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不凡雙手拿着板磚,先是在手上拍了拍,感覺還很堅硬,然後就衝那幾個生化人砸去,還沒到張不凡身前就被張不凡砸中頭,然後掉下,這板磚還真管用,才幾板磚就消滅了好幾個,確切的說是失去了戰鬥力。

張不凡雙手拿着板磚,先是在手上拍了拍,感覺還很堅硬,然後就衝那幾個生化人砸去,還沒到張不凡身前就被張不凡砸中頭,然後掉下,這板磚還真管用,才幾板磚就消滅了好幾個,確切的說是失去了戰鬥力。

拿着板磚往後一滾,來到車前,又是幾板磚,那幾個就被張不凡給打掉了頭失去了戰鬥力。

花有文看着這笑了,心想:“這老大還真是厲害,就這麼簡單就搞定了說起來害怕的生化人啊。”。

其實旁人可不清楚,張不凡這每扔一個板磚那得用的力道,那是相當的大的,光是從那板磚飛行的的速度就可以看出,當然要是換了別人估計根本就沒辦法將那頭給打掉。

“嘿嘿,怎麼樣啊,可以出來了吧。”張不凡大聲吆喝道。

“啊,老大,你說我啊,我還出來做什麼啊,這些生化人太恐怖啊,還有那具屍體,很恐怖啊。”花有文還以爲是在叫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剛纔是因爲害怕,這差點就尿褲子了,這下心有餘悸,怎麼還敢下車啊。

“哈哈,果然是高手,居然知道有埋伏,真的是佩服,佩服,不知道閣下是誰啊,這些又是什麼東西啊,貌似是人吧,你殺這麼多人難道就不怕警察抓嗎?”爲首的是一個手拿着***,穿着和服,踩着木託的人。

一看就是日本人,只有日本人才會這傻逼的打扮,居然敢出現在華夏的街頭,真的是好大膽好猖狂。

“小日本,你可還真行啊。”張不凡先是冷冷的打量了一翻這些人。

“我說你們這些日本人,這是來做什麼啊,手拿兇器在大街上溜達嗎?不像吧,倒是有些鬼鬼祟祟的。”張不凡冷冷道。

“不要仇視,現在我們和你們是友好來往,你這仇視我們日本人,這可是要鬧矛盾的,再說今天的事情我還親眼看見的。”說着那拿刀的日本人四處看了看,那些生化人正躺在地上,這讓他很冒火,這是野田少佐的心血,這不是想要了自己的命嗎?

這要是不抓這個人回去估計自己也交不了差,正好將這傢伙抓回去,估計能製造出更加精良的生化人。

這樣一想嘴角不由笑了出來。

張不凡看着這個持刀的日本武士心懷鬼胎,這些分明是生化人,居然這都不知道,還在這裏裝。

“是嗎?我可看不起你們日本人啊,想奪我們釣魚島,真的是門都沒有,現在還想誣告,這些生化人不會是你們製造出來的吧。”張不凡覺得這些武士的出現不是突然,而是必然。

“什麼,生化人,我們都沒有聽說過,你不會是在開玩笑吧,這可不好笑啊。”說着***的人的手動了動。

眼神一下子變得冷了起來,看得出這傢伙顯然很不滿意。

“這傢伙居然知道這是生化人,這事情絕對不能傳出去,再說了還殺死了我們的生化人,這賬怎麼也得算在他身上。”拿***的人想道。

這時花有文正準備下車,因爲他發現了情況,這情況對張不凡不利,對方人多。

“你別下車,不要給我添亂,看來對方這是要動刀了,你放心你老大我還不至於被人欺負。”張不凡一笑,然後掉頭衝***說道:“小日本,你們怎麼還不走啊,這些生化人可是很危險的,說不定等下你就感染了。”。

可是那***沒有後退然後前進了幾步,“既然如此,那你也就別怪我們了。”。

說完,另外的那幾個日本武士也拔出了腰間的刀,動作基本一致不過在張不凡看來還是有些慢了。

“哎呀,這是要殺人滅口嗎?那你們可要快一點了,因爲警察快到了。”張不凡笑道,似乎是一點都不害怕,這倒是給***一個警告。

***自然不會小看張不凡。因爲張不凡消滅了生化人,這個自己都沒有把握的事情。

不夠自己這人多,雙拳難敵四手這可一點也沒有錯。

瞬間,那幾個日本武士的速度還一點也不慢,已經將張不凡給圍了起來。

“有意思,看來你們小日本也就會這招啊,我見過,沒有什麼了不起的,想要很快的幹掉我,恐怕沒那麼容易。”張不凡嘿嘿一笑,這讓原本覺得能幹掉張不凡的***覺得有些可能。

張不凡居然能正定自若明顯是經歷過這樣的圍攻。

“我們會被你嚇到嗎?看招。”***冷冷道。

這時所有的刀一起砍了過去,張不凡比他們速度快,已經跳了起來,等那些刀看出,張不凡已經落了下來,正好踩在刀傷,然後一掃,全部都吃了張不凡一腿。

這下***吃了虧,可不敢在用這招,於是換了個新鮮玩法。

“哎,還是一起上吧。”張不凡顯得很無聊,“正好可以抓你們去,問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是不是。”。

只有那個***還有點本事,其它的基本就是花拳繡腿,只有這***和張不凡玩了幾招,不過這***,用的是刀,張不凡卻是空手,不過在十招以內張不凡就將這個傢伙搞定。


看着躺在地上的日本武士,張不凡笑道:“哎,你們國家還想霸佔我們的釣魚島,真的是在做春夢啊。”。

沒有幾分鐘,許小妹就開着警察嘶鳴而來。

看着躺在地上的屍體和日本武士,有些驚訝,不過還是被那具女屍給嚇了一跳。

“你好慢啊,要是等你估計我們就死在了這生化人身手上了,我要的東西帶了沒?”張不凡問道。

“你說的是這個火吧,這個帶了。”許小妹仔細的看了看那些生化人,果然是沒有心臟,早就已經死了的人,這簡直就和乾屍一樣。

“好的,潑油趕緊的燒了這些生化人。”張不凡說道:“這些生化人可能帶有感染病毒等,要是一個不小心,或許這全華夏就都有難了。”。

“有這麼誇張嗎?”許小妹這還是在q城看見這個生化人,已經是很不可思議了,這到底是誰做的啊。太恐怖了。

“有,我可沒有騙你,人最好不要觸碰的好,否則後果很嚴重,這些日本武士出現在現場,很有可能這就是日本人策劃的,所以必須將這些日本人帶回去審查一翻,接下來的事情你就看着辦吧。”張不凡很認真的說道,這可是正事。

“那這具屍體是怎麼回事嗎?”許小妹覺得張不凡說的內容太多了,開始記錄下來。

“這個,我想是有人故意殺害的,可能和日本讓你也有關係,這個是你們警察的事情啊,有時間我也會很歡迎的。”張不凡笑着坐上了車。 “是嗎?就那老頭,不會是給這女的要錢吧。” [西遊]原來我是唐和尚

這是李不二已經衝了過去。

“美女給個號碼唄。”李不二開口問道。

然後很害羞的樣子,臉就像是才塗抹上胭脂的古代女子,手正抓撓着脖子。

“去去,美女是我的,一晚上都是我的,你個小朋友湊什麼熱鬧啊。”那個老大爺冷冷的看了一眼李不二然後咳嗽道。

“額,誰是你的啊。”服務員撇了一眼老頭這下都有些想死。

“老頭,你說什麼。”李不二這下蒙了,年紀這麼大了還想要美女,還有沒有精子還是兩回事吧。

“對啊,她剛纔說的。”那老頭眼睛色眯眯的看了看服務員的胸部,又吞了吞口水,一副慾望十足的樣子。

可是服務員一直看着張不凡,這傢伙首先就對自己無禮,現在還扔下錢就走,這什麼意思啊,不找你要一萬,那還真不是我性格。

張不凡慢吞吞的走了過來,很是無語,“老李人家美女忙,我們還是走吧,這要在看幾眼,我們身上的錢都沒了,你要是將美女的絲襪看通,那可就不妙了,估計你出去做都不夠買啊。”。

“啊,老大,你這說的是哪跟那啊。”李不二這下給蒙了。


“你叫什麼名字,一萬。”服務員這下是徹底的發怒了,嬌紅的臉這下倒是顯得有幾分的可愛。

“額,我不幹,我有老婆的。”張不凡苦笑道。

“什麼,你什麼意思啊。”服務員不得不承認這自己遇上了一個無賴,相當的無賴,超級無賴。

“沒什麼意思啊,我說你還是潔身自好,你可別傷到老人家啊。”張不凡然後看了看老大爺,發現這個年紀估計和自己爺爺差不多。

這時那老大爺也看了過來,一臉欣笑,然後眼神突然一冷,很迅速的衝了過來。

張不凡覺對沒有看錯,這眼前這個老頭一定是一個高手。

“你會御龍九重天,這不是早失傳了嗎?你居然會。”那老大爺突然說道。

這話可嚇了張不凡一跳,心想:“這老大爺到底是什麼來路,怎麼一眼就看出了自己的武功,真的是好恐怖的實力啊。”。

“老大爺你說什麼,什麼御龍九重,額,沒聽過啊。”張不凡冷冷的說道,這個讓張不凡覺得實力驚人的人,居然知道這武功,到底是什麼來路。

“你還裝,別以爲我看不出來,我可是要斬盡殺絕的,只要是會這武功的人,必須死。”老大爺一臉老年斑和皺紋。

不過眼神中透露出的殺氣絕對的震撼。

“什麼,你說你殺光,意思是你將會這武功的人都殺了是吧。”張不凡冷冷道。

“沒錯,哼,我看你年紀,居然學會了,說,是誰教你的,我好一併解決掉。”老頭幾乎是帶做質問的語氣的。

“爲什麼,你爲什麼要殺光。”張不凡這下有些疑惑,難道子的爺爺不是死於之前茶館的那個老頭手裏,而是死在這個老頭手裏的。

“你知道張白?”張不凡這下眼神變得冷了起來,自己的爺爺就是張白。

“知道,那個老傢伙就是死在我的手裏,不妨告訴你,我已經掌握了你的御龍九重天,我要殺了你們,然後這世界就只有我一個人會了。”老頭說道。

“什麼,你爲了自己,居然殺了我爺爺。”張不凡這下怒氣滔天。

“哈哈,原來是他的孫子啊,我怎麼就沒想到呢,你會啊,那你就該死。”老大爺說道。

這時李不二和那服務員都傻眼了,這什麼情況,居然突然之間跳出一個仇人來。

“哼,我找你找了很久,看來之前我殺錯人了。”張不凡這下有些後悔殺了之前茶館的那個老傢伙了。

“哈哈,你說的是那個老傢伙啊,是他先打傷你的爺爺,然後我去動的手,我纔是最後的勝利者,這兩傢伙被我利用了都不知道,真的是傻得可愛。”老大爺這下冷冷一笑,往後一跳,穩穩的站在了一個石頭上。

昏黃的燈光下,老頭的影子就像是一個鎖魂的鬼。

“今天就讓你見識見識什麼是真正的御龍九重天。”那老頭說完哈哈大笑。

“是嗎?不知道閣下是什麼名字,死後也好讓後人知道有這樣一個無恥之徒啊。”張不凡冷冷道,不過倒是很驚訝,這老頭的武功可比之前的強多了。

李不二和美女服務員這下看傻眼了,這老大爺居然會飛,不,那雖然不是飛,但是看上去很容易很輕鬆的樣子。

“哈哈,小子有我年輕時候的風範,那我就告訴你,我就是鎖魂,你覺得你是我的對手嗎?”那老大爺笑得很狂妄。

“我說鎖魂難道你要在這裏打不成,可別嚇壞了這附近的小動物,我們可要有愛心啊。”張不凡說道。

“搞什麼啊,老大現在還有心情講冷笑話。”李不二和服務員說道。

可是服務員卻是不理他,有些鬱悶了。

“好啊,反正他們要是看見我殺了你,這警察還要找來。”鎖魂說着一跳,往一旁的樹林鑽去。

“老大,當心啊。”李不二說了一句,張不凡看了一眼也鑽進了一旁的樹林。

夜晚樹林很黑,不過張不凡卻是看得見許多東西,用耳朵仔細的聽。

“我在這裏。”鎖魂說道。

張不凡尋聲看去,鎖魂果然在不遠處,正揹着一個手。

“哼,鎖魂是吧,你殺了我爺爺,你還有什麼好說的。”張不凡問道。

“哈哈,我殺了就是殺了,我還有什麼好說啊,你要是有本事,我的命你儘可拿去哈哈,不過我也不會給你任何的機會。”鎖魂說道:“我要讓這世界上只有我會御龍九重天。”。

“呵呵,你倒是敢趁認,我今天就讓你見識見識所謂正道的御龍九重天。”張不凡呵呵一笑一點也不擔心,和高手鬥過,自然不怕。

“真是少見,居然還這般淡定,來吧。”鎖魂冷冷道。

張不凡這下提高了警惕,準備全力應戰。

“哎,來吧。”鎖魂似乎有些瞧不上張不凡。

張不凡這下一招無影腿,直直往鎖魂的脖子上踢去。

鎖魂居然沒有動,也沒有擋。

鎖魂只是冷冷一笑,拍了拍灰。

“你太弱了。”鎖魂說道。

“哈哈,是嗎?”張不凡這下使出御龍九重天,加上降龍十八掌,一條火龍在空中亮起來,這下鎖魂眼中一亮,大驚,這是他沒見過的,至少自己還沒有達到這個地步,這傢伙是怎麼突破的,本以爲自己第二重就已經是最高的。


“去死。”張不凡重拳一出,那在空中耀眼的火龍奔騰着向鎖魂而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