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來都沒有這麼緊張過。

從來都沒有這麼緊張過。

心裡一直在祈禱,鳳姨,曉雯千萬不能夠有事。

「那房間裡面有兩個人被救出來了,就在那邊的救護車上,你快過去看看吧。」警察指著人群外面停在酒店停車場旁的那輛救護車道。

李天辰立刻跑了過去。

救護車的後門是被關著的,車內有著亮光,透過車窗李天辰能夠看到裡面正在忙碌的護士。

李天辰跑了過來,直接是拉開了車後門。

「你是誰,不能夠進來。」車內,一個小護士見到李天辰要進來,立刻制止。

此刻的李天辰哪還有空閑搭理她,登上救護車。

鳳姨身上蓋著白色毯子,面部帶著氧氣罩,處於昏迷狀態。

李天辰抓起了她的右手,把著她的脈搏。

「呼!」

查探了一下她的脈搏之後,李天辰這才長長的鬆了一口氣:「還好,只是缺氧昏迷過去了,沒什麼大礙。」

查探到鳳姨沒有生命危險之後,李天辰懸著的心,這才落下了一半。

「喂,你到底是什麼人,你不能夠待在這裡,請下去,不然我就要叫警察了。」這救護車上是不允許其他人呆著的,那小護士自然不可能讓陌生人呆在這裡了。

「你是他的家屬啊,那你是她兒子吧?」小護士問道。

兒子?

李天辰沒有猶豫,重重的點頭。

鳳姨,她不是母親,確勝似母親,他們之間的感情不弱於親生母子的。

李天辰環顧了一下四周,並沒有看到曉雯的身影,問道:「你知不知道和她在一起的那個小女孩在哪裡?她有沒有事?」

聽到是鳳姨的兒子,小護士就不好趕走他了,說道:「你說的那個小女孩,我知道,她沒事的,先前她還在這裡陪伴這位阿姨的,後來有幾個人來了,就被人帶走了。」

「被什麼人帶走了?」李天辰眉頭瞬間皺起。

在這種狀態之下,什麼人會把曉雯帶走?

「我看他們當中,有人穿著南延飯店的安保制服,他們應該是南延飯店的人,對了,他們是從那個方向走了。」小護士指著停車場右側的那條小道說道。

「照顧好我鳳姨。」丟下了這一句話,李天辰便是跳下了救護車。 教室裡面的季寒驍看著歐洛微的小動作,嘴角微微向上揚了揚。

這個小丫頭……

到了食堂,歐洛微還沒有辦飯卡,所以就是刷著南如煙的了。

「唔,煙煙,我想吃這個,還有這個,還要那個……」這是歐洛微第一次來學校的食堂,之前幾次都的季寒驍借著家長的名義,帶她出去吃的。

現在擺脫開了季寒驍,歐洛微怎麼也得好好的吃一頓。

還好南如煙飯卡裡面的錢夠,不然還真的不夠歐洛微一個人吃。

斯蘭蒂怎麼說也是貴族學校,要是說出去斯蘭蒂的食堂一個菜賣幾塊錢,還不得丟人?

只是,她們來的晚,沒什麼位子了,要不是一個空位,就是隔開來的空位。

「洛微,洛微,這裡……」莫小念看到歐洛微,就是不是很大聲的叫了叫她。

歐洛微聽到了,隨後就看到莫小念身旁還有兩個位置,歐洛微就拽著南如煙到了莫小念旁邊的位置坐了下來。

她一坐下來,莫小念隔壁的一個女生便對歐洛微開口:「歐洛微同學,今天你家長沒有帶你回家吃嗎?」

雖然知道這個只是開玩笑,但是歐洛微還是會忍不住的生氣。

筷子重重的打在餐桌上,沒好氣的看向那個說話的女生。

剛剛說話的女生看到歐洛微那危險的眼神,害怕的縮了縮脖子。

其實,歐洛微來斯蘭蒂三天了,不是她不想交朋友,而是歐洛微身上有一種不可靠近的強大氣場。

莫小念在一旁打著圓場,然後就是看向了南如煙,笑著說道:「如煙學姐,想不到你就是洛微約的那個人啊。」

南如煙微微一愣,對莫小念說道:「你……認識我?」

莫小念連忙點頭,興奮的說道:「我覺得整個斯蘭蒂的人應該沒有人會不認識如煙學姐。」

「為什麼要這麼說?」一邊靜下來的歐洛微輕輕的開了口。

莫小念:「因為如煙學姐的成績是僅次於季學長和凌學長兩大男生神之下啊!」

南如煙尷尬的抽了抽嘴角,還沒說什麼,莫小念就繼續說道:「哎~想不到洛微同學竟然跟如煙學姐是好朋友,這是我真的沒想到的事情。原來我偶像的好朋友就坐在我身邊,洛微同學,我決定了,我以後就跟著你混了!」說著,莫小念還執起了歐洛微的雙手,眼睛散發著光芒的那種。

歐洛微嘴角一抽,沒好氣的從莫小念手裡抽回自己的手,沒有說話。

南如煙坐在對面卻幸災樂禍的開口:「這位同學,我覺得你還是不要跟歐洛微同學混了,不然你什麼時候被她賣了你還要幫她數錢!」

話音剛落,歐洛微就沒好氣的瞪了瞪南如煙,只可惜南如煙壓跟就沒去看,還在一個勁的吐槽歐洛微。

最後歐洛微臉色一沉,拿了南如煙的飯卡,丟下一句「我去買喝的」就走了。

南如煙點了點頭,繼續興奮的說著歐洛微的光榮事迹。

…… 在酒店大門旁邊有一棟小樓,酒店當中的工作人員都是居住在二三樓的,而一樓最靠外的那屋子則是保安室。

此刻的保安室大門緊閉,為了不讓外人看見,裡面的窗帘都被拉了下來,裡面則是開著亮燈。

原本在這裡面執勤的保安全都被趕了出去,保安室當中只有三人。

豪門總裁的灰姑娘 一個穿著安保制服,身材魁梧的青年保安,他的手中拿著一台攜帶型的攝像機,還有一個則是穿著西裝,打著領帶就連皮鞋都擦得油光鋥亮的中年。

他是南延飯店的經理。

黃步仁!

除了他們之外,還有一個小女孩。

相比於這兩個大人來說,這小女孩明顯狼狽了許多,因為先前經歷了一場大火,死裡逃生的她,原本嬌嫩的臉龐被熏得漆黑不說,身上也有多處被灼傷的痕迹。

按理說這小女孩應該是要馬上接受治療才是,然而無論是黃步仁還是那個保安隊長都沒有想要放她離開的意思。

「小妹妹,餓了吧,我這裡有好多吃的,只要你對著攝像機說,是因為你玩火才造成了火災,我這些零食就都給你吃了。」黃步仁手中捧著一大堆的零食,有牛肉乾,有蛋糕,有牛奶,蹲在了曉雯的面前,露著『和善』的面容,哄騙著曉雯。

酒店失火,責任最大的人是誰?

肯定是酒店的負責人和酒店的保安隊長了。

一旦老闆怪罪下來,首當其衝的就是他們兩個要遭殃的,可是有一種情況例外的,那就是客人主動承認是他們放的火。

這麼一來。

所有的責任就可以推到客人的身上了。

到那時候,自己不但無過錯,反而還能夠從客人那裡索要到酒店的賠償,一舉兩得的事情。

因此,趁著鳳姨昏迷的時候,黃步仁和那保安隊長一商量便是把曉雯帶到了這裡來,計劃用誘騙的方法讓她承認這火是她無意中放的。

然後拍下視頻。

一旦視頻拍下,就算鳳姨醒了不承認了,也沒關係,有視頻作證,她也翻不了案。

「我不餓,我不要零食,我要去照顧我媽,你們讓我出去。」此時此刻的曉雯哪還有那個心情吃零食啊,哭著喊著要出去。

黃步仁見零食這一招沒用,就把零食放在了旁邊的桌面上,依舊是蹲了下來,笑著道:「你要去照顧你媽媽是不是啊。」

「嗯。」曉雯重重的點頭。

「這樣,只要你對著那位大哥哥手中的攝像機,按照我剛才和你說的話,重複一邊,我就放你離開這裡,你就能夠見到你媽媽了。」黃步仁繼續誘騙。

「你說的是真的嗎?」曉雯抬起頭,目光灼灼的看著黃步仁。

「真的,我說的是真的,只要你按我說的做,我馬上就放你離開這裡。」

曉雯猶豫了一下,想了想:「不行,那火不是我放的,當時我在房間,媽媽給正給我講故事呢,突然就停電了,然後就有人從窗戶口往我們房間丟一些瓶子,那些瓶子爆炸了,就燒起來了,我和媽媽想要出門,可結果門被反鎖了,我們出不去了。」

曉雯看著黃步仁:「經理叔叔,那火不是我放的,我天辰哥哥和我說了,小孩子不能夠撒謊的。,所以我不能夠說那些謊話。」

「那你不想馬上見到你媽媽嗎?」黃步仁皺了皺眉頭。

曉雯點頭:「想啊,可我還是不能夠撒謊。」

「你還說你沒有撒謊,你若是沒有說謊,那為什麼先前你說,是你撞開那房門,然後背你媽媽下樓的。」黃步仁問道。

先前,黃步仁就有問過曉雯,她們是怎麼從那火海當中逃出來的。

結果,曉雯告訴他,是她撞開了屋門,然後背著昏迷中的鳳姨下樓的。

這話黃步仁是絕對不會信的。

不信的原因有三:

第一:他們被反鎖在屋子,屋子已經著火了,連鳳姨這個成年人都被熏得昏了過去,她怎麼會沒有暈倒?

第二:那房子的大門,可都是實心木板做的,堅硬的很的,成年人想要撞開都很難的,她一個小女孩能撞的開?

第三,也是最可疑的地方,就是她說是她背鳳姨下樓的。

要知道她才八歲,而且那是三十二樓,著火的時候,電梯都是停掉的,她怎麼可能背的動一個成年人從三十二樓走樓梯到樓下的?

「我沒有撒謊,就是我撞開門,然後背媽媽下來的,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突然就有那麼大力氣了。」見到對方不相信,還說自己撒謊,曉雯有些急了:「我沒有撒謊,我就沒有撒謊,你讓我出去,我要去見我媽媽,我要照顧我媽媽。」

旁邊的保安隊長看到黃步仁半天都搞不定一個小女孩,脾氣本就急躁的他耐心終於被磨滅了,把手中的攝像機丟在旁邊的桌子上,極不耐煩的走了過來:「黃總,我來。」

黃步仁讓到了一旁。

這保安隊長的態度就差了許多了,一上來就是兇巴巴的喝道:「你聽著,今天你若是不說的話,就休想要離開這裡。」

「而且,我告訴你,你媽媽現在就在外面,只要我叫個人把你媽媽的氧氣罩給拿下來,你媽媽就死定了,如果你還想你以後見到你媽媽,就按照剛才黃總說的說一遍。」

「你要拔掉我媽媽的氧氣罩?」曉雯的拳頭緊握起來,憤怒的瞪著保安隊長。

其實這保安隊長也就是嚇唬她而已,借他十個膽他也不敢這麼做的,畢竟那裡有護士守著。可曉雯年齡還這麼小,她可不清楚保安隊長是嚇唬她,還以為他真的要殺了自己的媽媽。

「對,你不照做的話,我就拔掉你媽媽的氧氣罩。」保安隊長又道,還特意加重了語氣。

隨著他聲音的落下,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呼呼呼!」

曉雯的拳頭不由的緊握了起來,呼吸也變得越來越凝重了,最為詭異的就是她的眼睛,因為先前哭過原本眼中有淚水的,然而現在……

雙眸赤紅!

若是仔細看的話,便是能夠發覺她的雙眸當中,正有著兩團熊熊燃燒的火焰在跳動。

她的身體微微弓了起來,因為憤怒胸口不斷的起伏著,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她的腦中變得一片空白,眼中只有前面的保安隊長,下一刻好似受到刺激而暴怒的猛虎一般,對著保安隊長直接是衝撞了過去。 歐洛微在一個窗口前等著自己的飲料,突然一隻肥豬手橫在了歐洛微面前,隨即歐洛微就聽到一個非常欠揍的聲音。對歐洛微來說,就是欠揍的聲音。

「滾開!你擋著我的道了。」

歐洛微淡漠的斜了過去,不但沒有走開,反而還往中間站了站,隨即歐洛微就聽到一旁用餐的同學發出倒吸一口氣的聲音。

「哎呦!竟然敢當道,知不知道我是誰?信不信我可以讓你在斯蘭蒂待不下去!」

歐洛微神情淡漠,沒有說話。

那個人像是徹底被惹怒了一樣,推了一把歐洛微,歐洛微的身子被推的坐在了一張椅子後面,撞的腰疼。

目光,一點一點的,冷了下來。

而坐在那張椅子上的一個男同學拉了拉歐洛微的袖子,小聲的對她說道:「這位同學,我勸你還是不要去招惹她,她是校花沈千婷手下的人,是出了名的不講理。」

「是嗎?」歐洛微輕輕的吐出兩個字,然後男同學非常認真的點了點頭,隨後歐洛微對他再次輕輕的吐出「謝了」兩個字。

男同學還以為歐洛微是聽進去了,剛鬆了一口氣,但是下一秒,歐洛微的身子像一陣風一樣,沖在了剛剛那個肥胖的女生面前,隨後眾人並不知道發生了,肥胖女生那碩大的身子像斷了線的風箏,飛出了數米,還砸壞了一張椅子。

眾人張大了嘴巴……

聽到這邊動靜的南如煙立馬就沖了過來,拉住了歐洛微:「冷靜!在學校打架是要被開除的!」

歐洛微轉過了頭,對南如煙說道:「你……覺得我會擔心?還是害怕?」

「你!」南如煙被氣的說不出話來了。

歐洛微是跟她在同一年出生,但是卻因為從小打架,小學六年級之前就換了四個學校,上初中的時候還被強制留級,現在歐洛微才上高二,南如煙就已經高三了。

但是南如煙現在擔心的並不是這個,而是斯蘭蒂富家子弟非常的多,稍微一不小心就是開除,而被斯蘭蒂開除的學生,沒有人能夠再繼續在別的學校讀書。

歐洛微臉上依舊是淡漠的表情,絲毫沒有南如煙那個緊張。

從窗口裡取走飲料之後,就把其中一瓶丟在了南如煙身上,對她,甚至對她後面跟過來莫小念一等人說道:「吃完了?吃完了趕緊走。掃興……」

莫小念震驚的看向了南如煙:「……」你不是說洛微同學是溫柔可愛的嗎?

南如煙燦燦的對著莫小念笑了笑,隨後就是拉著歐洛微迅速離開食堂。

被歐洛微踹倒在地上的女生漲紅著一張臉,死死的盯著歐洛微的後背,顫顫的從地上爬了起來你,沖著歐洛微吼了一句:「你給我等著!我要你好看!」

似乎聽到了的歐洛微轉了一個身,對著肥胖女生做了一個失敗者的手勢。

眾人再次被驚訝到了。

南如煙卻是一臉的恨鐵不成鋼,把歐洛微的手給收了回來,然後就是徹底離開了食堂。 曉雯突然之間的爆發,速度快到極致,那個保安隊長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曉雯便是已經撞到他肚子的位置。

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