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方那人海大軍不斷向後奔逃,眾人之間相互推搡以求爭得更多的逃命機會。

後方那人海大軍不斷向後奔逃,眾人之間相互推搡以求爭得更多的逃命機會。

就在在場所有人都已經心灰意冷,大不了來生再來之時。

「吾乃葉天。」

這戰場中央忽然亮起一朵明亮之光,這光華璀璨至極。彷彿凝集著天地之精華,那是一種能夠穿透人心的光芒。在這陰冷蕭瑟如同地獄一般的世界上,這光芒就彷彿引路明燈一般放出極致光華。

這璀璨光華猶如飛蛾撲火般沖向了那巨口之側,這光華正是葉天的神格之光。此時的葉天處在一個極其寧靜的世界之中,彷彿所有人的聲音都再也聽不見。

其眼前就只剩下了那漆黑陰冷到了極致的厭世之身。

左手之中的赤淌鎏金放出金色光華,刀殺神纏繞其上,那一股股攜帶著雷霆之力的金白二色在這天地之間就猶如太陽一般光輝耀眼。 而那右手之上的潛龍之劍此時露出終極龍紋,這劍身之上的白色細絲猶如那在場所有人最後的精神寄託圍繞在這劍身之上。

而那潛龍之劍內獨特的戾氣已經以葉天為圓心猛然擴散,一多多的戾氣猶如實質般充斥在劍身的表面。

一刀一劍背對著所有人逃跑之方向,向著那似乎遙不可及根本不可能戰勝的厭世就發起了衝擊。

厭世也發現了葉天。

「為何他身上的光芒如此迷人,我已經流下了口水。」

厭世的大嘴張開便向葉天吸去,可是葉天早有準備。以那已經進化到了極致得到九玄踏天訣,驅使著主神級別的強悍靈力。

「逆水流。」

這乃是從冥皇陵寢之中得到的武功,沒想到正是那冥皇竹簡之中的第三式,此刻的葉天在這危機關頭竟是將這第三式直接明會。

這乃是一空間步法,運轉到了極致竟可以橫渡空間,破壁而移。葉天堪堪躲過了這厭世的巨嘴,騰身到了那嘴部邊緣。

「太極生兩儀。」

這葉天手中刀劍不斷劃出玄奧之型,那種互相纏繞的極致靈力以一太極之型猛然震出。熾烈劍光劃在那厭世的虛無之上竟是劃出一道道金石亮光。

借著這攻擊的巨大反震之力,葉天飛速後退希望一擊即離伺機再動。

可是那厭世就是連血刃都不能傷其分毫,怎能受葉天這一擊之辱。嘴中一吸就要將腳下無根的葉天吸入口中以絕後患。

此時的葉天就是在強,腳下無根的他在面對這龐大無邊的厭世之身之時也是渺小無比。

葉天的身體已經不受控制就要被吸入了厭世的口中,葉天那渾身靈力不斷爆發,自己所能想到的一切招數如蓮花盛開之勢不斷甩出,希望能借著這反震之力助自己脫身。

可是葉天還是失望了,那股吸力如同不可抗拒般,將其的攻擊都完美吸收。就在葉天將要閉上眼睛,彷彿看見了厭世那嘴角的詭異笑意,準備接受這人生最後一戰的草草落幕之時,一襲紫衣忽然出現在他的前方。

這是一股讓人寧靜的清香之氣,而他面前的面孔正是那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人——南宮琪。

名媛盛寵 這絕美面容之上的決絕之情葉天看在眼裡,只見眼前一抹亮光忽然升起。那是曾經在冥皇寢宮之中得到的無柄之刀,這股赤金之色在漆黑的厭世口中彷彿能夠照亮整個世界。

而其右手刀鞘一橫,葉天只覺得一股巨力轟擊在了自己的身上。自己被這巨力直接轟出厭世的口中。

「不!」

他眼前的南宮琪與他漸行漸遠,留在他手上的只剩下了那銘文刀鞘。這手中刀鞘依然存留者那紫色的溫度,可是那紫衣之人卻永遠的消失在了葉天的眼前。

「不!」

葉天這一聲嘶吼彷彿含著淚在向其告別,轉身既永別。

大地之上忽然震顫,以葉天為中心迅速升起了那骸骨之原。皚皚白骨在這場面之中異常的應景,後方乃是那無數逃亡強者。

而前方更是那能吞天蔽日的厭世之身,當時佇立在中間的主神級彆強者都在那血刃爆炸之時被重傷轟飛。

此時的葉天就猶如那滄海之中的一頁孤舟,冷冷清清的站立在這世界的背面。彷彿所有人都已經拋棄了他一般孤獨。

「啊、啊、啊」

一聲聲長長的吼叫從葉天嗓中嘶吼而出,那似乎是泣天不甘,那似乎是壓抑到了極點的最後一絲極限。

兩方受傷的主神級彆強者在此時已經向著葉天身邊趕來,君將戰我自請諫。而後方原本奔逃而走的人,聽到這聲嘶吼也是站住轉身向後,望著那站在屍山血海頂端的燦爛光芒。

葉天仰天長嘯后忽然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如同音濤浪海般的聲音從葉天口中不斷傳出,「虛偽,恐懼。連自己都不能戰勝,何談戰天。」

葉天將已經血液噴流不斷顫抖的左手拎著赤淌鎏金抗在左肩之上,而那依然堅定的右手緩緩舉起,手中潛龍之刃直指前方。

那劍身之上的龍氣猛然擴張,猶如一條天龍飛騰上天。張開一張巨嘴便與那厭世張狂對峙。

龍口之中傳出的聲音震撼在每一個人的心上,那是何等的囂張氣焰。到底是何人才能在這萬世背棄之下肩扛天下,做那以一擋天之人。

「可有人敢與我同戰?」

葉天口中那似笑天之言傳出萬里,就連那奔逃到了極其邊緣之人皆是能夠聽清。

一個邋遢老者拿著一個早已在轟擊而下碎裂的酒袋嘴,拖著那殘缺了一臂的身體爬上骨原之巔站在了葉天身後。

這老者咧開那滿是鮮血的大嘴道:「可有酒乎?我,無名老兒願與你同戰。」

「有酒,管夠!」

「可有人敢與我同戰?」

「我,九幽冥皇,願與君共進這杯絕命之酒。」

「可有人敢與我同戰?」

「我!八荒城鐵拳山王,有體仙尊蓋天跺世,願與你同戰!」

獨家蜜寵:總裁爹地矜持點 那厭世看著葉天似乎想要這跳樑小丑做那最後的一絲垂死掙扎,那大嘴之中不斷傳出詭異笑聲。

「人類,終將滅亡。」

可是葉天根本不為其所動,一聲聲的怒吼不斷從其口中喝出。

「可有人敢與我同戰?」

「我,唐天盛世,絕品靈丹丹祭天下唐軒轅願與你同戰。」

這聲聲怒吼就如同從那巨大天龍之口吼出,聲聲龍吟響徹天地。就連那後方無數落逃之人都已經轉身而回,希冀讓自己能有著那一瞬間的榮耀照亮最後一絲陰霾。

「我,尊品陣靈師,四野八荒天地大同吳昊靈願與你同戰。」

「我,絕世間奇材所不能練,鍛天煉地歐陽冶子願與你同戰。」

此時那厭世已經感到了不對,葉天那右手劍氣之中似乎熔煉了萬千氣數,竟連自己都看不透了。

「定然不能讓他在發展下去。」

這厭世一張巨口,狂暴吸力再次出現。那巨口不斷前移,就要將葉天一行人全部吃進肚中。 可是此時葉天身體之中那神格之力竟是釋放出那從未有過的刺眼光芒,這骸骨之原已經亮起,在下方的所有骸骨之上都是散發出光芒,融聚在葉天右手劍中。

而葉天後方所有人都已經準備好了自己最強一招,去以必死之姿去釋放那最後的一生之技。

「這好事怎麼少了我二人,我天荒率天荒盟軍士,迎戰!」

「我天鴻率天鴻盟戰將,迎戰!」

隨著那大嘴的吞噬力一落而下,這以眾人之力形成的巨大劍招便是向著那大嘴爆射而去。

在這劍招之中有著無限光輝閃耀,彷彿那神格已經將自己的力量完全獻出要斬殺厭世。

可是這股吸力何其之大,葉天的身體已經搖晃。

「起。」

那下方無數骸骨猶如復生一般,一個抓著一個。最上方的骸骨將那山頂所有人的腳都牢牢定在了骨山之上,這劍氣縱橫而發,引得天地變色。

那天穹之上似乎出現了赤炎流淌,彷彿為這絕命一招歌泣送別。

葉天的肩膀之上的血肉已經離體而去,可是身體依然被牢牢的定在這皚皚骸骨之上。

眾人這一絕命之技似乎裹挾著天地之色,與那厭世身體徑直撞出一道蒼天可見的電閃光華。

此時下界仙域之中,似乎都能看見上方那光華之上所折射的倒影。

「看,那是葉天!好像他在與誰戰鬥。」

「天啊,那到底是什麼,它難道要將整個世界全部吞噬不成。」

而那更為下方的九天大陸之中一個小女孩看著那蒙蒙的天色,心中竟是不由自主的發出了一聲祈禱之音。

厭世吃痛,將巨口一縮而回。可是這帶回的不僅僅是巨口,更是不少強者的身體血肉。

這唐軒轅乃是煉丹大師,是這群人之中靈力最為薄弱的。他的身體已經不受控制被那厭世吸收而去。

可是就在其落入嘴中之前,一聲呵斥傳回到了這蒼茫大地之上。

「今日吾生終與此時,可諸君莫忘前行,復我大好河山。爆!我自我血祭軒轅。」

隨著這一聲怒斥傳來,天上的一世丹神唐軒轅便是自爆成為一朵血花。這血花之中的血氣不受厭世控制般的向著這骨原飛去,這骨原之上染上了一條清澈血跡。

可是這血跡之上點點晶瑩,彷彿蘊含著無窮力量。

「我,道野仙蹤迷途子,願與先生共赴今生。」

「我,天荒盟麾下沈家家主,沈川海願與你同戰。」

「我,天鴻盟第八軍團五營親衛段德宏願與你同戰。」

隨著這一道有一道的人聲不斷加入,後方那成千上萬之人皆是將生死放之腦後。

後方那如同洪荒一般的聲音在這千萬軍士之中輪流響起,那真正如同戰鼓一般的吼聲在這生靈禁區外圍不斷傳播。

此時每一個曾踏出那戰勝自己的一步,說出那與你同戰的眼睛都充滿了血氣與自豪。

一股股血氣在這蒼茫之間不斷凝聚,葉天也不知從哪拿出一個酒壺。將這酒壺向天一擊,酒壺碎裂酒水灑滿天。

偏偏這時,這天空之上無雲響雷。那伴隨這一聲聲雷鳴的是傾盆暴雨,在這暴雨之中似乎所有人都聞到了那股濃郁到了化不開的酒香。

有人取出大碗,接著一碗那四溢飄香的雨水。有人則是以手捧了一捧,葉天在那上方則是揚起了自己的頭顱。

身上的血液凝結著雨水不斷下落,下方的骨原已經徹底成為了那屍山血海。

「在場皆兄弟,痛飲杯中酒,干!」

「干!」

葉天頭顱向天張開嘴,痛飲了一口那苦澀而又極其甘甜酒香瀰漫的天雨。手中靈力直接爆發,全部靈力皆是灌注於那雙臂之上。

就連神格似乎也要融化與此,後方所有人都是舉起了自己的武器,那一股股斑雜靈力最後凝聚為一個通天之劍。此劍劍氣縱橫。

厭世本是帶著不屑之情,可是當這劍真正下落之時,他已經悔之晚矣。

帶著那能斬天之姿便一斬而下,厭世本想躲避可是再也來不及了。只能頂著硬抗這擊。

厭世張開巨嘴妄圖將此劍直接吞下,可是這劍芒何其鋒銳,一瞬間就要將其捅破。可是其身體邊緣之堅韌實在非常人所能想象,那上方已經明顯能看出一個劍尖之身,可是縱使眾人如何加力就是再也不能進入分毫。

「啊,給我破。」

葉天身體之上的血肉在一瞬間便是暴烈開來,那血氣纏繞這神格光華流轉。而只剩下一道軀體骸骨的葉天,依然撐著自身那最後一絲氣力堅定的舉起那潛龍之劍。

這邋遢糟老頭全身血肉同時爆開,只剩下了自身的軀幹骨骼。可是這股血氣順著這劍氣便是流入到那巨劍之中。

「轟、轟、轟數聲接連響起,葉天身周數人皆是自爆身體將所有精氣血肉都融入在那巨大劍氣之內。」

此時的葉天已經瘋魔,那神格已經融化籠罩著這劍氣之上彷彿要將其凝實為一真切實體。

而天鴻天荒在此刻竟是毅然決然的將自己體內的神格直接引爆,那碎裂神格所產生的龐大能量沒等葉天準備就灌注到了他的身體之中。

而後方之人皆是效仿前人將自己血肉全部引爆,那龐大的血流怒氣將這接近實質的劍氣直接染為血紅之色。在這血紅之色內一股龐大霸氣不斷纏繞,向著那厭世身體的側壁便要突擊而出。

此時的厭世已經恐懼,因為它發現自己根本不能將這劍氣完全吞噬。

隨著後方那有有著數十萬之數的血氣,凝聚而來時這血劍已經如同有了生命一般不斷顫抖。

而當後方那所有人,皆是在這狂怒之中點燃自身最後一絲光芒。

情迷少帥試婚妻 葉天以神格之力凝聚著那股磅礴到了極致的劍氣。

顫顫巍巍的骨骼之身中,也不知何時、何處緩緩升起這絕世之音:吾自起於蒼茫,生於亂世之中。自當奮起渤發,怒斥怪力亂神。畢生一役終於此日,持通天之劍,劍斬狂魔。

吾乃葉天!萬古殺神,自當一葉遮天。

「破!」

隨著這最後一聲無聲之吼,凝聚了千萬強者血氣的霸絕之劍終於將厭世的皮囊一挑而破。

「啊,不要啊,千萬不要殺我啊。」

隨著這一絲破裂之口,葉天手中那終極血氣之劍乘勢下滑,厭世的整個身體在這能斬天裂地的一劍之下終於分崩離析。

這厭世頓時碎裂成萬千齏粉,在這空間之內不斷飄蕩,彷彿是那為了勝利而飄灑的彩粉。

而葉天再也是沒有了一絲氣力,軀幹骨架拄著赤淌鎏金站立在這骨原之上。而潛龍之刃沒入無數骸骨之中,多氣於這屍山血海之中。

望向前方,那早已經沒有血肉的下顎骨艱難的顫抖了一下,終於閉上了自己那早已沒有了血肉的雙眼。 「終於,勝了。」

時間彷彿在此刻凝滯,在骨原之上緩緩颳起蕭瑟秋風。

天空之中緩緩飄灑著那厭世碎裂出的萬千晶瑩碎片,漫天碎片順著這蕭瑟秋風在這空間之中不斷飄蕩,猶如在尋找著那屬於自己的家鄉。

每一個碎片都有著代表它自己的光華閃耀,彷彿包含著厭世所吞噬進的無盡能量。

無數晶瑩光點隨著這旋風不斷刮在這骸骨之原的上方,晶瑩摻雜著那被風吹起嘩嘩作響的沙粒,圍著這骨原不斷盤旋。

忽然在這枯寂昏暗的空間之內,忽然有著一朵亮光閃亮。這亮光越來越璀璨,甚至越發耀眼。

這閃亮光芒正是那已經融化的神格之力,此時的神格之力在這骨原上方,向著葉天不斷凝結。

在葉天那已經沒有了血肉的骨架之上,各色光華不斷流轉。將這骨架映上道道霞光,順著那光芒閃耀之地,似乎有著點點血色在不斷生長而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