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夏,是我,大團團,我到榕都了,忙了一下午,終於把身份證、銀行卡、手機卡這些補齊了。

“徐夏,是我,大團團,我到榕都了,忙了一下午,終於把身份證、銀行卡、手機卡這些補齊了。

並且已經和愛音工作室解除了合同,雖然賠了一大筆錢的違約金,不過沒關係啦,我也不缺那點。

對了,經過認真慎重的考慮,我決定聽你的,去抖音直播發展,成立自己的工作室,有沒有興趣一起啊?”

電話那頭大團團的聲音聽起來挺高興的。

徐夏微微怔了一下,速度夠快啊,一個下午的時間,就將所有的事情搞定了,

“一起?你是打算讓我加盟你的直播工作室,給你打工啊?”

大團團搖頭說道:

“哪能呢,我想請你成爲我的合夥人。”

“合夥人……

大團團你確定沒開玩笑,你就算換了直播平臺,初期人氣可能會掉一些,但以你的實力,以抖音的體量,早晚都能超過以前在老虎做直播的天花板。

我現在只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主播而已。”

徐夏覺得大團團是在逗他,雖然他有信心以後將自己的直播間做大做強,但那是以後啊,現在他是有了一些小名氣,可跟大團團這位千萬級別的人氣女神根本沒法比。


或者說,在論人氣的直播這方面而言,徐夏目前還沒有和大團團平起平坐的資格。 似乎大團團並不在意徐夏心頭所想的那些,非常有誠意的笑着說道:

“徐夏,我沒跟你開玩笑,非常認真的向你發出邀請,條件你隨便開,只要我能做到,什麼條件都可以,只要你能答應做我的合夥人就行了。”

徐夏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對着水桶中還剩下的半桶水照了照自己的帥臉,再聯想到大團團說的那些話,什麼條件都可以……

豁然間,徐夏反應了過來,都回了榕都市了,這女人還對他念念不忘啊,女人啊女人,果然沒有一個好東西。

哼,不就是想着讓自己說,“我要你”這種話嗎?

這點小伎倆,以爲他看不出來麼,肯定不會上當,哥們是坐懷不亂的正人君子好不好!就是不說那三個字!

“咳咳,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就不客氣了,看在你這麼有誠意的份上,我就要九成股份,不出錢,不出管理,佔乾股!

當然了,我本人可以算在工作室旗下。”

徐夏故意獅子大開口,他對加入什麼大團團的工作室沒啥興趣,而且對大團團也不公平。

並且他本人,也沒有那麼多的閒工夫去管理工作室,更不可能去榕都市。

“好啊,那就這麼說定了,等我將工作室的一切都安排妥當了後,我來海棠村找你,到時候順道將合同簽了。”

大團團回答的非常耿直,聲音中還帶着喜色,一點猶豫都沒有,似乎真的如剛纔所說的那樣,條件隨便開,哪怕是要她自己,都答應。

徐夏直接就被雷住了,心頭蹦出兩個字“臥槽”!這都能答應,大團團爲了得到他,無所不用其極了啊!太狠了!

“等等,大團團,我開玩笑的,你過分了哈。”

徐夏連忙打住。

大團團狡黠的笑道:

“反正我不管了,剛纔你說的話,我全都錄了音,有證據的,你休想抵賴。

好啦,就這樣,先掛了,我還得想想籌備工作室的事情。”

隨後,徐夏的耳中便出來了電話裏面的嘟嘟忙音。

徐夏臉上的表情跟吃了蒼蠅一樣,難受的不行,明明是不平等條約啊,大團團憑什麼就這麼答應了呢?

“大團團現在的腦子肯定不正常,等她冷靜冷靜,估計這事自己就會黃掉。”

徐夏暗歎一口氣,非常的無奈。

天色暗下。


海棠村恢復了往日的寧靜,除了蟲鳴聲之外,也就時不時的傳出人家戶中的狗吠。

徐夏也想養條狗,但絕對不是寵物犬,要那種護院的那種大型犬,但目前爲止,還沒聽說過哪家的母狗下了狗崽子。

洪城大飯店。

“什麼破玩意啊,一個蔬菜你們竟然最低的標價88塊,怎麼不去搶!”

“對啊,就算省城的五星級大酒店裏面的菜也沒你們家的貴吧,當我們是二百五隨便宰嗎?!”

“涼拌生菜88、糖醋蓮白128、水煮白菜98,看看這個價格,還是人嗎?”

“叫你們的老闆出來,我們要討個說法!”

“對對對,把你們的老闆叫出來,勞資懶的跟你們這些小服務員瞎扯淡!”

“……”

餐廳中,羣情激奮的食客激動的大吼,要求討個說法。

平時洪城縣的老百姓請客吃飯,基本上都選擇在洪城大飯店安排,價格公道,味道還不錯,也有面子。

但今天看了菜單之後,普遍價格都上調了不少,尤其是蔬菜上調的過分。

要是肉食上調還說的過去,畢竟這段時間肉價比較貴,蔬菜適當的上調也還能接受,但蔬菜的價格哪裏是上調啊,那是直接衝破天際。

要是不給一個合理的解釋,以後誰還敢來這裏吃飯啊。

總經理辦公室中,一名領班着急忙慌的說道:

“不好了,李總,不好了,餐廳裏面的食客全都鬧起來了,因爲我們上調了菜單價格的原因,他們現在要你出去給個說法。”

“哦,這事啊,好。”

李明祥早就料到了會有這一幕,他一點都不着急,相當的淡定,因爲提前便做好了準備。

“李總,怎麼辦啊,要是這件事情傳了出去,我們洪城大飯店的名聲就毀了。”

領班非常擔心,他們的工作薪資有很大一部分的績效提成,也就是每天的銷售額越多,他們的提成就越高。

一旦洪城大飯店因爲這件事導致了生意變差,相當於變相的降工資。

領班的心裏面難免有些埋怨,今天在拿到新打印出來的菜單後,他也被看的懵逼了。

但這是老闆李明祥的決定,他一個小小的領班,根本無法左右。

李明祥淡定的拍了拍領班的肩膀,面帶笑容說道:

“彆着急,又不是什麼大事,帶我過去看看。”


領班看着李明祥一點都不着急的模樣,都不知道說什麼纔好,不過,李明祥的自信,也給他吃了一顆定心丸,應該有辦法解決纔對。

很快,李明祥便來到了餐廳,拿着麥克風壓了壓手,

“請大家安靜一點,我叫李明祥,洪城大飯店的總經理。”

“李總,你必須給我們一個交代,算起來我也是這裏五六年的老食客了,你覺得你們這麼暴力提價合適嗎?”

“就是!我看你們是不想做生意了,大不了以後不來你們家吃飯,太貴,吃不起!”

“還好看了下菜單,不然等上了菜,還只能吃個啞巴虧。”

“李老闆,你這麼做生意,良心不會痛嗎?”

“太黑了,真沒想到我們洪城縣的老字號大飯店,竟然有一天會變得這麼黑心。”

“……”

聽着食客的話,李明祥一點也不生氣,這些人都是他的衣食父母,而且,他們也絕對說的在理。

換做自己站在食客的位置上,也一樣會心生不滿。



不過!

有時候事情的真相,並非眼見爲實,相信當這些叫嚷着給說法的人,在親口品嚐到了從徐夏那裏買來的蔬菜後,一定會改變想法,他有這個自信。

“大家請安靜一下,我李某人拿洪城大飯店十餘年的名譽向大家保證,一定會給大家一個說法。”

李明祥壓了壓手,現場才安靜了一些。 所有食客的目光都落在了李明祥的身上,等待他的說法。

李明祥面帶笑容,繼續說道:

“各位朋友,因爲本飯店的突然提價,給大家造成了不好體驗,李某在此向大家表示最真誠的歉意。

不過,既然我們敢提價,必然是有所緣由,請聽我解釋。”

不等李明祥將話說完,現場再次吵嚷起來。

“呵呵,解釋,看你怎麼解釋!要是不給個合理的說法,你洪城大飯店的名聲就臭!以後看誰還會來這裏吃飯!”

行喚將靈 ,看你們有多黑心!”

“我看洪城大飯店以爲我們洪城縣就他們一家四星級大飯店,飄了啊!”

“……”

李明祥再次壓了壓手,他依舊淡定自若,現場稍稍安靜一些後,纔開口接着剛纔的話說道:

“王主廚,將我們的四款提了價的新菜拿過來。”

隨着話音落,早就提前準備好的王富貴帶着幾個廚子穿着乾淨的白色廚子衣服走到了李明祥的兩側站立,他們的手中分別端着涼拌生菜、水煮大白菜,糖醋蓮白,以及熗炒飄兒白。

以及, 盛寵之前妻歸來

李明祥指着左右兩側的餐盤中的蔬菜,

“大家的疑問就在這四種菜上,爲什麼會突然提價的那麼高,爲什麼會這麼貴。

萌妻養成攻略 ,因爲成本增加,不得已之下,只能提高菜單的價格。

相信我,只要你們品嚐一番,就會認同我所說的話,物有所值。”

現場立即有了反對的聲音。

“切,吹什麼幾把的牛逼啊,成本增加了十倍以上?李老闆,就算你要忽悠人,能不能找個靠譜點的理由,說出這話,你自己信嗎?”

“可不是啊,比普通蔬菜貴十多倍的蔬菜,是不是長在金子上的啊,騙鬼啊!當我們都是傻逼嗎?”

“飄了,是真的飄了,都是被我們這些洪城縣的老百姓給慣的啊,太失望了,算了吧,以後再也不來了。”

“就是啊,要是不將價格恢復原樣,再也不來了,坑人也有個限度啊,比旅遊景區的黑餐館還黑。”

這時,有個洪城中學教生物的高中老師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架子,朝前走了兩步,面帶疑惑之色的走到端着新鮮生菜盤子的那個廚子面前才停下來,仔細的觀察了一番後,疑惑的喃喃道:

“不對、不對,這菜不對啊,普通的生菜就算是才從地裏面連根莖一起拔出來,這樣能夠最大限度的減少水分流失。

可這一株生菜根莖已經被切掉,就算菜葉子通過噴水的方式來減少水分的蒸發,也不應該這麼飽滿纔對。

而且菜葉子似乎看起來更加的青翠一些,葉肉也比尋常的生菜厚了一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