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上前叫停李嵐嵐。

忙上前叫停李嵐嵐。

鳳緋池被綁着,身上好多鞭打出來的傷痕,他雙手手腕處更是被劍劃過。

沈汐禾胸口起伏了下,喉間腥甜涌動,眼眸黑了黑。

一個閃身來到李嵐嵐面前,抬手便掐着她的脖子,將人提了起來。

「找死。」 李恪走進月華飯店的時候,已經是天黑。

看到李恪走進來,月華客棧的掌柜的,連忙上前迎接。

李恪並沒有直接說明白自己的來意,只是朝著四周的位置觀察了一眼。

在李恪的眼中,雖然是晚上時分,客廳里依然有幾桌子的客人,此刻正有說有笑的說著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這在往常也是不經常發生的事情,但是很快便撫平了臉上的疑惑。

「哎喲,王爺,你這大晚上的光臨本店,小店真是蓬蓽生輝啊!」

掌柜的看著李恪走進來,直接支走了小二,自己親自上來迎接道。

「哈哈哈……晚上睡不著,來看看。」

李恪隨便的回應了一句話,然後便找到一個位置緩緩的坐下。

在掌柜的說出剛才的那句話的時候,周圍瞬間傳來了幾雙異常的眼神。

李恪的餘光,自然是注意到了眼神的位置,這一桌子的客人就坐在大廳牆角的位置,眼神之中帶有狐疑還有一些驚悚。

李恪刻意的朝著牆角的位置看了一眼,在李恪的注視下,牆角位置的客人一共有三人。

一個書生模樣的打扮,一身的白色唐衣,另外兩個就是彪形大漢,滿臉的鬍子拉碴。

三個人完全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似乎並不像是一路人,但是卻坐在了一起。

兩個彪形大漢手中的武器就在桌子上放置。

這三個人只是看了李恪一眼,便繼續手中的吃食,就沒有繼續搭理李恪的動向。

「王爺,今天的是否還是老樣子?」

掌柜的看了一眼李恪,一臉微笑的詢問道。

「老樣子,你先去忙,我過會在找你。」

李恪搪塞的打發了掌柜的,然後依然目不轉睛的朝著牆角那一桌看去。

書生和彪形大漢配合在一桌,從根本上來說的話,這已經不符合常理,不符合常理的東西就會出現一些幺蛾子。

李恪自然不會放過這種調查的機會,李恪朝著其中一名彪形大漢的內心窺察過去。

在李恪的窺察之後,瞬間心裡咯噔了一下。

「殺人?」

在李恪的窺視下,彪形大漢的內心只有兩個字,那就是準備吃了這一頓去殺一個人。

至於殺誰,這個彪形大漢的內心也不是很明確,只是收錢辦事,去處理掉一個人。

至於位置的話,似乎主顧還沒有說明白地址。

此刻,就在李恪準備看向書生的位置的時候,恍然之間,和書生的眼神相互碰撞。

此刻四目相對,兩方都顯得有些尷尬。

不過就在李恪挪開自己的目光的同時,霎時間發現書生臉上的神情,似乎發生了一些為妙的變化。

「王爺,你的飯菜來了,請慢用,有什麼需要的儘管招呼我便是。」

掌柜的親自把李恪的飯菜端上來,一臉諂媚的微笑說道。

「有勞了,你去忙吧。」

李恪簡單的回答道。

支走掌柜的之後,李恪朝著四周的位置看了一眼,除了牆角一桌的三個人之外,剩餘的三桌客人。

兩個是達官顯貴,在這裡吃飯談笑風生,另外一桌就是兩個士兵模樣打扮的人,似乎已經喝的酩酊大醉。

達官顯貴自然不會做出刺殺的事情,士兵的話,自然也可以直接排除,那麼就是牆角的那一桌。

李恪不慌不慢的吃著桌子上的吃食,目光也不斷的掃視牆角位置。

書生似乎已經察覺到了事情有些不對勁,站起身子便準備直接離開。

兩個彪形大漢看到書生的動作,首先露出了一臉的疑惑,停下手中的筷子,便用一種異常疑惑的眼神看著書生。

「我們好像被發現了,現在換個位置繼續接手任務。」

書生看著面前的兩個彪形大漢,極為小聲的說道。

雖然書生的聲音很小,但是依然傳入了李恪的耳朵之中。

經過之前李恪的修鍊,自身的身體已經得到完好的提升,不管是視力還是聽力,全部都獲得了顯著的提升。

只要是李恪想聽的東西,周圍幾百米的距離,不管對方的聲音再小,都不能逃過李恪的耳朵。

李恪雖然聽見了書生的話,依然面不改色的低頭吃著桌子上的飯菜。

兩個彪形大漢聽見書生的話,扭過頭朝著李恪的位置兇狠的看了一眼,眼神之中似乎充滿了鋒芒的殺意。

「敢擋老子的財路,今天就是天王老子來了,我也要滅了他,我倒要看看他有什麼本事。」

彪形大漢看了李恪之後,一臉兇相的說道。

「你們要完成的事情比較重大,還是低調行事比較好,不然任務沒有完成,上面怪罪下來,我也不好交代。」

看到彪形大漢準備站起身子,找李恪的麻煩,書生立刻攔住了彪形大漢說道。

「一個小孩子而已,難道還能衍生出什麼幺蛾子?我這人就是不信邪,就喜歡對付那硬茬子。」

彪形大漢看著面前的書生,一臉義正言辭自信的說道,似乎是在炫耀自己的本事。

「計劃失敗我們都不好過,之前的計劃就出現了一些披露,這是我們最後的機會,如果你們想要獲得錢財。」

「那就必須按照我的計劃行事,如果一味的莽撞,只會讓你們更快的陷入險境。」

書生面對彪形大漢的動作,一臉嚴肅的解釋道。

李恪面對這些人的談話,自然已經大概的清楚了這些人準備做什麼事情。

在李恪現在的認知中,肯定是上面的人給出了一些什麼任務,然後讓這些人去完成,之後任務完成了,就會給出豐厚的獎勵。

情報網的人,一般都是一些大隱隱於市的人,走在人群之中也不會輕易的被人查知。

但是看著這兩個彪形大漢,似乎並不像是情報網的人,一臉的鬍子拉碴,身材魁梧,放在人群之中也能一眼被認出。

倒是這個書生,一臉的潔凈,倒是和普通人沒有什麼區別。

李恪不免想到,難道是情報網的人收到任務,然後在通過一些不正當的關係,找到那些江湖之中的殺客,去做一些刺殺的事情。

李恪面對自己的想法,內心自然也是有一些贊同的。 扎木壘激動的看着江塵,但同時又有些羞澀,總感覺被看穿了心思一樣,「大哥這都能看得出來?」

南也如也是低着頭顱,面色嬌羞道:「多謝這位公子。」

「無……無妨……區區小事不足掛齒。」

扎木壘難得的說話有些緊張,甚至唐虎還見着他的身軀都在顫抖。

「不是,扎木壘你抖什麼啊?什麼事讓你這麼緊張?」

唐虎不解的看着扎木壘,只感覺扎木壘自從見到南也如后便有些反常。

「我樂意,你管得着我?」

扎木壘瞪了唐虎一眼,沒好氣的呵斥道。

「誒!你這傢伙……」

唐虎擼起袖子便準備教訓扎木壘,不過卻被江塵一把攔住,「行了,現在不是胡鬧的時候。」

「先去府上解救南老爺子。」

江塵從南也如的眼中看出了一絲焦急之色,大概也猜到南成風老爺子命不久矣。

南也如頓時投以感激之色,準備跪地道謝,不過卻被江塵一把攔住,「南姑娘,你也是黃昏之人,不用這麼客氣。」

由於黃泉魔君天天與百事通聯繫,江塵也知曉這段時間南也如都在盡心儘力的為黃昏做貢獻。

這才短短几月的功夫,黃昏的勢力已經遠超今非昔比,南域各大情報也漸漸被他們掌控。

這是江塵第二次跟她這麼說了,南也如只感覺心中一暖,更是暗暗發誓這輩子要死心塌地的為黃昏辦事。

「大哥,黃昏是怎麼回事?我也想加入!」

扎木壘好奇的問道。

「黃昏啊……是一個未來堪比羽紗的組織!」

不等江塵回答,百事通便迫不及待的期待道。

「羽紗?是神州的羽紗?」

扎木壘精神一震,瞪大眼睛問道。

「大哥,一定要讓我加入!」

扎木壘強烈懇求道。

「你父親允許你這麼亂來?黃昏可是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扎木壘好歹也是蠱族的少族長,背後牽扯過大,江塵必須得要考慮到這一點。

「父親既然允許我跟着你,很多事就等同於默認,之後大哥不用考慮我父親,我的人生我說的算!」

扎木壘似乎不想讓南也如看低自己,生平第一次說出如此硬氣的話。

江塵笑着點了點頭,果然……愛情使人勇敢盲目。

「重新介紹一下,黃昏扎木壘!」

扎木壘笑嘻嘻的伸出手,彬彬有禮道。

南也如低着頭顱,輕輕觸摸了一番扎木壘的指尖,輕聲道:「黃昏,南也如!」

兩人雙手接觸的一瞬間,扎木壘只感覺渾身像是被一股電流傳過,這是一種從未有過的酥麻感,心臟更是狂跳不止,「這大概就是父親之前說的愛情吧?這次來南域果然沒來錯!」

「幾位還請隨我來!」

時間緊迫,南也如急匆匆的帶着江塵他們朝着南府趕去,當他們進入南府的時候,竟是感受到一股濃濃的死氣。

「不好,父親的傷勢好像又加重了!」

這段時間南也如幾乎都在照顧著南成風,今日也是聽到江塵他們的消息才外出,沒想到僅僅只是片刻不在,情況便如此危機。

。。 第1808章

眼前的玻璃牆無法掩飾路夢平臉上的神情。

在辛晟洞察的目光中,她把頭埋了下去,嘴唇一張一合,好一會兒,才慢吞吞地吐出一句話:「害褚老夫人的理由,我之前……已經說過了……」

「除此之外,就沒有別的原因嗎?」

「沒有。」路夢平很肯定地說道。

她的情緒似乎終於平靜下來,重新抬頭看著辛晟。

最後不管辛晟怎麼問,她都只是搖頭。

探監室外。

辛裕站在走廊里,等父親從裡面出來的空隙,他跟兩名獄警閑聊。

他沒有刻意地去打聽什麼,只是關心了一下路夢平在獄中的生活情況,順便請他們照看好她。

路夢平畢竟在辛家待了二十多年,哪怕是陌生人也會生出幾分感情,何況她還是辛寶娥的親生母親。

現在的寶娥是讓人有些失望,卻到底還是他名義上的妹妹。

聽到身後沉穩的腳步聲,辛裕停下了跟獄警的交談。

轉身,看向身材偉岸高大的男人,「父親。」

「走吧。」辛晟面色沉凝地吐出兩個字,率先走在前面。

辛裕自然地跟在後面,看著父親的背影,想著父親剛才的臉色,眉頭不著痕迹地輕皺了下。

他加快腳步,跟辛晟並肩而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