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人一聽不是十塊而是25,更高興了。

幾人一聽不是十塊而是25,更高興了。

孫會計心裏非常羨慕,這一上午,就是25塊錢。

“你也有份。”於老頭對孫會計道。

孫會計一愣,接着就大喜過望,連客氣也沒有就笑納了。他跟樑青山一個年紀,於老頭也算是長輩,他接受起來是一點心理負擔都沒有。

孫會計低頭就要在包裏翻錢。

“到了家再給他們,現在就給他們,他們估計路都不會走了。”於老頭說道。

“嘿嘿嘿,還真不會了。”三愣子傻笑道。就是現在手裏拿着10塊錢,他都覺得自己有點順拐了。 “這個錢,你們回去就不要說了。”於老頭說道。

衆人都點點頭。打個魚賣個魚就輕鬆地分到了25塊錢,村裏人都得得紅眼病,爭着搶着要來捕魚。

但是這個活,真不是誰都能幹的,需要一定的技術。新手上船,別說捕魚了,船一晃能不掉水裏就是好的了。

如果都像今天這麼個捕魚法,誰有功夫下去撈他?到時候不但幫不上忙,淨添亂了。

生活在河邊,也不是各個都會捕魚的。而拋網這個活村裏會幹的人就更少了,不超過10個,實在是摸過網的人有限。

“捕魚這個事,你們也不要大張旗鼓地說,要當個祕密一樣悄悄地說。”於老頭向幾人傳授經驗,雖然這個事是瞞不住村裏人的,也不打算瞞,但是怎麼說就是個技術活了。

他們要是回去直接跟家裏人這麼一說,就算千叮嚀萬囑咐,這件事幾天之內就得傳遍十里八鄉。

但是如果他們回去把這件事當做祕密一樣,只告訴家裏的當家人或者兄弟,起碼這件事擴散的時間會長一些。等其他村的人知道,沒準都是冬天了,到時候他們死不承認就好了。

但是想讓別人一點不知道是不可能的,畢竟這世上只有不透風的牆,沒有不透風的人。一個人兩個人還好說,一羣人之間是沒有祕密的。

於老頭坐在車上,仔細跟幾人講解了一下回家之後應該如何說,如何做。着重交代的就是三愣子,撒謊這種高技術的活,他實在是不能讓人放心,於老頭最後決定跟三愣子回家一趟,親自說。

幾人回到村裏,先去了大隊處,讓會計拿了本子和筆出來把今天的錢仔細記好,當然其中刨出了分給四人和孫會計的125塊沒記,於老頭還象徵性地拿走了100塊,其他都留下給村裏人平分。

最後還剩下了3100多塊錢。

孫會計趕緊把裝錢的兜子扔到於老頭懷裏,這玩意他可不敢拿回家,也不敢放到大隊裏,丟了算誰的?還是讓於老頭保管吧。


天黑之後,樑青山偷偷摸摸地來到了於家。這件事他雖然要置身事外,但是他一直暗中留意着呢,今天下午上工開始,有些男人的表情就不對了,估計是知道了賣魚的事。

一個個沉默着,但是眼神都是壓抑不住的激動。

樑青山見到賣回來的這些錢,也是忍不住激動。這個,這個,他也沒見過這麼多錢啊!

是不是得分給封華點?畢竟這都是人家的功勞。

但是封華在此事中的作用,樑青山不想跟任何人說,哪怕是在他心中極其有分量的於老頭。

實在是,封華更有分量……


封華已經說過不想讓除他和蔡老太太外第三個人知道魚餌是從她那裏來的,如果他說出去,得罪那丫頭的下場,可以參照馬大炮……

想想躺在炕上的馬大炮,樑青山心裏那一絲猶豫立刻沒有了。

“姑父,漁網我都帶來了,後邊咋辦你安排吧,我先走了。”樑青山放下借來的漁網和剩下的魚餌走了。

今天早上於老頭沒問他這魚餌哪來的,肯定是顧忌有外人在場,現在沒有外人了,看於老頭的表情就知道他要問。

爲了腿,樑青山趕緊跑了。

想了想,他又轉頭去了蔡家。跟封華講了一遍今天打魚賣魚的經過,樑青山問道:“小華啊,今天賣了3100多塊錢呢,你看給你多少合適?”

“給我3000吧。”封華說道。

樑青山一口氣沒上來。

看他似乎有些當真了,封華-_-||了一下,趕緊說道:“開玩笑的,到時候分錢的時候別忘了我就好,但是不要分到封家頭上,直接給我。”

村裏分什麼東西基本都是按人頭分,分肉分菜,一個人定量多少,有時候大人小孩一樣,有時候大人多,小孩少。

不是按戶分。一戶人家有的就兩三口,有的二三十口,按戶分不公平。

樑青山一口氣舒了出來,痛快地點點頭。

“不過,大叔,你有沒有算過一筆賬,如果都像今天似的,甚至像你說的,一網之後還能捕好幾網,那這一包魚餌能捕到多少魚?”

封華也被今天的收穫嚇到了,她以前釣魚,一次最多引過來十幾只,沒想到一把下去,會引過來這麼多,有些超出她的預計,這可不是什麼好事。

樑青山之前只是簡單的在心裏乘以了20,畢竟今天只用了半兩。但是聽封華這麼一說,他又仔細想了一下,20不夠,一網下去還有那麼多魚沒散,還能捕幾網,沒準得乘以30或者40,50,60……

3000的60倍是多少?他不敢想……

樑青山的呼吸有些急促。這麼多錢分到每家每戶每個人頭上,太多了…….

他們村統共才100多戶,五六百號人,分18萬,每戶1500,夠他們蓋起四五座土房子,兩三座磚房子了。

全村都是磚房子?太囂張了……

樑青山第一個就會被抓走調查,任他再怎麼撇也撇不清。

“那你說咋辦?”樑青山趕緊問道。

“分錢可以,但是不要太多,每戶分個二三百塊就可以了。剩下的魚,大隊直接開了大廚房,做了吃了吧。”

有再多的錢都不如有個好身體,今年讓他們分到了錢,明年人卻餓死了,錢給誰花?

但是直接把魚分給他們是不行的,那樣90%的人還會偷偷拿去賣掉,連做成魚乾儲存都不行,一樣會被賣掉。

樑青山覺得這主意簡直太完美,比他剛纔想過的幾個都好,趕緊起身又回了於家。一路上心裏都在感嘆,封華這是要成精了。

他活了這麼大歲數,當了一輩子“領導”都沒發現的問題,都想不出的轍,人家眼珠一轉就想到了。

等小丫頭長大了,不知道有沒有興趣當個大隊長?抽空他再去問問……


到了於家,樑青山把這個問題一拋,把答案一說,於老頭就笑了。

“我可算是放心了。”於老頭說道:“等哪天到地下見了你爸,我也有個交代了。”

樑青山臉有些紅……你放心的有點早了……

……….

今天洗了頭髮,吹了空調,可能是把水吹進腦子了,腦殼青痛!所以今天只有2章了~~ 不過樑青山也沒敢告訴於老頭真相,只好心虛地接受了於老頭的誇獎。

之後兩人又商量了一下具體操作,直到很晚,樑青山才離開了於家。

第二天一早,於老頭家門外就聚集了不少人,大概十來個,都是昨天那四個人帶來的自己家人,這裏面就有幾個會拋網的。昨天一起跟着捕魚的幾人都是村裏的好手,手藝都是家傳的,他們的家人自然也是捕魚能手。

於老頭領着衆人,先把村裏那幾條常年不用的小船拿出來瞅了瞅,能用的只有三條,剩下的需要修一修。每條船上分配了一個會拋網的,外加兩個幫手,衆人匆匆下水了。

到了位置,於老頭又叮囑了一遍:“一會我先撒網,我收網之後是大剛,然後是二柱,然後是四喜!順序千萬不能亂!”

幾人都緊張的點點頭。昨天回家聽家裏的兒子、兄弟把事情一說,各個都是不相信,一網能把船裝滿?你當這裏是查幹湖冬捕啊?他們之前捕魚,一網能有二三十條收穫,都是燒高香了。

直到看到拿回來的25塊錢,這纔信了。那一會來的魚可是不老少,順序千萬不能錯,錯了網纏在一起,誰也別想網到魚。這可損失不起,一網3000塊錢哪!

幾人盯着於老頭往水裏撒了一把傳說中的“國家級”魚餌,就緊緊地盯着水面。果然,沒幾分鐘之後,一大片黑影迅速地朝他們游來。

幾個新人緊緊地攥着漁網,感覺手都有些抖了。四個昨天經歷過的人,反而更緊張。第一次來的太快,他們來不及緊張就過去了,這次有了充分的心理準備,看到3000塊錢朝自己游來,哪能不激動。

於老頭面上紋絲不動,但是心裏也不是不激動的,一網裝滿船這麼過癮的事情,他這麼大歲數了昨天也是第一次經歷,但是他必須穩,他不穩這些人就更不穩了,一會亂起來,別白瞎了這麼高級的魚餌。

魚羣過來了,於老頭畢竟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心裏那點激動一點沒有影響他的發揮。

又是滿滿一網魚被撈上來。

“大剛!”於老頭剛把網拽到自己的船邊,就朝樑大剛喊了一嗓子,這是樑青山的本家兄弟,三愣子的親叔叔。

“來了!”樑大剛也很穩,不穩不能被於老頭選中,今天讓他跟着。今天來的這幾個人,都是於老頭吩咐昨天那四個人叫來的。

樑大剛聽從於老頭之前的交代,沒敢往魚羣中間下網,而是稍微偏了一下,在邊緣地帶下了網。中間下網魚太多,他們船上就三個人,真是滿滿一網,他們拉不動,而且船又小,那麼多魚船就得沉,到時候一隻魚都得不到。

但是哪怕是邊緣地帶,竟然也比他預想的多,三個人生拉硬拽,好不容易纔把漁網拽到船邊,而船已經嚴重下沉歪斜,岌岌可危。

“姑父!咋整啊?”嚇得樑大剛趕緊喊到。

“三愣子快撒手!”於老頭喊道:“網開一面!”

三愣子非常聽話,趕緊撒了手,漁網的一邊沉到水裏,很多魚遊了出去,另外兩個人這才感覺壓力小了很多,漁船也慢慢正了。

兩個人趕緊收網,拽上來小半網魚,把小小的漁船裝滿了。幾人趕緊一邊攥着漁網,一邊把船往岸邊劃去。

另外兩個準備撒網的人都看傻眼了。

“二柱子,到你了,你這回再偏一下,如果感覺太沉就趕緊撒手。錢到底不如命重要。”於老頭說道。如果不撒手的話,沒準連人帶船都得拽到水裏,在水裏一網魚的力氣可比人大多了,這些人萬一再被漁網纏住手腳,就是個完。

二柱子很聽話,老老實實在邊緣撒網,網上來的少一些,但也裝了大半船。

四喜就比較貪財,不過他技術也好,瞅準時機,網了跟樑大剛差不多的一網,裝滿了一船。

幾人不捨得看了看水裏剩下的魚,把船劃回岸邊,孫會計已經抻着脖子在岸邊等半天了。於老頭說了,以後他得每天跟着記賬,不但是他,就連第一組的小隊長都被叫來了,而明天要叫第二組的小隊長跟着。

封華的意思是,讓全村所有人都參與進來,不是圖那幾個勞動力,而是讓他們都見證一下每天的收穫,到時候好算賬。別有些人得了便宜還賣乖,覺得誰誰誰私藏了多少錢,生出些不平之心起什麼幺蛾子。

另一個原因,也是讓全村所有人共同承擔風險。這些魚是要賣到黑市上去的,這是個違法的事情,別分錢的時候拿得痛快,真有人找下來,一個個一推二五六,我不知道我沒參與我是無辜的!

封華活了一輩子,對人性太瞭解了。

樑青山聽她這麼說,一腔熱血奉獻、爲村爲民的心也冷靜下來,仔細想想,不得不承認封華說得非常對……樑青山就按她的意思向於老頭轉達了一下,又得到了於老頭的表揚…..

所以今後除了幾個會撒網的會一直留下來,其他參與的人會輪換,挨家挨戶,保證每家頂門立柱的老爺們都參與進來。不會捕魚沒關係,在岸上穿魚就行,一會去黑市上賣的時候,幫着押車也行。

一船魚就是3000,今天的收貨更多,以後每天估計都是這個樣子,甚至更多,去黑市一次就是不少錢!還真得有人押車,押車的人還不能少了。

這次準備了兩輛牛車一輛馬車,都裝滿了,於老頭領着今天這些人去了黑市。但是隻有一車去了昨天的地方,其他車在城外隱蔽的地方等着,賣完這一車又跟他去了別的居民區。

保險起見,他們不敢在同一個地方停留太長時間,那就太扎人家眼了,人家想裝看不見都不行。

三車魚,於老頭都是親自收錢親自賣,不放心其他人是一方面,把人分散開不安全也是一方面。

今天賣魚的時候,於老頭就發現了幾個人眼神有些詭異,來回在他們身上轉來轉去,看到他們十幾個大老爺們圍着一輛車,纔有些不甘心地走了。 一行人回到大隊,第一件事情就是數錢。滿滿三大包錢被扔到桌子上,桌子上竟然有些放不下,噼裏啪啦往下掉。

於老頭和孫會計親自數錢,周圍十來個人目不轉睛地盯着,哈喇子淌一地。

數到快中午才把錢數完,零錢實在是太多了,都是幾毛一塊的,十塊真不多見。因爲需求少,大黑十的發行量本來就少。


三車魚,7300多塊錢。

於老頭挑出一些整票,在場的人一人發了10塊錢,他自己又單獨留出100塊,剩下的記賬。

只有分了錢,全村人才能積極主動的入甕,省得到時候說是被逼無奈。

衆人接過錢,激動地手直抖,一上午,就是十塊錢!而且據說剛纔那些錢,於老頭是打算分給全村人的,這真是,大好人啊!

於老頭的威望瞬間高過了樑青山。

第二天,村裏剩下的3條船修好,一起下水,但是這次連網了5網之後,魚羣也被驚散了,剩下的兩條船隻在周圍拿着抄網網了十幾只。

而此時參加捕魚的已經達到30多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