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熱:“話題別歪,沈大店主到底怎麼回事?有人知道詳情嗎?沒聽說他要渡劫啊!”

慢熱:“話題別歪,沈大店主到底怎麼回事?有人知道詳情嗎?沒聽說他要渡劫啊!”

“文山鬼王邀請你加入‘世外桃源’羣,是否同意?”

唐牧北當然點擊是。

羣裏僅有三十來個人,一多半還是不認識的。

“這個小羣裏都是人品可靠信得過的人,什麼都可以聊。”管理員依舊是123。

“@妖孽,有什麼內幕趕緊爆料,我可聽說了不少風言風語!”文山鬼王。

妖孽:“我就不信你們一點內幕都不清楚。”

流蘇:“我知道一些,據說跟品行有關。”

“確切的說,是積惡太多!”123。

唐牧北:“?什麼意思?店主不是經過選拔的嗎?人品有問題還能做店主?”

123發了個攤手的表情,“純潔的孩子,人是會變的。

店主選拔第一點:人性本善。

自私自利之徒,連第一關都過不了。但即便是這樣也難保有人中途變了心性。聽說沈大店主爲了追求業績,強行淨化厲鬼。”

妖孽:“說強行淨化真的是美化了。小道消息:沈大店主擁有洞府上千個,一多半里面都羈押滿了厲鬼。上百隻厲鬼擠在牢籠中,被強行淨化。因爲有特殊封鎖手段所以戾氣無法外泄,經常發生鬼吃鬼的事件。” “鬼吃鬼?”說實話,唐牧北還沒真正見識過。

第一次遇到兩隻厲鬼想吞了林伯的生魂,自己制止了;

第二次在醫院門口現場參觀江遠舟的厲鬼約架,卻是沒打出“鬼命”。

第三次惡鬼的墳頭蹦迪滲人了點,但是沒觀摩它如何吃鬼。

第四次,emmmm……好像是我把鬼吃掉了……

所以,鬼吃鬼到底怎麼吃的?

123:“牧店主是萌新,還沒見識過吧?”

“確實沒有,不過聽起來挺殘忍的。”唐牧北照實回道。

這不算自己沒見識啊,雖然開啓了三層樓,可自己是萌新沒錯!

距離當時定下俱樂部的開業時間還有五天呢。

說起來,順利把邪魔逮住了煉製成霧魂石,等到俱樂部開業那天可以當福利發一下,估計大家都會很開心。

獨樂樂不如衆樂樂嘛!

自己守着封印這個大寶庫,不差這點霧魂石。

而且霧魂石是對鬼修有奇效,自己嘛……誰知道是哪個派系的,先瞎特喵湊合着修煉吧。

大山裏人:“@妖孽,繼續爆料。正好讓大家都注意些,積陰德這種事誰也看不見摸不着,但不能否認確實存在,我看沈大店主很可能就是損陰德的事做多了。”

妖孽:“應該是的。

聽說沈大店主累積購買了上萬個厲鬼監牢。

大家都知道的,一個標準的監牢最多關押十隻厲鬼,這樣才能保證將其全部隔離開,不會發生意外。

畢竟被打入監牢的都不是什麼善茬。

但沈大店主可以用一個監牢關押百餘隻厲鬼,可想而知會是什麼場景。”

唐牧北立即聯想到網上的梗,永遠不要得罪六菱紅光,因爲你不知道接下來會從車上下來多少人!

標準十鬼間,變成百鬼宿舍?

那得擠成什麼樣?

得虧是厲鬼,要是人的話,屎都擠出來了吧?

流蘇發了個害怕的表情,“如果真的在這麼狹小的空間裏自相殘殺,會出現惡鬼的吧?”

“這貌似就是沈大店主的策略。”洛笑予發了個攤手的表情,“一間監牢的設置最高權限是九十年。時間和恐懼會摧毀心志不堅的厲鬼心理防線,要麼忍受不了只求早日投胎,會自行散去戾氣,當然會成爲沈大店主的‘業績’;

要麼互相吞噬形成惡鬼,以沈大店主的能力,完全可以單獨滅了它,陰界還要給他記上一功。

甚至把戲再做足些。

還記得當年南金凶煞屠殺事件嗎?

一隻怨氣沖天的凶煞,血洗了一個村莊甚至還殺了三名鬼差。後來是沈大店主親自出手將其斬殺,陰界總部給了他一大筆獎賞還特意表彰來着。

後來有小道消息質疑,凶煞形成都會有特殊原因,但南金市那隻凶煞更像是憑空出現。因此有媒體懷疑是否是沈大店主故意養成,然後釋放出來。只不過這些懷疑沒有任何證據,最後不了了之。”

慢熱:“不愧是笑笑,消息如此靈通!”

“還有更多內幕,想聽嗎?”洛笑予只要說話必定先發個表情,這次是萌萌噠,“囚禁厲鬼還只是其中一項!據說早期的時候,沈大店主還只是個三層店主,經常放出自己養的小鬼去騷擾凡人。

但尺度把握的很好,並不會引來鬼差,又可以唬住凡人。

然後對方無論請來何方高人都解決不了。

等鋪墊的差不多了,他再登場‘驅鬼’,每每必定手到擒來。

還藉此機會收斂了不少錢財。”

123:0_0還可以這樣操作?

妖孽:0_0還可以這樣操作?+1

流蘇:0_0還可以這樣操作?+1

……

連唐牧北都沒忍住,也點了個+1。

之前剛聽桃娘說其他城市的店主用監牢折磨厲鬼,他還覺得雖然哪裏怪怪的但從淨化業務角度看沒毛病,結果現實狠狠給了人響亮的一嘴巴子。

損陰德的事情做多了,真有報應!

唐牧北忍不住開始低頭反思,自己擔任店主以來,沒有做什麼有損陰德的事情吧?

吃了個厲鬼算嗎?

“雖然大家都不知道陰德這東西怎麼計算,但我從某位前輩那裏聽來個小道消息,僅在本羣傳播!”123叮囑道:“凡事勿起惡念。人生在世誰還無過呢,但只要本心向善就不會出大問題。尤其是,出發點是好的只是事情搞砸了或失控,都不算有損陰德。”

我要吃油炸鬼:“咱們小羣裏還是店主居多,大家對待工作切記‘勿忘初心,牢記使命’。

我勘察完現場了。

沈大店主隕落的特別慘,看樣子應該是整個人從內向外瞬間焚燒,過程應該相當痛苦,最後連全屍都沒留,只剩下一堆白灰。

那堆白灰上隱隱地有天罰的味道,看來他這麼多年表面僞善,暗中卻用盡了黑暗手段。”

判官:“天道輪迴誰也不饒,大家好自爲之。”

流蘇:圍觀高冷男神!

123:圍觀高冷男神!+1

我要吃油炸鬼:圍觀高冷男神!+1

……

瞬間刷過幾十條+1,唐牧北雖然剛進羣沒多久,就已經摸出規律了。

羣裏的人都特別愛排隊。

不管發的什麼,先排隊再說!

“牧店主,我跟高凡夢溝通好啦,咱們走吧!”小狐狸精開心活潑的跳到他身邊,“三天以後,在花川湖廣場上,她媽媽爲培訓班六樓新開的瑜伽課做宣傳活動,到時候人肯定會特別多!”

唐牧北想了想自己的功德之力,只要時間充足應該能將附着陰氣的人一一拔除。

“我先撤了,要辦公。”景瑤城牧店主。

123:“@景瑤城牧店主,記得多在羣裏冒泡聊天,我看你也太沉默寡言了。”

唐牧北:“……好的,我會的前輩!”

收回手機,他看看大街上已經開始遊蕩的厲鬼以及到處張貼的大字報,忍不住嘆氣,“我倒是想舒舒服服的水羣,可哪有時間啊!”

小狐狸精匯合桃娘去尋找破壞情報網的傢伙了;

唐牧北就近去看由無瞳負責的清水區“反傳.銷”講座現場。

“人有人道;鬼有鬼道,當初成爲厲鬼的時候大家就都知道這個道理,爲什麼偏偏有鬼受蠱惑去玩附體那一套呢?那是典型的歪門邪道!”

無瞳正像打了雞血一樣講着,臺下有個女鬼站起來反對:“附體沒有你說的那麼可怕,只要把握好度,附體是個能帶給大家快樂的法術!”

“這位鬼妹子請上臺開始你的表演。”無瞳意外的沒發火,而是邀請道。

鬼妹子一上臺就處於興奮狀態,“附體,能讓我們重新享受白天的陽光!”

無瞳冷冷道:“死得更快,要你鬼命!”

被噎了一句鬼妹子白他一眼接着大喊道:“附體,能讓我們重新享受美味的食物!”

“能讓你死得更快,要你鬼命!”

“附體,能讓我們重溫人類的溫暖!”

“能讓你死得更快,要你鬼命!”

……

兩人嘴炮了許久,不管鬼妹子說什麼好處無瞳就這一句臺詞。

直把場下的厲鬼們逗得合不攏嘴,紛紛議論它倆是不是提前串通好了來給大家表演相聲。

無瞳得意洋洋看着被噎的臉色發青的鬼妹子,做了最後總結:“總之一句話,邪法就是爲了要你鬼命!

哦對了,順便再把被附體的人類身體搞垮,好讓邪魔趁虛而入吸成人幹。

鬼死了;人死了,邪魔越來越壯了。

你們說學這種邪法圖什麼?” 臺下衆厲鬼開始議論紛紛。

無瞳雖然眼神不好但聽力是練出來的,當即追問道:“如果只爲貪圖這些,你怎麼不自己散去戾氣投胎去呢?早點投胎你早點享受陽光和美味食物啊!再說了,用一次邪法大家相安無事,兩次三次以後呢?難道你變成厲鬼就爲了養活邪魔?”

鬼妹子:……

“不是的!只要有節制不會出現任何問題的!”它有些支吾,“再說了,學會了附體術以後還可以再學習其他法術,不但不會灰飛煙滅還會隨着修爲增長日益強大!”

無瞳冷笑道:“哦呵呵,原來你化身厲鬼根本沒想再度做人啊?

學習邪法,這是想墮落成邪魔唄?

人家魔界要你嗎?

大家可別忘了,魔道餘孽始終在試圖攻擊人間界,爲什麼呀?不就是它們的生存環境太惡劣了嘛!它們拼死拼活修行在背後搞小動作就爲了霸佔人間世界,你特碼就在人世間幸福生活着,還想變成邪魔?

你腦子裏裝的是屎吧?

知不知道你們使用一次邪法,就是在變相爲邪魔提供一次壯大機會?長此以往,人間界遲早被邪魔攻破!

損人不利己的你們,就是幫兇!”

唐牧北暗中點頭,無瞳講得還不錯。

當然有一半功勞得給宿陽伯,畢竟稿子是它寫的。

開着破的叮噹響的鬼車,唐牧北巡視了一遍景瑤城各城區的演講現場,最後一站是以冬苓爲主的花川區。

這裏是邪魔的始發點,所以危險性比較大。

江遠舟暗中派了不少鬼小弟來保護冬苓。

唐牧北到達的時候,冬苓正拿小餓鬼做真實案例講解。

小餓鬼講得真是聲淚俱下另聽者傷心聞者流淚,講臺下的衆位厲鬼紛紛搖頭嘆息。

“也不知道這樣講有多大用途,希望能儘快制止其他厲鬼再接觸邪法吧。”宿陽伯感慨道。

好不容易趕出來這麼多稿子,它想聽聽效果,不好的話再改動。

“肯定會有用的。能成爲厲鬼多數是內心有仇怨執着,明白附體術的害處之後,想來它們就算想用也得考慮利弊。”唐牧北安慰道。

話音剛落,他突然覺得渾身微微一顫!

似乎有什麼東西在靠近!

唐牧北頓時警覺,那種顫動似乎是心竅內沉睡的貓娘給自己發出的信號。

不是驚恐害怕,更像是一種本能的感知。

貓娘現在還是小小一團,但原本雪白的毛髮上有黑色花紋浮現出來,極有可能是融合了魔尊之後出現變異。

記得溯洄前輩曾說過,待貓娘醒過來自己會是一機三用?

所以現在是它感受到邪魔氣息,在給本體釋放信號?

唐牧北警惕看向參會者,神識鋪開尋找邪魔可能藏身之地。

“現在似乎不是見面的好時候,牧店主。”鬼羣裏突然走出個人來,“不過,我在你身上感知到本源氣息,所以不用隱瞞身份了。你——是一名魔修!既然有邪魔氣息,那就不用多說,僅憑烙印你都必須要幫我渡過難關。”

唐牧北:0_0

魔你個毛線蛋蛋修啊,烙你麻痹的印!

我特喵也覺得現在根本不是見面的好時候,你作爲大BOSS能不能矜持一些?晚點露面行嗎?好歹也給我點時間聚集打手什麼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