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傑道:「這是我自己的事情。」

御傑道:「這是我自己的事情。」

御傑沒有在多說什麼而是象艾西斯的方向走去。

「你是為了T嗎?」弗蕾亞突然大聲的問道。

御傑並沒有回話,他的腳步都沒有停下過,就象完全沒有聽見一樣。


艾西斯道:「既然你求於送死,那我也只能滿足你了。」雖然這麼說,但對於御傑剛才的生靈滅還是餘悸未退。

御傑的眼神越顯越加兇狠,全身偶爾能呈現出黑色的光芒,神記道:「難道你沒有察覺到嗎?因為剛才的生靈滅你身體中的黑色能量已經開始了劇烈活動,你還是控制一下比較好,這樣的話對你來說是很危險的事情。」

御傑絲毫沒有聽進去神記所說的話,而是握著拳頭直接砸向艾西斯,度並不是很快,可那裡3道還是嚇人的,艾西斯也感應到了,將自己的左臂慢慢的抬起,伸手接住了這一拳頭,但對御傑的表情卻是十分的不解,問道:「你有什麼招數儘管使出來吧。」

御傑近似咬牙切齒,對艾西斯的話就象沒有聽見一樣,隨著抬起的右腿一腳已經猛踢過去。

而那種度是根本無法打到艾西斯的,不等他那一腳踢至御傑便已經被艾西斯推到了十幾米外重重摔倒在地上。

那種氣氛讓神記感覺越來越不對勁,問道:「御傑你這小子在做什麼,你」神記還沒有在說下去那股黑色的力量已經逼近身來,神記這才明白生了什麼,道:「一定是那小子剛才在使用那個術時沒有完全的釋放能力,才導致餘下的能力將體中黑色能力疏通,如果真是這樣的話」

此刻外面的御傑兩隻眼都已經完全變成了黑色,全身上下都充滿了黑色的光芒,那種光又象是火焰,但卻明明是光,任是誰看到這種光都會明白,那是力量的象徵。

艾西斯還是一陣納悶呢,兩隻手從自己身體的兩邊舉了起來,而在她的手心則是兩股紫色的球體,地面開始晃動,象地震但很微弱,御傑絲毫沒有理會繼續向她的身邊走動著。

『砰』一聲響聲傳來,地面的土塊揚起,下面則顯示出一個深洞出來,深洞里只能看到黑暗,讓人感到幾分的好奇和恐懼。

這一切御傑就象完全沒有看見一般,繼續慢慢的向前走著

吼!

那聲音讓大地跟著顫抖,一個巨大的腦袋突然從黑洞中竄了出來,這時的御傑才停了下來,仔細的望著那個黑色怪物。

整理布。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 御傑那無神的雙眼根本就沒有把任何東西放之於眼中,儘管眼前這隻怪物在他的面前張牙舞爪而御傑卻只是微微一笑

看到御傑這樣般無視自己的存在那怪物已然大怒,俯身沖了過來,這傢伙的身形近似於蛇,只是它全身上下的顏色都由黑色組成,並且在它的頭部還長著一個巨大的觸角。

那嘴巴直接向御傑的身上撲來,上下鄂張開縱然在有十個御傑也可一口吞下,但這隻怪物突然停了下來,艾西斯也是一陣的疑問,緊接著是一團火焰從那怪物的嘴裡爬了出來,火焰就象是一個生命,但又象是長著眼睛的怪物,順著那傢伙的身體爬去,但只要火焰爬過的地方便被燒成灰燼。

艾西斯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所喚出的怪物被火焰燒盡,就象一張紙一樣弱不禁風,瞬間那剛才還張牙舞爪的怪物便燒成了廢墟。

此時在御傑的身前站著一隻可愛的怪物,它沒有腦袋,長有六條腿,肥胖的身體上還長著兩雙翅膀,身體上的顏色如同剛才的火焰一般,不過從它的外表上看的確是十分可愛的,全身上下肉忽忽的,但神記看到這傢伙時卻大嘆了口氣,道:「該來的還是來了呢。」

這個傢伙則正是混沌,混沌最獨特的地方是沒有頭和五官,只有身體腳和翅膀,無論誰看上去都會被它的樣子嚇一跳。

艾西斯也不例外,久久不能相信眼前這隻怪物居然也是一個生命,艾西斯自言自語的低聲道:「是那個傢伙所招魂出來的嗎?」艾西斯仔細大量的混沌。

混沌雖然沒有眼睛,但可以憑藉著身體上的感覺感應到四周的情況,艾西斯的位置自然已經被它感應道,它的身上突然燃起火焰,那火焰並慢慢的脫離著它的身體,許久后竟然在空形成了另一隻生命

混沌的舉動讓艾西斯無法理解,然後御傑的舉動卻讓變的異常起來,整個身體被黑色的液體光束所吞沒,全身上下都在冒著泡泡狀的東西,艾西斯暗道:「這傢伙到底難道又要召喚出什麼怪物嗎?」

那些黑色的泡泡慢慢脫離御傑的身體飄到了空中,並堆積起來,等泡泡消退後又是一隻怪物出現在了艾西斯的面前,它的樣子到是十分威武,擁有著象老虎一樣的身體,腳爪又極似鹰鵰之類,全身上下長有淺紅色的鱗片,只是在它前身背上長著一對灰色的翅膀,僅從外形也能看出其戰鬥力之強。

雖然艾西斯並不認識這個陌生的怪物,但神記卻是清楚的很,這傢伙正是四大凶獸之一,窮奇。

窮奇在空中踱著步,兩隻眼掃視著身下的一切。

而御傑的身上則再次冒出那種氣泡,雖然不知道眼前這兩隻怪物的力量,可這樣下去畢竟是對自己不利的,艾西斯一揮手,從土地中再次鑽出一隻黑色怪物,它張著大嘴象御傑的身上撲去。

這隻怪物的出現引起了混沌的注意,混沌雖然沒有五官,但它的特殊感覺卻是十分靈敏,空中那團火焰也似乎得到了它的命令急撞到了那黑色怪物的身上,極快的度讓人只看到一束光從眼前閃過,緊接著那黑色怪物便倒在了地上。

那團火焰在從黑色怪物身上穿過時也留下了一絲的火焰,那火焰迅的燃燒,而那黑色怪物象紙一樣很快被燒成了灰燼。

艾西斯還沒來的及注意窮奇,混沌的舉動再次讓他震驚,暗道:「看來這樣的攻擊是不會有什麼作用了。」

艾西斯的兩手高揚,身體也跟著飛到了空中,道:「我不想打擾你們,可我現在需要你們,醒來吧沉睡的戰士們!!」

這似乎是什麼咒語但又是一種奇怪的力量,天空中跟著電閃雷鳴,而在艾西斯身體的上下左右分別出現了四個黑洞,這四個洞不停的旋轉著,而現在的御傑已經沒有了知覺,早已經不知道生了什麼只是獃獃的站在那裡,等著被那黑色力量所吞噬。

神記看著天空的艾西斯擔心的說道:「元素恐懼之門!」在想想現在的御傑,暗道:「這一切都是因為我嗎?」神記感覺自己已經沒有了希望。

四個黑洞分別在艾西斯的頭上腳底以及身體左右四個方向,艾西斯則站在中間,而四個黑洞都有一道光束直接連接著艾西斯的身體,艾西斯慢慢閉上了雙眼。

此刻艾西斯腳底下的那個黑洞開始閃光,然後是一全骷髏兵團從裡面沖了出來,黑洞只有兩米多寬,但卻擁擠的出來一骷髏戰士,有著騎著骷髏戰馬,它們的手上拿著不同的武器,而在艾西斯頭頂上的黑洞則不斷的飛出黑色的東西,它們的形態近似蝙蝠,但要比蝙蝠大上很多,身體的骨架暴露在外,尖長的大嘴裡布滿了鋒利的牙齒。

兩隻洞不斷的象外蜂擁著,不一會已經是一個軍團的力量了,這些東西的出現並沒有讓混沌和窮奇感到恐懼,相反它們到是變的興奮起來,起碼窮奇是那樣的,兩隻翅膀拍打著,起身奔向那群飛來的怪物。

而混沌仍是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只是身上的火焰燃燒的更加旺盛,等那些骷髏軍團想要靠近時一團團火焰演化成火焰彈從混沌身體外的火焰中射出。

這時地上變成了火海而天上則只能聽見那怪物的慘叫聲。

見到如此的情況艾西斯基本也了解了眼前這兩個傢伙的能力,暗道:「看來只能這樣了」


艾西斯身體左邊的黑洞也開始閃著光,只是這次從裡面伸出的不在是什麼作戰怪物而是一隻巨大的手,這隻手就如同鋒利的刀劍一般,長滿了菱角,大手剛一出來就象空中的窮奇抓去,剛伸到一半突然停了下來,是一種更強大的異能力讓艾西斯不得不注意那個方向,出這種能力的正是御傑。

御傑的全身上下都冒著泡泡狀物體且越來越多,艾西斯暗道:「絕不能在讓別的怪物出來了。」想此大手在空中轉向向地上的御傑拍去。

整理布。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 『撲通!』

御傑整個身體墜落到水中,這條河可是藏有克林斯東爵怪物的地方,是任何人都不得輕易冒犯的。

「阿傑,你還能醒轉嗎?」神記的聲音在御傑的耳邊想起,御傑的內心中也聽到了,可自己的身體彷彿已經不受自己的控制,無論自己多麼用力都無法動彈一下。

「我不知道生了什麼,我的能力也越來越微弱難道那種事情真的生了嗎?」御傑用自己的心和神記交流著。

神記微微點著頭,道:「生靈滅那種術回頭看看我並沒有幫上你什麼,我只是我只是想讓你儘快的得到天眼那種能力現在看來那時候的選擇是錯誤的。」

看著在自己心中飄動的神記,御傑也看到了它現在的心情,御傑也是為了自己,這不能怪它,道:「不管怎麼說我都很感謝你,如果可以的話,即使你不這樣做我也會這樣選擇,擁有力量我才能擁有我想要的,我還有我的朋友我不會這樣死去的。」

神記怎麼也不能相信這些話會從御傑的口中說出來,這本應該是自己說的,現在最需要鼓勵的可是御傑,而不是自己,神記的神情變的有些恍惚,硬朗的眨巴著眼,剛才的悲傷也跟著消退,道:「那現在只有這樣了。」

御傑的身體慢慢的向河底深處沉澱著,神記道:「現在能救你自己的也只有你了,學會使用天眼之手!」

「天眼之手?」御傑突然有些好奇。

神記道:「在前幾任神記的傳人中還沒有人可以達到天眼這種能力,也正是因此神記的力量一直被第一任神記主人封印著,我多麼的渴望有人可以達到這種力量,是我太自私了如果不是這樣」

御傑道:「還是先告訴我天眼之手的事情吧不然一會我就真的死了」

神記道:「天眼是根據陰陽之力所成,即掌握黑暗與光明這兩種力量,也只有擁有了這種力量才可以凈化萬獸,剛才你的身體已經被黑暗力量所吞噬混沌和窮奇從中跑了出來,現在你只能用天眼黑暗之手將他們再次封印到身體中。」

御傑嘆道:「可我現在連控制自己的力量都沒有更不用說使用天眼了」

神記的表情變的極為堅定和認真,說道:「雖然你失去了操縱身體的力量,可你仍然可以繼續操縱天眼,這也正是天眼的特別之處。」

御傑聽此倍感歡喜,忙道:「那我先試下」

御傑下沉的身體突然停了下來,大概是已到了河底吧,御傑試著將自己的雙眼打開,可無論自己如何努力都無法看見外面的東西,御傑暗道:「我現在只是個靈魂嗎?」

御傑的雙眼開始閃光,河底照射出兩道光出來,緊接著河面開始翻滾,而外面仍是一團混亂的火焰,天空中的窮奇也正自瘋狂的進攻著,艾西斯雖然打開了恐懼之門,可這樣也消耗了他不少的異能力,如果恐懼之門仍無法取勝的話那艾西斯也會跟著葬身於此。

隨著河水的翻滾,克林斯東爵從中爬了出來,它的體形並不是很大,但它的外表卻是十分強悍的,它的身體如同恐龍一般,背上則長著一對翅膀,長長的尾巴拖在身後,兩隻大腳踩在湍流的河面,兩隻大眼就象兩盞大燈,而御傑則躺在它的背上。

克林斯東爵的出現使外面的一切都變的安靜下來,艾西斯的恐懼之門竟然自己關閉,混沌和窮奇都露恐懼之色,窮奇先是從天空中慢慢落至地上,然則蹲在一處動也不動,混沌雖沒有五官但它也感應到了那種力量,身上的火焰跟著消退下來。

艾西斯則蹲在了地上,一面為恐懼之門突然關閉而不解另一面不解的是窮奇和混沌這兩個怪物看到那河裡出來的怪物也退縮起來。

神記看著眼前的克林斯東爵無法置信的說道:「這個傢伙不是」

御傑絲毫沒有理會神記在說什麼而是繼續努力的睜開自己的雙眼,希望可以象神記說的一樣使用出天眼之手。

「這個傢伙就是克林斯東爵嗎?」艾西斯用低沉的聲音一邊看著克林斯東爵一邊說著。

克林斯東爵則注視著艾西斯憤怒的眼神讓艾西斯一下子變的僵硬了,而這一切正是恐懼所帶來的,克林斯東爵並沒有說什麼而是轉過頭看著背上的御傑,兩隻眼放出強烈的光芒,那光芒將四周的黑暗驅散,讓一切變的光明。

克林斯東爵和御傑對視到一起,那道光似乎為兩個人架起了橋樑,御傑正在奮力睜開自己的雙眼,只是還沒有努力自己的雙眼竟然已經自己睜開。

克林斯東爵兩眼中的光越來越強,御傑全身上下的黑色泡泡竟然慢慢被其吞噬,御傑的身體也終於又回到了原來的樣子。

「你就萬獸之王修?是是這個樣子嗎?」神記激動的說著。

御傑從克林斯東爵的背上站了起來,看著眼前的怪物,問道:「修?」

神記道:「雖然天地初成之時萬獸作亂,但萬獸還是有的,就是萬獸之2王修,隨著第一任神記主人將萬獸一一封印,修也跟著神秘消失,據說第一任神記主人和修也為萬獸而戰鬥過,只是只是後來兩者都跟著神秘消失了。」說到這神記頓了下,又道:「普天之下能將之中黑暗力量反吞噬的除了第一任神記主人之外也就只有萬獸之王修了。」

克林斯東爵仔細的聽著神記所說的話,並沒有承認自己的原名,而是將目光轉向窮奇和混沌,這兩個怪物看到克林斯的眼神很快會意一起化做一道光回到了御傑的身體中。

雖然克林斯東爵沒有承認,但混沌和窮奇的舉動已經在告訴神記和御傑它就是萬獸之王修!

整理布。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 修的出現並沒有讓大家感到異樣,因為在這裡沒有人認識這個強大的傢伙,然而御傑則已從神記的口中聽出了什麼,起碼他知道修是一個很了不起的神獸。

修兩隻眼盯著御傑並上下打量著,問道:「這就是神記的傳人嗎?」

修的語言並沒有在嘴上,而是在心裡,精通心語的神記自然也聽到了,回答道:「是的,是前任御瀾所授。」

修點了下頭,道:「這麼多年過去了沒想到還能和你見面,看來一切都是命運中所註定的,你們為什麼會到這裡來呢?」

聽到這個問題神記一時間竟然不知道怎麼回答,如故說是來取神之碎片恐怕會激怒修,但如果不那樣說又不知道如何是好,看到神記猶豫不決御傑忍不住說道:「我們是來拿那塊神之碎片的。」

御傑的直言讓修的臉色大變,神記兩忙解釋道:「這完全是因為諸神和巨人之間的戰鬥,而且虹也加入到這場戰鬥來,巨人與虹聯手這對諸神來說上十分不利的,如果諸神戰敗,那這塊神之碎片勢必會落到虹的手中。」

「虹?」這個字似乎曾經在修的記憶中出現過,修想了片刻后說道:「虹,這個戰隊又出現了嗎?」

神記道:「近來該戰隊已經活躍在世界每一個地方,他們的目標是神之碎片和五大元素,如果這些東西都落到虹手中的話,那對世界來說將是十分不利的,為了整個世界,為了人類,難道不應該阻止這些事情生嗎?」神記說到此停頓下來,看著修的表情,又過了會才道:「如果我們知道這塊神之碎片在您的手那無論如何我們也不會過來冒犯您的。」

「這些話我暫時記下了」修說完便閉上了眼,那種神情似乎在想著什麼,許久后說道:「這麼久以來我終於明白了那件事情的原由,象他所說的一樣,規矩可以限制人的部分自由,而這份自由則會給人帶來陽光帶來更多的東西。」修說完它那整個身體開始慢慢下沉,漸漸在河面消失了,只剩下御傑一個人獃獃的站在河面上,一動不動。

遠處的艾西斯艱難的從地上站了起來,此刻的他已經在沒有任何能力戰鬥了,看著安然無恙的御傑,暗道:「看來這傢伙比我想象中要複雜的多呢,這件事情還是交給老大負責吧。」說完從她的背後閃現出一道極光,一隻大鳥飛了出來。

艾西斯拖著沉重的身體爬上了鳥背,阿瑞斯則緊跟其後,大鳥長嘶一聲飛到了空中,少時便不見了蹤影。

御傑也只能眼看著她遠去,卻沒有任何辦法,因為自己已經在沒有任何能力,如果剛才不是修的出現只怕自己早已經被體中的黑暗力量所吞噬,抬起手感覺自己的手突然多了什麼東西,打開一看那東西閃耀著奪目的光芒,神記驚道:「是神之碎片。」

御傑並沒有太多的歡喜,但他明白這塊神之碎片是修所賜予的,當下將自己的手握的很緊很緊,生怕它丟失。

說到這裡時御傑才停頓下來,封雲能感覺到在分開的這段日子裡大家都有著不同的經歷,這些經歷也讓他們明白原來這個世界是這樣般的殘酷,御傑道:「之後我就來到了這裡,是霍青,是他帶我來到了這裡。」

「霍青?」封雲跟著念出了這個名字,也突然想起剛才霍青所說的話,道:「難道我也是被霍青帶到這裡來的嗎?」

御傑搖了下頭並不能肯定的回答這個問題,而是說道:「和霍青分開的太久也許正是因為這樣吧,我感覺霍青越來越奇怪,甚至能感應到他身體中那強大的異能力,說不定霍青就是虹的老大。」


最後的那幾個字讓龍帥和封雲都提起神來,這是他們想都不敢想的,封雲道:「我曾經這樣懷疑過,可我很快就打消了這個念頭,不管怎麼說在那個時候霍青的異能力可是我們四個人之的那個呢,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讓我相信他成為虹的老大,我還真是不能接受呢。」

封雲的話到是讓大家想起了小時候的事情。

「我無法忘記你們,因為只有你們才是我最親的親人,對你們來說不都是這樣嗎?」是霍青的聲音,很清晰,也很清楚。

黑暗中霍青再次走了過來,六雙眼一起向那個方向霍青還是那個樣子,就象從來沒有改變過一樣。

封雲看著霍青看著他的眼神,道:「我不知道這麼多年來你生了什麼,可我知道,我們的感情是永遠不會變的,你永遠是我們最好的朋友,兄弟,親人,我們是不能分開的,對嗎?」

霍青道:「我們都是破言族的族人,我們是元素力量的掘者,所以我們也是世界毀滅或者生存的主宰者,我不希望看到你們死,只希望我們還能在一起,現在我們應該做的就是毀滅這個世界!」

霍青的話讓大家這種話這種手段完全是恐怖主義者才有的想法,完全是邪惡的想法,封雲睜大了眼睛無法置信的望著霍青,問道:「為什麼?」這三個字說的很輕鬆,完全沒有表現出他現在那憤怒的心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