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御醫兒子笑:「行,你去吧!」

張御醫兒子笑:「行,你去吧!」

蘇南卿就直接從孟老身邊走過,出了門。

知道大門關上后,孟老都還沒有回過神來。

蘇南卿來張家幹什麼?

張御醫兒子已經對孟老客氣的開了口:「你是來找家父?」

孟老點頭,他實在是壓制不住好奇的詢問了一句:「剛那位是蘇家的蘇南卿吧?我聽說她是外科醫生Anti。」

張御醫兒子點頭:「好像是吧。怎麼了?」

孟老跟在張御醫兒子身後,兩個人往張御醫所在的花園裏走去,孟老順勢詢問:「她來幹什麼?」

張御醫的兒子腳步頓了頓,想了想蘇南卿不讓人暴露她的身份,畢竟一旦暴露了會變得很忙,於是開了口:「哦,來借幾本書。」

借幾本書?

孟老眯起了眼睛,在他看來,這是來找張御醫解釋情況的吧?

呵。

看來她也是慌了,畢竟公開說中醫不如西醫,這的確是很拉仇恨值,外面的人被安家的莫愁丸給震住了。

可如果張御醫出手的話,莫愁丸的配方還不到處飛?

他們安家到時候還能拿出什麼來!

安家倒是機敏,知道第一時間就來尋求張御醫的庇護!可惜了,張御醫最最痛恨的就是有人輕視中醫。

他年輕的時候,曾經一度被人懷疑是騙子,還曾經和西醫打過擂台。

而且身為華夏中醫協會會長,他的存在就是中醫界的底氣!

孟老想到這裏,已經來到了後花園,看到張御醫坐在那裏曬太陽的時候,他上前一步,開了口:「張老,您最近身體怎麼樣?」

瞥見是他,張御醫仍舊拿着自己手中的書,眼神收回來,渾濁的聲音開了口:「你來幹什麼?」

張御醫一直不喜歡孟老。

這是行業內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可惜,除了張御醫外,下一輩中孟老的醫術是最好的,所以在張御醫不管事後,孟老曾經統領過一段時間的中醫界。

蘇南卿剛來京都的時候,孟老在中醫界的地位還牢不可破!

孟老坐在張御醫的對面,開了口:「張老,我這實在是走投無路了,才來找您求救!」

張御醫瞥了他一眼,一雙蒼老的眸子裏儘是不屑:「我能幫你什麼?孟老這話真是抬舉我了!」

孟老嚇得急忙站起來:「您這一生老,我可擔不起!」

知道對方不喜歡自己的寒暄客氣,孟老直接切入主題:「我這次來是這樣的,有一個小輩西醫,仗着自己會玩兩把手術刀,就不把中醫放在眼裏了,這不,公開喊話說中醫不如西醫!」

「啪!」張御醫把手中的書本扔在了桌子上,冷笑了一下:「京都還有這麼不識好歹的人?」

孟老看見他的反應,頓時一喜:「對!」

張御醫冷笑了一下:「一個小輩,你們幾個不教訓一下?」

孟老急忙低着頭,恭敬地開了口:「我倒是想要教訓,可惜,她家大業大,劉老那幾個人根本不敢跟她對着干。剛剛在交流會上,我還提了兩句,就被人懟回來了,說我別跟小輩一般見識!可是張老,您說這是見識的問題嗎?這明明是態度的問題!」

張御醫冷哼了一聲:「誰家啊?權勢這麼大?」

孟老急忙開了口:「還不是因為安平堂的莫愁丸賣的太熱銷了,導致其餘人見錢眼開,連這種頭都不敢出了!一個小輩,說錯了話,總要訓斥幾句的!」

安家?

安平堂?

張御醫愣了愣:「誰?」

孟老回答:「就是剛剛來探望您的那個,蘇南卿。」 永福宮住的五個公主最大的是三公主朱棋,今年十七歲,最小的是七公主朱棉,也已經十三歲。

她們都已經懂事,能自立,身邊除了配備兩個貴族女伴,各有一個女官,還有六個雜使宮女。

正德難得在天黑以後來永福宮,幾個公主也都格外好奇。

正德開門見山跟朱橙說道:「橙兒先回去準備一番,爹爹一會兒找你敘話。」

朱橙欣喜無比,立即帶着自己的女伴,返回了自己的小院準備。

而正德也不心急,挨個跟其他公主問候一番,不冷落一人。

公主比皇子省心,對她們,正德哪怕就是顧不過來,慈父之心也沒有減弱。

這個時候,蘇尚宮帶着幾個宮女也從謹身殿拿了東西過來,等正德安撫好了其他幾個公主,兩人一起進了朱橙的小院。

三公主朱棋心中有一些失落,她長的一般,自小到大都是父皇疏忽的一個。

眼見明年就要十八歲,可是自己的婚事卻還沒有着落。

「公主,要不要我去四公主院中打聽一番?」

朱棋搖了搖頭道:「不要了,父皇最厭煩多嘴多舌,若有大事,也瞞不了幾日。」

朱橙院中,幾人立即燒了熱水,準備了香茶,點心擺在大殿裏。

朱橙想了想,將輕便的短衣換下,換上了一身宮裝。

不一會兒,正德帶着蘇尚宮進了小院,沒有要人侍候,打發了眾人退下。

朱橙自小聰明,看到這架勢,就知道事情不小。

若是常事,根本不會打發其他人退下。

她的心砰砰跳了起來,難道是父皇要為自己許婚?

作為一個十六歲的少女,她對自己的夫君自然有過諸多幻想。

可是身為帝國公主,她在這方面的自由度並不高。

高祖以後,公主也可以自由選擇夫君,但自由戀愛的公主並不多,因為她們生活的圈子太封閉。

即便是公主自己選擇的夫君,也需要得到父皇的認可才行。

三人在大殿落座,朱橙沒有坐在下首自己的座椅上,而是坐在了正德的沙發扶手,靠在父皇的身上。

不是在外人面前,朱橙也沒有喊父皇,而是喊著:「爹爹嘗嘗我外祖讓人送來的皇山野茶,雖然比不上那些名茶,卻也別有一番風味。」

正德笑着拍了拍她的手臂,柔聲說道:「等下再喝,爹爹先談正事。今日之事,只有你我三人知曉,哪怕是你母妃,也不可告知。」

不是自己的婚事?不過,聽到正德這樣說,朱橙更激動了。

參與宮外的大事,是每個被圈養的皇子和公主都夢寐以求的。

皇子們自有章例,十六歲之後,每年總會安排一兩件事來做,評估其能力。

而公主們,能接觸的事務不多,一般都只有受災之後,進行慈善救災。

最近沒有聽說哪裏受災,還不能外泄,顯然是重要事務。

能夠參與,讓她激動不已。

正德接過了蘇尚宮遞過來的文件袋,打開之後,抽出了一張紙遞給蘇尚宮。「你應知曉,最近我與老大人一直在秘密行事,此事並沒有讓你知曉,非是不信任你,只是不想在定局之前影響太大。

高祖大行之前,曾經召集你,我,老大人,英國公,東海公五人,佈下的監控暗線,你可還記得?」

蘇尚宮大驚,旋即恍然大悟,驚訝地捂住了自己的嘴。「難道這周在恆就是?」

正德點了點頭。「今日已經證實,只有一點不同,那就是周在恆非另一世界之人,而是我大明子民,且,他能夢中前往另一世界,還是高祖曾經的世界。」

蘇尚宮驚道:「那他與高祖之間可有關係?」

「無。」正德笑了笑道:「你先看看總結,等橙兒看過,我再細說。」

蘇尚宮本就是高祖安排下來的輔助之人,能力心性都是經過考驗的。

她又略知此事,所以只是簡略看了一下報告總結,就已經了解了大概。

她招了招手,朱橙顧不得撒嬌,來到蘇尚宮身邊,接過了那張紙。

父皇與蘇尚宮都沒有說話,等着她看完,可她可看了兩遍,依舊有些迷糊。

什麼是穿越者?另一個世界是怎麼回事?

她能明白的就是這個周在恆擁有非凡的能力,深受父皇重視。

而現在,她也猜到了一點,讓自己這個公主知道這個秘密,顯然是要用她來籠絡這個周在恆了。

對此,她並沒有太強的抗拒心理,身為帝國公主,享受錦衣玉食,榮華富貴,每個人都要承擔自己的責任。

只是……

正德耐心等她看完,抽出了周北的幾張照片,連同文件袋遞給了她。「橙兒,這位周在恆爹爹今日見過,英俊瀟灑,翩翩公子,只看外表,與你也是相配的……」

朱橙接過了照片,與資料上給人的感覺不同,資料上說此人能力非凡,十六歲就能以一殺九,還以為是個壯漢。

可是看到照片上清秀無雙的相貌,真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

她的心被觸動了一下,更沒有了反對的意思。

「爹爹,女兒身為大明公主,是願意為大明出力的。何況,現在看來,他並不差。」

正德看了一眼蘇尚宮,蘇尚宮立即明白了過來,這父親不好跟女兒直說的話,自然要由她來說。

不過,這也不算苦差事,周在恆她已經見過,論形貌,絕對是出類拔萃,如今又能力出眾。

四公主雖然是皇室最美的公主,卻也配得上。

她看了朱橙一眼,笑着說道:「周在恆擁有另一個世界的經驗和閱歷,以後肯定能成為大明最大的發明家。陛下今日已經準備要封他為雲山伯,以後公爺,侯爺也指日可待。

陛下要用其才,更想把他變成自己人,讓他的後代有皇室血脈,才想把公主許配給他。只是他自幼有一青梅竹馬,如今捨不得分離。

陛下是想跟他結親,不是結仇結怨,自然不能行棒打鴛鴦之舉。可陛下又想你能嫁給他,所以如今有些猶豫,這才跟臣來找公主,商討一個萬全之舉。」

朱橙沉吟了一下問道:「爹爹,什麼是穿越?什麼又是另一個世界?難道大明之外,真還有疆域是未知的?

這周在恆固然不錯,可是女兒想知道,他的能力天下難道無可代替之人?必須要控制在皇室手中才放心?」

正德認真地點了點頭道:「你若是願意,爹爹再跟你細細說來。」

朱橙沒有半點猶豫,應道:「女兒早就甘願為大明奉獻一切,若是需要,女兒亦可犧牲。」

正德哪怕是想利用血脈牽制周北,聽到女兒這麼說,也有些感動。

他招了招手,朱橙立即開心地起身,坐在了他身邊的扶手上,摟住了他的脖子。

「所謂穿越,就是靈魂從一人身上,到另一人身上。1大明強盛的最大秘密,就是高祖當初就是穿越之人,他來自六百年後的世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