目所能及之處,都是血泊和屍體,成羣結隊的白眼“瘋子”正在大街上瘋狂追逐還在活動的物體。

時不時從城中竄出一輛車,馬上就會被一羣“瘋子”圍住,敲碎車窗,扯爛車體,直到把車裏的倖存者撕扯成一堆爛肉,那些“瘋子”纔會停下手,繼續尋找還在活動的物體。

無暇再去爲塗炭的生靈默哀,左歡轉入了標有飛機標誌的道路,轉到這條路上後,汽車再也無法通行,公路上堆滿了車輛,看來想通過機場逃離這個人間地獄的倖存者並不在少數。

和江梓月下了車,一路上走走停停,擊斃了上百個看見他們的“瘋子”,兩人終於來到了這個小機場的門外。

這個機場真的很小,只有一根跑道,一堆冒着濃煙的殘骸還在跑道中間燃燒,不過,在跑道盡頭,竟然真的有一架閃着銀光的灣流g550公務機停在那裏。 拉開圍着機場的鐵絲網,剛走出幾步,從跑道一側的房屋裏傳來了數聲槍響。

我在古代寫書追男神 ,就是爛得離譜,子彈全部射入了左歡身前的泥土中。

江梓月在後面用島國語大喊:“我們是朋友!”

屋子那邊人的回答又是幾聲槍響,這次子彈離左歡的身體更近了些。百米距離,能夠在行動的人四周都打出彈孔又不傷到人,這個槍法可以算是運動員級別的了。

左歡氣歪了嘴,自言自語道:“這傢伙最好會開飛機,不然擰下他的頭當球踢!”

江梓月笑嘻嘻的跟在後面:“真讓你去擰下他的頭,你又該說得饒人處且饒人了。”

左歡笑道:“嘿嘿,先過去看看吧!”

走了幾步,意外情況又發生了,從他們側方的房子裏衝出了一羣“瘋子”

人頭攢動,竟有上百個之多。

“瘋子們”全都面目猙獰,絕大部分還都是滿臉血漬,配上白色的眼睛,看起來甚是可怖。

江梓月嚇得尖叫一聲,這與膽量和實力無關,只要是女人,看見這麼一羣像怪物多過像人類的東西朝自己衝過來,哪怕是女漢子,也會嚇得驚聲尖叫的。

左歡放出一個能量震爆,在瘋子堆裏炸開。一聲爆響後,成片的“瘋子”倒下,沒有受到波及的“瘋子”繼續朝兩人衝來,就連那些被炸斷了手腳的倒黴蛋,也趴在地上,嘶吼着朝兩人爬去,大有不把兩人撕碎就絕不罷休的樣子。

身後屋子裏的島國人也開始幫忙,在他精確的點射下,幾乎每響一槍,就會有一個瘋子倒下。

左大俠也放下了心理負擔,面前這些東西哪裏還有一點病患的樣子,分明就是一羣嗜血的怪物。

能量震爆羣殺,能量激盪單點,7級異能者放開了手腳,這點數目的“瘋子”部隊還真不夠他熱身的。

放出了最後一個能量激盪,唯一還在狂叫奔行的“瘋子”也被打得七零八落。

到現在,左歡才感到能量激盪這個技能的好處,剛纔大開殺戒,精神力不光沒有消耗,反而在能量激盪的作用下回復了不少。

只要不是碰上了強力的敵人,這個技能用來對付這些數量很大,個體實力相對又較弱的敵人是相當的不錯。

試想一下,如果讓吳大軍和左歡同時對付上萬的“瘋子”軍團,到最後吳大軍肯定筋疲力盡,而左歡還能保持充沛的精神力,這個差距就不是等級能夠彌補的了。

左歡馬上把這個他曾視爲雞肋的技能奉爲至寶。

危險解除,身後屋子裏那個島國人提着一把PM-9 ***,瞄着兩人,小心翼翼的走了出來。

他能把用於衝鋒壓制的速射型武器打出狙擊的感覺,單是這點,一般的軍人都做不到。

他走到兩人20多米遠的地方,仔細打量片刻,用標準的華夏語問道:“你是左歡?”

左大俠嘴都合不攏了,在這地方也能遇見同胞?他反問道:“你是華夏人?”

那人放下槍,答道:“不,我是島國人,不過我一直在華夏做生意,所以華夏語還算將就。”


左歡又問道:“你認識我?”

那人邊走邊說:“你這麼出名,前幾個月滿世界都是你的照片,想不認識你都有點困難。”

走到跟前,那人伸出手說:“我叫南一正野,叫起來有些拗口,你們可以叫我南山,這是我的華夏名字。”

南山體型健碩,卻看不出他的真實年齡,說他三十歲也可以,說他有五十歲也有人信。

人家有禮有節的,左歡倒也不便作態,伸出手和他握了一下,問道:“這邊的情況怎麼樣?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裏?”

南山苦笑着說:“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我們剛剛降落,就被這些怪物襲擊了,同行的人死得乾乾淨淨,還好這個機場有武器,我才堅持到現在。”

“剛剛降落?你的飛機你肯定會開!”左歡大喜,拉着南山就想往灣流那邊跑。

南山連忙解釋道:“我可不會啊,要是我能開走它的話,我也不會被困在這邊了!”

“天啊!”難道要我游回華夏?左歡望着家鄉的方向,歸心似箭。

目睹了島國的慘狀後,左歡開始擔心起家裏面的情況了,要是那裏也出現了類似的怪物,那可該怎麼辦?

知道左歡在擔心華夏的情況,江梓月站到左歡旁邊,輕輕的安慰他。

南山說道:“我這飛機有個好處就是操控簡單,只要受過飛行訓練的人,基本上都能讓它起飛,這麼大個城市,找出這樣一個人應該不難吧!”

“應該不難?”左歡和江梓月對視一眼,看來南山還不知道情況已經嚴重到了什麼程度。

不過,有希望總是要去爭取的,說不定在這城市的角落裏,正好有個飛行員在等着自己去解救呢。

給了自己信心,左歡拉上江梓月,說道:“好,我們就去找個能開飛機的人來!”

~~~~~~~~~~~~~~~~~~

拉斯維加斯

吳俊還在盯着電腦,指令已經發出了二十多個小時,現在到了最關鍵的時候。

再有十多分鐘,就可以取得干擾設備的控制權,現在可不能出什麼岔子,要是這件事辦不好,他毫不懷疑蓋雅會把他的頭像踩西瓜一樣踩碎。

蓋雅從他發出了指令開始就在沉睡,在牀上翻來覆去的,好像睡得並不安穩,偶爾還發出幾句急促的夢囈,像在做什麼噩夢一樣。

吳俊心裏好笑,這個恐怖的同類進化的次數應該不少,但是還保留了做夢的惡習,真不知道這些人類的特性有什麼值得保留的意義。

蓋雅確實在做夢,而且,在夢中她還遇到了不小的麻煩。

她夢到廖雲澤從他體內鑽出來,就像鑽出神燈的神明一樣,隨風而長,變得無比的巨大。

但是蓋雅沒有怕他,迎頭而上,經過一番艱苦的搏鬥,蓋雅把廖雲澤打回了原型,變回了那個爲了活命可以痛哭流涕的明星。

廖雲澤跪倒在蓋雅面前,瘋狂的親吻着她的腳面,一把鼻涕一把淚的乞求她的原諒,乞求蓋雅能留下他的小命。

蓋雅笑了,現在要讓廖雲澤身首異處,不過是舉手之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