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到魔猿旺盛的氣血,丁峰也激起了戰意,熱血沸騰,他長嘯一聲,震動蒼野,騰空而起,身形一扭,來到側面,一掌拍在了魔牛的肩頭。

感受到魔猿旺盛的氣血,丁峰也激起了戰意,熱血沸騰,他長嘯一聲,震動蒼野,騰空而起,身形一扭,來到側面,一掌拍在了魔牛的肩頭。

十二重勁力,化成洶湧澎湃的波濤,一*湧入魔猿體內。

四米多高的魔猿,嚎叫一聲,被打退十餘米。

魔猿猙獰,凶厲萬分,四米高的身軀,凸出唇外的兩個獠牙,再加上漆黑如鋼針的絨毛,發紅的眸子,看起來格外兇惡。

被潮汐掌打在身上,它恍若沒事一般,等站穩之後,再次撲了過來。

蒲扇大的手掌,當頭拍下。

掌風呼嘯,將地上的石頭都吹飛,一旁的樹葉都被吹落很多。

「來的好!」

丁峰戰意大起,熱血沸騰,體內的血液化成奔流,運轉全身,帶來一*無窮的力量,灌注雙臂之上,硬撼魔猿。

論氣血,他不如魔猿,論力氣,更遜色太多。

好在有騰雲步配合,輾轉騰挪之間,靈活萬分,魔猿少能碰到他。

「魔猿皮糙肉厚,若是不藉助兵器之力,以我現在的實力,很難殺死他!可魔猿畢竟是頭妖獸,雖誕生了靈智,卻也簡單萬分,難以控制本能的凶性,若是攻其短處,倒也有機會將他獵殺,不過在這之前……!」

思量的同時,丁峰真好似一頭不畏死的魔牛,迎著魔猿的大掌硬撼,卻接連被打飛,可也激發了他的血性。

這一戰,就是一個時辰,方圓百米之內的古樹,盡皆被打斷。

第二更!求票票收藏!

「你們這是將我逼上絕路啊,也是將丁家逼上絕路!」

說到這裡,丁峰抽出來長劍,殺意再也忍不住釋放而出。

從始至終,都是他被動承受,被動反抗。

從最開始的青竹林,丁健、丁虎等人將他逼上絕路,其後丁見光要將他斬殺,而現在,丁家十長老也要將他斬殺。

對於丁家,他徹底的失望了。

「將丁家逼上絕路?」丁健嗤笑,「就你嗎?若是你成長起來,或許有可能,可現在,你認為你還能逃得掉嗎?」

「哪怕我曾經下定了決心,還是有些不忍,可今天……!」丁峰嘆息一聲,兇惡道,「但凡丁家人,對我露出哪怕一點殺意,我就殺,殺的你們後悔,殺的你們絕子絕孫!」

他的怨氣,徹底的爆發了。

「你入魔了,更留你不得!」

話落,丁健一劍刺向了丁峰的咽喉。

「人級九重?嘿,很強嗎?今天就拿你來試劍!」

丁峰瞳孔一縮,后發先至,一劍破空,追風奪命,他已經站到了丁健身後。

啪!

劍尖上一滴鮮血滴到地上。

「好快的劍!」

丁健發出艱難的聲音,脖子一歪,噴出了大量的鮮血。

一劍!

人級九重之境的丁健,亡!

「好快的劍!」遠處的丁奎榮也驚嘆,隨之暴怒,「丁峰,你殺了丁健,你竟敢殺丁健?」

「殺他又如何?」

丁峰嗤笑一聲。

「他可是你的堂兄,是丁大海的兒子,你竟敢殺了他!」丁奎榮咆哮,「要是讓丁大海知道了,你知道你的下場會如何?」

「你害怕丁大海報復你?沒有保護好他的兒子?」丁峰古怪的笑了,「放心,你沒這個機會!」

他抬起了左手,在食指和中指之間,夾著一張符。

「符咒!」

看到丁峰手中的紅色的符,丁奎榮大吃一驚,他陡然好似明白了什麼,身子急速後退,這個時候,丁峰手中的烈火符也激發了。

「竟然,被躲開了!」

火海燃燒,卻沒有將丁奎榮包圍進去,丁峰非常意外。

「青竹林山谷的焦土,丁見光死亡之地,原來都是你所為,好、好、好一個丁峰,隱藏的還真深!」

丁奎榮臉色非常難看,要不是因為謹慎,急速後退,現在已經被燒死了,說罷之後,他急速遠離,速度非常快速。

「要不要我幫你殺了他?」

鳳舞詢問。

丁峰搖搖頭,卻疑惑道:「我的烈火符是地級極品,為何丁奎榮能夠躲開?」

鳳舞一愣,不禁笑道:「你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

「說道說道?」

丁峰來了精神。

「激發符咒,需要抽取你的精氣神,這就需要時間,就給了對方反應的功夫,自然能夠逃走。若你是符師,能夠鎖定對方,效果會好些。」鳳舞說道,「小子,記住了,以後發出符咒,要快,要隱秘,出其不意,才能獲得最大效果!」

「什麼小子小子的,叫峰哥哥!」

丁峰恍然,總的說來,激發符咒,需要一定的時間,哪怕這個時間非常短暫,但也給了對方逃跑的機會。

說著,兩人走向了凝神花。

「對我沒用,你採摘走吧!」

古樹下,凝神花前,鳳舞淡淡的說道。

「你這麼好?」丁峰搓了搓手,不好意思道,「你對哥哥真是太好了,我決定了……!」

「決定什麼?」

「決定以身相許了!」

「滾!」

鳳舞第一次爆了粗口。

三天後,丁峰來到了紅水河。

這是一條峽谷河,兩側岩壁,近百米寬,十餘米深,中間是快速流動的河水,因為兩側崖壁呈現暗紅色,這條河流又被稱為紅水峽谷。

「我準備在這裡潛修,爭取兩月之後達到人級圓滿,或者更進一步!」

找到一片開闊地帶,丁峰對著空氣說道。

沒有人回應,丁峰開始全力修鍊。

牛魔功被丁峰施展出來,身化魔牛,橫衝直撞,抬掌斷樹,落腳碎石。他眼睛凌厲,精氣神匯聚一體,整個人都融入了魔牛角色,打出了神髓,打出了執著。

丁家,後山。

「什麼,丁健死了,被丁峰殺了?」

丁大海『噌』的一下站了起來,滿臉的驚色,同時還有無盡的殺機,「丁峰小畜生,殺了我健兒,他該死,真真該死!」

根本不在管是否還在禁閉,他直接出了後山,進入了火雲山脈。

丁府書房。

筆落字成,上面出現了一個『爭』字!

「萬事有成,皆在一個爭字!」

丁雲天打量這個字許久,才坐了下去。

通過窗戶,望著遠方,不知在思索什麼。

紅水峽谷,一側。

轟隆隆!

煙塵飛濺,亂石橫飛。

「給我死開!」

丁峰咆哮,魔牛拳力沉開山,一拳拳轟在撲殺過來的魔猿身上。

這頭魔猿是一頭妖獸,而且十分強大的人級妖獸,哪怕以丁峰現在的實力,要是不動劍,也只是勉強能夠抵擋。

「好厚的皮肉,好大的力量!」

感受到魔猿旺盛的氣血,丁峰也激起了戰意,熱血沸騰,他長嘯一聲,震動蒼野,騰空而起,身形一扭,來到側面,一掌拍在了魔牛的肩頭。

十二重勁力,化成洶湧澎湃的波濤,一*湧入魔猿體內。

四米多高的魔猿,嚎叫一聲,被打退十餘米。

魔猿猙獰,凶厲萬分,四米高的身軀,凸出唇外的兩個獠牙,再加上漆黑如鋼針的絨毛,發紅的眸子,看起來格外兇惡。

被潮汐掌打在身上,它恍若沒事一般,等站穩之後,再次撲了過來。

蒲扇大的手掌,當頭拍下。

掌風呼嘯,將地上的石頭都吹飛,一旁的樹葉都被吹落很多。

「來的好!」

丁峰戰意大起,熱血沸騰,體內的血液化成奔流,運轉全身,帶來一*無窮的力量,灌注雙臂之上,硬撼魔猿。

論氣血,他不如魔猿,論力氣,更遜色太多。

好在有騰雲步配合,輾轉騰挪之間,靈活萬分,魔猿少能碰到他。

「魔猿皮糙肉厚,若是不藉助兵器之力,以我現在的實力,很難殺死他!可魔猿畢竟是頭妖獸,雖誕生了靈智,卻也簡單萬分,難以控制本能的凶性,若是攻其短處,倒也有機會將他獵殺,不過在這之前……!」

思量的同時,丁峰真好似一頭不畏死的魔牛,迎著魔猿的大掌硬撼,卻接連被打飛,可也激發了他的血性。

這一戰,就是一個時辰,方圓百米之內的古樹,盡皆被打斷。

第二更!求票票收藏! ?丁峰身上也留下很多傷口,鮮血染紅了青衣。魔猿也不好受,很多地方都脫落了毛髮,甚至一顆獠牙都被崩斷了。

「差不多了!」

他氣喘吁吁,額頭上都冒出了汗水,可眼睛卻分外明亮。

凝神定睛,眼看著魔猿再次撲來,丁峰施展出了追風步,化成一道流風,剎那間躲開了魔猿一擊。騰空而起,從系統空間取出的玄鐵劍,劃過魔猿雙眼,彪出兩道鮮血。

魔猿嚎叫,亂舞一空,沒了章法。

「結束了!」

如蒼鷹展空,似大雁翱翔,丁峰一劍刺穿了魔猿的喉嚨。

身形挪移,落到了遠處,過了好一會兒,魔猿才直挺挺的倒下,死的不能再死了。

「妖獸啊,天生皮糙肉厚,力大無窮,氣血極其旺盛,在體魄上,遠不是人類所能比擬。也許,這也就是功法的作用,兵器的妙用吧。取長補短,以智破敵,這也是人族的優勢。」

丁峰沉思,也鬆了口氣。

取出清水痛飲一番,稍微清理身上的傷勢,便躺在了一塊岩石上休息。

聽著流水潺潺,清風呼嘯,心中平靜下來。

「我在這靜修,怎麼突然就有一頭魔猿找過來了,還沒一點理性,見到我就瘋狂的攻擊?」

丁峰疑惑,也沒多想,他從系統空間搜索出了一種人級丹藥,名為氣血丹,吃下之後,補充氣血,強壯力量,是調理氣血,補充精力的上好丹藥。

吃下之後,疲憊的精神,立馬好了很多。乾涸的氣血,在洶湧著旺盛。

「這一戰下來,讓我快速提升實力的根基穩固了很多,要是天天都有妖獸磨練,那我提升修為的速度,將遠比默默精修來的快,甚至能提升兩三倍的速度!」

丁峰怦然心動,可現在,最重要的卻是休息。

吃過午飯,小憩一會兒,丁峰便精神抖擻,開始修鍊。

可不過半柱香時間,不遠處便傳來一聲獸吼,緊接著便有一頭青狼奔襲過來。

「怎麼會?」

丁峰疑惑,轉動著心思,卻主動的迎了上去。

人級妖獸,正是磨礪的好對手。

夜晚來臨,丁峰在周圍撒上驅蟲粉,就盤坐在岩石上,取出從系統空間中搜索並兌換的撐天開竅丹。

「撼地竅已經徹底鞏固,力量也盡數掌握,境界穩定,可以開闢撐天竅了!爭取兩竅同開,一起淬鍊,早日達到人級九重,為衝擊精元祖竅做準備!」

丁峰毫不猶豫的將撐天開竅丹服了下去。

不一會兒功夫,藥力炸開,化成滾滾洪流,好似有著指引,這些藥力洪流湧向雙掌之上的撐天竅穴。

根據前世的了解,人體雙掌,根本沒有撐天竅一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