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乎是炸響的瞬間……

幾乎是炸響的瞬間……

鐵背青牛首領的左耳就響徹著轟鳴聲,到之後它的左耳甚至都聽不到任何聲音。

「人類!」

「寒冰領域,開!」

在鐵背青牛的咆哮聲中,蘇柳兒寒冰領域開啟。從她的腳下,方圓萬米全部化作她的冰雪領域。

凜冽刺骨的寒風……

就好似如鋼刀一般割在圍觀者的臉上。

「這冰系掌控力!」

看到這一幕的圍觀者們都不禁心生動容。

當他們來的時候,冰星早已釋放,他們看到的就是一顆巨大的冰球覆蓋在地,心中驚嘆之餘,卻並沒有親眼看到蘇柳兒對冰系的掌控到底到何種程度。

可就在剛剛……

她釋放出寒冰領域的瞬間。

來刺探情報的人員心中都大致已經有了一個定位。

那就是,此人的冰系天賦登峰造極。

有的時候真的不需要看太久,高手之間博弈,一個起手式就能夠看出對方的深淺。來刺探情報的人員也都非庸人,又怎麼可能感覺不到蘇柳兒釋放出的寒冰領域到底多麼精妙。

他們能夠感覺的出來,

在這片寒冰領域中,這裡就是她的世界。

咔咔咔……

蘇柳兒的腳下一片片堅冰向外覆蓋,站在冰面上的她就如同劈你天下的冰雪女王一般,舉手投足都伴著一種威嚴和屬於冰的極寒冰冷。

「冰雪咆哮!」

呼……

狂風呼嘯不止。

漫天的雪花從空中落下,從地表也開始有氣旋盤旋。

氣旋盤旋著風雪,將鐵背青牛首領、葉子晨還有魯言全部都包裹其中,而從外面看來,能夠看到的就是一片冰雪風暴。

「有趣。」

坐在王座上的惰怠之主慵懶的露出笑容。

「英雄,這位女子的冰之造詣極高,甚至已經超出了我們祖龍族歷史上記錄的,使用冰系的天才。」銀甲侍衛低語。

「哦,跟我有什麼關係。」

「其他英雄都已經有了親傳,您……」

「你是想讓我收徒弟么?」惰怠之主好似笑都懶得笑,慵懶的靠著椅子開口道,「你覺得我是會收學生的人么?他們願意收就收,跟我有什麼關係?!況且,我又不是用冰的,收了那不是誤人子弟么?」

「璞玉難尋。」銀甲侍衛提醒。

「再難尋跟我也沒關係,你就別替我操心了啊。」惰怠之主一臉嫌棄,「收學生麻煩的要死,我哪兒有時間管他們。記著,你們出去之後也別跟其他人說,就權當不知道。省的那些英雄來煩我,記住了么?」

「……」

幾位銀甲侍衛都不禁黯然長嘆,到最後也只能行禮點頭。

「是!」

「好好看一會得了。」惰怠之主低語道,「不過……說實在的,她的冰之造詣確實可以,是個好苗子。可惜,她不是咱們祖龍族的人,活該人家宇宙人族興盛啊。誒……夢兒……」

「在。」

「我睡一會,沒別的事兒別吵我。那個……如果他們要輸了,就那個幾人族,你就暗中幫一下,半個小時……我最多能等半個小時,如果還結束不了,你就去把那鐵背青牛王給弄死。」

「這不好吧。」

「這有什麼不好的?」惰怠之主蹙眉道,「反正鐵背青牛首領一個月就會重塑,而且初級試煉地是我在管,我不說,你不說,誰能知道。理解理解我,我真的太累了。」

「明明您什麼都沒做好么?」

「那我也累啊。」惰怠之主嘆氣道,「夢兒,你最好了,半個小時……一定要記住哦,最多半小時。」

「我知道了。」

銀甲侍衛的語氣中有些嫌棄似的吐了口氣,惰怠之主這才露出滿意的笑容,直接倒在椅子上。

不到半分鐘……

鼾聲如雷! 白雪風暴將區域覆蓋。

站在外面的人別說是以肉眼,就算是動用能量想要進行內視都無法延伸至內部分毫。

「看來對方是不想讓我們看到了。」一個穿著胸口刺著老虎圖案的老者搖頭一嘆,「回去吧,再等下去也不會有什麼結果了。」

「長老,咱們要如何彙報啊?」

「還用問么?」

老者凝眸朝著前方的風雪看了一眼。

「此等天驕,根本就不是我等想要招攬就能夠招攬的,將消息告知回去,發出邀請函還有許諾資源,到時候等待人家選擇吧。」

「咱們等她選?」

「不然呢?」老者低語,「估計咱們地虎門應該是沒有什麼希望了,想要招攬她的估計不在少數,別看好似來看的人沒什麼大家族,真正的大家族都不會來的。那些沒有來的,才是咱們真正的競爭對手,走吧。」

幾位門人的眼中都流露著驚愕……

地虎門在整個祖龍族中其實也能算的上是一線門派,不知道多少天驕想要來他們這裡,都要接手地虎門的層層選拔。

剛剛……

他們的長老竟然說,

地虎門需要等待對方的垂青。

這種事情若是在平時根本想都不敢想。

從此也能夠得知,這個用冰的女子天賦到底多麼驚艷絕倫,竟是能夠讓門派長老說出此等話來。

地虎門眾人從試煉之地離開……

相繼離開的還有不少其他來打探情報的人員。

他們也大概看出來,這風雪其實就是故意要將內部的情況封鎖住,不讓他們這些人看到。儘管如此,他們也已經知道了蘇柳兒的天賦。

值得以大資源進行招攬!

當然……

他們還不知道蘇柳兒是人族,如果得知這個消息,估計他們可能也就不會有這麼熱絡的招募之心了。

人族,

到最後沒有幾個會選擇留在祖龍族的!

在眾人離開后,還有不少人依舊留在原地,可能是不死心,也有可能是想體現出自己的誠意,讓蘇柳兒從冰雪中出現后第一時間看到他們。

博取一定好感。

總之……

不管是離開還是留下,眾人都是心思各異。

唯一能夠確定,

也是所有來這裡的人都能夠共同確定的實情。

蘇柳兒,在冰系天賦上登峰造極。

值得注意!

「柳兒姐,你這……」處在風雪中的葉子晨看著周圍的風壁微微挑眉,蘇柳兒也朝著周圍的風雪壁壘看了一眼,「不想被太多人盯著。」

「可以,不愧是柳兒姐。」葉子晨咧嘴一笑。

這樣一來倒是省去了不少麻煩。

如果沒有個壁障,他可能還會有些畏首畏尾,怕動用了太多底牌,最後傳到裁決之主祖英的耳中。

別覺得葉子晨太自以為是……

他就是個上將級,不管祖英知不知道他的底牌都無濟於事。

他這樣做當然不是提防祖英親自出手。

如果她親自動手,就以現在葉子晨的實力而言,他可以直接舉白旗投降,或者說等死就好了。

倆人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的!

哪怕葉子晨的底牌再多,他也不可能是至高者的對手。

他這樣做……

是在提防祖英的手下。

估計,祖英也不會好意思親自對葉子晨如何,但是她可以使絆子。比如說派幾個她的狗腿來找葉子晨的麻煩,將葉子晨的底牌全部告知。

那時候,也夠葉子晨頭痛的。

「既然現在已經沒有人看了,怎麼說?!」葉子晨微微挑眉,蘇柳兒不置可否的聳肩,「速戰速決,夢露他們還在外面等著,別讓他們等的太久了省的著急,而且我還等著跟魯言比試。」

???

還在一旁驚嘆於蘇柳兒手比的魯言,聽到這番話人都傻了。

啥情況?!

這怎麼還惦記著跟我決鬥啊。

我都已經故意什麼都不說,讓自己的存在感消失,這幹嘛還要一直揪著他不放呢?

天都黑了!

試煉結束就趕快回去休息不好嘛?

「柳兒姐?」沉吟了半晌,魯言也蹙眉低語道,「這比試,我認輸了!就你剛才釋放的那個冰星我就知道,咱們倆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的。你現在又弄出來個風牆啊,這風雪壁壘已經足夠證明你對冰系的理解了,我自認不是你的對手,你放了我吧。而且現在天都黑了,我這個人不喜歡熬夜,不如這樣……咱們商量一下。」

「反悔?!」

蘇柳兒眉頭一沉,道。

「男人做事就要說話算話,說好了解決鐵背青牛首領就比試,你現在跟我在這裡說這些做什麼?」

「人類……」

「沒事兒,你給我閉嘴!」蘇柳兒看都沒看鐵背青牛首領一眼,右手揮出,一層堅冰就直接將鐵背青牛首領化作冰雕,而她湛藍色的雙眸則是盯著魯言蹙眉,「我不喜歡說話顛三倒四的人。」

咕咚……

看到這一幕的魯言又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這特么還是人么?

直接就把鐵背青牛首領給凍住了?

這姐妹到底什麼身份啊,他對冰系的造詣已經有些妖孽的過分了吧?這可是狂暴期的鐵背青牛首領,這可是彩雲級。

如果他拒絕,估計他也要成冰雕?!

想到這裡的魯言忍不住渾身一顫。

刺骨的冷意貫徹全身。

「柳兒姐,我不是說不跟你比試。」現在的魯言也開始稱呼蘇柳兒為柳兒姐,在他看來這大姐絕對配的上這個稱呼,「我是真不喜歡熬夜,而且熬夜下的我實力會很差。就算是那時候咱倆打了,也打的不爽,不如留個聯繫方式,如果真想打,咱們等明天天亮,或者是什麼餓時候有時間再聯絡,這樣你看如何?

「你確定?」

「千真萬確!」魯言將頭點的跟小雞啄米似得,「如果我有一句謊話,五雷轟頂!」

轟隆隆……

就在魯言話音落下的瞬間,虛空之上突兀地傳來雷聲。魯言一臉獃滯的看著頭頂,旋即就注意到葉子晨正朝著他咧嘴笑。

「哥們,你別搞啊!」

魯言感覺自己剛才心跳都停了一下,葉子晨嘿嘿笑道。

「娛樂一下嘛。」

「你剛才真要嚇死我了,我還以為真撒謊要被雷劈了。」就在他話音落下的瞬間,蘇柳兒頓時目光不善的看了過來,嚇的他趕忙改口,「哈哈,我開玩笑,我這個人向來是說一不二的。柳兒姐,真的……等我休息好了咱們再打,絕對打到爽為止,如何?」 能拖就拖。

這就是魯言最真實的想法。

以卵擊石這種事情,只有傻子才會去做。

明知道蘇柳兒是個大魔王,他還鐵著頭的跟她比試,這顯然是個不明智的決定。作為智商在線,而且腦袋也沒有瓦特的人類,他可不能做這種蠢事。

深吐了口氣,

魯言盡量讓自己的神情顯得認真和虔誠。

一定要答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