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威並重!

恩威並重!

鄒子川的前生,幾乎是鐵血一生,從來都是以軍法治軍,沒有想過恩惠,在被處以絞刑的時候,雖然空有無數狂熱的崇拜者,卻沒有一個真正的上位者為他付出,也許,這就是恩的缺失……

這一刻,鄒子川心裡想了很多很多,他想到了真真,想到了菲利普,想到了星瀚機甲大學的數萬學生,真真不遺餘力的為他塑造一個英雄形象他並不是不知道,他一直忽略這些,從來沒有放在心上,但是,現在,鄒子川突然有一種豁然開朗感覺。

自始至終,他都忽略了媒體。

人民的力量才是巨大的,無論是戰爭年代還是和平年代,個人的力量都是可以忽略不計的,但是,當擁有了強大的宣傳機器后,一些平凡的人凝聚的力量可以摧毀一切……

見眾人都做好了準備工作,鄒子川站了起來。

「這裡有一千六百多人,很多人抱著一種機會主義,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們,不要企望別人能夠救你們,現在,只能自己救自己,我們現在沒有交通工具,我們沒有先進的武器,甚至於,我們沒有食物,但是,我們自己有一雙手,我們只能靠自己,希望,是我們自己給的,所以,我們要團結,只要我們團結,我們就有希望!」

「另外,既然大家願意在一起共同渡過這個難關,就必須要有奉獻精神,這種奉獻精神不限定於某一人,而是每一個人,我希望,在執行命令的時候不要出現違抗命令的行為!」

鄒子川說到最後一句,聲音就如同冬天裡的寒風,冰寒刺骨,一千多人禁不住打了一個冷戰,這個胖子散發的殺機讓人心悸無比。

在明媚的陽光之下,一百個精壯男子在鄒子川的帶領下爬下了懸崖,在平原的草叢之中緩緩潛行著。

這幾公里的距離花了近二個小時,一路之中,居然出奇的安靜,沒有遇到一隻斑斕殼蟲,這讓眾人懸著心放下了不少,相比於斑斕殼蟲的強悍,人類在數量上佔有優勢都是枉然,斑斕殼蟲那巨大的鐮刀和堅固的外骨骼連機甲都可以對抗,殺死赤手空拳的人類簡直是輕而易舉,一百個壯男不夠一隻斑斕殼蟲一個來回衝殺,那數十噸的軀體根本不是手無寸鐵的人類能夠抵抗。

進入了美蘭鎮,找了幾家超級市場的倉庫,這一百人頓時敞開了肚皮吃了一頓,如果不是鄒子川提醒,很可能要出現撐死人的現象。

只是二個小時后就滿載而歸了,每一個人身上都背著五十公斤以上的食物,沒有人喊累,畢竟,在歷經了飢餓后的人才明白食物的重要性。

當眾人行走在那數公里的平原地帶的時候,陽光已經變成了金色,晚霞把有點坡度的平原照射得無比的廣袤蒼涼。

近了,眾人已經可以看到遠處的山嵐和那陡峭的懸崖,甚至於,可以看到那被石頭堵住的洞口……

倏然!

在前面潛行的鄒子川身體突然不動,整個身體就像壓緊的彈簧一般充滿了張力。

跟隨在鄒子川身後的眾人幾乎同時停住了腳步,一百雙眼睛緊緊的盯著前面,眾人不禁都倒抽了一口冷氣,心臟一陣劇烈的跳動,背脊發寒。

在前方二百米遠的一堆亂草叢中,一隻斑斕殼蟲那重達幾十噸的龐大身體正在伏在地上,六條外骨骼腿都藏在身體下面,兩把巨大的鐮刀弓著放在地上,這是一個詭異的動作,因為,從來沒有人看到斑斕殼蟲以這種姿態,如果不是斑斕殼蟲的身體過於龐大,加上其有一身色彩斑斕的花紋和巨大的鐮刀,這麼躺在地上很容易讓人誤會是一塊巨大的岩石……

仔細觀察后,眾人終於明白了,在這隻斑斕殼蟲的身邊草叢中有一頭獁牛,數千公斤的獁牛已經被啃得殘缺不全,微風輕輕一吹,空氣中瀰漫著一股作嘔的血腥味道,顯然,這隻斑斕殼蟲吃飽了在睡覺,如果不是這濃烈的血腥氣,嗅覺靈敏的斑斕殼蟲肯定能夠發現靠近的人類。

看著這隻斑斕殼蟲,幾乎是每一個人都升起一個問題:他們如何回到那洞口?

繞道?

顯然,繞道並不可取,因為,哪怕是繞過了斑斕殼蟲到那陡峭的懸崖下面,上百人背著重物攀爬上懸崖難保不出意外,如果洞口被斑斕殼蟲發現了,那無異於是一場巨大的災難。

所有的目光都落到了鄒子川的臉上。

鄒子川深邃的目光看著前面的斑斕殼蟲一動不動,這個姿態一直保持了五分鐘,終於,鄒子川決定了。

「你們先等會別動,我去把那隻斑斕殼蟲殺了!」

這一百精壯大漢頓時一臉驚訝的看著鄒子川,眼睛裡面充滿了不可置信的表情,從來沒有聽說過人類用肉體和斑斕殼蟲對抗。

更讓人不可思議的是,這個胖子語氣平淡,輕描淡寫,彷彿殺死一隻斑斕殼蟲是輕而易舉的事情,這簡直是匪夷所思。

鄒子川懶得理會他們的驚訝,示意后立刻開始在草叢中緩緩的爬行,肥胖的身體給眾人有一種無比輕盈的錯覺,彷彿這身體並不胖,而是沒有一點重量的羽毛一般……


近了!

越來越近了!

鄒子川深邃的目光變得鋒利起來,殺死斑斕殼蟲是鄒子川經過深思熟慮的想法,那頭獁牛的屍體還有大半,一時半會這隻斑斕殼蟲也吃不完。

會出現的情況只有兩種,第一種就是等待這隻斑斕殼蟲慢慢的把這隻獁牛吃完后離開,第二種就是大量的斑斕殼蟲聚集在一起把這頭獁牛吃光后離開。

第一種無疑是需要相當長的時間,斑斕殼蟲雖然體積龐大,想要吃完一頭幾千公斤的獁牛也不是一天二天的時間,畢竟,從現在這種狀況看,斑斕殼蟲似乎在吃飽的情況下不喜歡活動,一般這種習性的動物吃一頓都可以管很長的時間。

第二種可能性對於鄒子川他們太危險了,如果短時間聚集了大量的斑斕殼蟲后,潛伏在草叢中的一百人被發現的可能性在百分之百,飢餓的斑斕殼蟲的嗅覺更勝飽餐之後的斑斕殼蟲。

無論是第一種還是第二種,都不是鄒子川希望看到的,殺死斑斕殼蟲成了唯一的選擇。

在草叢之中,鄒子川一點一點的移動,每一次移動盡量借著微風吹拂的聲音移動,和斑斕殼蟲多次的戰鬥讓鄒子川知道,斑斕殼蟲有著敏銳的嗅覺和聽覺,唯一差點的就是視覺。

近了!

近了!

在一百雙緊張的目光之下,鄒子川已經靠近了斑斕殼蟲的二十米不到的範圍,實際上,在遠處的懸崖上,那石頭的縫隙裡面,有數十雙眼睛緊張的看著鄒子川,溶洞裡面的人一直在觀察外面。


每一個人的心臟幾乎提到了嗓子眼,那種緊張壓抑的感覺無法言喻。

鄒子川強自收斂著暴漲的殺機,免得被斑斕殼蟲感覺到,這個時候,鄒子川已經可以看到斑斕殼蟲那三角形腦袋上的一雙晶體眼睛,這雙眼睛沒有眼瞼,就像兩顆玻璃凸出來,射出一股冰冷的寒光。

想要殺一舉殺死斑斕殼蟲的唯一地方就是頭部,其它的地方全部是厚厚的外骨骼包裹,對於那龐大的身軀來說,身體受一點傷害根本不足為道。

現在,讓鄒子川為難的是無法接近斑斕殼蟲的頭部,因為,在這隻斑斕殼蟲的頭部是一片開闊的地方,根本沒有什麼提供掩護的地方。

二十米遠的距離不遠,但是,如果讓斑斕殼蟲發現,二十米遠的距離足夠讓斑斕殼蟲展開攻擊,那時候想要殺死斑斕殼蟲就不容易了,最讓鄒子川擔心的是如果一擊不中,斑斕殼蟲就會嘶叫召喚同伴,到時候,他們真的就別想離開這裡了……

看著那雙一動不動的眼睛,聽著斑斕殼蟲發出的均勻呼吸,鄒子川的眉頭一跳。

賭了!

在一百多雙驚悸的目光之下,鄒子川居然在斑斕殼蟲前面緩緩的站了起來,然後,動作非常輕柔的向那斑斕殼蟲走了過去。

眾人一臉驚駭的看著鄒子川一步一步朝那斑斕殼蟲逼近,在他的手中,有一把黝黑的匕首,這是一把沒有光芒的匕首,彷彿一個吸收陽光的黑洞……

果然,如同鄒子川猜測的,斑斕殼蟲正在睡覺。

十五米!

十米!

八米!

……

鄒子川一步一步的計算著距離,緊握的匕首有一種濕漉漉的感覺,幸好這匕首的手柄有防滑的凸紋。

倏然!

鄒子川看到那雙眼睛的顏色突然有點不對!

不好!

鄒子川沒有任何考慮的時間,身體赫然加速,就在他加速的一霎拉,斑斕殼蟲的身體猛然站了起來,那雙巨大的鐮刀朝空中揚起……

在眾人驚恐的尖叫聲中,鄒子川的雙腳在地上一陣瘋狂的急蹬,身體後面拖出一條長長的殘影,在那殘影的後面是掀起的泥土和草沫,聲勢極度駭人!

「嗤!」兩把巨大的鐮刀落下。

就在這電光石火之間,鄒子川的身體從那兩把巨大的鐮刀之下幻化成一團影子掠了進去……

「蓬!」的一聲悶響,數百雙目光獃滯的眼睛看到他們一輩子也無法忘記的景象。

只見那胖子的身體重重撞在了斑斕殼蟲的身體上,然後,那高大肥胖的身體緊緊的和斑斕殼蟲粘成了一團,胖子有一隻手不停的升高,插下,升高,再插下……

斑斕殼蟲發出低沉而痛苦的怒吼,那把黑色的匕首正不停的撞擊插進它那三角形的腦袋。

震撼的一幕出現了,那斑斕殼蟲瘋狂的在地上翻滾,六條節肢拚命的在地上狂蹬,而兩把鐮刀更是瘋狂的揮舞,一時之間,彷彿地震了一般,天崩地裂,驚天動地,讓人感覺詭異的是,那胖子就像沾在了斑斕殼蟲的腦袋上,無論斑斕殼蟲如何翻滾,那身體依然是死死抱住那三角形的腦袋。

幾十噸的身體在平原上肆無忌憚的滾動,那聲勢是無比的駭人,眾人的心臟一陣發緊,很多人不忍觀看閉上了眼睛。

一分鐘!

二分鐘!

五分鐘!

……

十分鐘之後,那斑斕殼蟲驚天動地,聲勢駭人的滾動越來越無力了,可以明顯的看到,那六條外骨骼的節肢腿蹬動得也很虛弱了……

十二分鐘!

終於,十二分鐘后,那斑斕殼蟲數十噸的身體一動不動了,平原上變得一陣死靜,一陣壓抑得窒息的死靜。

人們不敢動彈,都獃獃的看著那隻斑斕殼蟲的巨大身體,那身體的周圍,狼藉一遍,一些小型灌木都被夷為平地,而草皮也被那劇烈的翻滾崛出了褐色的泥土,彷彿是千軍萬馬奔騰而過一般,可見剛才的戰鬥是多麼的慘烈。

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突然,眾人的心臟一跳。

在那金色的霞光之中,一個高大的胖子緩緩的站了起來,在他的手中,提著一把還滴著斑斕殼蟲體液的黑色匕首。

人們有一種錯覺,彷彿這胖子是高高在上的神,戰神!

眾人又開始的緊張變成了興奮,這是他們第一次看到有人用一把匕首殺死斑斕殼蟲的,這說明的一個問題,斑斕殼蟲並不是不可戰勝的。

鄒子川殺死斑斕殼蟲的行動就像一針強心針,人們生存的慾望開始變得更加強烈起來。



現在,斑斕殼蟲都能夠殺死,誰還能夠擋住他們的路?

特別是跟隨在鄒子川背後的一百個壯男,他們的目光之中充滿了狂熱,因為,他們看得最清楚,鄒子川的每一個動作他們都目睹,現在,他們感覺資就渾身都是力量,居然有一種想和斑斕殼蟲戰鬥的衝動。

鄒子川做了一個跟上的手勢,眾人忍住興奮的心情慢慢的跟上,當人群經過斑斕殼蟲的屍體時候,眾人都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氣,這隻斑斕殼蟲那三角形的腦袋上面密布著刀孔,每一刀都讓腦袋上的骨骼塌陷,看得人心驚膽寒。


眾人不知道,鄒子川並不如他們想象的那麼輕鬆,這隻斑斕殼蟲的斑斕外骨骼身體已經有變成淺灰色的趨勢,力量非常大,耐力也驚人,很顯然,這是一隻即將進化到灰色的斑斕殼蟲……

當這隻運糧的隊伍爬進了溶洞后,立刻受到了英雄一般的歡迎,這一百個壯漢都露出了一股自豪的表情,同時,看向鄒子川的目光也從開始的懼意變成了尊敬。

是這個胖子讓他們找回了自信!

食物雖然不多,但是,足夠讓所有的人吃飽,第一次,這溶洞之中出現了喜慶的氣氛,一些死氣沉沉的孩子吃飽了之後也恢復了活潑,開始在溶洞前面那開闊地帶戲耍,一些父母親看著歡樂的孩子眼睛裡面充滿了慈愛。

只要能夠讓孩子活下去,犧牲又算得了什麼?

孩子就是希望!

孩子就是人類的希望!

自古以來,在戰爭之中就有保護兒童的習慣,因為,兒童才是人類的最後希望!

溶洞裡面燒起了一堆篝火,這是溶洞第一次點燃火光,燃燒的樹枝是幾個壯漢自告奮勇下懸崖找來的,熊熊的火光照亮了每一個人臉膛,每一個人都很興奮,但是,沒有人出聲,因為,那胖子正在照料那個女孩,女孩還在熟睡,女孩的病情明顯好轉,體溫也趨向於正常。

鄒子川靜靜的看著包裹在毯子裡面的貝兒。

他一直有個問題很想知道,米雪救他是在情理之中,而貝兒冒著生命出現在蟲災區救他就有點不合常理了,鄒子川可不會認為貝兒會像香兒一般幼稚愛上他,從貝兒的言行舉止看,她應該是某個貴族家庭受到百般寵愛的孩子,這種家庭的人都見過世面,絕不會因為某某人厲害就愛上某某人,越是大家族越不在乎愛情,就如同米雪的家族一般,為了家族的聲譽,甚至於可以犧牲米雪一輩子的幸福。

大家族,更多的是政治婚姻、經濟婚姻,當然,還有聲譽婚姻!

如果說愛情,窮人家的孩子更在乎愛情,就比如小黑,如果換一個有錢人家出身的孩子,絕對不會做什麼殉情的蠢事,對於他們來說,女人是最不缺少的商品之一……

看著這洋娃娃一般的臉上那長長的睫毛,鄒子川嚴峻的臉上露出一霎拉的柔和,不管怎麼樣,他欠了這個女孩一次人情。

「大家收拾一下自己的私人物品,不好攜帶的盡量放棄,因為,我們明天必須帶上足夠吃一個月的食物和水。」鄒子川輕輕的為貝兒蓋好被子站起來道。

眾人都連連點頭,生怕打擾那女孩睡覺,任何人都看得出來,這個女孩對這個胖子很重要。

「早點休息,明天凌晨出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