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知寒抱著掙扎不已的梁木木,轉身大步的往外走,走到僻靜的地方,揚手打了梁木木的屁股兩下,沉著臉冷斥,「木木,我來之前怎麼吩咐你的?」

慕知寒抱著掙扎不已的梁木木,轉身大步的往外走,走到僻靜的地方,揚手打了梁木木的屁股兩下,沉著臉冷斥,「木木,我來之前怎麼吩咐你的?」

梁木木哭泣著,低聲說:「不許提媽媽的事情。」

「那你還敢在太爺爺跟前說?你是不是真的以為,有太爺爺寵著你,你就可以為所欲為?」慕知寒低吼。

梁木木嚇得連話都不敢說了。

慕知寒伸手抬起他的下巴,讓他看著自己,一字一句的說:「木木,我不管你媽怎麼教你的,在我這裡,不許再耍心眼,也不許再提你媽的事情,否則我不會要你這個兒子,哪怕你太爺爺出面,也改變不了我的心意。」

梁木木抬頭看著慕知寒,身體小幅度的抽動了一下。

慕知寒最後還是帶著梁木木走,說是為了培養父子感情。

慕老爺子點頭答應,他想,或許木木跟知寒親近了,就會忘了蘇涼暖的事情。

晚上。

慕老爺子回了卧房,脫下外套的時候,想起白天發生的事情,隨口問:「蘇涼暖到底是怎麼惹著阿琛了?」

慕老太太一聽這個,心頭一凜,看似不經意的問題卻表示了,老爺子對這件事已經傷心了。

慕老太太不動聲色的說:「一些下作的手段,你真的想聽?」

慕老爺子嘆了聲氣說,「不是我想聽,是今天木木為這事鬧了很久,這麼小的孩子沒了媽也是可憐。」

「難不成,你想把蘇涼暖放出來?你可別老糊塗,且不說你之前已經對不起洛琛和簡汐一次了,就是你把蘇涼暖放出來,那種蛇蠍婦人能教導好孩子?好好的重孫,也被她教導壞了……」

「成,成,我就那麼隨口一說,你就說這麼多。」慕老爺子不耐煩。

慕老太太冷笑,「我看你不止隨口那麼一說,還動心了。」

慕老爺子聽出她話里的不開心,放緩了語氣,「我真的就是隨口一說,今天木木哭的太可憐了。」

慕老太太才不信他的話,沉聲說:「真的可憐的話,就趕緊給知寒找個伴兒,他這年紀也差不多要成親了,找個賢惠的,也不怕她薄待了木木。」頓了下又補充道,「簡汐這樣的就成,我聽說她撿了個孩子,現在還好生養著呢。」

慕老爺子聽她張口閉口簡汐、洛琛的,大概明白,今天自己對木木太寵愛,惹得她不高興了,於是說:「這事情,你做主吧。」

蘇涼暖的案子提前兩天開始審核,對待自己偷稅漏稅的行為,她供認不諱,所以案件審核的很快。

案件進入最後的庭審階段,蘇涼暖的罪眼看著就要被判了,卻忽然傳出來她性賄賂多位高官,以達到脫罪的新聞。

這個新聞來的很突然,但卻來勢洶洶,網上上傳了很多似是而非的視頻,來證明蘇涼暖的確做的這些事情。

原本快歸於平靜的媒體,瞬間掀起了新的浪潮,拚命堵在警察局門口和法院門口,詢問這件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

葉簡汐拿著報紙,看到新聞上面的報道,走到樓下問慕洛琛:「這是你做的?」

「不是。」慕洛琛看著報紙,搖了搖頭。

這次的新聞爆發,完全和他沒任何關係,他會整治蘇涼暖,但不會想著要置她於死地。

偷稅漏稅對於明星來說,算無足輕重的負面新聞,因為蘇涼暖知名度高才會鬧得那麼大。

可性賄賂官員,這個罪名一旦扣上,這輩子蘇涼暖三個字都會被披上一層陰影,哪家公司都不會再簽約這個藝人,哪怕做其他的行業,被人認出來也會被鄙棄。

葉簡汐聽他說不是,沉默了兩秒,忽然想到那天老太太對她說的話,心頭頓時一跳。

這事該不會是老太太做的吧?

慕洛琛注意到她臉色有變,問:「想到什麼了?」

「沒、我只是忽然感覺到了胎動。」葉簡汐慌亂中,找了個借口,這事情若真的是老太太做的,那未免也太可怕了。

慕洛琛那麼敬重老太太,若是讓他知道,老太太為了保住他在慕家的地位,而用這些手段,他會怎麼想?

「胎動了?我來摸摸。」慕洛琛聞言,神情一亮,眸光瀲灧的伸手放在她的小腹上。

也不知道是不是葉簡汐想著這事,肚子里的寶寶當真動了一下。

隔著肚皮都能感覺到他有力的小腳。

慕洛琛驚奇的瞪大了眼睛。

葉簡汐還是第一次看到他有點傻掉的模樣,忍不住笑出了聲。 第292章對不起,我不應該開瑾年的玩笑的

慕洛琛忍不住,又摸了幾下,可寶寶卻沒了動靜。

「寶寶,再動一下,讓爸爸知道好不好?」慕洛琛低聲哄著。

「寶寶睡覺了,動不了了。」葉簡汐模仿著孩子的聲音說。

慕洛琛不相信,圍著她的肚子,哄了好一會兒,實在感覺不到胎動了,才放棄。

葉簡汐摸著肚子,輕聲說:「阿琛,蘇涼暖的事情,你準備怎麼做?」

慕洛琛薄唇動了動,腦子裡沒什麼念頭,原本他打算把蘇涼暖送到非洲,讓她這輩子都不再回來。

可現在醜聞爆發了,肯定不能像之前一樣處理了。

其實,他不插手蘇涼暖差不多要在監獄里坐牢坐十年,他若是插手,蘇涼暖會被流放一輩子。

兩者的差別,只在於蘇涼暖的名聲罷了。

「暫時還沒想好,等想好了再說吧。」慕洛琛不想再去想關於蘇涼暖的事情了,一而再的風波,已經耗盡了他對蘇涼暖的最後一絲情誼,他不對蘇涼暖落井下石已經是最後的仁慈。

想讓他幫著她,壓下這些醜聞,不可能。

葉簡汐看著他,想要說話,但最後還是忍了回去。

下午,葉簡汐給慕老太太打電話,開口問:「奶奶,涼暖的事……」

「涼暖?蘇涼暖又出什麼事了?」

「奶奶你不知道?」葉簡汐聽到老太太訝異的聲音,有些困惑,如果不是老太太做的,那會是誰這麼針對蘇涼暖的?

「我知道什麼?」慕老太太問。

葉簡汐頓了下,把蘇涼暖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清楚,末了說:「奶奶,你真的不知道嗎?」

「簡汐,你難道懷疑我做這些?我雖然想幫助洛琛,可也沒必要做到這份上吧?」慕老太太無辜的說。

葉簡汐知道自己誤會了老太太,連忙說:「我沒懷疑,只是感覺到有些奇怪,所以問一下。」

慕老太太也沒跟她多計較,說:「我還在天安寺敬香,不跟你說了,先掛了。」

「嗯。」

掛斷了電話,葉簡汐腦子裡更加糊塗,這事情到底是誰做的?

她沒想幫蘇涼暖,可害蘇涼暖的幕後黑手不弄明白,她有些沒辦法安心……

葉簡汐嘆息了一聲,撫了額頭。

電話另一邊,慕老太太掛了電話,從管家手裡拿過敬香,說:「事情做到這一步效果還算好,接下來要更加小心,記住別讓其他人知道這件事,尤其是洛琛和簡汐。」

管家恭敬的說,「是。」

慕老太太面色無波,拿著敬香跪在蒲團上:「菩薩,保佑我們慕家平平安安……」

蘇家兩夫婦,聽說了蘇涼暖的醜聞,想去懇求慕家出面,幫助蘇涼暖壓下來醜聞,可慕知寒躲著他們,他們根本見不上面。

去求慕老爺子幫忙,慕老爺子被蘇涼暖的事情,氣的差點心臟病發,哪裡會見他們。

蘇家兩夫婦沒辦法,求到了慕洛琛這裡。

慕洛琛下班回家,車子剛開到門口,便被蘇家兩夫婦攔下了。

慕洛琛看著蘇家兩夫婦,面色沉凝。

蘇母紅著眼睛開口,「阿琛,求求你幫幫涼暖吧,我知道她做了違法的時,可這次性賄賂的事情,她真的沒有做,她還那麼年輕,為了這件事毀了,實在是太冤枉了。」

慕洛琛下頜緊繃成一道凌厲的弧度,「阿姨,這件事情,我沒有辦法插手,真的很抱歉。」

「為什麼?」蘇母眼淚掉了下來,哀戚的問:「你和涼暖到底是怎麼了?以前你不是都幫著她嗎?為什麼現在卻對她置之不理?」

慕洛琛沉聲說道,「因為她對我妻子,做了很過分的事情。」

蘇母怔了兩秒,臉色忽然黯然了下來,若是瑾年沒死,現在洛琛的妻子應該是她。

慕洛琛抬手輕輕的拍在蘇母的肩膀上,說:「蘇阿姨,真的對不起,其他事情我都可以幫,唯獨這件事不行。」

慕洛琛說著,想讓傭人請蘇家兩夫妻離開。

可就在他轉身的剎那,蘇母開口說:「阿琛,看在瑾年的面子上好不好?她去世之前,最疼得就是涼暖,如果讓她看到涼暖落到這樣的下場,肯定會很傷心的。」

「阿琛,拜託你,我不求涼暖能脫罪,只求你能幫她壓下醜聞,讓她的名聲不那麼難聽。」

「為了瑾年,做最後一次事情。」

蘇母的聲音不高,卻字字句句的清晰的響徹在空氣里。

葉簡汐站在不遠處,聽到這些話,腳步頓了下,她的身邊還站著文清和郭嫂,兩個人也不明白,現在是什麼情況?

這一對夫妻是什麼人?

而他們口中的瑾年又是誰?

慕洛琛僵直著身體,良久緩緩地轉過身來,餘光里掃過葉簡汐的剎那,眸色晃動了一下。

「阿姨,瑾年在天之靈,也不會希望我縱容她的。」慕洛琛低聲說道。

這是變相的拒絕了。

蘇母身體一軟,往後仰倒。

蘇父忙上前扶住蘇母,看到妻子傷心欲絕的模樣,低吼:「慕洛琛,你就狠心到這個地步?當初瑾年和你……」

「蘇叔!」慕洛琛沉聲打斷他的話,「若是有人陷害了蘇阿姨,你還能這麼義正言辭的說會放過那個人嗎?」

蘇父的話被噎回去,臉憋成了醬紫色。

慕洛琛沒再理會蘇父、蘇母,踱步向葉簡汐走過去。

「你怎麼出去了?」慕洛琛按住她的肩頭,眸底有些不安的觀察著她的神情,注意到她沒異樣的神色,這才放了心。

「我在家裡待得無聊,所以跟郭嫂一起出去買菜,今晚做酸菜魚吃。」葉簡汐嘴角勾起一抹淡淡地笑,看著蘇家兩夫妻問,「他們是蘇涼暖的父母?」

「嗯。」慕洛琛淡淡地應了一聲,岔開了話題,「簡汐,我們先進去吧。」

葉簡汐跟著他往家裡走,路過蘇家兩夫妻身邊的時候,她不由多注意了幾眼。

蘇母紅著眼睛,看著慕洛琛,目光不經意和葉簡汐的對上,怔了一下,然後快速的錯開了目光。

回到家裡,郭嫂把買來的飯菜放到廚房,開始做飯。

葉簡汐坐在沙發上,自己彎著腰,輕輕的捶腿。

慕洛琛抬著她的腿,放在自己的腿上,幫她按摩:「你身子這麼重了,下次出去別在走那麼遠的路,真的想出去逛逛,就讓司機跟著。」

葉簡汐笑著說,「你現在怎麼越來越嘮叨?」

慕洛琛看著她的笑容,說:「因為你總不聽話。」

葉簡汐摸了摸鼻子,「哪有呀,我可聽話了。」目光在桌子上掃了一眼,拿起一個蘋果開始削皮,邊削邊隨口問,「剛才蘇家二老過來,是為了替蘇涼暖求情嗎?」

「嗯。」 流光易逝,惹上壞總裁 慕洛琛的手上的動作一頓。

葉簡汐專心的削蘋果皮,也沒注意到他的異樣,繼續說道:「其實,他們也挺可憐的,沒了瑾年,涼暖又出這事。」微嘆了一聲,她頓了下,又說:「對了,剛才蘇阿姨說,看在瑾年的面子上,你之前和瑾年關係很好嗎?」

慕洛琛面上的肌肉瞬間緊繃,沉默了片刻后,不緊不慢的開口說:「以前她在世的時候,我們幾個經常一起玩。」

葉簡汐削好了蘋果皮,切了一半遞給他,語氣輕鬆說:「那就是青梅竹馬咯,若是瑾年還在的話,說不定你就和她是一對了……」

葉簡汐話說到一半,恰好對上慕洛琛漆黑幽邃的眸子。

他定定的看著她,眸底身深處情緒翻湧。

每次他露出這種情緒,必定是他心情不好的時候,葉簡汐想了想,覺得自己剛才說話是有些不妥。

好像她無意識里,拿一個去世的人開了玩笑,難怪洛琛他不高興。

葉簡汐斂了笑意,抱歉的說:「對不起,我不應該開瑾年的玩笑的。」

慕洛琛微微動了動,嘴角扯出一絲笑容,說:「沒關係,不用說對不起,她已經去世那麼多年了,任何傷痛都會被磨平。」

話雖然這麼說,但葉簡汐也看得出來,他並不像他說的那麼放鬆。

葉簡汐抱住他,輕聲說:「阿琛,現在你有我和寶寶呢。」

她在安慰他。

慕洛琛拿著蘋果的手,微微顫抖了一下,反手緊緊地抱住她不說話。

葉簡汐趴在他的胸口,嘴角翹起,露出一抹恬淡的笑容。

接下來的兩天,蘇涼暖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整個A市在茶餘飯後,都在討論國際影后,蘇涼暖性賄賂官員的事情。

等著警察局出來澄清,事情並非報道的那樣,只是一場污衊后,已經沒人相信了。

所有人都更樂意相信,娛樂圈有多麼的骯髒,亂。

哪裡會去聽警察局的解釋?

法院在輿論的壓迫下,對蘇涼暖作出了判決,判刑五年。

做出最後決定的這天,蘇涼暖站在鏡頭前,聽著耳邊傳來嗡嗡的議論聲和侮辱性的話,拳頭攥的緊緊地。

慕洛琛狠心到想要毀了她,這個認知,像是在她心頭上插一刀的同時又撒了一把鹽,讓她怎麼容忍的了?

慕洛琛,慕洛琛……

每次念一遍這個名字,蘇涼暖的恨意就加深一分。

當天晚上,蘇涼暖從監獄,被移送到勞動廠,那裡是經濟政治犯,義務勞動的地方,周圍有大批的警察看守,以後的五年時間不出意外,她就要在那裡度過。 第293章情敵見面,分外眼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