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潛伏的身影在枯木斷河蛟身側十丈內停了下來,羅天也又在空間壁壘中堅持了一會,讓悟空能有機會準備。

悟空潛伏的身影在枯木斷河蛟身側十丈內停了下來,羅天也又在空間壁壘中堅持了一會,讓悟空能有機會準備。

片刻之後,羅天體內運動的靈息驟然一熄。

下一刻,羅天的身影便從空間壁壘中顯現出來。緊接著枯木斷河蛟口中的內丹,便開始綻放開紅芒凝聚氣息。

枯木斷河蛟身側黑河水面忽然金光一閃,水牆猛然間衝天而起,然後向枯木斷河蛟碾壓而落。

正在聚神打算一口氣轟殺羅天的枯木斷河蛟,猛地被突然出現的水幕嚇了一跳,口中的內丹凝聚起來的神光雖然沒有散去,但卻是一陣晃動這給了羅天絕佳的機會,也是羅天一直等待的機會。

儲勢已久的幻影移行在羅天體內靈息的催動下,帶著羅天的影子消失在原地,待羅天再次出現依然到了枯木斷河蛟巨大蛇頭的一側,而這時水牆還在落下而枯木斷河蛟張開的巨口還未合閉,那顆散發著幽光的內丹仍在其口中。

羅天的目標便是那內丹,當然可不是為了將其內丹搶走,而是要將其內丹擊傷。

手中魔邪靈光閃動,劍光晃動間羅天狠狠的將長劍劈下。

哐!

劍與竹碰撞,便是一陣刺耳的轟鳴,轟鳴中夾雜著枯木斷河蛟的慘叫。

羅天的攻擊仍沒有停止,魔邪被羅天雙手握起向一柄戰刀般的揮劈,只不過一息之間羅天便辟出十劍。

十劍,十聲轟鳴,十聲慘叫。

直到這時水牆才轟然落下,羅天自水牆合閉前閃出,然後在一道金芒的託付下閃到河岸。

黑虎也從斷樹件躍出,羅天人還在空中便被其接住,巨大的身子一扭便轉變的方向剛一落地就向森林裡衝去。

這一連串動作從羅天出現,到被黑虎接住再到黑虎消失於林間,期間一氣呵成沒有絲毫的停滯,一絲都在瞬息之間。

嗷!

水牆落下,枯木斷河蛟憤怒的吼聲回蕩在黑河之上。

一雙凶光大盛的枯目從水幕下顯現出來,暴怒幾乎實質性的從目光中顯露出來,可在枯木斷河蛟的巡視下哪裡還有羅天的身影。

吼!

枯木斷河蛟不敢的嘶吼,從水中躍起長達近三十丈的恐怖身軀,轟的一聲大地顫抖,那龐大的身軀便落在了河岸之上。

雖然羅天的轟擊並沒有對其內丹造成實質性的傷害,但卻是對其的極大辱沒,在這種佔盡優勢的情況下,竟然被羅天逃了而且還被轟擊了內丹。


簡直就是奇恥大辱,若不能將羅天生吞難解心頭憤怒。


就在枯木斷河蛟打算尋著黑虎留下的氣息追蹤下去時,忽然扭頭向身後的河岸看去。

遠處的天空里幾道黑影綽綽,山林間也有不少影子晃動。

「吼!」

枯木斷河蛟目光一變嘶吼一聲,竟然然放棄了追擊羅天反身向著那幾道影子衝去。

異獸雖然非常記仇,但對於形勢的判斷卻更加果斷。

名言看想要在陸地上追上速度極快的黑虎異獸非常難,再者羅天給他的印象確實有些辣手,而現在突然出現的幾道不明強者,雖然也很強大但相對於羅天給他的朦朧感是沒有絲毫威脅的。

將羅天抓來也是吃掉,而且那麼小的身板肯定吃不飽。而現在看那些向這邊衝來不明身份的人,數量可比羅天多多了自然吃的也更飽。異獸的觀點就是這麼簡單,僅僅是能不能吃飽的問題就讓他放棄了對羅天的追殺。

當然,也不要指望這樣枯木斷河蛟就把對羅天的仇恨放下了,如果有機會枯木斷河蛟絕對會對羅天追殺至死。

枯木斷河蛟的嘶吼引得那些影子一陣慌亂,這些人不是別人正是追蹤羅天而至的圖塔部落強者和海妖一族強者。

異民不懂飛行大都在林中閃動,此刻聽到枯木斷河蛟的吼聲見機最快逃的也最快。倒是空中那幾個長著羽翼的海妖族強者,第一次見到枯木斷河蛟這般恐怖的異獸,竟然被嚇的愣在空中目標也是最明顯的。

當枯木斷河蛟的第二聲嘶吼傳來,只有一位化神境強者的海妖族這才想起逃命,可已經衝過黑河的枯木斷河蛟哪裡會給他們機會,一道腐朽紅光掃過便有三道影子歪歪斜斜的向地面落去……

對於身後發生的喜劇性變化,羅天並不知情。

因為在體內那絲腐朽氣息的作用下,以及羅天強行催動靈息導致傷勢,再也壓制不住,已經昏了過去。

虎背上羅天雙目緊閉,儘管黑虎的速度快如疾風但在其後背竟是一點晃動都沒有,比起高檔轎車也不遑多讓。

綠意閃過木靈從遇見空間中出現,一枚赤紅的丹藥被其用靈力包裹懸浮在掌心,沒有過多的遲疑木靈蹲下身子便將那丹粒送入羅天的口中,又從玉簡空間內召出一瓶靈液送服了下去。

隨著丹藥進入羅天體內,一道透體的紅芒自羅天體內一閃而沒,澎湃的靈力氣息形成的光罩將羅天包裹了起來。

「呼,應該沒事了……」

木靈做完這一切,這次鬆了一口氣。

視線一轉木靈看向了一旁的悟空,一枚芬芳的靈果出現在細膩的掌心欣慰道:「這次真是多虧了你,否則還真不好說。」

悟空一把搶過果子沒兩口就吞了下去,嘰嘰喳喳的叫不停臉上的表情也甚是得意。

直到暮時,黑虎找到一處清泉一虎一猴兩人這才停下腳步。

……

震東城,塔港最高處的樓台。

盧三決彷彿從未從這個位置離開過一般,神情淡漠的他望著環繞著震東城瀑布騰起的水霧一言不發。

忽然,身後的黑暗處一道幽影晃動。

「失敗了?」盧三決沒由來的說了一句話。

黑影沒有說話,而是地上了一枚幽冥色的珠子。

盧三決結果珠子在手裡轉了一圈,面色淡淡一變:「竟然能以重傷之軀傷到化神巔峰的枯木斷河蛟,看來是小看這小傢伙了。做的乾淨點!」

黑影散去數艘鎏金戰艦,從停靠的船台上飛起,隨行的飛行遁舟更是遮蔽了小半個震東城的天空。

一時間震東城上空彩旗招展風帆競速,更有戰鼓隆隆肅殺之氣瀰漫天幕。

在震東城十數裡外,高聳入雲的雙峰其中之一。

一身輕袍的異民少年看著震東城上空那壯觀的一幕,嘴角露出一抹輕笑道:「有多久沒有看到過,這般壯觀的場面了?」

異民少年的地位顯然不低,話音落下自由身後的一位中年漢子作答:「自從仙城十數年前征討我異國,已經有十三年了。」

「十三年與我族被奴役之恥辱相比,只不過彈指之間。百年計,便在當下。」少年淡淡的笑著似乎心情很不錯。


「真要在這時候動手么?」

少年的話令的其身後的眾多異民強者變色,唯有那中年漢子皺著眉頭向少年問道。

「是的,沒有比現在更好的機會了。」

少年一臉的自信大手一揮,仰望天際眼中閃動著莫名的神采:「龍尊醒來,環島上哪位存在怕是也已經醒了過來,老祖宗也恢復了一些元氣。海妖一族也動了起來,百年來等待的機會就要來了!」

幾隻黑鴉隨著少年的話,從峰間飛起『喳喳』叫聲別有深意。 羅天這一昏睡便是三日,三日里木靈寸步不離的照料羅天。

在木靈悉心照料下,三日以後的中午羅天終於昏昏醒來,有木靈提供的珍惜靈丹,羅天的傷勢也好了七七八八,餘下也只需細心調息便可恢復。

丹藥雖然可以助修士快速恢復,但長久依賴就可能產生依賴從而使得修士本身的恢復能力下降。

醒來的羅天沒有在服用靈丹,而是有了半日時間恢復調息。

傍晚時分便在黃昏暮色里向最近的一處仙堡趕去,卻在路上意外的使用玉牌聯絡上了修士,在一番交流后羅天才知道圖塔部落在一日前,便已經被震東城的大軍剿滅,數十萬部眾幾乎在一日之內便被絞殺一空,除去個別逃竄無人倖免。

羅天聽到這個消息后,心中極為震驚沒想到盧三決的動作如此之快,而自己的情報卻沒能及時送出。

期間交流是羅天詢問了海妖一族的動向,但奇怪的是那修士似乎並不知情,並且建議羅天儘早向仙城彙報此事,以防出現變故。

羅天雖心有困惑,但事情已經過去了一日想來圖塔部落恐怕是什麼都沒有留下,反身回去也是無用便想著先到仙城再說。

羅天一開始本想著依靠仙堡內的傳送陣快速趕回仙城,但想到自己這番遭遇完全是因為自己修為未能及時鞏固才出現諸多變故,便下定決心一路修行回到仙城。

這麼做雖然有些耗費時間,但卻可以令其實力更進一步。

諸般事情已經解決,羅天倒是不急著一時半會趕回仙城了,畢竟當初狩獵任務也說了沒有時限,只要完成任務趕回仙城便可。

……

黑色大樹遮天蔽日,林中幽暗陰森一直巨型異猿自林間攀爬而過。

異猿身形龐大,但在林間的速度卻是極快,縱橫交錯的枝幹竟不能阻擋其分毫。

忽然,異猿停下了攀爬的動作,單臂抓著頭頂的粗壯枝幹盪在空中,一雙赤目死死的盯著大樹下方的已從灌木。

灌木叢不似四周渾然一黑的巨林,而是罕見的一抹青綠,叢中還有朵朵白色的小花裝點。

最吸引人眼球的是灌木叢的頂端,一枚紅艷艷的果子。

那紅果皮滑而晶瑩,單是看著就讓人垂涎欲滴。

異猿盪在空中赤目向四周掃動,眼中閃爍的目光對那果子甚是意動,果子在黑雲流沙域雖然不少,可真正能夠被稱得上靈果的果子卻不多,更何況這枚一看便不俗的靈果更是少見。

異猿在樹上觀察了片刻,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食慾輕聲異叫一聲,便化作一道黑光向那果子射去,難以想象那龐大的軀體是如何做出這般輕盈迅捷的動作的。

然而,就在異猿的爪子即將觸及那枚果子的剎那。

在異猿難以置信的注視下,那枚果子忽然就消失了。

灌木叢沒有晃動,就連風都沒有一絲,但那果子卻是真的消失了,就好像從來沒有長過一樣。

吼!

異猿惱怒不已,巨爪探入叢中撕扯灌木。

朵朵白瓣慘遭蹂躪,片片青葉飛舞空中,不過片刻功夫鬱鬱蔥蔥的灌木叢就被糟蹋得不成樣子,叢不成叢,花不成花,葉不成葉。


吼!

灌木叢支零破碎,卻並沒有異猿需要的那枚紅色小果。

這令異猿極不甘心怒吼自口中連連咆哮,林中一時雞飛狗走不少實力低下的異獸紛紛驚恐奔逃,即便沒有逃跑的也都躲在洞中不敢出來。只有極遠處實力與異猿相近的異獸,也敢跟著吼叫幾聲警告異猿不要進入自己的地盤。

異猿本就不爽被那幾聲蒼勁有力的獸吼一激,又吼了一陣才復平靜下來。

當然,嘴皮子打仗人人都會,若讓它真的去那些異獸的底牌異猿還是有些忌憚的。

畢竟能夠生存在已遠古叢林深處,異獸的實力都是強勁的存在,貿然與其他異獸搏殺起來,難免被其他異獸鑽了空子。

滿目懊惱異猿喘息不斷,正要再復攀爬巨樹之上卻被一陣『唧唧』的嘻叫驚擾到。

異猿抬頭間看到剛才它攀爬的枝幹上,一直金毛小猴正手爪一枚紅果,甚是歡心的又跳又叫,而那果子正是剛才它所發現的靈果。

吼!

異猿憤怒至極怒吼出聲,身為這片林子的霸主竟然有不要命的傢伙和自己搶奪資源,簡直就是找死。自從異猿殺死上一個稱霸這片林子的主人,還從來沒有異獸干這般對自己不『敬』

異猿嘶吼下,那金毛靈猴似乎才發現異猿的存在,隨即怪叫一聲便向林中逃去。

異猿被搶了靈果,哪裡會善罷甘休騰跳而起緊隨其後怒吼連連。

靈猴在前,異猿在後林中上演起追逐戰。

兩者追逐不過片刻,金毛靈猴忽然一轉衝進一處小丘之後消失不見。接著異猿便聽到一道聲音驚喜道:「悟空,你從哪裡找來著這灌頂紅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