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傅走了回了葯器神界。

師傅走了回了葯器神界。

說著皓天和自己的妹妹回到了她的煉藥作坊里。煉藥的作坊里皓天又一次被雷擊到了高品質的丹藥不下百顆,其中主要的就是三元養氣丹,極品的有一粒,上品的二十粒。中品的就足足一百粒。雖說這種丹藥是上階的丹藥。卻沒有一粒下品的。頓時皓天就被雷了個外焦里嫩,一個趔趄差點沒有摔倒。

三元養氣丹,神界里普通士兵如果服用一粒的話,他的體質就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其中丹藥里的三元精氣是丹藥的核心,品質的斷定就是看三元精氣被激發甚麼樣的的程度了,上品的丹藥即使皓天服用下去,他的神力就會全面的提升。這就是為什麼皓天被雷了個外焦里嫩的原因了。

這些,月兒全部是你煉製的嗎?皓天弱弱的問道

尚月噗哧一聲。見到自己哥哥的囧態毫無淑女范兒的哈哈大笑到

哎呦!老哥當然是你那可愛的,調皮的,古靈精怪的,天才的,你寶貝的妹妹月兒我煉製的呀!

皓天好像被人重擊一般悶聲哼了一聲。接著就假裝昏倒在地。

哥哥你怎麼了別嚇唬月兒啊!月兒花容失色趕忙將他扶起來

接著皓天好像復活一般挺起身子,對著自己的妹妹粲然一笑。

好啊,哥哥你敢嚇唬月兒,看月兒不好好的教訓教訓你,哼!接著她就露出自己的小虎牙狠狠的咬向他的胳膊。

啊!的一聲皓天的慘叫聲響徹整個葯器府

啊!我的好月兒,哥哥不敢了,哥哥不敢了,饒了哥哥我吧!

好了就饒了你吧!讓月兒看看月兒是不是把哥哥咬傷了,說著她就對著她咬過的地方輕輕吹拂著,滿臉的心疼。

哥哥對不起啊,月兒真不懂事,不知道哥哥是在和月兒開玩笑,哥哥你不會怪月兒吧?

月兒的星眸閃爍著淚光滿臉的歉意。因為月兒真的把皓天咬出了血。

哪有啊月兒!哥哥高興還來不及呢!嗯!我的月兒真不簡單,哥哥好羨慕你呀!

對了月兒想不想和咱爸咱媽一起生活?皓天將月兒摟在懷裡柔聲的問道 家人,早在曾浩踏出幻劫沙之前,已然了去了他的心魔,放下了那一絲牽掛。

而家人留給他的是那白了近三分之一的頭髮,蒼白的頭髮,也讓曾浩的心歷經了蒼桑。

如今的曾浩,也要最大的牽掛就屬是李婉婷了,這也是他最大的心結。

望着天際,佳人如今身在何方,在做何事,是生是死,過得如何,是想時而也會想起自己。

這種種的負面情緒一再的涌上了曾浩的心頭。

曾浩很清楚,自己不解決和李婉婷之間的情意,那麼自己今生的修道之途將變得更爲困難重重。

許久之後,曾浩收回目光,輕嘆一聲,從新回到了修練室中,開始了閉關修爲瓶頸前的準備。

靈藥,早在寶丹山時,曾浩便讓寶丹門弟子爲自己收集齊了,此時的他只須得手準備閉關就行了。

至制練丹之事,曾浩早就交給了分身去處理了,經過了數年時間,丹藥也已然練制完成。

也不知道是否是因爲自己資質真的很差,這些年來,曾浩幾呼每天都有服食玄靈果的習慣,可是其靈根就沒見有好轉。

也不能說一定好轉都沒有,比起以前來,曾浩對天地靈氣的感覺是改善了不少。

曾浩來到一塊蒲團之上,盤膝打坐了起來,開始慢慢閉上了雙眼,進入到了入定狀況之中。

此時,曾浩的修爲還不足以做出瓶頸突破,他還須要服用大量的丹藥來輔助自己的修練。

而最爲適合曾浩現在使用的丹藥便是金元丹了,這是一種適合金丹期初期,中期使用的丹藥。

金元丹,是採用,烏靈草,陳龜花,魏傀草,三種千年以上的靈藥爲主味藥,配合上一百多種副味藥練製成而的丹藥。


雖然這三種靈藥也都十分罕見,不過對於寶丹門的地位,還是能找到一兩枚的,加上曾浩的龍霞界,這才大量培育而成。

曾浩拿出一枚小指頭大小的金色丹藥,服食了下去,這金色丹藥正是金元丹。

服下丹藥後曾浩開始慢慢進入到了修練之中。

鴻元宇宙,在有了盤古等人的管理之下,日月分明,季節有序,冬暖夏冷。

而鴻元宇宙的發展,不得不說也是極爲之快,不管是三大界面,還是擁有人類或生物存在的界面,都發展的十分之迅速。

凡人安居樂業,修士一心潛修,讓鴻元宇宙變得很是安寧,好似一切都很平靜。

時而也會有一陣風吹過隱天界,如秋風掃落葉般,吹般着隱天界的一切花草樹木。

而曾浩的隱天宮一直大門緊閉,好似這裏是一座久無人居的宮殿般。

不知不覺中,二十年過去了,在這二十年裏面,盤古的修爲也趕了上來,已然到了築基後期大圓滿。

而李瓊雲也是不甘落後,也進入到了築基後期巔峯的修爲,雖然都可能進入到築期後期大圓滿。

蕭恩楠的仙靈界之遊也終一段落,開始回到了園靈界中,開始了閉生死關。

柳靜丫頭也沒閒着,曾浩兩個分身的監視之下,也進入到了築基後期大圓滿,開始了結丹的準備。

而外界,丹靈子以及龍婆婆,落塵,還有亞中德,合歡老魔等元嬰後期大圓滿的修士也開始進入到了仙府之中,開始了化神前的準備。

然讓人不解的是,這些人紛紛進入到了閉關之中,好似在爲將來某事而做出準備般。

當然,曾浩自然知道,這一切不過是巧合罷了,誰也不知道將來會發生何事,然修練且是每位修士必作之事。

可誰也不知道,此時,山海星,西海域之中,某座小島之上,此時正聚集着數人,這數人之中,有一人曾浩是認識的,正是當年兩翻追殺他的猥瑣魔族男子。

而這數人都是魔族之人,此時他們正在交談而什麼。

“付靈魔聖大人發來指令,要我等在五百年之內,將血祭準備好,五百年後,我魔族便要正式入侵人界,而登臨之地正是山海星。”猥瑣男子一臉興奮之色的說道。

“哦,終於等到這個時候的來臨了,我等來到人界已然三百於年了,再過幾百年,便可回到魔界之中。”另一名魔族之人說道。


“是啊,可我們血祭只准備了不到十分之二,看來得加緊準備才行了。”猥瑣男子收回興奮的目光,沉聲說道。

“嗯,五百年內要準備好血祭品,唯一的方法就是利用西海域,對別的海域發動攻擊才行,靠我數人之力,實在難於達成。”另一名魔族之人也是臉色一沉的說道。

“嗯,看來我們得去找那西海老頭商議一翻了,必竟他可是答應我魔族,原助我等一臂之力的,總不能讓他拿現呈的好處且不作事。”猥瑣男子付喝的說道。

而接下來,這數人又開始了商議他們下面的事宜。

然這一切,誰人也不知曉,更不知道,五百年後,魔族便會正式入侵人族。

而在這二十年裏面,曾浩終於將修爲修練到了金丹初期圓滿的境界,開始了他第二次閉關,突然瓶頸的閉關。

以曾浩的心得,加上他目前的修爲,曾浩對於金丹中期的瓶頸很是有信心突破。

當然,以他的資質,想要突破瓶頸,單單是靠自己還不行的,還得須要大量的靈藥做輔助。

如何須要別的東西,曾浩還真沒有,可是丹藥,對於曾浩來說,還真不是一件難事。

曾浩從新來到了隱天宮之頂,開始了他突破瓶頸前的心情調整。

在突破瓶頸之前,心態的要求是最爲重要不過的,特別是瓶頸前的準備,心態更是首當其衝。

而在突破瓶頸之時,如果心態不穩,隨時都可能走火入魔,或者是突破就此失敗。

所以一般修仙者,不管是修道還是修真,在瓶頸突破之時,都會選擇性的先調解下心情。

直到心態回覆到心如止水,無波瀾,這纔會進正式開始瓶頸突破。

曾浩一連在隱天宮之頂待了三天,這纔將心態調整好,從新進入到了修練室中,開始了瓶頸突破的閉關。 說道這個問題月兒有些為難。同樣的一方面葯器府畢竟是兄妹二人居住了二十年的家,有著無法割捨的情節在裡面。另一方面自己的願望是和自己的爸爸媽媽在一起生活享受人間的天倫之樂。自己十四歲了自從她八歲的時候被自己的叔叔傳授煉藥的常識,還有葯器府的未來將會是一片的光明。但是······

那,哥哥這座莊園該怎麼辦?月兒不解的問道。

這個呀,哥哥還沒有想好

哥哥我想應該這樣,不如將爸爸媽媽從神界里接到我們這裡一方面又能和爸爸媽媽一起玩還能將這座莊園保留下來,你說呢?哥哥

作為葯器府的副宗主,月兒的眼力可以說是不一般的,人間的武者和魔法師仰仗的就是葯器府的丹藥和武器。一旦她離開這裡葯器府的運轉就陷入停滯。即使葯器府的大長老瓏欣也無法管理這麼龐大的煉藥煉器的機構,八個長老中的派系鬥爭一直在繼續。其中三長老甚至有將葯器府分解的想法。這不得不防啊。

再聽到這個消息后皓天陷入了沉思。不久他展顏一笑對著自己的妹妹說道

先暫時不管這些,月兒你剛剛手中的火焰是你修鍊出來的嗎?

對呀!咦,哥哥你怎麼發現的呀?我在煉藥的時候沒有感應到哥哥你的氣息呀?

那是哥哥我用了隱身的法術了月兒你沒有發現那是正常的。

哦!

快跟哥哥說你的火焰是怎麼來的。

那是月兒想念哥哥你的時候望著天上的月亮心中不停地祈禱,哥哥快回來,哥哥快回來,手中噗的一聲,一團銀白色的火苗從月兒的手裡冒出來,起初月兒還很害怕,這時瓏欣姐姐過來跟我說這是你的本命火焰。說完她就仔細的觀察我手中的那一團火苗。臉色十分的驚喜說道,這團火焰煉出來的丹藥一定很珍貴。還說恭喜了。

聽到這一切皓天明白了,原來月兒的本命火焰源自於對自己的想念,靈魂中的那一縷靈魂本源在吸收了月光后再加上對自己的那一份熱切的思念。這三方的因素讓她的這一縷靈魂本源成就了她的本命火焰。

兄妹二人說著說著時間就到了正午的十分,兄妹二人的肚子開始嘰里咕嚕的開始了叫喚。


在飯桌上月兒手上的靈空戒紅光一閃一隻精緻的小鳳凰出來嘰嘰喳喳降落在飯桌上,皓天認得這就是月兒所煉製的鳳鳴丹。見到這隻小鳳凰,月兒炫耀的說道:

嘻嘻,小鳳鳳,又出來了是不是餓了?

這是?

哥哥這是我偶然得到的靈藥神獸——炎天鳳凰。可不是鳳鳴丹哦!

小鳳鳳這是我哥哥,也是你的舅舅,認識一下。

這句話一出口皓天差點一口米飯噴在飯桌上。我怎麼升級當舅舅了?轉念想了一下這隻小鳳凰是她煉製的按理說這小鳳鳳是她的孩子,月兒是孩子她媽,而自己就是孩子她的舅舅。想到這裡皓天將開玩笑開在了小鳳鳳的身上。


月兒這不是丹藥?

當然不是啦!月兒調皮的說道

孩子她媽,告訴孩子他舅舅這孩子是咋來的?

去!沒個正經的。月兒給了皓天一個可愛的白眼隨後才正經的解釋道:哥這小鳳鳳呀是我從一塊太陽魂精里提煉出來的,起初她是一小團具有靈性的靈魂力量。月兒不停的和她說說話,解解悶。直到有一天,當月兒煉製鳳鳴丹的時候這團具有靈性的靈魂力量進入葯鼎里與鳳鳴丹的藥力融合在一起並且當時的時間就是中午,太陽的光芒加速了小鳳鳳的成長,過了兩三個月,太陽的光線才停止當月兒打開藥鼎的時候發現葯鼎裡面有一顆散發著耀眼光芒的圓形的物體。月兒拿出來之後才發現這團具有靈性的靈魂力量在那裡面好像進行著某種生命的蛻變。月兒把這個東西給那老鬼師傅看了看。哥你猜他什麼反映?

什麼反映?

他倒吸一口涼氣,失聲叫到:太古炎天鳳凰!月兒當時很納悶,後來經過他的解釋月兒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他怎麼說的?皓天沒有了吃飯的心情好奇的不停地追問下去。

他說,這太古炎天鳳凰是太古時期的著名的丹獸自身具有很強的炎力,當你喂她吃草藥的時候在她的體內就開始了煉藥的過成。不過在這之前必須將所煉製的丹藥給她一顆當樣品這才能讓她煉製相應的丹藥。鳳凰炎力不同於我們煉藥師和煉器師的本命火焰的炎力。鳳凰炎力對於煉藥師來說是至高無上的火力。幾乎說是可遇不可求的,你哥哥將來也擁有一隻器獸呢。還有這小傢伙可以化成人形的!如果要她成長那就必須讓她接受烈焰的洗禮,可現在她還是太小了,現在的她只能吸收生魂元能。老夫都羨慕你這娃!說道這裡他很是羨慕的看了看月兒呢!

這小鳳鳳有沒有名字?皓天「孩子他舅舅」不禁「舅」愛泛濫。

還沒有呢,哥哥光是給她起名字月兒的頭就想的頭疼呢,哥哥給她起個好聽一點的名字吧!數你最會起名字了!月兒那小小的臉龐上竟然流露出一絲母愛的光輝,看得皓天為之錯愕。

這也難怪,雲宮尚月這丫頭片子才十四歲。沒有發育的她竟然當起了「單身媽媽」皓天這一時難以接受。以至於皓天的世界崩潰了!但最終皓天的腦海里想到了一個合適她的名字。

月兒,就叫她雲宮炎鳳好了。小名就叫小鳳鳳!

一般說來都是父母給孩子起名字,可是舅舅給孩子起名字······

真是大姑娘上——轎頭一回!

雲宮炎鳳,月兒反覆的咀嚼著這個名字。覺著這是個好名字。於是對著那迷你的小鳳凰說道:

小鳳鳳,聽見你舅舅給起的名字沒?將來啊你要是化成人形一定要親口叫一聲舅舅啊!還有叫我媽媽哦!月兒煞有介事的對那隻小鳳凰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