慘叫聲起,一往無前般的廖歸被蘇木一掌拍飛了,重重地砸在鍾麗麗旁邊,而蘇木這隨手一拍,看起來還真是漫不經心,還是很無視的樣子。

慘叫聲起,一往無前般的廖歸被蘇木一掌拍飛了,重重地砸在鍾麗麗旁邊,而蘇木這隨手一拍,看起來還真是漫不經心,還是很無視的樣子。

嗯,蘇木確實沒有把這兩個人放在眼裡,鍾麗麗的實力只是王級術師二階,而廖歸也只是武王三階而已,最主要是,兩人雖然都是武王,但真心普通,無論是神門之力還是他們的武技術法,都很差勁,不說蘇木,就是月恆谷一些帥級七階都可以越階幹掉他們。


這就是所謂平民的弱項,他們僥倖來到了天門演武,現在時間只過去了兩個多月,他們以前修鍊的東西太差勁,需要轉修什麼的,這個時間,他們最多就是剛剛轉修成功,還沒有真正熟練起來,真正的戰力自然還很低,還沒有真正爆發出潛力……

廖歸還算好的,至少在恆月平民階層中算是佼佼者,當然,也因為有溫勾毅的資源。

事實上,功法太渣的人參加王級以下組更好。王級轉修比帥級要難的多,天賦強大者爆發等待的時間也要拉長,當然,也不能說他們弱,放在普通階層,他們勉強可以算是天才。


薛璇其實也還沒有開始爆發出她真正的潛力。現在也是在轉修之中。

目光微微一凝,剛剛蘇木扔出魔獸砸中了鍾麗麗,也沒有讓溫勾毅有多重視,現在倒是真正讓他看到了蘇木的實力,溫勾毅還是有些驚訝的。

那又如何,溫勾毅可不認為武帥七階能贏的了他,廖歸和鍾麗麗的實力他清楚的很,淡淡地道:「有趣,你有資格跟我說話。有資格成為我的狗,沒猜錯的話,你在月恆谷那邊應該也有一定份量吧?現在給你一個活命的機會,將月恆谷給我統治下來……」

「統治下來?」蘇木眨了眨眼問。

「當然,我知道你現在的實力應該還不是月恆谷最強的,成為我的狗,我自然會給你提供各種修鍊資源,可以讓你一個月內達到武王級。這樣,你就能把月恆谷裡面的大部份人都變成我的狗。」溫勾毅自顧自地說道。這下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王級以下組同樣很有份量的,每次天門演武都會爆發出個別的超級天才。

「噗……」

聽到這些話,蘇木當然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忍不住笑了起來,有些人啊,還真是自以為是的可以。在蘇木眼裡,這溫勾毅幾乎跟腦殘掛上了勾。

「我當然知道你不會這麼爽快答應,不過你很快就會答應的。」

溫勾毅沒有對蘇木的嘲笑有任何不滿,他又不是真腦殘,但不管蘇木答不答應。都必然會答應,他也享受這種他高高在上卻被人嘲笑,然後打爆嘲笑的人,讓他們跪舔的感覺。

都覺的他在裝逼,都覺的他腦殘,但他呆會就會證明他就是有裝逼的資格。

「那我答應了有什麼好處?」蘇木笑著反問:「把薛璇還我?」

「蘇木,不能答……嗯?」

薛璇也沒想到蘇木竟然秒掉了廖歸,但心情卻沒有因此而放鬆,溫勾毅比他們要可怕的多,來到了恆月谷后,薛璇也才真正體會到超級妖孽的恐怖,有不少可不是那些還要爭奪天牌可以比的,溫勾毅低調,他也是武王巔峰,可是比在古荒險地的王刻鐘要可怕的多。

溫勾毅的話她也聽到了,她知道蘇木這個人跟別人不一樣,最討厭的就是被人高高在上俯視,心中更是緊張,可是她知道以蘇木的性格是不可能離開的,勸不動的。

只是沒想到蘇木竟然會要好處。

心下一驚,他為了自己甘願當狗?絕不能讓他答應,可才想制止卻猛的反應過來,蘇木臉上露出來的那種笑,又怎麼可能是甘願當狗的?

「薛璇自然不會給你,她也是你的主母,是我的女人,我可以原諒你以前跟她有曖昧的行為,畢竟你還沒有破她的身,但如果往後你還有這樣的想法,死!」溫勾毅冷冷地道,不止是警告蘇木,也是在廖歸兩人面前表明態度:「鍾麗麗倒是可以給你,當然,等我玩夠了薛璇或許也會給你,你要跟薛璇在一起,還是有機會的。」

「溫師兄,鍾麗麗……」聽到溫勾毅的話,廖歸急忙叫道。

「放心,我會給你比鍾麗麗更好的貨色,你真以為在恆月谷我就你們這一條線?」溫勾毅笑了笑道,而鍾麗麗則是麻木了,她也想反抗,但她沒有那個勇氣,甚至已經慢慢接受這樣的身份,特別是看到蘇木出手之後,一個武帥秒掉廖歸,修鍊資源太重要了。

恰在這時,她又想到了什麼,雙眼亮了起來:「主人,我很願意跟他,他可是薛璇的男人啊,而且看他沒有破掉薛璇處子之身的表現,肯定還是童子雞。」

「哈哈,不錯,倒是有些便宜你了。」

「便宜也是主人給的!」

鍾麗麗媚眼一拋,掙扎著站了起來,慢慢地靠向蘇木,又挑釁地看了看薛璇,給緩緩地伸出雙手,就要朝蘇木抱去,恰在這時,一道金光閃過,她抱住了一顆毛茸茸的東西,赫然正是小金,而後她又飛了,被小金後肢重重一蹬,就飛了起來,又撞回了原來的地方。

「嘔……」

而後,小金就誇張地吐了起來,似乎被鍾麗麗這樣的女人抱住是非常噁心的樣子,才吐了一小會,牠又一個閃身來到了薛璇身前,溫勾毅並沒有阻止,任由牠過去,而後就看到牠飛快地比劃了起來,直到這個時候,又吐了幾口血的鐘麗麗才臉色鐵青地坐了起來。

「怎麼會呢?我怎麼會嫌棄你,又不是你的錯,你被噁心的東西抱了只是比較倒霉,又不是你願意的。」薛璇之前也各種目瞪口呆地看著小金的表演,貌似離開蠍牙營的時候小金雖然聰明,但達到現在的地步,什麼時候變的這麼聰明了,比劃的這麼生動,能輕易看懂。

最主要的是,所有的內容都是氣死人不償命那種……

「嚕……」

小金興奮地跑到了薛璇腳下,抱住牠的腳狂蹭,超萌超可愛。

「小畜生,我殺了你。」

鍾麗麗怒不可遏,竟然被一隻小魔獸給羞辱了,甚至兩次都被牠撞飛,此時,她才不會詫異這隻魔獸怎麼這麼聰明,只想將心中的羞憤徹底發泄出去……

今天對於她來說是黑暗的,溫勾毅和這個武帥七階都把她看成垃圾,只有同樣垃圾的廖歸才要她,她難道就只能與廖歸這種貨色在一起?不甘心,極度不甘心,為什麼薛璇就有這麼多天才喜歡,她就不行?在妒忌燃燒,而現在連一隻小魔獸都羞辱她……

咒術再起……

蘇木對小金的表現也忍不住表情古怪,好像牠不止變的聰明,還變的陰險,所有的表現可不是蘇木教牠的,不管怎樣,小金的表現都是站在他這邊的。

「雲動……」

感受到背後傳來咒術的聲音,蘇木不再沉默,也不想再讓溫勾毅裝逼下去,經過一系列的對話,他基本了解了事情的經過,看也不看,就是一拳向鍾麗麗的方向轟出。

瞬間,山間的霧氣彷彿都被引動了起來……

這一次鍾麗麗的術法是分化了幾十條冰蛇,很小的冰蛇,她不止要讓小金死,還要讓薛璇波及,以薛璇目前被封印了真力的狀態,即便不死也會重傷……

幾十條冰蛇剛剛出現並要飆出的剎那,就被那團巨大的霧氣擋住,瞬間,冰蛇破碎……

「啊……」


不僅僅破碎,鍾麗麗也被霧氣給推倒,這次是砸在山石上,這下子真是重傷不起,之前都是普通的攻擊,而這一次卻是蘇木的拳法,天門戰技:化雲拳!

不要忘記,蘇木在蠻族古殿的獎勵不止是天牌和天門積分,還有一門戰技,在此之前蘇木幾乎沒有用過,也就練習了幾次,差點忘記了,但這次鍾麗麗的術法太分散,他手中又沒有武器,只有拳頭,想要全部擋住倒不是沒有辦法,但最輕鬆的莫過於化雲拳。

既然想到了,那就使出來……

「呃呃呃……」

鍾麗麗這次的傷是真重,幸運的是她並沒有暈過去,還能堅強地抬起頭來,死死地盯著蘇木,這個該死的男人,竟然無視自己的勾引還出手重傷自己……

打擊,鍾麗麗覺的今天就是她的打擊日,她恨,恨在場的所有人……

「還是不要浪費時間了吧,我是人,對你這條『狗王』還真沒興趣。」

誰理會鍾麗麗的恨啊,看都沒看一眼,蘇木抬腳向溫勾毅走去,邊走邊道。(小說《戰神天賦》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戰神天賦》更多支持!

溫勾毅微微一笑,也沒有再廢話,該說的已經說了,他也沒有拿出武器,而是一幅「我是高手」的樣子站在那原地不動,正如他想的,他一會就會讓蘇木跪舔,這個人的戰力確實不錯,至少在戰力上比廖歸強的多,又是月恆谷的人,是發展自己勢力的好機會。

看著溫勾毅的樣子,蘇木則是輕輕地勾起了一絲冷笑,很快就靠近了溫勾毅,並看到溫勾毅已經準備接招並反擊要將自己打服的樣子,很隱晦地聳了聳肩,而後,在廖歸和鍾麗麗死死的目光下跟溫勾毅擦肩而過,並來到了薛璇的身前道:「我們走吧。」

「嗯!」

薛璇也莫名奇妙,只是下意識地應了一聲,又感覺小手一溫,被一隻大手握住,心中的小鹿撞啊撞,臉一下子就化為熟透的蘋果,什麼溫勾毅,什麼危險全部忘記。

「找死!」

溫勾毅終於怒了,他好整以暇地等在那裡,這小子卻把他也給無視掉,讓他表現出來的高手風範蕩然無存,最主要是沒有按照他的劇本來編排,這讓他憤怒,蘇木罵他狗王,他連一點感覺都沒有,但脫離掌握的東西卻亂了他的心,這點倒是跟他的同門王刻鐘很像。

「轟……」

出手了,沒有用刀,溫勾毅一拳轟向蘇木,霸道中帶著陰柔的「勢」隨著那一拳鋪天蓋地地壓了過來,瞬間,原本還在「照顧小鹿」的薛璇臉色一白。但轉瞬之間,那讓她絕望的氣息便消失了,因為蘇木擋在她身前,拳頭與溫勾毅對砸……

雙腳深深地陷入土裡,與此同時,溫勾毅也被轟退。但沒有狼狽地退幾步之類的,很自然地落地,只是眼中卻帶著詫異,武帥七階竟然能擋住他的拳頭?

「小金,帶著薛璇到安全的地方。」

「嚕……」

小金會意,雙爪一提,就將體積比牠大了很多的薛璇提走,幾步之間來到了一處高高的山石上,薛璇彷彿沒有意識到小金的行為。而是死死地盯著蘇木,裝備了重臂后的蘇木看起來好像戰神,他的「勢」竟然擋住了溫勾毅的「勢」……

那一瞬間,薛璇有些痴迷……

「有點意思,但你今天必須成為我的狗。」溫勾毅只是稍稍疑惑了下,很快就釋然,拳法是他的弱項,被人家的強項擋住非常正常。再說,他也只出六成力而已。

話音一落。拳鋒再現,這次他要出八成的力道。

「轟……」

重拳再撞,並沒有溫勾毅想象中的那樣,這個武帥七階還是擋住了,有些不耐煩地再出一拳,但還是被擋住。還是沒有後退,豁然間,拳頭對拳頭,並沒有任何戰技地對轟,在所有人眼裡。兩人的拳頭就彷彿雨點,以不可見的速度對砸……

更讓廖歸和鍾麗麗驚懼的是,兩人的「勢」都在不斷飆升,整個小山谷立刻出現了「勢與勢」撞出來的狂風,幾乎讓受傷的他們再次吐血……

「怎麼可能,才武帥七階怎麼就有這樣的『勢』,竟然能擋的住溫師兄?兩人的差距可不止一個大級別啊!」廖歸在心中狂呼,死死地盯著蘇木,很想從他身上看出隱藏了境界的東西來,可是這個人身上所爆發的真力就是武帥七階沒錯,不會看錯的。

「蘇木在大武師巔峰的時候就可以擁有相當於武王巔峰的戰力,雖然那是一次性的,但現在他武帥了啊,對了,他還說過,他每次突破一個大境界就可以使用一次那種恐怖的戰神異象,可以贏,絕對沒有問題的。」薛璇激動地暗道。

而她不知道,她手裡好像還揉著一個東西,因為緊張也沒有注意這是什麼東西,可憐的小金同學發現,要不是牠成為五級魔獸,恐怕已經掛掉了。

雖然有了點自信,可薛璇還是死死地盯著下面的戰鬥,不斷為蘇木祈禱。

「轟……」

一記重拳,兩人同時分開,同時落地,目光交匯,兩股氣勢還在空中碰撞,但兩人眼中都是平靜中帶著戰意,溫勾毅很驚訝,武帥七階能與他對拳?太難以置信了,但溫勾毅並沒有失去自信,因為他還沒有動刀;而蘇木,他也終於知道真正妖孽級別的武王有多強,凝重是有,但更多的卻是興奮,他當然也沒有失去信心,他也沒有盡全力。

溫勾毅就是他測試自己現在戰力的基石!

蘇木可還沒有動用任何戰鬥天賦和戰技,只是與對方面對面對轟而已,在力對力的情況下都可以擋住,如果再加上戰鬥技巧和戰技,還怕會贏不下來嗎?

之所以力對力能擋住,正是因為他強悍的肉身和精純無比的真力,蘇木可以確定,在修鍊了108個符號后,他的肉身強度已經進入武王級,也就是說,純肉身的話,他可以與任何武王拚鬥,之前還沒有感覺,但是魔獸……不,是神獸的肉身肯定非常強硬的。

作為神獸的功法,修鍊肉身是必然的……

「你讓我很驚訝,你這條狗讓我很滿意。」

溫勾毅也判斷出蘇木能與他對轟的問題所在,心情也有些激動,武帥七階能有這樣的肉身強度,而且沒有任何突兀的地方,肯定有什麼修鍊肉身的強大功法,他很想要……

開始是覺的武帥七階有這樣的戰力很奇怪,既然有這樣的肉身強度,那倒不奇怪了。

「鏘……」

刀出,直接從他體內冒出來的,自然是開啟了神門儲物空間。

此刀一出,溫勾毅所引動的「勢」更加龐大,在場的眾人都能感受到一股凌厲無比的氣息,原本霸道而陰柔的「勢」多了一股銳意。反觀蘇木,眾人瞳孔微縮,有些疑惑,蘇木那原本同樣霸道且一往無前般的「勢」消失了,變成了柔柔弱弱的樣子,有種書卷氣在他身上出現。但他這柔弱的樣子卻又彷彿閱盡書海,擁有浩瀚無邊的知識力量。

任由溫勾毅所給他的壓力再強大,他都無所畏懼,淡漠卻又深如瀚海……

「嗡……」

刀光起,刀芒現……

「雲起……」

蘇木淡淡地吐出兩個字,手也彷彿輕輕地打出了一拳,薛璇下意識地閉上眼,因為刀芒落在了那輕飄飄的一拳上面,轟然暴響。碎石分飛,當薛璇飛快地睜開的時候,看到蘇木還站在原來的地方,在他身側有一道長長的刀痕,深不見底,正是那刀芒切出來的。

「這是什麼拳技?」


「為什麼要告訴你?」蘇木淡淡地回道。

化雲拳,似乎很牛逼的樣子,有風清雲淡之意。很契合他的奇門之勢,蘇木也是突發奇想才將戰神之勢切換成奇門之勢。那個瞬間,蘇木對化雲拳有了更深刻的理解,沒有練習多久,但以他的戰鬥天賦,以他戰神真諦的靈覺,雖然還無法百分之百發揮拳之意境。但發揮百分之七十是沒問題的,話音一落,他的拳頭又再次揮動,低低地道:「雲飛……」


蘇木進攻了,彷彿以拳頭打出一道道凝實的雲氣。看似緩慢實則飛快,至少在溫勾毅眼中這雲氣變幻的快,落下也快,還帶著飄渺之意,而在圍觀三人一獸眼中,這雲氣好慢。

如果真的飛快,這應該更像流星拳,但這只是雲!

「嗯,竟然撕了我一角戰衣,你狗爪子伸的很長,看來不給你點教訓你還真以為你主人是泥捏的。」幾乎瀰漫在雲氣中溫勾毅傳出了聲音,讓本來對這拳法有些輕視的廖歸張大了嘴,世間竟然有這樣的拳法,該死的,這些有大背景的人真他媽可恨,又聽溫勾毅道:「你這拳技很不錯,我要了,無論你想不想給,都必須獻給你的主人……破王刀絕!」

雲氣消散,刀芒再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