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古木口中早已得知,和商崇連一戰後,他便要去東州,如果現在離開,指不定多久才能見面。

從古木口中早已得知,和商崇連一戰後,他便要去東州,如果現在離開,指不定多久才能見面。

羅宓本想勸阻,畢竟東州隔著大海,危險重重,不過最終還是放棄了這個打算,因為她知道,這個男人去東州是因為龍靈。

她不認為,有人可以阻止他前往東州的決心,於是只好輕聲說道:「古木,其實你想領悟天地法則,我有一個速成的辦法。」

「什麼辦法?」古木微微一怔,道。

羅宓則道:「爺爺說靈力濃郁的地方,領悟天地法則的幾率就會越大,如果你我兩人聯手,在火山處布置一道聚靈陣,是否可以更快的凝聚靈力?」

「對啊!」聽到她如此說來,古木拍了拍腦門,道:「我怎麼把這事情忘了。」

羅宓一笑,道:「當局者迷。」

古木對羅宓這個辦法很贊同,如果在本就濃郁的火山口布置聚靈陣,靈力的濃郁程度恐怕會達到恐怖地步!

如此,領悟天地法則豈不是更加容易?

懷著這份激動,古木並沒有在羅家久待,而是帶著羅宓向著曹州正北的方位行去。

原本他是不想帶著羅宓,畢竟自己的禁陣道實力已經是融通級,而後者雖然聰慧過人,卻只是在入門。

但羅宓指著自己的小腦門,說:「我的禁陣道水品雖然沒你高,但這裡可比你這個男人心細,稍加修改,聚靈陣的吸收之力便會比普通的強很多哦。」

霸道總裁的小甜妻 這句話很有殺傷力!

古木最終還是抱起她,極速向著正北的火山而去。

……

曹州的火山並不多,而正北這座也是唯一的,不過,雖然火山少,但卻在尚武大陸極為有名。

因為在其他州,大多火山都是死的,而曹州這個卻是活火山,時不時爆發,向眾人秀下自己的存在。

古木和羅宓一路而來。

僅僅用了兩個時辰便到達這裡。

剛剛落在火山口的外圍,看到周遭凝固的熔漿,乾裂的紅色大地,古木頓時就發現,這裡的火屬性確實濃厚。

「小姐,你說,我們如果在火山口布置一座聚靈陣,效果會不會更好?」古木將路上的想法說出來。

「可以。」羅宓點點頭,不過卻說道:「這座火山時而爆發,你若不怕被熔漿侵蝕,就去吧。」

古木打了個冷顫。

旋即說道:「算了,我看這裡就挺不錯,開始吧。」

羅宓微微一笑,道:「你先把陣訣布置出來。」

在路上兩人就商量好,古木負責布置陣訣和禁線的刻畫,而羅宓則負責改善。

可以說,這倆人分工很明細,也算是完美組合的初次磨練。

身為融通級禁陣道高手。

古木的陣訣和禁線刻畫絕對爐火純青!

而且聚靈陣只是入門級陣法。

所以在他揮手間,就已布置出完美的陣訣。

「古高手,你布置陣訣的手法真快啊。」羅宓撅了撅嘴,自己還沒喘口氣,他就把陣訣弄好了,這也太誇張了吧。

古木笑著說道:「時間緊,任務重,小姐,你趕快改善吧,我很想看看,是否如你所說,將聚靈陣改為小成級陣法。」

一開始帶著羅宓而來。

古木是想讓她幫忙提高禁陣道,從而將吸收的效果提高,可在路上,羅宓卻說,只要給她點時間,是可以將入門級的聚靈陣,提升至小成級。

這句話無疑讓古木吃驚。畢竟去改善禁陣,他自詡也能做到,但提升一個禁陣的等級,他連想都沒想過。

羅宓不語,走向布置好的陣訣。

繼而皺著眉,搓著小嫩臉思考起來。

想要修改禁陣,不是件隨隨便便的事情,這要耗費很大的心神和保持絕對的安靜。

此地接近火山口,溫度超過了四五十度。

羅宓雖然也是武者,但分心思考,難免會被高溫所影響。

體貼入微的古大少隨手一揮。

以水之真元在周圍形成防禦屏障將羅宓籠罩。

水之真元形成,這片區域散發出幾分涼意。

處在思考中的羅宓感覺清爽無比,回過神,看到那淡藍的屏障,笑道:「沒想到你這個大男人,還挺細心的。」

古木聳聳肩,並沒有說話。

羅宓繼而再次將目光移到陣訣上,開始精密的細算起來。

……

別人都說,認真的男人最有魅力。而古木看著羅宓青絲懸在額間,微微彎腰,皺著柳葉眉,專心致志研究陣訣的模樣。才發現原來女人認真起來也很有魅力! 觸感溫柔,帶著屬於她獨特的甜美。

慕靖南有些難以自持,堪堪別開腦袋,氣息低喘。

「回官邸。」

警衛懷疑自己聽錯了,「二少,現在回官邸么?」

慕靖南垂眸,看著懷裡的司徒雲舒,薄唇微微勾起一抹愉悅的弧度,「嗯,回官邸。」

他想帶她回家。

回屬於他們的家。

她的公寓,有太多江南的氣息。

他怕……進了公寓,會看到太多有關江南的生活的氣息。

所以,還是決定把她帶回官邸。

回他們的家。

司徒雲舒這一覺,睡得很沉。

大抵是那一杯紅糖老薑茶起了作用,她的痛苦緩解了一些,睡得很沉。

到了官邸,慕靖南將她打橫抱起,徑自回了卧室。

將她放躺在床上,她身子立即蜷縮了起來。

慕靖南心疼極了,問了家庭醫生,還有什麼辦法可以緩解她的痛苦。

家庭醫生給他提了兩個建議,一個是吃藥緩解,一個是熱敷。

她現在睡著了,叫醒她吃藥,說不定她會憤然離開。

慕靖南選擇了第二個選擇,向女傭討要了女孩子用的暖寶寶,他回到卧室。

在她身邊躺下,暖寶寶已經開始發熱,他小心翼翼的貼在她小腹上。

漸漸的,她緊皺著的眉頭,舒展開了一些。

慕靖南很欣慰,伸出手臂,攬住她的腰,下巴抵在她發頂上,也閉上了眼。

溫暖的卧室,相依偎熟睡的兩人,畫面看起來格外的溫馨。

…………

宋雲遲打了好幾次慕靖西的電話,都無人接聽。

晚上,哄睡了陸萌之後,他抽空去了一趟慕家官邸。

剛踏進西翼,便看到傭人正端著酒,送上樓。

「這麼晚了,誰要喝酒?」

傭人停下腳步,恭敬的道,「宋少,您來了。」

「這些酒,誰要喝?」

看了一眼傭人托盤上端著的酒,全是烈酒。

「是三少要喝的,他……已經喝了一晚上了。」

「什麼?!」宋雲遲震驚,喝了一晚上了,還要給他送酒喝?

「宋少,您有所不知,三少這段時間心情很不好。小小姐不在,少夫人也不在,三少常常一個人酗酒。喝醉了,就睡,睡醒了又喝。」

宋雲遲額角上青筋暴跳,他瘋了么這是?

每天酗酒,是個鐵打的胃,都受不了!

「酒給我。」宋雲遲接過托盤,「我來送。」

推開卧室,撲鼻的酒氣迎面而來。

宋雲遲蹙了蹙眉,水晶大燈沒有開,只打開了幾盞筒燈。

他看到了坐在地攤上,背靠著沙發的男人,地面上散落了一地的空酒瓶。

他一腿伸長,一條腿曲了起來,手上還握著一瓶威士忌,正在往嘴裡灌。

「別喝了!」

手上的酒,被人抽走。

喝得醉醺醺的慕靖西,反應慢半拍的轉過頭來,費力的看了看,才辨別得出他是誰。

「雲遲,你……你怎麼來了?」

他勾唇輕笑,「來陪我喝幾杯。」

說著,他傾身要去茶几上拿酒杯,宋雲遲沒好氣的按住他的手,「夠了靖西!你要喝到什麼時候?」

喝到什麼時候? 他也不知道……

他只知道,喝醉了,喬安才會入他的夢裡來。

只有喝醉了,他才能看到小糯米。

他也不想這樣的,他其實也不想的,只是……酒精實在是個好東西。

能讓人逃避現實,暫時忘掉現實中的痛苦。

他傾身,要搶他手裡的酒,宋雲遲發現了他的意圖,伸手將他狠狠一推,給推倒在了沙發上。

換做是以往,以慕靖西的身手,根本不會讓他得逞。

可是現在,被酒精麻痹了的他,整個人都是反應遲鈍的。

沒有一丁點靈敏度,任由他輕輕一推,就給推到了沙發上。

身子倒在沙發上,久久沒有坐起身來,他一手搭在眼睛上,薄唇緊抿著,喉頭上下滾動。

似乎在壓抑著些什麼。

宋雲遲來到卧室門口,叫來了一個傭人,「把地上的酒瓶都清理出去,還有這些酒,都端走吧。」

「是,宋少。」

傭人速度很快,便把凌亂的地面清理乾淨。

卧室里安靜了下來。

那股酒氣,還在空氣中飄散不去。

宋雲遲來到落地窗前,打開窗子,呼啦一下,寒風瞬間灌了進來。

酒氣被吹得四散。

寒風吹在身上,冷得慕靖西一個哆嗦。

他拿開手,迷離的目光投向他,啞然質問,「你在幹什麼?」

「讓你清醒一下。」

他再醉醺醺的下去,身體遲早被他自己弄垮。

不就是老婆孩子都跑了么,這有什麼大不了的。

他的萌萌不還是帶著孩子一起回A國,他也沒被打擊得一蹶不振啊。

當時他還安慰他來著,說男人要厚臉皮一些,才能追到老婆。

怎麼現在換到他身上了,他就一蹶不振了?

深受打擊的樣子,彷彿再也無法重拾信心了一般。

宋雲遲有些不敢相信,眼前這個醉醺醺的男人,竟然是他的發小。

慕靖西手再次搭在眼睛上,整個人躺在沙發上,宋雲遲看不去了,給他拿了一條薄毯,蓋在身上。

「靖西,逃避現實是沒有用的。你跟喬小安發生的這些事,也不是沒挽回的餘地。你的理智都用到哪去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