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玄雨問道:「海宗,決選都有那些步驟?」

御玄雨問道:「海宗,決選都有那些步驟?」

海岳皺眉說道:「每一屆決選都有所不同,不過今天聽一些消息靈通的教師說,這一屆的決選,是歷屆最完善的一次,會全方位地考量選手的修為、意志、戰技乃至肉身!那麼,這一屆的決選,很有可能就是……『登天塔』!」

「登天塔,那是什麼?」御玄雨奇道。

「登天塔,是蠻荒時代流傳下來的建築,內蘊無窮神奇。到現在,還沒有誰能勘破其中奧秘。」海岳鄭重地說道。

「這麼厲害?」御玄雨道,「海皇和雲后,這兩位玄皇級的大能,也無法勘破登天塔的奧秘嗎?」

海岳點頭說道:「不僅僅是海皇、雲后二位玄皇……有記載的,探索過登天塔的前輩高手,僅僅玄皇就有十六位!還有兩位,是超越玄皇的存在。但是,他們沒有一個能登上『登天塔』的最高一層,勘破這座塔的秘密。」

御玄雨表情怪異地看了許陽一眼,超越玄皇的存在?世尊強者!連這樣的絕世強者,都無法勘破登天塔的秘密,這座塔還真的很特殊。

「這座塔有什麼作用?」御玄雨問道。

「登天塔,又被稱作迷幻塔,塔中蘊含無窮無盡的幻境,每一層的幻境之中,都會有各種各樣的異獸、玄者組成的軍隊,攻擊進入者,如果在登天塔內戰死,闖入者本身不會死亡,但心神力量,會消耗很大,往往要好幾天才能復原。」海岳說道。

許陽在聽到登天塔三個字的時候,整個人都石化了。

「……是古籍記載的那座登天塔嗎?」

後世許陽讀過典籍,那是玄氣枯竭的時代,人們對於天玄大陸玄氣消散原因的猜測,列出了十大疑團。其中之一,就是瀛洲海雲上國,「登天塔」!


只不過,登天塔實在詭異莫測,無人能勘透它的奧秘,所以人們也只是將其列為疑兇罷了。

「別說世尊……更厲害的『聖人』也曾經探索過登天塔,但也無功而返!」(未完待續。。) 此後,沈飛魚又幾次宴請了金陵知府沈朝厚。

在幾次交談之中,沈飛魚對沈朝厚也有了更多的瞭解。

原來,沈朝厚雖然貪財好色,但他爲了繼續向上面爬,也爲了一個虛榮,讓金陵一帶的百姓都說他是一個好官,卻也做過幾樁實事。

特別是他肅清了金陵一帶的一個很大的土匪窩,還受到了朝廷的嘉獎。

然而,這件事情他卻做得並不乾淨,因爲他讓幾個武功高強的土匪頭目逃脫了。

從此以後,他就變得有些惶惶不可終日了,他總害怕這些土匪頭目有一天會偷偷地潛入金陵城中報復自己,而且他總覺得自己及其家人身邊的防護有些欠缺,武功高強的人少了一點。

沈飛魚得知此事以後,也不失時機地拱手道:“沈大人爲了保境安民,付出的也太多了,實在令在下感動至極。如果沈大人不介意的話,便讓在下代表全金陵的百姓再送沈大人一樣禮物,以表謝意。”

沈朝厚皺皺眉頭笑道:“什麼禮物?”

沈飛魚道:“八個武功極高的銀劍山莊精英弟子,以他們的實力完全能夠保證沈大人以及你的家人的安全。”

沈朝厚大喜道:“真是太謝謝沈兄弟了。讓貴莊的精英弟子來保護我區區一個知府,實在是有些委屈他們了。”

沈飛魚笑道:“哪裏?哪裏?他們能入府衙保護金陵的父母官,這是他們的榮幸纔是啊。”

沈飛魚將銀劍山莊的八大高手送入知府衙門以後,沈飛魚與沈朝厚的關係也更加近了。


沈飛魚開始直截了當地請求沈朝厚爲三平鏢局拉生意,並暗示沈朝厚他會在其中得到很大的好處。

沈朝厚比較爽快地答應了沈飛魚的請求。

然後他馬上便開始給三平鏢局拉生意了。

很多的豪門、很多的富商,他們都是很給金陵知府沈朝厚面子的。

很多時候,都是由沈飛魚做東,沈朝厚做陪,請上金陵的一個大戶,只要沈朝厚稍一暗示,大戶便會立即答應以後會多多照顧三平鏢局的生意。

很多順風鏢局的主顧就這樣輕鬆地被三平鏢局搶了過來。

只是用了幾個月的時間,三平鏢局的生意便開始變得非常的紅火,甚至比三平鏢局出現風波以前的生意還要紅火得多,用日進斗金來形容三平鏢局每日的進帳絲毫也不過分。

而順風鏢局的生意卻是一落千丈。他們的大主顧已經少了一大半,生意也差了一大半。

三平鏢局迅速地便全面壓倒了順風鏢局。

銀劍山莊樂了。

三平鏢局樂了。

華鐵生樂了。

沈飛魚也樂了。

而急的卻是宋門,是順風鏢局。

宋門門主宋楚良更是急得寢食難安,他在憂急憤怒之中,大罵沈飛魚不是一個東西,居然厚顏無恥地去勾結官府來對付自己。

但他也知道,光着急、光罵人是沒有用的,他要想重新振興順風鏢局,便必須要想出一個辦法來應對眼下的危局。

不久,他安插三平鏢局之中的一個臥底便給他傳來了一個消息。

宋楚良一看到這個消息,立即便爲之一振。

原來,雖然近來三平鏢局的生意是異常的火紅,但鏢局之中卻還有一人始終是非常的鬱悶。

這個人就是三平鏢局的總鏢頭江一水。

江一水爲何而鬱悶?

從這個臥底的消息中,宋楚良似乎也知道得相當的清楚。

江一水在沈飛魚初出江湖的時候便將其得罪了,沈飛魚的心裏必定是耿耿於懷。而這段時間沈飛魚總是帶着三平鏢局的二總鏢頭魯定初四處走動,頻頻一起出現在各種應酬場合,顯得親密無比,似乎有一種有意冷落江一水的意思。江一水在鬱悶之餘,肯定還在爲自己在銀劍山莊的前程感到無比擔憂。

於是,宋楚良決定從江一水身上下手。

他想將江一水拉過來再做下文。

於是,他馬上便修書一封,並派人祕密地將信送到了江一水的手中。

事實上,這些年來,三平鏢局的總鏢頭江一水和二總鏢頭魯定初雖然表面上是親如兄弟,但在他們的心裏卻一直對彼此存有芥蒂。

江一水懷疑魯定初一直都在覬覦他的總鏢頭之位,魯定初也的確一直都存有此心,但由於華鐵生非常的器重江一水,而且江一水在鏢局之中的威信也極高,所以江一水的總鏢頭的位置也是牢不可動。

但現在,正如宋楚良所猜測的那樣,江一水的確已經感受到了一種巨大的危機,他甚至已經感覺到他的前程是一片暗淡了。

他該怎麼辦?

他並不知道。

他的心裏是一片迷惘。


所以他是更加的鬱悶,更加的煩躁。

而當宋門門主宋楚良的一封書信被送到江一水的手上的時候,他彷彿就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他並沒有遲疑多久,便答應了宋楚良的邀請。

於是,江一水很快便在一個祕密的地方與宋楚良會面了。

宋楚良的話相當的直白:“江總鏢頭掌管着一個如此之大的鏢局,難免有得罪人的時候,但當你發現一個被你得罪了的人莫名其妙地成爲了你的主人的時候,你的日子可能就不會好過了。”

江一水的話則更爲直白:“宋門主請在下前來不知所爲何事?”

宋楚良道:“一個人如果在一個地方覺得日子不太好過了,他就應該要考慮挪挪地方了。”他又看了看江一水,繼續道:“有沒有興趣加入我們宋門。”

江一水搖了搖頭,堅定地道:“不!莊主是我的恩師,我是不可能背叛他,背叛銀劍山莊的。”

宋楚良道:“你還是考慮考慮吧。我可以給你開出極爲優厚的條件,第一,你過來便是順風鏢局的總鏢頭,你可以在鏢局之中重新起用一批你信得過的鏢師;第二,我們雖然指望着你重振順風鏢局,但如果沒有達到我們預想的效果,我們也絕不會怪你,總之你盡力而爲便是;第三,鏢局的兩成收益歸你所有;第四,你過來以後,不僅僅是順風鏢局的總鏢頭,我們宋門打算在京城也開一家很大的鏢局,如果你願意的話,這個鏢局也可以由你過去籌建,建成以後,你兼任總鏢頭,總之,我們會讓你在更廣的範圍裏發揮你在這方面的才幹,也會讓你這個江總鏢頭名震天下。”

江一水還是沒有答應下來。

但在他的心裏已經開始動搖了。

因爲宋楚良開出的條件實在是太優厚、太誘人了。 清晨。

牽動海雲上國無數家族神經的「海雲決選」,終於在這一日拉開了大幕!

各國分院的教師,帶著各自的門生,紛紛來到了海雲院,方副院主所在的那座高塔之前的廣場上。

「看來人數不少嘛……」御玄雨游目四顧,見到廣場上,到處都是錦衣華服的強悍少年,拉了拉許陽的衣袖說道。

許陽說:「四十三個僕從國,每個國家取前十,理論上是430人。考慮到某些國家人才凋零,或者像我們東萊國的情形,實際人數應該在400左右。」

「這裡遠遠不止400人啊。」御玄雨不明白。

「剩下的少年天才,應該就是來自海雲上國本土境內了,」許陽說道,「不要忘記,海雲上國本土幅員遼闊,比得上四十三僕從國面積總和!整體玄者水平,也比僕從國高出一截,他們才是決選的主力軍。」

海岳轉過頭說:「許陽說的不錯,這一屆大會,四十三僕從國共有409人,而海雲上國的天驕,卻佔滿了1570人的名額!」

許陽點頭。本來海雲院想要2000人參加選拔,分配給43個僕從國一共430個名額,但沒想到僕從國只送來409個。所以說,本屆大會,共有1979個少年天才,參加決選。

僕從國的天才少年,海雲院免費提供住宿,畢竟是遠道而來。至於海雲本土境內的天驕,就沒有這麼好的待遇了,即使路途遙遠,也不會提供院落住宿,只能住在海雲城以及周圍六大衛城。倒是讓那些客棧、酒樓生意火爆。

「海雲上國的天才,到底有多強?」御玄雨道,「和許陽這個變態比怎樣?」

海岳沉思了片刻,說道:「這次決選,許陽應當排在第一梯隊,能和他比肩的人。屈指可數。」

頓了頓,海岳又說道:「不過,也不能就此說明許陽在海雲上國年輕一輩無敵。要知道,海雲上國,那些有著悠久傳承的大家族,最為傑出的子弟,是不會來參加海雲三選的。」

「為什麼,海雲院是修鍊寶地,一旦成功結業。還有一個光明前程……」御玄雨奇怪地說道。

許陽道:「那些真正的海雲大族,傾力栽培傑齣子弟,比在海雲院資源更加豐富,進步也更快。至於前程,他們很多都是家族未來的繼承人,當然看不上海雲院結業之後提供的職位,對他們來說,其他人渴求的高位反而是束縛。」

海岳贊道:「許陽看得很透。就是這個道理。真正的超級世家,是不會將最為出色的弟子送來參加海雲三選的。他們最多會送來次一流的子弟。但那也是不可小覷的,其中的每個人,都能和四十三僕從國的第一天才比肩。」

從高塔之中,三個身穿海雲院服色的老人魚貫而出,腳底無風自動,高高飛起。俯視廣場眾人。

頓時,廣場上鴉雀無聲。從那三位老人的胸前徽記,便能看出他們的身份。

三輪金色彎月,這三位老者,是海雲總院的三名副院主!真正的「王」級高手。

為首的副院主方同華。眼眸隨意一掃,頓時廣場上所有人都不自覺地低下了頭。玄王的威嚴,絕非等閑人所能承受。

「海雲決選,今日開始,」方副院主低沉的聲音,傳入在場的每一個人耳中,清晰可聞,「決選共分三關。第一關,由柳川主管主持。」

三名副院主隨即落下,坐在臨時搭建起的一座高台上,觀看決選。

一身海藍長袍的柳川主管凌空飛起,並無絲毫玄力波動,顯示出憑虛御空的飛行能力。

「如此年輕的玄君強者,恐怕只有四十多歲,當真可怕。」海岳喃喃說道。


能夠不藉助玄靈、玄力,憑虛御空,就是君侯的標誌。

柳川主管的話,同樣傳遍全場。

「決選第一關,肉身測試。各教師,將『玉符』分發給1979位選手;各位分院教師,十息之內離開場地。」

「許陽,加油。」海岳沉聲說道,同時樂婷雲也摸了摸御玄雨的腦袋,給這個長腿美少女說了一句鼓勵的話。


幾個呼吸的工夫,所有分院的玄宗退走,場上只剩下了1979名選手,頓時空曠了許多。

「選手列隊。」在柳川主管的指揮之下,所有選手排列成了縱橫交錯的長隊,每個人前、后、左、右都空出了一丈左右的空地。

「現在宣讀規則,」柳川主管朗聲說道,「你們腳下的廣場,已經被布置了一座『鎖元斷龍大陣』!這座大陣,可以由操控者施加不同程度的壓力,以考驗你們的肉身強度!能夠以純肉身,承受300鈞壓力的選手,獲得『一星』評價;向上每增加50鈞,額外獲得一顆『星』。努力獲得更多的『星』吧!」

許陽瞬間明白,可能每一關都是按照「星」的多少來評價選手表現,最終「星」的總數,將決定是否通過決選。

翡翠明珠 :「如果連300鈞都無法承受,怎麼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