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光明一看孩子們的觀點不一致。

張光明一看孩子們的觀點不一致。

這位長輩就建議說:「要我說,不如咱們就來個童話故事最好玩了。」

孩子們商量后,決定堆《格林童話》中的白雪公主最有趣了……

焦大川和秦三斤兩人建議孩子們分成三班,分開做雪人比較好。

李寶妹和周鳳聽村裡的人說,她的丈夫和孩子們跟仇人家的大人和孩子,一起去村外玩耍了。

頓時,倆人都帶著怒火萬丈的神色,蹡蹡蹡,疾步朝他們玩耍的地方走來…… 張光明和焦大川還有秦三斤,仨大人各自領著自家的孩子,來到了村外的實驗基地的打麥場里,準備堆雪人玩。

這三家的孩子們用「剪刀、石頭、布」這個法子,決定了張光明和仨女兒是第一班。

秦三斤和雙胞胎兒子是第二班。

焦大川和雙胞胎女兒是第三班。

張光明說:「咱們把這一片潔白的發著閃閃銀光的雪堆在一起,先做出白雪公主的頭型來。」


三個小姑娘欣喜無比地答應了一聲,就和父親一起,拿著小鏟子,嘩啦嘩啦,把白雪一鏟一鏟堆在一起。

張文雅麻利地用小剪子,把兩片黑黃色的布剪成桃核形狀,又用小剪子把中間剪成窟窿眼。

張文慧把兩粒棕黑色的圓珠子,塞進雪人的眼睛部位,當作白雪公主的眼睛。

張文君用兩段毛茸茸的黑黃色的線段當她的眉毛,然後找個彎彎的小白蘿蔔當鼻子。

張文雅還用黃色的舊棉線編成小辮子,再把小辮拆開就成了她的捲髮。

張光明就把這個小發明的假髮,扣在雪人的頭上。

張文雅仔細端詳了一下說:「誒還別說,真的很像小人書中的白雪公主呀!」

兩個妹妹拍著手說:「大姐說的是啊,真像,太像了!」

父親說:「白雪公主怎能少了王子的陪伴呢?讓爸爸和你們一起把雪,堆成一位高貴的王子的形狀吧!」

孩子們和他一起,把雪堆一鏟一鏟聚攏在一塊兒,不一會兒就父女四人做了個王子的模樣。

秦三斤對兩個兒子說:「既然有了白雪公主和王子了,那就應該有七位小矮人守護白雪公主才行啊!」

秦三斤和兩個兒子秦江濤和秦江波,就把雪也攏到一起。

然後,父子三人就用略帶黃色的花椒籽當矮人的眼睛,用黑黃色的粗線當成他們的眉毛和鬍子。

宛如一位位善良的小矮人,笑容可掬的站在白雪公主的周圍,保護著她。

焦大川笑著說:「你們兩班人,做出的都是好人,那我就來和我的倆女兒做壞皇后吧,還得做出個魔鏡和毒蘋果……」

兩個雙胞胎女兒在爸爸的指導下,也是非常認真地做著……

三班人都做好后,大家拍拍手上的雪,掃視了一下,嚯,這裡彷彿是一個白雪公主故事再現呀!

他們共同努力,真是一個《格林童話故事》的傳神之作,且把其中的人物性格表現得淋漓盡致。

三位童心未泯的家長,和孩子們一起陶醉在童趣童樂之中。

這時的趙黑妞正要去上班時,她發現了一件事情……就掉轉自行車,騎著車急匆匆地來到了好朋友李寶妹的家裡。

她跟李寶妹說:我瞧見張支書領著三個女兒,來到你的家裡叫上你當家的,他領著你家的一對雙胞胎兒子,他們倆又去叫上焦大川和他的兩個雙胞胎女兒……

她的話還沒說完,李寶妹流露出不解的焦急的神情問:「他們要帶孩子們去哪兒呀?」

「我看見他們仨大人手裡拿著小鏟子,朝著村外實驗基地的打麥場里走去,看樣子是要去堆雪人玩耍呢。」

李寶妹一聽她這樣說,就奪門而出。

她氣勢洶洶的樣子,騎著自行車往村外走過去。

遠遠的她果然看見了他們大人和孩子們,正興緻勃勃地堆著雪人呢。

她腳下加了勁兒,飛似的騎到這一堆的雪人跟前,手握剎車線,右腳踩地,自行車停了下來。

她把自行車一撂,呼騰一聲,把正在堆雪人的張光明他們仨大人和孩子們都嚇了一跳。

她直喘粗氣,二話不說,抬起腳就照著一個個雪人猛踢過去。

把在場的人都驚呆了。

張光明正欲張口時,李寶妹還不解氣,就推搡著焦大川的兩個女兒說:兩個小騷貨,也跟著你那不要臉的娘,學會了勾引男孩子了嗎?

這時,周鳳也緊跟著李寶妹來到了這裡,她一聽仇人說這些話,氣不打一處來。

「李寶妹你在幹什麼?快丟開兩個小姑娘。」幾位大人一起看不慣她霸道的行為,就立刻制止說。

周鳳又委屈地說:「怎麼,你每天欺負我還嫌不夠嗎?

還跑來這裡欺壓我的兩個女兒。」

李寶妹雙手一掐腰,瞪著仇敵怒吼:「難道我說錯了嗎?要不是你……」

她還沒說出後面的話語,她的丈夫秦三斤就立刻猛抓住她的胳膊說:「你快點兒丟開手,兩個小姑娘怎麼惹著你了?你竟然這麼推推搡搡的?」

李寶妹不但沒有鬆開手,反而擰了一把兩個小姑娘的胳膊。

她們姐妹倆吃痛地一擠眼,「啊,疼。」頓時兩姐妹的眼淚洶湧而出。

「你鬆手。」張光明和兩個小姑娘的爹媽還有秦三斤父子三人一起命令的語氣喊道。

「媽媽你怎麼打我都可以,就是不能欺負焦家的小妹妹。」李寶妹的兩個兒子一起勇敢地站出來,伸開雙手使勁全力,硬是掰開了媽媽的雙手。

「你們……」李寶妹又舉起了大手要打自己的兒子。

這時,她的丈夫怒不可遏地說:「李寶妹夠了,你別在這裡胡攪蠻纏了。走,跟我回家去。」他拽著老婆的胳膊說。

張光明和焦大川,看到李寶妹氣沖斗牛的樣子,正要批評她幾句。

卻見她猛地抬起了大巴掌,照著丈夫的臉上就打了下去。

「啪」一聲響亮的巴掌聲過後,秦三斤被老婆扇得臉上留下了五個手指印。

「我叫你的胳膊肘往外拐……」李寶妹像訓斥下輩似的連打帶罵著丈夫說。

秦三斤尷尬又羞怒,氣得他渾身打顫,就舉起了大手掌,卻怎麼也下不了手。

李寶妹咬牙切齒地瞪著丈夫罵道:「你吃了豹子膽了?你今天還想動手打我嗎?

她說著,又重重地打在了丈夫的另一邊臉上。

秦三斤的的嘴角上,頓時鮮紅的液體流了出來。

她這樣兇悍的舉動,嚇得兩個兒子的小臉都白了。

周鳳的兩個女兒也被這個駭人的場面嚇得哭起來。

媽媽急忙摟住兩個女兒哄起來:「你們都別哭了,有爸媽在跟前保護你們,看誰敢再欺負你們?」

她說罷就狠狠地瞪著李寶妹。

「你們倆還哭?今天的事情,都是你們兩個小妮子惹的禍端。」李寶妹惡狠狠地瞪著周鳳的兩個女兒說。

「李寶妹你瘋了嗎?你打丈夫幹什麼?

你又來斥責兩個無辜的小姑娘幹什麼?」張光明和焦大川實在是看不過去,就打抱不平的語氣又責問。

「你再敢動我的兩個女兒一根手指頭試試?

我可不像秦三斤這麼軟弱。」焦大川忍無可忍,怒視著李寶妹說。

李寶妹自知理虧,就只好灰溜溜地拽著兩個兒子回家去了。

焦大川和秦三斤看見兩家的孩子們能夠和睦相處,可是各自的夫人,曾經是要好的姐妹,卻常常為舊仇新恨爭吵不斷。

倆人都很無奈地搖搖頭。

焦大川回家吃了午飯,就再三交代老婆要保護好兩個女兒……


然後他就返回京城上班去了。

而李寶妹回到家裡埋怨丈夫不知道保護她,讓她很沒面子。

她又是埋怨兩個兒子吃裡扒外……

丈夫受了一肚子的委屈,中午飯也咽不下一口,他越想越覺得自己太窩囊了。

他更覺得自己在朋友們面前顏面失盡,此時又聽得老婆這樣倒打一耙,就忍不住怒火騰騰地往上竄。

他大罵老婆:你真是一個霸道的蠻橫的辣婆娘啊。

李寶妹是副縣長的獨生女,她哪裡受過這樣的氣。

夫妻倆就大吵大鬧起來。

李寶妹因此一直到下午,都把此事怪罪在周鳳的身上。

她也是憋了一肚子的火,就鏘鏘鏘來到周鳳的家裡,卻裡外找不到仇人的影子。


她又走到了醫療室,還是不見周鳳的人影。

她打聽到周鳳去縣城裡的醫院裡學習了。

這才避免了一場爭吵。

她從周鳳家一出門,就看見張光明經過這裡。

她無處躲藏,就硬著頭皮跟張光明打招呼。

「老同學你這是要去視察莊稼嗎?」李寶妹強言歡笑地說。

「大雪好像給莊稼蓋了一床厚厚的被褥似的,莊稼苗兒也就不用我操心了!」張光明微笑著說。

他又不解問,「你咋從秦三斤家出來了?難道說你是來給周鳳的孩子們道歉了嗎?」

李寶妹扭過臉看向周鳳的家門,頓時一股怒氣升騰起來。

但是她礙於張支書在眼前,又無法表現出來,就強壓怨氣,扭過臉來尷尬地點了一下頭。

「這就對咯!你和周鳳不要一見面,就總是指鼻子瞪眼睛的,萬事也和為貴嘛!」張光明又勸說。

這時貴小寶走了過來,張支書就跟李寶妹揮揮手說:「那我走了,去大隊開個會。」

李寶妹也跟老同學揮了一下手。

然後她又惡狠狠地朝著周鳳家吐了一口唾沫,罵了一句:娘是騷貨,女兒能不跟著她學嗎?

她當然是等張光明和貴小寶走遠了后,才說出此話的。

「我讓李永進把大池塘這邊,賣蓮藕的錢,賣水產動物的錢,還有賣鴨鵝的錢,還有窯洞那邊把雕刻廠和編製廠掙到的錢,還有中藥材掙到的錢,總合在一起,呦呵,這一總計,哇噻,咱們村的副業賺的錢可不算少啊!」張支書笑呵呵地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