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春這句話倒是實言,秦沖早年便了解散修的不易,更何況達到元嬰中期的慕容春?他這一路走來定然也是經歷了無數次的生死危機的。

慕容春這句話倒是實言,秦沖早年便了解散修的不易,更何況達到元嬰中期的慕容春?他這一路走來定然也是經歷了無數次的生死危機的。

「慕容道友說的是,我們兩個散修走到今天當真是不易啊。」

隨後飛舟上便陷入了一陣沉默。

片刻之後,那慕容春說道:「諸位道友,我們馬上要進入長白山脈了,按照之前的計劃,大家都準備一下吧。」

按照之前眾人的計劃,當進入這白雪皚皚的世界之後,眾人便要換上一身的白衣,以此來更好的隱匿行蹤,雖然如此並無法阻礙修士的神識探查。

但卻是能避開一些低階妖獸,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見此眾人便紛紛拿出各自準備的服飾套在了身上,加上這艘飛舟本就銀白之色,如此遠遠的看去,一行人如同憑空消失在這片白色的世界一般,了無蹤跡。

上一次秦衝來到這長白山脈時,只是一名築基期的修士,因此當時會面對許多的危險,而如今卻是一行元嬰期的修士,因此這一路之上十分順利。

加上基本上都是在高空飛遁,根本不會碰到那些低階妖獸。 「怕啊,可他們都找上門了,我總不能往外推吧。」庄嘉許有些無奈,說道,「他們是異能者,打又打不過。人家跟你講條件,你還能不跟他們講?而且看上去,似乎也沒有那麼不講道理,也許他們跟別的異能者不一樣吧。」

「那你別抱太大希望,我當了大半輩子警察,還真沒遇到幾個不講特殊權利,只講道理的異能者。」

庄嘉許:「……」

心塞。

另一頭,楊香薇、太叔修跟著庄嘉許的隊友顏陸徑直前往某小區。

「它曾經出現在哪裡?」楊香薇問道。

「這邊。」顏陸指了一個方向,帶著他們朝那邊走。

小區的院牆不是很高,臨山的那邊種了一排樹。有一棵比較高,比較窗戶,猴子精便是從那個位置爬上小區居民家中。

楊香薇站在樹下,手臂在半空中劃出一道弧線,打出一道法訣。

法訣於半空中彙集成了一道陣法,罩住了整棵大樹。

陣法中宛如下了一道清雨,樹葉在雨水的清洗下顯得格外清亮,就在這時,某片葉子上閃過一道金光。

楊香薇再次打出一道法訣,這縷金光被擊中,瞬間落入了她的掌心——原來,是一根猴毛。

「找到了!」

她挑了挑眉,收去了樹上的法術。

「這是什麼?」顏陸望著這東西,沒認出是什麼。

「猴子的毛。」

「毛?」顏陸詫異。

楊香薇沒有說話,熟門熟路的布置出一個召喚陣法,召喚出了一隻「路引使」。

望著這個稀奇古怪的綠皮膚傢伙,顏陸:「……」

我靠?!

楊香薇沖著路引使點了一下頭:「麻煩你了!」

路引使一口吞掉猴毛,迅速朝某個方向移動。

「跟上。」楊香薇提醒了一下二人,飛身而出。

只是很快,太叔修和顏陸就被她拋在身後,不見了影響。

「啊?人呢?!」顏陸嚇了一跳,趕緊焦急地問向了太叔修。

可太叔修哪知道楊香薇去哪了,只能假裝鎮定:「沒事,呆會兒就回來了,我們在這等吧。」

顏陸:……大佬就是大佬!

另一頭,楊香薇跟在路引使身後,飛快地跳上屋頂,穿過幾棵樹,落到了山林之中。

幾個縱躍,落到了一個山洞面前。

路引使指了指裡面,向楊香薇伸出了爪子,攤開。

楊香薇瞬懂:這是要報酬呢!

從袖裡空間里取出一瓶丹藥,大方的掏了三粒給它。

路引使接過丹藥,跟她打了一個手勢:謝了,大爺,記得下次再找我!

然後消失在了空氣里。

山洞不是很大,僅容一人進入。

才剛進去沒多久,楊香薇就察覺到了異樣,迅速往旁邊側了側身子。

「嗖……」

一隻鋼爪擦過她的臉龐,落到旁邊的石壁上,激起了一串碎石。

楊香薇立馬扔出一隻「縛妖網」,鈕扣大的東西瞬間巨大化,朝它頭頂罩去。

猴子精急了,趕緊想跑。

然而可惜的是,楊香薇手裡的縛妖網能是普通的縛妖網?

天生具有雷達系統,自動追蹤。

不管它怎麼跑,人家照追不誤。

沒有一會兒,就被它罩了一個正著,網口再那麼一收,猴子精整個就被吊在了半空當中。

楊香薇挑眉:這猴子精好像有些太弱了吧?

她還以為敢去人堆里鬧事的,再怎麼也應該是個大傢伙,沒想到只是一隻意識剛剛覺醒的小萌新啊。

說是妖精,還差了一點;但要不是,它確實也是了。

縛妖網裡的傢伙似乎還有些不甘心,沖著楊香薇呲牙:「嘰——」

「抱歉,我不懂獸語,聽不懂。」

完全沒將它放在心上,示意縛妖網跟上,直接將它送到了顏陸、太叔修面前。

「妖精?」太叔修盯著縛妖網裡的東西,怎麼看都不覺得,這傢伙像妖精。

說句老實話,妖精他沒見過,可這猴子他是見過的,這隻除了個頭大一點,看著兇悍了一點,哪裡像妖精了?

哦,對了,它好像還有一隻爪子戴了鋼鐵鎧甲。

「這就是妖精啊!」顏陸也是一臉驚奇,雖然他有從住戶的照片里看到過它的影像,但那多少有些模糊。

這麼真實的矗在他面前,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當然了,他也沒忘記向楊香薇表現感謝,說若不是她,他們也不知道要什麼時候才抓住這隻「妖精」。

楊香薇說道:「你別高興得太高,我剛剛檢查了一下,它好像正處於母乳期,按理說,應該還有一隻小猴子,可我在附近找了一圈,都沒有找到。」

「啊,還有一隻小的?」顏陸一聽就緊張了,「那我們光抓了大的,沒抓到小的,是不是會激怒妖精?聽說妖精要是被激怒了的話,會有很大麻煩。」

「別的妖精我不知道,不過這隻嘛……」楊香薇無所謂地說道,「剛覺醒,意識都還不太清楚,要說禍害也沒多大禍害,也就是有些鬧心罷了。」

「那是對您,異能者大人,我們只是普通人。」顏陸不得不提醒對方,「即使是再小的妖精,只要它是妖精,對我們來說都特別麻煩。所以這隻小的,也請您一定要找出來,萬一它到處作惡,傷到了什麼人,那就麻煩了。」

「找是找找出來,就是……可能要『犧牲』一下你了。」楊香薇的視線,落到了顏陸身上。

顏陸一臉懵逼:「啊?犧牲我?犧牲我什麼?」

「剛覺醒的妖精,意識不清楚,我沒辦法跟它溝通,但如果它跟你契約了的話,那就沒問題了,」楊香薇望著顏陸,說道,「你是它的主人,你可以跟它溝通。」

顏陸震驚:「契約?!」

大佬,你確定這是犧牲嗎?

這不是獎勵嗎?!

這可是「契約」!

妖精不難找,可「契約」難求。即使他再不在那個圈子裡混圈,也知道在異能者聰明,一張契約符有多貴,砸禍賣鐵都不一定買得起。

然而現在,這個女人居然說——麻煩你「犧牲」一下,跟這隻妖精契約……

「嗯,我知道有些為難你了,它的等級是有些太低了,契約了也沒什麼用。不過現在不是沒辦法嘛,你想要抓住小的,最省力的辦法就是讓它帶你去找……」楊香薇想要解釋,她不是想占顏陸的便宜,只是覺得從當前的情況來看,「契約」是最省力的辦法。

要是他實在是嫌棄猴子精的等級太低了,沒事,大不了事成之後,她幫他們把契約給解除了。

「不是,大佬,我不是這個意思……」顏陸聽了,急得不行,趕緊解釋,「我沒有不同意,我就是從來沒養過妖精,有些不太確定,不知道要怎麼養。」

。返程的路和來時的路並不一樣,為了避開戰場,一行人是繞在戰場的外緣先轉了半圈,再準備從瀛州的南部登島。

而就在回去的路上,花也遠遠地看到了妖族與深海邪魔大軍之間的對抗。

在離開的時候,深海邪魔的大軍才剛剛突破瀛州東面的第一防線,而在回來的時候,別說第二防線,連第三防線也已經陷

《綻靈記》第127章.樹欲靜而風不止給朋友送行,然後,約好通宵麻將,原諒我們這種中老年人的活動方式吧……

《我老婆跟著重生了》(⊙o⊙) 「我們公司的品牌,是不是能請到魏贏代言呢?」

「別想了,魏贏這個人接代言,只看心情。」

「我也可以去試試,沒準對我家心情好呢!」

「人工作室早已發了聲明,不會再接代言,有著幾個奢侈品牌的頂級代言。」

「人與人的差距這麼大……」

……

關於魏贏,由於家世再加上他在演員這個行業取得的成就,這樣的人物,吸引著大眾的眼球,可在他走出宮殿的這一秒,宮殿里的人不由自主的發出感嘆聲。

此時此刻,從後台走上T台的人,如同天上的九天仙女,帶著雪山上飄來的雪花,她從登仙路的盡頭,下凡來了人間。

這是今晚最璀璨的人,那是天價的首飾,耀眼無比,是傑出設計師最後嘔血作品,在燈光下,閃閃發亮,給人一種不真實的感覺,而這種不真實感,因為寧榮,這位常年居住在雪山上的九天仙女,變得有些真實。

這層光芒,揭開了雪山的面紗,給人們露出了仙女的美貌。

「這是寧榮吧!前段時間出了一張專輯的新人歌手?」

「就是她,你還不知道她後面的身份吧,寧雅的女兒,同時也是程文華承認過的女兒,家世可不低。」

「小姑娘長得不錯!」

「當初程文華那小子鬧出的事可不好看,我們這些老傢伙當初不還跟看戲似的。」

「唉,苦了人家孩子。」

……

「這女人是誰?我要在十分鐘之內知道她所有的消息。」

「韓少?你可別想了,這麼大的冰美人,你確定你能拿得下?」

「拿不下我也要試試,真的太美了。」

「拿兄弟支持你,馬到成功。」

……

「沒想到一個新人歌手也能戴上這樣的首飾!」

「呵呵,我都是影后了,這唐氏是怎麼找的人!」

「我也覺得唐氏選人不公平,關係好,就能按照關係來了?」

「下次不來借唐氏的首飾!」

「姐,這可能不太行……」

不管人怎麼說,今晚的寧榮註定是最耀眼的那一位。

最後一人結束,這場唐氏百年秀場也結束了,而就在這家庭院最大的空地上,唐氏也早就安排了人準備,首先就是提前一星期在此地準備,畢竟草叢樹林里有不少的「小動物」,惹眼的話,不太好。

然後就是各種吊在空中的燈籠,有一種來到了古代街市的感覺。

所有人站起來為這場秀鼓掌,葉靈總算是能拉著宋柔,兩個男人分別換了位置。

「沈言川,你先過去,我和葉靈去後台找寧榮唐綿綿。」

葉靈沒說話,但是也給了顧歸遲眨眨眼,點頭附和宋柔的話。

兩位男人同時被自己的女伴拋棄,這可真是……

「顧歸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