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的青騰蛇尾拍擊下來,大地崩裂,巨大的洞穴有塌陷之勢,無數的石泥簌簌掉落下來。

巨大的青騰蛇尾拍擊下來,大地崩裂,巨大的洞穴有塌陷之勢,無數的石泥簌簌掉落下來。

江寂塵突然明白了杜飛的計謀,對方想擊塌洞穴,把江寂塵埋葬於此,到時不死也要重傷,而杜飛身在洞穴出口處,隨時都可以退走。

「哈哈……小子你中計了!」

杜飛得意的大笑,青騰蛇影拍擊大地,並阻住江寂塵前進之路,而他可以從容離去。

洞穴已出現無數裂痕,隨時都要塌下,身處小洞穴中的小月兒雖然一時無恙,但小洞口已被泥石封了一半,處境兇險。

江寂塵默然不言,他殺心已起,唯一的目標就是斬掉杜飛,其餘之事,無法動搖他心志分毫。

面對巨大的青騰蛇影,江寂塵不閃不避,正面轟殺過去。

「七星聚首!」

凝七拳之力於一擊,再有《不滅經》一轉的後期力量的支撐,這一拳堪比先天一重境的一擊。

「噗!」

青騰巨蛇暴滅,化成無盡的青霧,纏撲向江寂塵。

「竟然可以擊滅我的騰蛇變一擊,不過,第二擊為蛇霧噬心,看你小子如何避開?」

杜飛冷冷地笑道,同時要向洞口退去。

江寂塵被青色的霧氣包圍,但他神情沒有分毫變化,腳步未退,反而以更快的速度向前衝去。

他身上浮起淡淡的金色靈力線,而體內金色的氣海如浪潮拍擊,洶湧而出,讓兩根金色靈力線變得無比的細長,繚繞在江寂塵全身。

一般的人,靈力線再長也有限度,能夠達至數米已無比驚人了,但江寂塵氣海太過壯闊,金色靈力似取之不盡,所以,靈力線亦似長無窮。

此時,江寂塵看起來就像是金絲纏身,那青色的素霧一靠近那金色靈力線,就無息的消融,化成虛無。

「靈線化毒,這怎麼可能?」

杜飛剛要退至洞口,看到這一幕,臉色不由得大變,失聲驚叫道。

可惜,他聲音剛落,江寂塵已瞬息間殺到。

杜飛臉色大變,此刻再退已然來不及,因為江寂塵暴發出來的速度竟然還在他之上。

「狂蛇吐信!」

杜飛終是半步先天境強者,此時也無比果決,九條淡青色的靈力線凝成一體,化成青蛇之劍。

那青蛇之劍,如同靈蛇吐信一般,向江寂塵疾攻過來,速度和威力非常可怕。

面對如此兇險的攻擊,江寂塵依舊向前,迎面沖向飛疾射來的青蛇之劍。

眼看青蛇之劍要刺入他的心口,那纏繞在江寂塵全身的淡金色靈線如同有靈性一般,一股腦門的湧上青蛇之劍,輕易的將之纏住。

江寂塵看也不看青蛇之劍,踏前一步,一掌拍出,印在杜飛的身上。

「啪,啪,啪!」

無數骨頭碎裂的聲音傳來,杜飛的身體飛落洞口處,全身如同無骨一般,癱倒在地。

口中吐出血水,伴有內臟碎肉。

「這……這是什麼掌?」

杜飛聲音斷續續地問道,臉色蒼白如紙,氣若遊絲,似隨時都要會死去。

看在將死之人的份上,江寂塵淡淡地回應道:「碎骨掌!」

碎骨掌,體修武技,掌如其名,中掌者,渾身骨頭盡碎,這絕對是近身博殺的恐怖技能,防不勝防。

「難怪……我死得不冤,只是我至死都不知道閣下之名,不知可否告知,好讓我死得瞑目?咳咳…..」

說完這一句話,杜飛開始不斷咳血,氣息漸弱,似要死去了。

「江寂塵!」

江寂塵負手而立,微昂著頭,酷酷地回應道,一副絕世高手的風範。

很裝逼,很拉風……

但杜飛在這時候喃喃自語道:「江寂塵,江寂塵…….」

連續念了數遍江寂塵的名字之後,突然面目猙獰地大笑起來道:「江寂塵,你不說出名字也罷了,現在你死定了,你要跟我陪葬,你…..哈哈……」

杜飛在最後的狂笑中氣絕身亡,而江寂塵也隨之臉色大變,伸手一招,對方的低級藏空袋落在他手中。

神念一掃,便看到低級藏空袋中有一顆閃著柔和光芒的玉石,小拇指般大小,上面有著神秘複雜的靈紋。

「傳音玉石!」

原來杜飛早早已經打開了傳音玉石,這裡的一切聲音已經全部傳回了金蛇派中。

這是低級傳音玉石,為一次消耗品,但也無比珍貴,一些門派長老都未必擁有,但杜飛連先天境都未至,竟然也擁有了傳音玉石。

「暴露了,此地不可留!」

江寂塵隨手捏爆了傳音玉石,接著身影閃動,快速的把小月兒抱在懷中,便要離去。

但他回頭看了一眼那個五級凡士境少年,最終還是一手提起了他,踏動幽影步,快速的離開了巨蟒洞穴。 ?這次裝逼不成,反被算計,暴露了身份,這讓江寂塵鬱悶萬分,一路都冷著臉。

至於最後順手救走那少年,是出於之前他勸說杜飛不要傷害小月兒的情份上。

何況,這名五級凡士少年也是因此而受傷。

懷中抱著小月兒,一手提著一名少年,江寂塵的身影依舊輕靈無比,毫無聲息,快速在林間穿梭。

冷王的替補新娘 他現在不敢有片刻的逗留,必須要重新尋找一處隱秘之地再隱修一段時間。

身份暴露出去,現在他已然成為了山間派和金蛇派追殺之人,還有黑衣老僕人,青少年靈修也就罷了,江寂塵無懼,但若是遇到山間派、金蛇派的那些長老級人物,只怕到時逃命都困難。

以山間派和金蛇派的勢力,江寂塵現在若是出現在眾人面前,只怕到了人人喊殺的地步,所以,他現在只能毫不猶豫地選擇隱修,繼續提高修為,至少要把之前斷掉的七條靈脈修復過來。

「大哥哥,前面那座山有頭好大的老虎!」

小月兒這時指著遠處的一座山峰,突然開口說道。

江寂塵向前看去,只看到前方有三座山峰,翠樹林立,靈物紛生,飄渺著濃郁的靈氣,如若仙境一般美麗。

中間主峰,有一個巨大的山洞口,那也是小月兒指著的方向,那裡應該就是虎穴。

主峰兩旁,各有一座稍小的山峰,有雲霧繚繞,有古藤老樹,有怪石林立,還有各有一道細小的瀑布流下,形成了兩道小流,綿延向月光森林深處。

在三座山峰前,則是一片青青草地,有異花綻放,月光草縱生,美不勝收。

醫後傾天 江寂塵神識雖然遠強於一些先天二三重境靈修者,但也只能感應到主峰之中有一頭強大的靈獸,但沒想到小月兒的神識如此驚人,不僅可以感應到靈獸的存在,似乎還能在神識之中映出靈獸的樣子,月神之體果然可怕!

以江寂塵的感應進行判斷,這頭巨虎絕對有著先天四五重境的修為,在月光森外圍,已經極其少見,絕對稱得上是月光森林名圍之地的靈獸王者。

正常情況下,遇到如此強大的靈獸,江寂塵必然會遠遠繞路走開,根本不敢踏足它們的領動,一旦驚動到那樣的存在,只怕怎麼死都不知道?

「現在消息已傳開,我已成眾人之敵,最危險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也許這裡才是最好的隱修之處。」

江寂塵目光看著前方的三座山峰,最後決定隱藏在主峰左邊的那一座山峰處,因為那裡連著月光森林中部之地。

沒有再猶豫,江寂塵懷抱著小月兒,一手提著五級凡士少年向左側的山峰潛進。

越是接近那三座山峰,江寂塵越能感應到巨虎傳來的可怕氣機,一般人隨意靠近只怕都會被它發現。

江寂塵現在是動用了秘法,先是封住了五級凡士少年的氣息,至於小月兒,夠無息靠近江寂塵身邊的人,根本不需要。

「吼!」

潛行到山腳的時候,一道虎嘯傳來,山搖地動,傳盪百里。

江寂塵臉色一變,以為被發現了,正要不顧一切的逃離巨虎的領地。

不過,隨之發現巨虎從虎穴中沖了出來,但並不是向他這裡,而是衝上了天空。

江寂塵隱於一塊巨石之後,看向天空,才發現那裡多了三名老者,散發著先天境強者的氣息。

「原來有先天境修者誤從巨虎的領地上空飛過,那三名老者都有著先天二三重境的修為,但對上巨虎,根本不可能是對手,看他們衣服的標記,與嚴松等人衣服上的標記一樣,只是顏色不同,看來是山間派的長老級人物,也必然是在尋找我的行蹤。」

江寂塵瞬間想透其中的關節,他趁著巨虎衝上天空,追殺那三名山間派長老之時,快速地衝上了小山峰,然後尋到一處石洞,再以巨石封住洞口,隱藏起來。

一切都是有驚無險,江寂塵終於有了隱身之地,不由得長長地鬆了一口氣。

而他從巨石縫中,可以看到巨虎很快就返回了,口中卻是叼著一具山間派長老的屍體,血水淋淋,看來起很血腥可怖。

等巨虎進入虎穴之後,江寂塵才轉身過來,目光落在五級凡士少年身上。

這少年年紀與江寂塵相仿,還在暈迷之中,被杜飛踢了兩腳,雖然沒有下死手,但也受傷很重,身上斷了很多根骨頭,內臟移位。

雖不致死,但要恢復,也需要一段時日。

江寂塵沒有讓少年醒來,只是給他吞服了療傷丹藥,並幫他接好了骨頭,就讓他躺在一邊。

小月兒則安靜在一塊青石上睡著了,這幾天她都是不眠不休的,多經波挫,已經非常的疲憊。

從中級藏空袋中取出一塊熊皮毯,墊在小月兒身體下后,江寂塵才走到石洞口處盤腿坐好。

「《不滅經》已修行到一轉後期之境,再往前就是一轉大圓滿境,也相當於先天煉體者了。但煉體路斷,想要踏入太難也太過兇險,幾乎十死無生,唯有作十全的準備,方有一線希望,所以,《不滅經》的突破可以暫時停下,先把靈修境界提上去。」

江寂塵心中暗暗思量,並很快有了決定。

靜下心來,他開始吞服一品凝靈丹,同時運轉《源字凝氣法》,很快就進入到了物我兩忘的修行境界中,不知時間的流逝。

……

與此同時,整個月光森林都炸開了鍋,眾多的歷煉者都在討論著同一個人,那便是江寂塵。

當傳音玉石對話的一些內容傳出來之後,所有的人都震撼了,特別是來自青月城的那些歷練者,誰人不知江寂塵?

但他們真的不敢相信,江寂塵再強,能殺八品大圓滿的凡士境,可戰九級凡士境的存在,但怎麼能夠殺得掉半步先天境的杜飛?

更何況,江寂塵明明知道他們是來自山間派和金蛇派,卻依舊敢毫不留情的斬殺,這絕對是與眾派為敵。

果不其然,在山間派的帶領下,一個個門派的代表發言,把江寂塵列入他們門派的追殺名單之中,門中任何人遇到此子,必將之擒殺! ?一個少年,靈修廢體,走煉體斷路,竟然也能成為眾派之敵?

當江寂塵的身份及過往傳開之後,所有的人都感到無比震撼,難以置信。

「山間派為天珠第一大派,江寂塵敢殺他們的傳承子弟及門人,此次必然難逃一死。」

「不止各大門派,只怕各大世家也會趁此機會,不會放過江寂塵,何況山間派和金蛇派已經出了重酬,只要能夠提供他的行蹤,就可得到三品靈丹和低級先天靈兵,若是能生擒,甚至會獎勵先天破境丹。」

「不過,若真論對錯,那也是山間派和金蛇派先欲殺江寂塵,江寂塵應該只是反擊,但不管什麼原因,江寂塵無人庇護,只能償命。」

……

月光森林之中,眾人紛紛議論,但各人皆認為江寂塵已經沒有活路,必死無疑。

從前有先天五重境修者成為眾派之敵,最後也是難逃殞落的下場,更不用說只是煉體士的靈修廢體江寂塵。

但也有人感到不可思議,感嘆於江寂塵遠超常人的強悍戰力。

以煉體士境擊殺一群八級凡士,還有半步先天境的對手,這幾乎可以用逆天來形容。

眾人在月光森林中斬殺靈獸,進行歷練的同時,也尋找江寂塵的蹤跡。

畢竟山間派和金蛇派出的獎勵太厚重了,幾乎相當於月光試煉賽第一的獎勵了。

而這則消息傳出之後,青月城中的一些老輩先天境強者也紛紛出動,三王爺府的劉佬佬,慕容府的長老,呂相府的管家,甚至還有江府的老輩強者等人,他們在消息傳出的同一天進入了月光森林。

江寂塵成了眾派之敵,他們可以光明正大的出手,有想報怨仇的,也有是惦記江寂塵身上中級藏空袋的。

然而,數天時間過去,除了一些強大靈獸的領地,眾人尋遍月光森林外圍,都沒有發現江寂塵的蹤跡。

「江寂塵莫非進入了月光森林的中部?不可能,以他的修為進入月光森林中部,有死無生!」

「最兇險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或許江寂塵躲入了強大靈獸之王的領地?畢竟月光森林外圍也只那等地方沒有人敢去尋找!」

「前日有消息傳來,山間派三名長老追尋江寂塵的蹤跡,不小心從一頭先天五重境的巨虎領地上空飛過,最終被暴怒的巨虎吞吃掉,屍骨無存。」

「呼,原來那天的虎嘯聲因此而來,不過,我也聽說了,山間派有小宗師境人物降臨,或許就是為了此事前來。」

……

沒人找到江寂塵,眾人開始推測起他的藏身之地,不過,月光森林外圍的靈獸遭了殃,紛紛被降臨的老輩強者斬殺,山間派和金蛇派的長老們因尋不到江寂塵,而山間派更是因此損失了三名長老,他們無比憤怒,對月光森林外圍先天境之下的靈獸大開殺戒。

這些低階的靈獸內丹對他們無用,最後都便宜了他們的門人子弟,所以,來此歷練的大門派和大世家子弟,袋子都裝滿了靈獸內丹,收穫驚人。

甚至已經有人提前給了排名,必是山間派的當代傳承二弟子郭子明奪得這次月光森林試煉賽青年組的第一。

而金蛇派的傳承大弟、慕容世家的慕容青書和慕容河、呂家的呂子豪等等這些人也都是在長輩的幫助下,收穫大量的靈獸內丹,顯然最前幾名都會在他們當中產生。

一天後,山間派的一位小宗師人物終於降臨,來到巨虎所在處,一劍生劈了巨虎,聲威震八方,讓人看得熱血激蕩。

「不愧是天珠國第一大派,竟然可以隨意出動小宗師級人物,先天七重境之上,整個天珠國恐怕也不過二十之數!」

眾人驚嘆,眼中充滿了嚮往之意。

山間派這名小宗師雖然只是新進先天七重境,但也是無比可怕,先天五重境的巨虎都不是他的一劍之敵,殺之如切菜。

而後,這名小宗師的神念掃過巨虎領地淡淡地開口傳音道:「那處山洞曾有人藏身,剛剛離開不足一天!」

聽到小宗師的話,眾人神情一震。

一方面是震驚於小宗師手段的可怕,只是神念隨意一掃,便可知這裡曾有人藏身過的地方,更知道對方離去的時間。

另一方面,眾人自然想到了江寂塵,果然不出他們所料,江寂塵的真是藏身於靈獸之王的領地中,可惜已經離去。

那日,三名山間派長老明明追蹤到了此地,最後卻是前功盡棄,還被巨虎吞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