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世傑從司儀的手中接過話筒飽經滄桑的說道:“幾十年來,這是我最爲出國歸來的同胞感到驕傲的一次。同胞的熱血讓我再次感到了沸騰。”然後就在衆人瘋狂的鼓掌當中走向交流團的成員。

張世傑從司儀的手中接過話筒飽經滄桑的說道:“幾十年來,這是我最爲出國歸來的同胞感到驕傲的一次。同胞的熱血讓我再次感到了沸騰。”然後就在衆人瘋狂的鼓掌當中走向交流團的成員。

張世傑最先走到的是曾毅的面前,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滿懷欣慰的道:“小夥子你讓我看到了大夏的未來。”然後將中山男人手中的紀念章認真的的戴在了曾毅的胸前。

張老的動作讓曾毅已經意識到了眼前之人很有可能就是自己家族的仇人之一,在如此近的距離之下,曾毅有過無數次想要攻擊那人的衝動,雖然每次都被張老硬生生的拽了回來。不過抖動的身體和血紅的眼睛卻是沒有辦法被掩飾的。

曾毅的異樣,同樣引起了張世傑的注意,不過他卻以爲曾毅是因爲見到他而產生的激動,在帶好胸章之後,張世傑再次拍了拍曾毅的肩膀:“年輕人不用緊張,好好幹!以後的江山是你們的。”然後老人才爲其餘的幾人帶上起胸章。

張世傑帶着鼓勵的語氣,讓圍觀的衆人神情各異,有人羨慕,有人嫉妒。但曾毅卻感到格外的刺耳,想到自己竟然在接受仇人的表彰,一股對族人的愧疚涌上了他的心頭。

在張世傑給衆人帶完勳章之後,並沒有在宴會上多呆,畢竟他已經年事已高。所以在抱歉的說了兩聲客氣話之後,就在衆人的熱情擁護之下離開了這裏。

眼睜睜的看着張世傑離開,仇人相見格外眼紅的曾毅心中沮喪不已,憤恨和自己無能的心情複雜的交織在一起,獨自一人再次回到牆角,面對着豐富的食物,竟然食如嚼蠟。

張世傑走後,宴會再次響起了悠揚的音樂,人們的臉上帶着虛假的微笑,一些商賈如魚得水的穿插在衆人之中,曾毅突然發現自己並不適合這樣的場合。

帶着不悅的表情,曾毅和張老打了個招呼就匆匆的離開了酒店。

走出酒店外邊已經燈火通明,路邊的霓虹燈像是要將寒冷驅散不停地閃爍着,曾毅深吸了一口馬路上冰冷的空氣,突然間有種想要去醫科大不遠的‘真愛酒吧’坐坐,隨即就攔停了一輛向自己駛來的出租,絕塵而去。 由於醫科大位於天京的郊區,而曾毅走出鴻運樓時正式下班的高峯期,所以等他來到‘真愛酒吧’時已經到了晚上十點。

酒吧的招牌依然和半年前一樣,也許是因爲學生還沒有開學的緣故,所以生意並不怎麼好,整個幽暗的酒吧之中只是零星的坐着那麼幾個過年沒有回家的學生。

曾毅獨自坐在吧檯,下意識的點了以前在這裏最常喝的‘燕京’。然後慢慢的品嚐起來。

這裏是他以前和蕭媚最常來的地方,但是自從今天之後將註定不在會有他二人的身影!想到這裏曾毅將杯中的啤酒一飲而盡,眼中充滿了愁緒。

“美女一起坐坐吧,一個人多沒意思!”就在這時,一個流裏流氣的聲音從曾毅的身後響起。


曾毅下意識的向着那個位置看起,動作十分婉熟因爲那個位置這是他和蕭媚經常做過的位置,但是由於酒吧幽暗,曾毅並沒有看清那人和女孩的樣子。

“滾開!”只見那女孩用力的從流氓手中掙脫。

這熟悉的聲音讓曾毅神色一凝,然後不加猶豫的走了過去。

流氓大概二十多歲,一腦袋黃毛,穿着一個滿是洞洞的皮衣,而皮衣看起來也是骯髒不堪。

而女孩不是別人,如曾毅所料正是蕭媚,茶几上放着七八個同樣有這‘燕京’標誌的啤酒瓶子,告訴這衆人女孩已經喝了不少,由於酒吧內開着暖氣,所以蕭媚的白色羽絨服並沒有穿在身上。

此時的她僅穿着一件黑色的花邊高領毛衣和一條修身的打底褲將姣好的身材託襯的淋淋盡致。由於飲酒過多蕭媚已經一臉的紅暈,眼中的迷離更是充滿了誘惑。

“你幹什麼!”曾毅一把將那小流氓的手推開,滿臉的怒意高呵道。

小流氓明顯沒有防備會有人前來多管閒事,被曾毅推了個踉蹌。

“那他媽誰啊,狗拿耗子多管閒事!”小流氓站穩身子扭身看向曾毅,發現他只是一人,立刻厲聲厲色道。

“滾蛋!”曾毅沒有多說一句,因爲他感覺沒有解釋的必要,直接一個耳光打了過去,重重的砸在小流氓的臉上。


“啪!”

一個不穩讓小流氓坐在了茶几上面,臉上的火辣讓他立刻意識到眼前之人並不好惹,一股退意蒙上心頭。

“你管的是不是太多了。”就在小流氓對即將到手的醉美人充滿遺憾準備離開的時候,蕭媚突然站起來拉住小流氓的手,對着曾毅冷言道。


女人纖細白嫩的小手,讓小流氓立刻打消了離開的念頭,色迷心竅的挺了挺瘦小的身板,一臉囂張的看向了曾毅。

“啪!”曾毅沒有多說,又是一個耳光打在了小流氓的臉上,告訴了他色字頭上一把刀的事實。

“滾!”蕭媚的話徹底激怒了曾毅,再加上今天宴會上所碰到的不快。小流氓立刻成爲了曾毅泄憤的對象。

曾毅眼中無窮的殺意,讓小流氓的神智一清,作爲一個底層的混混他還是能夠分得清那種人是不能招惹的,下意識的將手從蕭媚的手中抽出。然後狼狽的離開了這裏。

混混走過,曾毅並沒有立刻離開,臉上的猙獰訴說着他內心的怒火,在他看來雖然他和蕭媚已經不可能了,但是他絕對不允許蕭媚同小混混那種人交往,因爲他冠絕那是對他的一種侮辱。

“你來幹什麼?找你的女朋友去啊!”蕭媚並沒有理會曾毅的表情,伸手從桌上拿起一瓶喝了一半的啤酒繼續喝了起來。

曾毅一把奪過她手中的啤酒,“砰!”的一聲摔在了地上,然後一言不發的看着他以前深愛的女人。

曾毅的舉動,將蕭媚嚇了一跳,但是也許是酒勁的原因,蕭媚在次拿起一瓶啤酒對着曾毅遞了過去。

“你不是喜歡打我麼,給你你打我啊,使勁打!”接着蕭媚就像是受了什麼巨大的委屈一樣,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蕭媚的哭將曾毅心中的怒火一下就澆滅了,也許是天生一物降一物的原因,曾毅最終還是做到了對面,將桌上的紙巾遞了過去。

“是你先不要我的!”既然已經這樣,曾毅決定還是將事情講清楚最好。曾毅的話,讓痛哭的蕭媚爲之一頓,因爲她是在不知道曾毅爲什麼會這麼說。

看到蕭媚一臉迷茫梨花帶雨的樣子,曾毅只好將那天所看道的事情全部講了出來。

“紳士?”

隨即蕭媚陷入了對那段日子的回憶。

“那是我三叔家的表弟好不好!”那段日子蕭媚十分消沉,蕭何怕她在有輕生的念頭所以才強迫她和三叔家的一個表弟出去散心。由於那段日子蕭媚只出過那麼一次門所以很快就想了起來。


“什麼?”曾毅一下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心中所有的不快頓時全被忘去。

不過林雪如待家的妻子送他離開的一幕突然出現在腦海中,讓他頓時愣在了那裏。一陣苦笑之後,曾毅將他回家後的經歷告訴了蕭媚。

蕭媚一臉悽然的看着曾毅,因爲她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已經被然認定了一生的男人,竟然在半年之後,成爲了別人的愛人。

“那我怎麼辦?你告訴我,讓我怎麼辦?”蕭媚終於忍不住心中的委屈,瘋狂的搖晃着曾毅喊道。

而曾毅除了愧疚,還能怎樣,但是此時的他又能給被他誤會的愛人什麼承諾,只見他拿起桌上的一瓶啤酒仰頭痛飲,而原本所鍾愛的燕京竟然充滿了苦澀。

見曾毅不語,蕭媚也一起加入了痛飲的行列,爲求一醉的蕭媚很快就達到了目的。

曾毅伸手摸向桌上的啤酒,在發現已經都變成空瓶之後,看了眼已經醉了的蕭媚,苦笑了一下,最終扶着蕭媚向着酒吧外走去。

醫科大外,爲了給熱戀中的學生提供生理上的需求,林林遍佈這許多小型的旅館,曾毅扶着蕭媚走出酒吧,夜晚的寒風讓蕭媚一個激靈。

溫柔的爲蕭媚穿上了衣服,然後曾毅就找了一個稍微大點的快捷酒店進去。

開了間套房,好不容易將蕭媚抱到了牀上,看着眼前有人的黑色,曾毅最終嘆了口氣準備離開。

“不要,曾毅你不要離開我!”醉夢中的蕭媚像是感受到現實中曾毅的離去,立刻伸手拽住了曾毅的領子哀求道。

看着眼前醉美人緊閉的雙眼,曾毅知道她還是夢中,輕輕的搖了下腦袋,只見曾毅就要將蕭媚的手撥開,然而就在這時蕭媚裸露的手腕上那道猙獰的傷口讓曾毅的心猛地一揪。心中的疑惑讓他打消了暫時離開的衝動。

隨即曾毅打電話跟張老報了個平安在張老的囑咐下掛了電話,然後搬了把椅子坐在牀邊,隨着酒勁的上頭昏昏的睡去。

早晨曾毅被刺眼的陽光照醒,揉了揉因爲醉酒還有些痛的腦袋,去發現另一隻手被蕭媚緊抓着。

也許是曾毅的動靜,將蕭媚同樣驚醒,在看到坐在牀邊的曾毅,蕭媚的臉上先是一喜然後就被冷漠代替。

“你怎麼不走,還在這裏幹什麼?”蕭媚鬆開曾毅的手冷冰冰的說道。

“你手上的那道疤到底是怎麼回事?”曾毅並沒有理會蕭媚的話,而是問起了讓他困惑一宿的問題。

曾毅的話讓蕭媚下意識的捋了捋袖子,扭到對面背對他道:“不關你的事。”

“啪!”

下意識的曾毅伸手對着蕭媚的翹臀打了一下,而後才意識道兩人已經不在是以前的那種關係,從而到了嘴邊的話並沒有說出來。

臀部的痛楚,激起了蕭媚以前的回憶,更使得她有些失態,只見她猛地一轉身對着曾毅低吼道:“以前你打我,是我錯了,現在你還打我,好我告訴你,老孃以爲你死了想到下面陪你,行了把,你滿意了吧。”說着蕭媚委屈的哭了起來。

蕭媚的話讓曾毅整個人徹底呆在了那裏,他沒有想到蕭媚竟然對自己這麼癡情,竟然會做出這種傻事,同樣前所未有的愧疚和心痛將他包裹。

這一切都不是蕭媚的錯,一切都怪自己,如果不是自己小肚雞腸,如果自己能夠走上前去問上一問,也許就不會有現在的悲劇。曾毅不由的爲自己的自以爲是而後悔。

看着呆坐在一旁的曾毅,蕭媚擦了擦眼角的淚水冷笑道:“別擔心,我不會糾纏你的,人傻一次就夠了,這輩子我都不在會做這樣的傻事。”

曾毅被蕭媚的話驚醒,但卻從話語中聽出了蕭媚的失望,再也藏不住內心的情感的他,再次對着蕭媚的臀部打去。

“讓你傻,我讓你傻。”只見曾毅眼中熱眶的對着蕭媚說道。

“嗚嗚!”曾毅的真情流露讓蕭媚再也忍不住衝進了曾毅的懷中,並且緊緊的用嘴咬在了曾毅的肩膀上。

肩上的疼痛並沒有讓曾毅鬆開抱着的美人,在這一刻曾毅的心中已經忘去了一切,只有這眼前已經傷痕累累的女人。 自從蕭媚跟着曾毅回到和仁堂後,曾毅就很少在去過前面醫館幫忙,全部的身心都放在了蕭媚的身上,兩人夜夜笙歌,大有一股沉迷女色的趨勢。而更奇怪的是一項對曾毅要求很嚴的張老竟然對此視而不見。

直到這天晚上,曾毅因爲吳厚的邀請,在外邊待到很晚纔回來,剛以走進院子,他就感到有些不對,因爲往日不管自己回來多晚蕭媚都會等自己回來。而此時纔剛剛十點,自己屋子中的燈光竟然是滅這的。

“親愛的!”只聽曾毅肉麻的喊道。

但房間內並沒有動靜。蕭媚不在?帶着心中的疑惑,曾毅將兜中的鑰匙取出,然後打開了房門。

走進屋子打開燈,卻發現房間好像剛被收拾過一樣,各項物品都被分門別類的整齊擺放。


一股不好的感覺在曾毅的心頭萌發,到了他這個境界,對某些十分在意的東西,多少都會有些特殊的感應。

下意識的向着桌面看去,果然有一張寫滿字跡的紙條放在上面。

“艹,又TM玩失蹤!”曾毅狠狠的將手中的鑰匙丟在了牀上,這已經是蕭媚第二層玩不告而別了,曾毅對這看起來成熟但其實十分幼稚的女人,充滿了惱怒和無奈。

伸手將桌上的信紙拿起,果然這又是一封信。

“曾毅,對不起,不要怨恨我的不告而別!再和你在一起的這幾天裏我十分開心,但是你我只見年齡的差距定將成爲不可跨越的絕壁。

感謝你的愛,你讓我成爲了女人,得到了女人所有應該享受的一切,但是你和林雪纔是真正的一對,祝你幸福。”

“幸福個屁!”在看完之後曾毅一把將紙條握成了一團一臉無奈的罵道。

看着整潔乾淨的房間,曾毅知道蕭媚並沒有離開太久,因爲他出去的時間滿共也就不到3個小時,隨即他強迫自己的神識進入空明之境,然後右手微掐準備以六壬之法查看蕭媚的下落。

只見曾毅的手指如蓮花碧落般快速的翻轉,手指的每一絲變化彷彿暗合着天地陰陽,神識隨着手指與天地的聯繫,慢慢延伸而去,然而眼前卻只是一片白霧濛濛。

“艹!”直到這時曾毅纔想起自己以及同蕭媚有了夫妻之實,自己的生機已經在賓館的那個上午無聲無息的伏在了她的身上。

由於起卦者無法觀己的原因,除非曾毅的修爲能夠達到發言天地的境界,將自己化爲天道,否者根本就無法看到蕭媚的去向。

曾毅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腦門,由於過於焦急,竟然將這麼重要的避諱都給忘了,隨即拿起仍在桌上的外套向着外邊跑去,希望還能將蕭媚找回。

火車站,馬路邊,他們昨天相遇的酒吧,任何一個蕭媚可能去過的地方都被曾毅找了個邊,由於神識的幫助,曾毅確定這些地方並沒有蕭媚的蹤影。

天漸漸的亮了,由於神識的消耗,曾毅感到格外的疲憊,再加上在棒子國時因爲給張老治病而受的內傷,此時的他更如一個身患重病的患者臉上蒼白的走在街道之上,引來早起晨練的人們的目光。

輕輕的推開和仁堂的門。站在院中晨練的張老被曾毅的神情下了一跳,而後一臉怒色的說道:“你看看你現在什麼個樣子怎麼到現在纔回來。”

曾毅擡頭看了看張老,面無表情的向着自己的房間走去。現在的他不想和任何人說話,只想自己好好的靜上一靜。

“不就是一個女人麼?大丈夫何患無妻!”曾毅從張老身邊擦身而過,他的狀態讓張老感到有些擔憂一改剛纔的樣子轉而安慰道。

然而張老的話,讓曾毅聽出了弊端,從蕭媚離開到現在自己都沒有機會告訴他,他是怎麼知道的。

“老爺子你怎麼知道蕭媚走了?”只見曾毅像是找到了希望,轉身一把拉住張老的袖子問道。

“哎!”

曾毅的樣子讓張老知道自己說漏了嘴,看着自己鍾愛的徒兒,竟然爲了一個女人變成這副模樣,老人不由的嘆了口氣道:“昨天晚上她向我辭行來着,不過去哪她沒說。”

曾毅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但聽到蕭媚向他辭行,臉上露出了不滿和迷惘道:“那你爲什麼不攔住她!”

“攔,爲什麼要攔,本來你們就不是很合適!”說完張老轉身向着醫館走去,雖然和蕭媚有過一段的接觸,張老同樣感覺蕭媚是一個好女人,但是在他的眼中,這個女人始終都不是曾毅的最佳伴侶。

就這樣曾毅在渾渾噩噩中在和仁堂待了兩天,直到這天下午,曾毅正躺在牀上睡覺,卻見張老走了進來。

“小子,後天就是十五了,你父親說今天下午林雪就要過來,你是不是去接一下。”

“知道了。”對於張老的話曾毅不耐煩的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