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兜里掏出離婚證,遞到她跟前。

從兜里掏出離婚證,遞到她跟前。

慕洛琛說:「這是離婚證,瑾年,錄音器在哪裡?」

蘇瑾年接過離婚證,手指摸索著證件,嘴角微微的扯起笑容,只是那笑容有些恍惚,像是靈魂遊離在了身體之外。

看了離婚證好一會兒,她攏了攏身上披的楓紅色披肩問:「這證件不會是假的吧?阿琛,你是不是又在騙我?」

慕洛琛眉心一皺:「你覺得我騙你的話,可以去民政局查查檔案。」

蘇瑾年直勾勾的盯了他兩秒,笑著說:「那好,等著我查出來了,我再告訴你,錄音器在哪裡。」

「瑾年!」

儘管心裡的一再的告訴自己,對著她不要生氣,可聽到她這句話,慕洛琛還是忍不住的暴躁了起來。

「你生氣了?阿琛,你知道我有多生氣嗎?我現在,恨不得立刻死了。」

蘇瑾年面上笑著,聲音里卻充滿了恨意。

慕洛琛手指緊緊地攥成了拳頭,和她對視了幾秒,說:「現在就去查。」

「好。」

慕洛琛掠過她準備走,可蘇瑾年卻在他經過自己身邊的剎那,抓住了他的手,「我的腳麻了,你抱著我。」

慕洛琛額頭上的青筋跳了跳。

但最後還是抱起了她。

依偎在他懷裡,蘇瑾年閉上眼睛,斂去了眸底所有的恨意。

她這一生,只愛過他一個人,所求不過是和他一起幸福的度過餘生,可只是這麼簡單的要求,她也不可能得到了。

他厭惡她,愛上了別的女人。

她能感覺到的,哪怕她靠著要挾,一次次的讓他跟自己親近。

也能感覺到,他的心離她很遠……

可就這麼認輸,她心有不甘。

坐上車,兩人向著民政局的方向出發。

慕洛琛打了一通電話,讓民政局的人晚下班一些。

掛斷了電話,慕洛琛一言不發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冷峻的面上,像是籠了一層冰霜,讓人望之生出難以親近的感覺。

蘇瑾年偏偏依靠在他身邊,臉頰貼著他的胸口,敘說著兩人以往的種種。

夏日的衣衫很單薄。

哪怕車裡開車空調,兩人緊貼的地方,很快滲出了一些汗意。

慕洛琛手落在她窄窄的肩膀上,將她拉開:「瑾年,你還沒跟我說過,四年前,你為什麼會離開?」

蘇瑾年本來因為他拉開自己,心裡不痛快,卻在聽到他問起這個問題的時候,神情怔了一下。

「你終於想起來問我這個問題了。」

停頓了一分鐘左右,她笑著說道。

慕洛琛往旁邊坐了一些,拉開兩人的距離,側耳做傾聽的樣子。

蘇瑾年身體軟綿綿的倚靠在車座上,輕聲道:「當初我和涼暖一起被綁架,那群綁匪把我們帶到了山裡,到那裡之後,我和涼暖在一起,伺機準備逃跑。可是,跑出來的時候失敗了,涼暖為了逃跑,把我一個人丟下。」

「我當她是親姐姐,可是她卻把我丟下了。」

蘇瑾年咯咯的笑了兩聲,滿是嘲諷,「等著她跑了之後,那些綁匪追上了我,我中了一槍,從山坡上滾了下去。」

「原本,我以為我死定了。」

「可醒來后,我發現自己一個人,被關在了一個很黑的山洞。」

「我試圖從山洞離開,可是不行,我身上的傷一直沒好,而且洞里根本看不到任何東西,我只能一個人待在原地。」

「再後來,有一個人也進了山洞,我知道他是救我的人,求著他放我走,可是沒有……」

「每天到一定的時間,那個人送飯過來,然後跟我說話。」

「他不停地跟我說,我家裡人已經拋棄我了,讓我別抱著希望等下去。我開始的時候,還會反駁他,可後來,我漸漸的被他的話蠱惑了,覺得所有人都拋棄了我。阿琛,你知道絕望的滋味是什麼嗎?」

蘇瑾年說到這,忽然抬眸望著他。

慕洛琛扭過頭看著她,目光深深的望進她的眼底,蘇瑾年的眼睛里沒有任何淚光,卻讓人感覺到,莫名的悲傷。

他心頭微微動了下,然後搖了搖頭。

蘇瑾年抽了抽鼻子,說:「……我那個時候,就絕望了,整整三個月的時間,我都被困在那裡,每天聽著那個人講重複的話,每天一個人在黑暗裡,沒有時間概念,也沒有任何可做的事情,每分每秒,我都感覺自己要瘋了。」

蘇瑾年呼吸急促了起來,伸手抓住慕洛琛的手,淚水簌簌地落下來,「我曾經期盼著,你會過來的,阿琛。」

她一直期盼著他找到自己。

可是整整三個月。

一百天……

他都沒過來。

手掌貼著她的臉頰,慕洛琛喉結滑動了兩次,有些艱難的說:「那個時候,你家裡人說,找到了你的遺體,我回來的時候,你遺體已經被焚燒了。」

對著一堆骨灰,他怎麼查。

蘇瑾年落著淚,說:「當年我怪你,可是阿琛,現在我回來了,我花費了四年的時間,才讓自己好好的站在你面前,我們不能重新開始嗎?阿琛,我們重新開始好不好,之前的一切,我們都忘記,好好的開始,好不好?」

蘇瑾年一遍遍地說著,聲音充滿了哀求。

慕洛琛僵坐了許久,垂在身側的一隻手,緩緩地抬起來,落在她的後背上,「好。」

蘇瑾年聞言,猛地展開雙手,抱住他,淚流不止。

慕洛琛看著懷裡痛哭不止的人,眼裡一閃而過的不忍。

到民政局的時候,蘇瑾年眼睛哭腫了,聲音也變得沙啞不堪。

可還是堅持下了車。

民政局這個時間已經下班了,等著兩個人的是一個五十多歲左右的中年婦女,見到兩人,她笑著引著兩人到了辦事大廳。

然後打開電腦,調出了慕洛琛和葉簡汐的電子檔案。

蘇瑾年看著檔案上,明明白白的寫著,兩個人都是離婚的狀態,聲音沙啞的說,「阿琛,我們今天就結婚好不好?」

慕洛琛神色一頓。

蘇瑾年敏感的問:「你不想嗎?」

慕洛琛扯起嘴角的笑容,說:「不是,我沒帶證件。」

強寵甜妻:總裁,太會撩 「我帶了。」

蘇瑾年笑著,拿出兩個人的身份證。

慕洛琛嘴角拉平:「你什麼時候有了我的身份證?」

「在你房間里拿出來的,阿琛,你不會怪我吧?」蘇瑾年小心謹慎的看著他。

「怎麼會。」慕洛琛淡淡地說著,扭過頭吩咐辦事人員,「給我們辦結婚證。」

辦事人員和慕洛琛對視了一眼,然後對蘇瑾年說:「對不起,蘇小姐,今天沒辦法辦,我同事都下班了,我也沒辦法給你們拍照片,要不這樣,你們先回去,明天再來。」

蘇瑾年聞言,面色一冷:「我們今天就要,不就是攝影師嗎?我們找過來就是。」

說著,她拿出手機開始撥打電話。

辦事人員為難的看著慕洛琛。

慕洛琛不著痕迹的對著她點了點頭。

蘇瑾年打完電話,滿心歡喜的走到慕洛琛跟前說:「阿琛,我已經聯繫了攝影師,他很快就來了。」

「嗯,好。」

等了大概十分鐘,攝影師就過來了,給兩人快速的拍完證件照。

蘇瑾年把照片遞給了辦事人員,催促道:「現在可以辦了吧。」

辦事人員笑著接過證件照,然後拿出兩個新的結婚證。

做好了一切后,遞給兩人說:「恭喜慕先生,蘇小姐喜結連理。」

蘇瑾年抱著慕洛琛的胳膊,歪著腦袋說:「阿琛,我們結婚了,我好開心。」

慕洛琛淡笑著說,「嗯,我也很開心。」

為了慶祝結婚,蘇瑾年要和他一起共進晚餐,地點還特意挑了家,兩人以前去過的的餐廳。

慕洛琛看著她笑靨如花,指尖摸索著衣兜里的結婚證,溫聲開口問:「瑾年,現在可不可以錄音器在哪裡?」

蘇瑾年臉上的笑容頓了兩秒,然後說:「在你家的草坪上。」

她根本沒把錄音器放在自己母親身上,因為現在她能用到的人,都是裴老的人。

一旦她聯絡那些人,把錄音器帶走,裴老一定會知道。

所以,她從二樓,把錄音器扔到了草坪上。 第561章新婚夜,你不留下來嗎?

米粒大的錄音器,落在草坪里,哪怕最聰明的人,也想不到。

告訴他,錄音器在母親身上,是為了嚇唬他。

蘇瑾年想到他之前種種的表現,心底閃過一抹不快,但這抹不快,很快就被結婚的喜悅沖淡了。

「阿琛,我沒想過要真的害你,只是想知道真相,裴爺爺,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像你說的那樣心狠手辣,因為他救過我的命,當初是他把我從那個人手裡救出來,送我去美國治療的。」

「我沒辦法,像你們那樣,能那麼客觀的看待他,可是,不管我怎麼看待他,我都不會讓他,傷害到你的。」

蘇瑾年眼底難掩的雀躍和愛戀。

慕洛琛聽她說完,從兜里拿出嚴,抽出一支夾在手裡,指尖鉑金的打火機發出開開合合的啪嗒聲。

沉默了幾秒,他抬眸看著她,說:「我知道你的心,謝謝你,瑾年。」

「夫妻之間,不用客氣。」

蘇進面明快的說道。

慕洛琛嘴角勾出一抹淡笑,什麼話也沒說。

吃過飯,慕洛琛親自開車,載著她回慕家。

到了慕家,慕洛琛吩咐文清,給蘇瑾年泡了一杯牛奶,然後陪著蘇瑾年上了樓。

蘇瑾年不想那麼早睡覺,今天她終於圓了多年的夙願,神經興奮的很。

可慕洛琛說她身體還沒好,非勸著她要睡覺。

蘇瑾年只好躺在床上。

文清送過來牛奶之後,慕洛琛看著她喝下去。

蘇瑾年喝完,見慕洛琛起身,忙抓住他的手,「今天是我們的新婚夜,難道你不留下來嗎?」

「我想留下來,你身體也支撐不住。」慕洛琛沒等她開口又道:「不過,我會陪著你,等你睡著了再離開。」

蘇瑾年聞言,放了心,卻依舊抓著他的手,溫聲跟他說著話。

說著說著,感覺到自己眼皮越來越重。

「阿琛,我今天真的很開心……」

臨睡之前,蘇瑾年小聲的說。

慕洛琛將自己的手,輕輕的抽出來,靜靜的望著她片刻,然後起身走出了房間。

房間外面,文清看到慕洛琛,說:「先生,錄音器已經找到了。」

慕洛琛淡淡地應了一聲,說:「以後每天在瑾年的飯里,加一些有助睡眠的,另外聯繫她之前的心理醫生。」

「心理醫生?」文清有些驚訝。

「對。」

慕洛琛肯定的回答,他覺得現在瑾年的心理狀態,已經不健康了。

或許這次,他利用她,讓她治好的病,再次複發了。

他不希望,她的心病繼續惡化下去。

文清恭敬地說道,「是。」

慕洛琛邊往樓下走,邊說:「把天佑和天寶,送到別的地方去。」

文清再次說了聲是,而且對慕洛琛的安排,已經明白。

蘇瑾年以後會住在這裡,兩位小少爺自然不能在家裡,不然……

蘇瑾年病發了,對兩位小少爺下手怎麼辦?

慕洛琛到樓下的卧房睡下,睡之前,給容子澈打了一通電話,告訴他錄音器已經找到的事情,然後說:「記得把民政局那邊的資料銷毀,我不希望,簡汐看到那些。」

「陳阿姨說,已經銷毀了,你放心。」

「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