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晃也不攔著,剛剛他也耗費了不少的仙力,而且鑽雲舟兩次的攻擊都用完了,若是真的把這些畜生逼急了,沒什麼好處。

廣晃也不攔著,剛剛他也耗費了不少的仙力,而且鑽雲舟兩次的攻擊都用完了,若是真的把這些畜生逼急了,沒什麼好處。

「這次多謝白道友相助了,沒想到,行走了這麼多年也有馬失前蹄的時候,竟然碰上了星爆,同我一同上船吧。」廣晃此刻放鬆了下來,臉上也有了小模樣,至於蕭易,在剛剛一同作戰之後,也對白璇有了不少的改觀。

「那我就不客氣啦,廣大哥」白璇等的就是這一句邀請,想來經歷了此事之後,對方應該不會輕易再把她拋棄了吧。

「白姐姐」小魚見到白璇是最高興不過的了,說實話他一點都不喜歡這個長得好看的大姐姐走,本來以為分開后就不會再有見面的機會了,卻沒想到這麼快就再次相遇了,而且不計前嫌的幫助自己。

「小魚,看來接下來還是要一起走啦,我對這裡不熟悉,可能要麻煩你了」白璇對小魚笑眯眯地點了點頭,在廣晃這些人中,她還是對小魚最有好感,尤其是對方當時冒著危險告訴她天山門的坐標。

「沒問題,包在我身上」小魚拍著胸口保證到。

青沙鷹的問題雖然解決了,但是星爆還沒有結束,不過有星魂獸在,倒是不用再擔心會有青沙鷹圍上來了。

「接下來的路恐怕更不安全了。」小魚看著遠方的一個個風暴說道。

此刻兩人都是沒有活乾的,風暴見得多了,也就習慣了,並不覺得如何害怕。

「為什麼,還有什麼困境么?」

白璇對於星爆並不了解,索性現在有時間正好從小魚這裡了解了解。

「那只是一方面,往常星爆出現的時候都是有預兆的,比如說,一些生活在流碎星海中實力不怎麼強的凶獸會大範圍的遷徙出去,而且這裡的天空也會從蔚藍色變成有些發黃的藍綠色,總之,是很容易辨認的。」

小魚連說帶比劃的和白璇解釋。

白璇聞言認真的點了點頭,小魚說的這些狀況她可是一個都沒見到,怪不得大家都陷在這裡了呢。」

「這種特例以前出現過么?」白璇好奇道,要知道大自然都是有一定的規律可循的,比如地震、海嘯之類的,像這種突然狀況並不多見。

果然,小魚也是搖了搖頭,肯定的答道

「好像沒有,至少,我長這麼大都沒有聽說過,不過,我倒是聽過一個傳說」

「說來聽聽」白璇精神一震,反正待著也是待著,倒不如聽聽故事

「不知道是誰傳出來的,說是流碎星海中其實是有巨大的寶藏的,裡面的東西據說連仙帝都會動心」

「哦?那這樣一來,進入流碎星海中的尋找寶藏的仙人應該很多才是啊。」

白璇馬上提出了質疑。

「是這樣沒錯,不過這都是幾千年前的事情了,只是那個時候的大能們根本什麼都沒找到,久而久之,大家就都息了這個心思,只覺得是某些想要吞併流碎星海的門派所發出來的流言而已」小魚撇嘴道,要知道流碎星海中凶獸是不少了,現在是因為風暴的關係都沒有出來而已,出來的都是如同青沙鷹一樣風屬性的凶獸。

而實際上,流碎星海中生活的凶獸恐怕和一個洲的人口也差不了多少了,有些門派想要擴充自己的地盤,傳出假消息來引修者過來清理這些凶獸,也不是沒有可能。

「所以你相信是流言?」白璇逗小魚,剛剛見他說到這撇嘴,就知道,小魚對這種言論是嗤之以鼻的。

「當然不信,流碎星海中的凶獸是殺不絕的,只要被逃走一隻,很快就能發展出一個新的族群來,我就看到過一隻閃電豹一窩生了足足幾十隻幼崽,這是只有我們這些常在流碎星海中行走的人才能夠知曉的。」

白璇瞪大了眼睛,這不科學好么,閃電豹聽起來和豹子也差不多吧,會有這麼能生,比母豬的都厲害了,簡直可以和魚類相媲美了。

關鍵這裡雖然叫流碎星海,但並不是真的海好么。(未完待續。)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 ?「也許這只是個別現象也說不定」白璇說道,要是真如同小魚說的這般,就算是流碎星海在大也終究會有飽和的一天吧。

「不是的,這裡所有的凶獸的繁殖力都是這般強的,只有像星魂獸這種幼獸時期便已經堪比仙君的存在,才會稍微少一些。」小魚看了白小星一眼,既羨慕又有些畏懼。

白璇也跟著看白小星

「你有幾個兄弟姐妹」

白小星看了看自己的四隻爪,喵嗚了一聲,很明顯,不夠用。

好吧,如果連星魂獸一窩都在四隻以上的話,那看來小魚說的恐怕是真的了。

「還真是一個神奇的地方」

至於流碎星海中沒有被早早的撐爆掉,恐怕也是各個族群相互制約的結果吧。

「也就說你是傾向於流碎星海中有寶藏的嘍,那為什麼那麼多的大能都找不到呢。」

「據說寶藏平時是不會出現的,只有在星爆期才會有可能被人看到,而星爆的產生正是為了阻止別人去搶奪。」小魚煞有其事的說道。

「你的意思是,現在,在流碎星海的某個地方已經有寶藏出現了?」

「應該是這樣,不過估計那個地方的風暴會更加的嚴重,不是我們能夠靠近的啦。」

對於傳說白璇都是半信半疑的,不過也不至於完全不信,畢竟空穴來風必定有因。

若是真的如同小魚說的這樣,這倒是和灡浮界有些相像,恐怕那寶藏也並非一直都在流碎星海中,只是在特定的時期會出現在這裡而已。

至於出現這種局面的原因,很可能這次的現象並不是自然現象,而是人物。

當然不管真相如何,這都與他們無關,他們這次來並不是來探寶的,白璇只是想能夠儘快的找到天山門和大家匯合。

「對了,小魚,你不是說星爆只是一方面么,那另一方面是什麼?」

現在白璇和廣晃等人也算得上是一條繩上的螞蚱了,自然是希望大家都能夠安全的渡過流碎星海。

「另一方面嘛,當然是沒有仙石了。」小魚的小臉一垮,看起來十分的好笑「剛剛在對付青沙鷹的時候,蘭姐已經把仙石都用了,鑽雲舟恐怕很快就要沒有仙力了。」

好吧,白璇懂了,就是沒有能源了嘛,沒想到這鑽雲舟還挺費仙石的。

白璇守著書神界,身上就不缺這些靈石和仙石,但這並不表示,其他人也會這般財大氣粗。

並不是每個人的儲物袋中都能揣著幾百上千的仙石的,尤其是上品仙石。

就和現世一樣,開豪車的話油錢也是比較費的。

「直接注入仙力不行么?」

白璇想到天道宗的千山月越影舟,當初那石榮可就是讓大家為千山月影舟提供靈力的。

「那倒也是可以,不過我們人少,若是都提供給鑽雲舟的話,一旦鑽雲舟的防禦被攻破了,大家就危險了。」

其實白璇剛問完,就反應過來了,

這裡現在危險重重,而且星爆時期,仙氣也十分的雜亂,吸收本就比外界要來得困難,現在只希望能夠快點從這裡趕出去吧。

······

仙石白璇的書神界中式有,而且仙蘊氣也是無窮無盡的,只是該不該拿出來,她還沒有想好。

畢竟事關自己最大的秘密,還是謹慎一些比較好。

「吼!」

巨大的吼聲傳來,白璇只覺得耳中一陣刺痛,繼而變得轟鳴起來,鑽雲舟也開始搖搖欲墜。白璇連忙拉住一旁的小魚,穩住了對方要折出船外的身子。

要知道,這鑽雲舟並不阻止裡面的人出去,小魚修為尚淺,一旦出了鑽雲舟,很快就會被周圍的風暴撕碎。

因此被白璇拉住的時候,小魚的臉色也一陣發白。

「怎麼回事?」

白璇錯愕地抬頭看去,這巨大的吼聲不亞於是音波攻擊,是何等龐大的凶獸才能夠發出如此的聲音來。

而且從這聲音中竟然能夠聽出憤怒和驚恐,尤其是驚恐,白璇心裡已經開始有了不好的預感。

只憑藉聲音,白璇便覺得自己不是對方凶獸的對手,連仙君時期的星魂獸也會感到不安,更何況是他們了。

「快換方向!是獨角噴焰獸」

正說著,廣晃突然大聲的喊道,鑽雲舟在風暴中艱難地掉轉起了方向,船板被猛烈的狂風吹得咯吱咯吱作響,讓白璇禁不住懷疑下一秒可能就會解體。

「是天流沙,太可怕了」

白璇終於注意到了,那獨角噴焰獸的身體原本完全被風暴遮擋住了,但是噴出的火焰的光芒竟讓那一大片天空都染成了紅色。

上一次見到這麼巨大的妖獸時候還是在修真界,是最終被段無塵所收服的鯤,現在這隻獨角噴焰獸雖然沒有鯤那般大的無邊無際,但同樣不小了,鑽雲舟和其比起來,真的如同一片樹葉一般。

而現在,這獨角噴焰獸所攻擊的目標並不是白璇他們,而是包裹在整個腿部上的金色砂礫,這些砂礫夾雜在風暴中,看起來和流碎星河中的星子差不多,但它們卻都是實物。

白璇注意到,這些流沙在風暴的作用下相互摩擦,竟然產生了一個個細小的空間裂縫!

要知道這裡可是仙界,空間的穩定程度比修真界不知道要強到何種地步,而這小小的流沙竟然通過摩擦就能夠創造出如此多的空間裂縫來。

可想而知,在其絢爛耀眼的外表下是有多麼恐怖的實力。

很明顯,困住獨角噴焰獸的並不是那看起來十分龐大的風暴,而是這風暴中的流沙。

空間裂縫如同絞肉機上的刀片一般,獨角噴焰獸的腿上已經是鮮血淋漓,深可見骨了,無論它如何掙扎,這些流沙都如同銅牆鐵壁一般將其死死地困在風暴之中,只能一點點被切割成碎末。

死已經成了定局,唯一不確定的不過是時間長短的問題了。

廣晃他們是幸運的,因為發現的及時,鑽雲舟險之又險的在最後關頭繞過了那篇天流沙的區域。

所有人都沉默了下來,路走了還不到一半,這星爆不知道何時才能夠停止,前路十分的渺茫。

白璇本以為自己收服了白小星,有了仙君實力的寵物坐鎮,應該不會太困難。

現在看來是她太天真了,之前只能說是運氣好,沒有碰到這些而已。

「大家抓緊時間恢復仙力,我們的仙石不多了。」艾蘭開口打破了沉默,只是這同樣不是一個什麼好的消息。(未完待續。)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 ?接下來的時間內,鑽雲舟上的氣氛有些沉悶,在見識了獨角噴焰獸之後,白璇也沒有了之前那種輕鬆的心態。

雖然,若是真的有什麼問題,她可以躲進書神界中,但卻不能總是依賴書神界,畢竟修行之路,越往後越為簡單,不是只靠著簡單的積累仙蘊之氣就能夠完成的。

想要突破,需要機遇和實踐。

因此,在別人冥思積累仙氣的時候,白璇也開始靜下心修鍊起來。

現在只能夠希望他們的運氣會比剛剛那隻獨角噴焰獸好一些,不會遇上天流沙,只是這些大大小小的風暴圈已經很是讓人疲於應付了,

若真是碰到了天流沙,恐怕整艘船的人都不用報任何希望了。

仙蘊之氣源源不斷的湧入白璇的身體,一點點的轉化成了丹田中的瑩瑩星火,再分化成五行之力,不斷的吞吐、吸收、轉化。

廣晃並不會要求白璇做什麼,白璇以一個剛剛飛升者的身份也不適合直接拿出大量的仙石出來,而且書神界中的仙石都是上品和極品的仙石。

拿出來也不好解釋。

白璇的想法便是也同其他人一樣,直接向著鑽雲舟輸送仙力,而且鑽雲舟面對這些風暴還好說,但要是遇到什麼大的風暴或是天流沙的話,就算是有仙石也保不下來。

有道是怕什麼來什麼,很快負責放哨的人驚恐的聲音就傳到了大家的耳中。

「前方也出現天流沙,快後撤!」

白璇睜開眼睛,發現不遠處金色的砂礫在空中形成一個小小的漩渦,不仔細看的話容易同流碎星海中的星子混淆。

當然這個並沒有剛剛看到的那個規模大,只覆蓋了一小片的區域,當然,不管是多少,都不是他們現在能夠承受得了的。

現在向鑽雲舟中注入仙力的人是艾蘭,艾蘭臉色看上去並不好,仙力被抽出后,臉上出現了疲憊之色,接替之人早已經等候在了一旁,只等艾蘭無以為繼的時候,接替她的班。

「是咕嚕獸群!」剛剛調轉了方向,就發現後面黑壓壓的一片凶獸翻滾而來。

咕嚕獸是一種看起來有些像野豬一樣的凶獸,個頭雖然不小,但實際上,並不是一種十分厲害的凶獸,單體的實力也只是和小魚相差無幾,因此一般在星爆時期,咕嚕獸都會遷徙到別處去,等到風平浪盡的時候在回來。

但這一次因為事發突然,咕嚕獸們還沒有來得及撤離,星爆就出現了。

想來這群咕嚕獸是被風暴卷到白璇他們這裡來的。

凄厲的嚎叫聲由遠及近,烏央烏央一大片咕嚕獸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當然隨之而來的是血肉橫飛的場景。

顯然咕嚕獸也看到了天流沙的存在,它們同樣也不想踏足於那片區域,若是說在風暴之中還有一絲生還的希望的話,進入了天流沙,那就變成了百分之百的沒有希望。

有不少咕嚕獸在發現鑽雲舟之後,竟以鑽雲舟為支撐點,反向發力,妄圖逃離這片危險的區域。

完全是死道友不死貧道的節奏。

更有聰明的咕嚕獸,知道鑽雲舟是個寶貝,完全貼合在了鑽雲舟的上面,妄圖做一名偷渡客,接著鑽雲舟來躲避天流沙。

若是一隻兩隻這樣做還沒有什麼,現在是幾千隻的咕嚕獸,鑽雲舟的速度明顯的緩慢了下來。

而那天流沙包裹在風暴之中,也並非完全靜止的,彷彿有鑒別活物的能力,天流沙已經開始向著白璇等人的方向移動了過來。

「快趕走這些咕嚕獸,不要讓它們靠近鑽雲舟。」

廣晃說著已經出手,一道道仙力打出,帶走一大片咕嚕獸的生命,即便如此,這些咕嚕獸仍然不願意離開,死死地扒著船,死命地嚎叫著。

「白小星!」寵物就是用來用的,白璇的話音剛落,星魂獸已經如同鬼魅一般地沖了出去,涉及到自己和主人的安危,自然不能兒戲。

一道道風刃發出,以最小的力量收割著這些膽小的生命。白小星的動作飛快,雖然不懼怕風暴,但同樣不敢遠走,只是在咕嚕獸的獸潮中穿梭,如同推土機一般,跑過的地方都有一兩隻咕嚕獸慘叫著飛了出去,或是被風暴撕扯成了碎肉,或者摔到不知道什麼地方去了。

蕭易也動手了,為了震懾這些咕嚕獸,他直接將十幾隻咕嚕獸打飛了出去,飛去的方向正是天流沙的方向,這些咕嚕獸如同進了肉餡攪拌機,還是連接著異空間的那種,根本連碎渣都沒有出現。

不過他的這個舉動好像起到了反作用,咕嚕獸們在見識了同伴的慘狀之後,更加認定了天流沙比廣晃他們還要可怕,於是更加死命地賴在上面。

此時此刻,艾蘭已經虛弱的被小魚扶了下來,那個叫趙升的男人接替了她的位置,繼續向鑽雲舟中輸送著仙力。

對付這些咕嚕獸,白璇並沒有用乾坤杖,只是紫煞手套發出的紫煞雷電就能夠讓這些咕嚕獸的肢體麻痹,繼而抓不住鑽雲舟摔落下去,這樣還能最大限度的節省體能和仙力。

紫煞手套每一次出手,都會形成一片電網,白璇操控著將鑽雲舟覆蓋在其中,噼里啪啦的響聲不絕於耳,每一次雷電過後,都有打量的咕嚕獸抽搐著摔了下去。

情況再一次好轉起來,鑽雲舟的速度大大的提升起來,和天流沙之間的距離也在一點點的拉大。

若是能夠一直保持住現在這個局面的話,逃脫掉天流沙的範圍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