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禾聽了,現出妖形,化成一株參天大樹。

張禾聽了,現出妖形,化成一株參天大樹。

廣成道人道:“你這四段,分別不同,一段是樹根,可以單獨由你的腿腳化成,樹根可以從地上伸出樹刺攻擊,也可以伸入地下吸取養分。再一段,卻是樹藤,可以由你的手臂單獨化成,可以纏繞敵人,也可以作爲突刺攻擊敵人,還可以噴射毒液。再一段,就是樹幹,可由你的軀幹單獨化成,樹幹可以作巨錘之用,可以橫掃,也可以下砸。最後一段,由你的精神化成,可以培育一種劇毒馬蜂,馬蜂的修煉極限,是血丹蜂怪,由於其智力低下,很好控制,但無法結成血嬰。”

廣成道人將四段單獨變化的方法教給了張禾,張禾已經可以單獨使用四段中的一段。比如身體仍保持人形,但手臂卻化作樹藤,可以取幾十丈之外的水杯。又如身體還是人形,卻將腿腳化成樹根,可以從地上伸出跟刺把人紮成人串。

廣成道人又將馬蜂的培育方法教了張禾,現在張禾已經可以招出上千只紫丹蜂怪,這些蜂怪智力低下,很好控制,不過廣成道人還是建議張禾不要培育修煉程度高出自己的蜂怪。

盡了一次指點的情分,廣成道人謂張禾道:“修煉的事情,我就不再管你,全靠自己殺人取丹,你以後留在崑崙,卻可以好好搞搞裝備,也能長長見識。此外,崑崙是道門聖地,你在這也容易得些奇遇。”

廣成道人在血丹老妖給張禾的那“崑崙玉虛宮”的令牌上做了標記,承認張禾是崑崙弟子,又將進入山門的方法告訴了張禾,便自去了。

這小玉虛宮,不需簽到,只是有了事情會將信息發在那“崑崙玉虛宮”的令牌上,弟子來不來都可自己決定。


張禾在山上流連一陣,沒什麼意思,便出了山門,下山去了。 張禾下山,已到了傍晚,一個人溜達到寵物學院附近,由於靠近大學,附近的小吃很多、小攤也很多,很對張禾的胃口。當然最主要的是現在天熱,人們腿上穿的少。

張禾穿行於有男人和沒男人的女生中間,眼睛從不看腰部以上,享受着屬於自己的快樂。到了寵物學院西門,張禾買了十塊錢的烤麪筋,邊吃邊溜達,遇見了陳磊和李星瀚。

陳磊騷勁大發,帶着兩人就進了女裝店,三人都拿着吃的,陳磊拿着烤玉米,李星瀚拿着烤肉串,張禾拿着烤麪筋,一邊吃一邊看,滿嘴油膩,在店裏流連忘返,店主也沒說什麼,就當他們爲本店增加特色了。

直到吃完了,陳磊纔拿着竹籤走出了女裝店,張禾和李星瀚跟了出來,陳磊突然拿竹籤指着前面道:“看那個,那個很好操。”張禾眼睛看過去,頓時有了口水。李星瀚道:“你看看她的臉!”陳磊看了一眼,忙道:“哎呀操,我不來了,張禾,這個讓給你了。”

張禾正要說話,那“崑崙玉虛宮”的牌子忽然亮了起來,張禾拿在手中一看,上面寫道:凡在巖城附近,人部暗勁以上,妖部紫丹以上,道部築基以上,祕部全體,速回小玉虛宮,師尊點名,勿缺席!

張禾見了信息,立刻別了陳磊、李星瀚,趕回小玉虛宮。張禾現在是樹妖內丹,不能飛行,還好那血丹老妖等了張禾一會,載着張禾往小玉虛宮飛去了。

兩人趕到小玉虛宮,見了廣成道人,問說什麼事,廣成道人道:“道部死了兩個元嬰高手,殺人者留下姓名:蜀山柳昌明、茅山孫慶之!”

血丹老妖面色凝重:“兩人是一起的?”

廣成道人道:“看起來是的。”

張禾跟着廣成道人去了總部,見了一個黑鬚道士,廣成道人和血丹老妖都叫聲“師尊”,張禾也叫了聲師尊。

那人看了張禾一眼:“新來的吧,我道號青原。”

張禾應了聲,跟青原道人去查看屍體。青原查看兩具屍體,死法卻不同,一人元嬰被震碎,一人元嬰不知去向。

張禾正想,難道那兇手有一個也是血丹大成的妖怪?要拿元嬰煉成血嬰?

青原卻道:“震碎元嬰的是蜀山柳昌明,吞掉元嬰的卻不是孫慶之,祕部長老何在?”

一灰袍道人上前道:“吞掉元嬰的確是茅山手法無疑,兇手殺人並未刻意掩飾手法,而且留下了姓名,可能。。。”正說話,突然又一道士奔來,氣喘吁吁地向青原道:“妖部死了兩個鎮門的血丹老妖,兩個都被取了妖丹。兇手留下姓名:蜀山柳昌明、茅山孫慶之。”

Www.тtkan.co

廣成道人怒道:“好傢伙,欺道我頭上來了,師尊,我去蜀山殺他十個!”

青原道:“先去看看再說。”


一行人去了妖部,檢查過屍體,青原又問:“死法可是一樣?”

祕部長老道:“不一樣,一個是被殺後取丹,一個是因爲妖丹被取而死。”


此言一出,一行人基本上慌了,沒有慌的是像張禾這種剛來的愣頭青。人羣正在慌亂,連青原都有些束手無策,忽然一人暴喝一聲,兩眼放出綠光,朝着青原道人猛撲過去!

此人正是剛剛說話的祕部長老。

青原道人吐出一口白生生的寶劍,廣成道人等一干猛人也祭出了法器,一起羣毆那祕部長老。半晌,那祕部長老忽然收了眼中綠光,愣了一下道:“咦?師尊怎麼了?”青原連忙喝道:“大家住手!”那祕部長老卻被廣成道人一劍砍死,身體立刻萎縮下去,迅速化成了粉末,只有一把沙子那麼多。

青原大叫道:“我說了住手!”

廣成道人道:“我沒收住,你說住手的時候我已經砍下去了。”

青原道:“你在我門下時間最長,對本門四部瞭解也最多,剛纔祕部長老被附身,你比誰都清楚!既然清楚,還下殺手,那就是故意的!”

廣成道人道:“我是下了殺手,那是因爲他要殺你,我怎麼知道他突然。。。”

青原道:“別說了,我門下四部,互相詆譭嫉妒,還在我眼下自相殘殺,不如沒有!從現在你妖部不用你管了!”

廣成道人道:“師尊請息怒,人已經死了,我不管妖部,妖部早晚也跟祕部。。。”

青原道:“住口!”

忽然廣成道人眼中也閃出了綠光,射在青原身上,廣成道人道:“不要怪我狠。你崑崙門下殺我茅山兩個元嬰弟子,是你先招惹的我。我今天既然留下姓名,就不怕事,你最好在一個月內將兇手送上茅山,否則我茅山糾纏到底,不信就試試!”廣成道人收了眼中綠光,愣在原地,詫異地看着青原道人。

青原不說話,卻聽得另一人笑道:“你崑崙門下殺我蜀山弟子,限你一個月內將兇手送上蜀山任意分會,如果你不送或者講兇手送上茅山,我跟你耗到底!柳昌明去也!”

青原愣在原地半晌,突然聲嘶力竭地猛喝道:“是誰招惹了蜀山茅山!站出來!”

張禾聽了,心裏撲通撲通地跳起來,心跳劇烈,震的胸腔都生疼。張禾心裏清楚,那蜀山劉敏和茅山兩個元嬰期道士,是那血丹老妖乾的,可是自己也有份,還吞了那茅山道士三分之一的元嬰,不知會不會引禍上身。

張禾心亂如麻,知道闖了禍,卻不敢站出來,看那血丹老妖,老妖神色自若,沒有一點害怕的樣子。

青原道:“好!沒人自己承認是吧。自己承認了我還可以護着你幾分,既然不承認,那你最好躲上一個月,如果被我查出,我親自送你上茅山!”說罷怒氣衝衝而去了。走了幾步又回頭道:“妖部和祕部現在我親自接管,廣成不用在妖部了,歸入人部,管人去吧!”轉身拂袖而走。

廣成沒說話,追青原而去了。

張禾心慌不已,看那血丹老妖,老妖依舊神色自若,一副渾然不怕的樣子。 “想什麼呢!上班時間你在幹什麼?!”一聲充滿怒氣的女人尖叫驚醒了張禾。

其實這得怪張禾,昨天晚上從小玉虛宮出來,一直心神不寧,各種心思在腦子裏亂竄,工作的事自然難免出紕漏。

只是來這公司幾星期了,張禾一直覺得自己的領導是一個可好可好的人,從沒爲難過他請假,有事總是替他兜着。就在張禾馬上就要把她當成一個在外地遇見卻真正關心自己的人的時候,聽到了這聲怒喝。

心裏就要成型的一個高大形象突然被打碎了。

我幹得好,你對我好。我幹不好工作,你立刻變換一副面孔,這是正常。

我幹不好工作,你一樣對我好,我會充滿感激,這是人情。

張禾並沒有說什麼,他更傾向於把失望和怒火藏在心裏。何況,他不得不承認,自己確實沒幹好工作,整體忙一些邪門歪道的事情。這不能怪誰,只是,如果在這種情況下,領導依然對他好,他一定會十倍百倍地回報他的領導。

捱了一頓批,領導出去了,趙雨華過來道:“別理她,累死累活的還不討好。”張禾苦笑,不討好是對的,但是自己似乎也沒有累死累活。

從一個方面來說,自己確實有不對,但是如果對方不能對自己有所包容,那就會傷害到張禾這個不喜歡把感情寫在臉上的人,一旦被傷害,他就再也不會跟你一條心了。

金牛座喜歡刻意掩藏自己,那恰恰是因爲太容易被傷害了,如果他們不掩藏,估計一個月相處下來能跟絕大部分人結仇。看似沒什麼脾氣的外表下,實際是一個脾氣極其暴烈的內心,你說一句“邊兒去”他都可能在心裏回句“操你媽”,這麼暴烈的脾氣導致金牛座必須隱藏情感,而隱藏的結果就是大家都覺得金牛座脾氣很好。

張禾跟趙雨華聊了一會,覺得心情平靜多了,鬱悶的時候有人陪聊還是很貼心的。畢竟剛來不久,還談不上辭職走人的事,最好還是好好表現爭取給大家留下個好印象吧。

由於不是聊遊戲,張禾聊起天來實在力不從心,跟趙雨華說了一會話,趙雨華走了個神,張禾立刻卡住了,正在着急,手邊的電話響了。

“張禾現在有事嗎,來前臺幫我盯一會。”賀楠道。

“來了。”張禾朝趙雨華投去感激的微笑,找賀楠去了。

張禾坐在前臺,等着賀楠走人,等了半天,賀楠還沒走。

“你不有事嗎?”張禾道。

“沒事就不能叫你幫我啦?”賀楠道:“前臺就我一個人,太無聊了,你陪我盯會唄。”張禾打了個哆嗦,賀楠發飆的時候張禾已經能接受了,賀楠溫柔的時候張禾就忍不住想這人是不是準備着爆發呢。。。

賀楠問張禾道:“喝水嗎?”

張禾道:“不喝。”

賀楠道:“我給你倒去。”張禾才知道剛纔賀楠並不是真問他,只是禮貌一下。賀楠給張禾倒了水,將一塊紅色的方塊放入水中,水中頓時像撒進了石灰一下咕嘟咕嘟冒起了泡泡,很快將那方塊化沒了。

賀楠的水,張禾不敢不喝,拿起來喝一口,味道不錯,酸酸甜甜。只是喝了一口水,張禾又想自己是不是上了賊船了。

張禾在前臺呆了倆小時,等着賀楠發飆,居然白等了。真實因禍得福啊,雖然被領導訓了一頓,卻得了兩個女同事陪聊,雖然張禾對這兩個同事都不敢起什麼想法。

下了班,除了挨批的惆悵,張禾心裏最大的恐懼還是來自崑崙師門。本來是計劃回家的,無奈心裏實在無法放心,便獨自投小玉虛宮去了,也沒敢驚動老妖,昨天晚上那老妖神態自若的樣子讓張禾覺得,這人是有點可怕的。

沒了喜鵲的妖丹,不能飛行,張禾忽然想起了蕭蕭道人給自己的那個撥浪鼓,從上次老妖給的袋子中取出來,搖了幾下,立刻覺得雙腿被一陣風托起,狂奔上山,效果比以前居然好了不少。

原來這撥浪鼓的效應,也是跟自身修爲有關,以前不知天高地厚,想要黑元嬰道士,那會張禾只是一個綠丹妖怪,修爲有限,撥浪鼓的效果也不高,現在張禾成了金丹妖怪,那撥浪鼓的效應也猛漲不少。

張禾狂奔上山,到了山門,覺得心頭一陣一陣緊張的感覺襲涌上來,正在猶豫要不要進去,忽然聽得一人道:“在什麼地方開會?是不是去總部?”

另一人道:“這次不再總部開,去祕部。”

張禾心裏一緊,自己手上有小玉虛宮的令牌,居然沒有收到消息,他們開會,爲什麼不叫上我?

張禾沒敢跟進去,卻化成了一株大樹。將腿腳化成樹根,那樹根上生出尖刺,鋒利無比,在地下不斷穿行,跟着兩人的腳步,一直伸展到了祕部。那樹根是張禾的腿腳變的,有張禾的感官附在上面,居然依舊能聽到兩人說話。

到了兩人停下腳步的地方,張禾腿腳變的樹根也停止了延伸,在地下探聽動靜。

“我看不管怎麼樣,我們不要示弱,咱們比他蜀山加上茅山還大,有什麼好怕的?”說話的是廣成道人。張禾心裏明白,他們是在討論送兇手上蜀山和茅山的事情。

“蜀山我也不怕,關鍵是茅山,要昨晚光是蜀山來,我非叫他回不去。”說話的是青原,他說話的口氣倒是沒怎麼生氣,不像昨晚好像要把廣成道人怎麼地似的。

“但是蜀山、茅山,我們要一樣對待,送兇手去一方,必定得罪另一方,都送去已經不可能了,我看都不要送了,我崑崙祕部,雖然死了長老,也不一定怕他茅山。”又一人說話,張禾聽不出是誰。

“我看蜀山得罪也就得罪了,但茅山還是不要輕易招惹,我建議送個人上茅山,但提前跟茅山打好招呼,我們是敬你茅山才送的兇手,要是蜀山來找麻煩,也是不給茅山面子,茅山應該和崑崙一起對付蜀山。”又一人說話。

“我看可行,你們看送誰上去?”說話的是青原。

“要不把張禾送去吧,我聽那貓頭鷹說,張禾吞了茅山一個道人三分之一元嬰,也算是兇手。。。”

【一小時後還有一更,本來說中午一點,晚上十一點,現在糾正一下,是在這兩個時間以前更,不一定準點更,如果超過還沒有,就不更了】 “要不把張禾送去吧。。。”說話的是廣成道人,張禾名義上的師兄,實際上的師父。

此言一出,張禾立刻覺得胸腔裏有什麼東西爆破了,震得心口生疼。這話的意思很明白:既然我們不能得罪茅山,那不妨讓張禾去送死。

張禾呆在原地,精神恍惚,隱隱聽到青原說話,同意了廣成道人的建議。看來他倆關係還不錯,沒有像張禾想的那麼劍拔弩張。

張禾一時雖然懵了,但很快冷靜下來,他沒敢發出任何動靜,那腿腳變成的樹根依舊呆在原地,只是怒火蔓延開來,張禾更堅定了那個念頭:決裂!

剛入師門,就徹底決裂了!也許這不是張禾的錯,也不是崑崙的錯,但是師門要害我,那我也要讓他們知道,這種事情到了我張禾頭上是要承擔後果的!


張禾靜靜呆在原地,等着開會的人都散了,不再有任何動靜,方纔收回了腿腳變幻的樹根,變回人形,猛搖撥浪鼓朝山下奔去。

這實在是張禾,如果換做李星瀚,那一定是當場發作,拉上幾個墊背的同歸於盡。

張禾回去後並沒有哭爹喊娘或者着急上火,而是倒頭就睡,抓緊時間休息,第二天照常去上班,再別人看來沒有任何異樣。只有張禾自己知道,也許明天自己突然不來上班,再也找不到了。

到了下午,崑崙玉虛宮的那個令牌再次發亮:今晚總部開會,可根據自身情況決定參加與否。

張禾一想就知道了,昨晚開過的會,今晚要再開一次,只不過昨晚是崑崙真正有分量的人做出決定,而今天只是做做樣子,到時候自己肯定跑不了。既然跑不了,那就去唄。

張禾給血丹老妖貓頭鷹發了信息,還讓它載自己上山。其實到了現在,張禾對那貓頭鷹的感情很複雜,懷疑他是不是故意害自己,只不過張禾不想表現出異樣。

到了總部,廣成道人見了張禾,臉上迅速閃過一絲喜色,青原倒是沒有什麼反應,但也沒有不高興。

開會的流程很無聊,本來就是一件決定了的事情,非要裝裝樣子,末了青原問道:“我已經寫好了親筆信,跟茅山解釋誤會,誰去送上茅山好?”

好幾個人推薦張禾,說這新人挺不錯,應該培養一下,長長見識。

張禾知道這都是事先安排好的,心中問候了崑崙一門上下幾十遍祖宗,臉上還得表現的受寵若驚似的,接了這送死的差事。

忽然廣成道人又道:“張禾一個人去,會不會有些危險,畢竟是新人,要不找一個師兄一起去,好互相照應。”

這話一說,張禾立刻在心裏問候了廣成道人八輩祖宗,嘴裏還連說謝謝。

廣成道人的意思,明顯是找個人看着張禾,別讓跑了。青原道人聽了,立刻表示擔心張禾的安全,立即安排了一個元嬰期道士相跟着。

從某種意義上說,青原道人擔心的確實是張禾的安全問題,只不過他不是擔心張禾死了,而是擔心張禾跑了。

張禾的修爲,只是金丹妖怪,相當於結丹期道士,而且還只是剛入金丹,在那元嬰道士面前根本不夠看,啥心思也別想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