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而,銀面魔君從樹梢上面一閃而現,他緩步來到了顏芷月面前,修長的身子在月光下散發著一股生人勿近的氣息:「你太弱了!」

忽而,銀面魔君從樹梢上面一閃而現,他緩步來到了顏芷月面前,修長的身子在月光下散發著一股生人勿近的氣息:「你太弱了!」

顏芷月對此卻並不生氣,反而笑著將手中的手槍收回了懷中:「不是我太弱,而是你太強。」

銀面魔君再次開口:「你要變得更強大一些。」

「自然。」

剛說了兩個字,小天便跳到了顏芷月的肩膀上,他用頭蹭了蹭顏芷月的肩膀:「太好了,事情解決了就好,真的嚇死我了!」

正在這時,銀面魔君伸手將小天抓了過去,他掃視了一眼之後才開口道:「這東西是你的靈寵?」

「是。」

雖然小天是個機器人,但某種意義上,小天和靈寵的角色是一樣的。

只是,這話卻讓銀面魔君的臉色突變,他手微微用力捏住了小天的脖子冷聲道:「太弱的東西不適合你。」

「……」

小天四不像的小身子不斷掙扎,咬牙道:「你放開我!放開我!」

「可以換一個。」

銀面魔君眯了眯眸子:「晚點我送你一個更好的。」

「……」

更好的?

什麼叫送一個更好的? 哈嘍,勐鬼督察官 可以說這話把小天的自尊心傷到了極致,他有些想哭又哭不出來,:「我就是最好的!你趕快放開我!」

「……」

銀面魔君沒有說話,只是微微緊了緊指尖,那一瞬,小天完全有種要自己要被捏碎了的感覺!

可是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他發覺他的主人竟然沒有半點反應?

反而笑眯眯的看著這一幕,這簡直讓他傷心極了:「主人,你趕快救我,救我啊……」

顏芷月看著小天微微一笑:「你說的沒錯,這個小傢伙是有點弱。」

「……」

這話讓小天感覺到了晴天霹靂!

所以說,他就知道主人真的嫌棄他了!

可是,顏之月卻話鋒一轉:「不過我暫時沒有換了他的想法。」

「嗚嗚,真的?」這個回答,讓小天原本懸著的心終於放鬆了下來:「主人,我真是太感動了!」

「是么?」

銀面魔君冷笑了一聲:「所以,你是一直想這樣弱下去嗎?」

「弱有弱的好處,強也有強的壞處。」說著,她微微一笑,臉上的倔強和清冷更加明顯了起來:「我從來不覺得自己弱。」 何為弱?

何又為強?

顏芷月的武器是軍火,雖然殺傷力很大,但是很多時候的確是有局限性,說起靈修她自然不如別的人強大到逆天,但是她卻從沒覺得自己弱過。

這一點可以說是自信,也可以是傲嬌與囂張。

宅女的洞天福地 那一瞬,顏芷月下巴微微上揚,清麗的五官帶著一抹傲氣的弧度,在月光洋洋洒洒的散落時,竟讓她變得宛若一個清冷的仙子,炫目的令人無法直視。

如此自信的表情與話語,銀面魔君先是一愣,接著竟笑了起來:「不錯。」

「自然。」

顏芷月接過小天,將其直接塞入了天際空間內。

於是,偌大的林中便只剩下了銀面魔君和顏芷月二人,他們的周遭是一隻只被撕碎的狼,血腥之氣瀰漫起來,讓人不由有種窒息的錯覺。

但是,奇怪的是顏芷月看著面前的銀面魔君,竟感覺到了心安……

沉默了一會兒之後,銀面魔君才開口道:「你在這裡等我一下。」

「……」

顏芷月一愣,還未來得及說話。

下一秒,銀面魔君已然消失在了原地……

……

攝政王府。

冷凝發現顏芷月不見了時,根本想都不想,直接便找到了夜蕭炎:「攝政王,王妃娘娘不見了!」

「什麼?!」

沐晨聽到這句話,嚇的瞪大眼睛:「王妃娘娘怎麼不見的?」

「王妃娘娘想要找齊蘭草,我告訴她在虛無附近的山那邊有,所以王妃便把我支走,自己一個人去了。」說著,沐晨雙拳緊緊攥在一起,努力壓制自己內心想哭的感覺。

「王爺……」

沐晨看向坐在一邊的夜蕭炎,卻發覺夜蕭炎已經消失了?

這麼快?

竟然不見了?

……

山中。

寂靜的只剩蟬鳴。

待他回來時,已是半個時辰之後。

顏芷月找了一個較為舒服的地方坐了下來,畢竟來了這個林中之後她便一直在奔波,身體也著實是累了……

銀面魔君一襲黑衣隨風飄絕,夜晚中的他陰冷的宛若鬼魅:「送你。」說著,他隨手便是一丟,直接將一個小東西丟到了顏芷月的懷中。

毛絨絨的觸感。

大婚晚成:嬌妻乖乖入懷 顏芷月先是一愣,待看清手中的東西時,卻是更加驚訝起來:「這是……狼?」

懷中的小傢伙通體雪白,一雙眸子卻是冰藍色的,純凈的猶如星辰大海一般祥和,它歪著腦袋看著顏芷月,接著竟伸出了舌頭微微舔了一下顏芷月的手背……

也正是因為這個舉動,顏芷月才肯定了這個小傢伙是只狼。

因為狗的舌頭是濕潤嫩滑的,這個傢伙的舌頭上卻好像帶著一些細小的倒刺,微微舔動了一下她的手背,竟有種隱隱作痛的感覺席捲而來。

銀面魔君點了點頭:「這是雪狼,只有一支狼族被滅族之後,才會在他們的領地內憑空出現的。」

「……」

一支狼族滅族?

也就是說,剛才那數百隻狼竟是一支狼族?

不得不說,銀面魔君竟能在瞬間便將其解決,可見實力真的是極其強大…… 顏芷月看著銀面魔君,眸中帶著一抹淡然:「既然如此,那就多謝了。」目前為止,她還真的缺一隻靈寵,所以也懶得去推讓,大不了晚一些將著恩情還了便是。

「……」

銀面魔君沒有說話,轉身便要走。

可是,顏芷月卻忙起身:「魔君,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那一瞬,銀面魔君停下了腳步,回頭看向顏芷月:「什麼?」

顏芷月摸了摸手中的小傢伙,才開口道:「認不認識一個叫顏子夕的人?」

「……」

忽而,銀面魔君的眸子明顯微眯了一下,身上的氣場也變得無比陰冷了起來。

顏芷月看向銀面魔君,清清淡淡的開口道:「他自小便被設計送入了虛無之地,我很想知道他是不是平安?」

「重要麼?」

銀面魔君面具下的他不知道是何表情,只是森寒的眸光有些猙獰。

「當然。」

對顏芷月來說,顏子夕是她唯一的親人了。

無論是前世還是今生,親人這個字眼對她來說都比較陌生,只是,這個所謂的哥哥卻是一個讓她第一次感覺到親切的人。

想到這裡,顏芷月亦是再次開口問:「認不認識?」

「……」

銀面魔君緊了緊拳頭,眸中的情緒仿若極速消失:「認識如何?不認識又如何?」說著,他冷然一笑,嘲諷之氣盡顯:「入了虛無那個地獄的人,你直接當死了便好。」

「當死了?」

顏芷月忽而一笑,笑容無比柔和:「我懂了。」

「懂?」

銀面魔君深吸了一口氣,似乎在努力壓抑著內心的痛苦之氣:「地獄中掙扎的人就算是活著,卻也沒了心、沒了任何感情,對他來說,活下去的動力只剩下……復仇。」

復仇。

這兩個字帶著一股強烈的恨意,根本沒有半點言語的流轉之姿。

微風輕拂,一絲絲縷縷的寒意讓人赫然有種背脊發寒的感覺……

「……」

顏芷月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銀面魔君。

可以說,她之前見到這個銀面魔君時便感覺到了殺戮之氣,她原以為這樣的氣息是虛無的環境造成的,畢竟虛無之地之前一直都是一個地獄一樣的存在。

只有十惡不赦走投無路的惡人們,才會被驅趕到虛無之地,那裡可謂是布滿了各種各樣的黑暗與陰沉,卻沒想到這個魔君的心中,竟然還會有如此強烈的仇恨?

這時,銀面魔君看向顏芷月:「恨這東西很好,能變成人活下去的動力。」說著,他閉眸了一瞬間,再次睜開時眸中再次恢復了之前那般的冰冷嗜血,他指了指那隻雪狼:「這東西好好養著,遇到危險時,雪狼可以找到我。」

「嗷嗚~」

雪狼似乎聽懂了這句話,竟叫著配合了一聲。

「……」

顏芷月剛要開口,卻見銀面魔君已然消失不見。

她看著黑漆漆的夜空,紅唇的雙唇微微開啟,似乎說了「保重」二字。

是夜。

這一夜,漣漪不斷蔓延。

似乎,註定了是個無眠的夜晚……

………… 「嗷嗚~」

雪狼叫了一聲,接著便在顏芷月的身上蹭了蹭。

顏芷月將小天叫了出來,問:「活物可以放進天際空間么?」

「可以。」

小天雙眼放光,看著面前的小狼:「不過,主人想要他進去,那就必須要先認主才行,就是把你的血給他喝一點。」

「好。」

根本沒有其他多餘的話語。

顏芷月拿出了一把匕首便要往自己的手臂劃去,那動作利落的根本彷彿她自己根本感覺不到疼。

「嗷嗚~!」

雪狼畢竟是野生獸,見到血腥興奮的不斷蹦躂著:「嗷嗚,嗷嗚,嗷嗚……」

小天忍不住想摸一下那個小傢伙,可對方卻並不滿意小天的觸碰,竟滿是防備的齜牙咧嘴,似乎再警告著小天不要靠近!

「嗷嗚!」

小天想揍人:「主人,這個混蛋竟然嫌棄我?」

「嗷嗚!!」

「喵的,它竟然咬我!」

「……」

顏芷月兩個小傢伙糾纏在一起的樣子,心情竟感覺前所未有的舒服:「你叫小天,他就叫小雪好了。」

「嗷嗚!」

小雪前一秒還在和小天大鬧,后一秒卻警覺了起來,接著更是以最快的速度跳到了顏芷月面前,完全是一副想要保護她的模樣……

「……」

顏芷月微微皺眉,還未來得及說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