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彼岸境強者?

成為彼岸境強者?

古往今來沒有一人成功,對於聖人們來說都是奢望!

但現在東方純鈞竟說他只差一步!

現在的東方純鈞雖然強大,但與在場的聖人們還是平起平坐,如果他真的跨入彼岸境,未來他們也只有仰望的份。

夫人她有鈔能力 「那真是恭喜你了,」黎洛水冷笑道。

聽到她諷刺的話,東方純鈞臉色沒有絲毫變化,反而說道:「你可以跟我回去,待我修成彼岸境,我帶你回母世界!」

「你……帶我回母世界?」黎洛水淡淡的笑著,「然後加入軒轅衛?」

東方純鈞臉色頓時一凝。

對於黎民與軒轅衛之間的爭端,東方純鈞也是知曉的。

嚴格來說,東方純鈞是在軒轅衛的支持下才能如此突飛猛進……

「你將自己看做何等的人物,其實也不過是軒轅衛的一名棋子而已,」黎洛水平靜的說著,她盤在腦後那上百丈的長發飄舞起來。

東方純鈞目光微微一縮,勸說道:「黎族在母世界中大勢已去,這神域之中的希望早已經破滅,你沒有必要如此執著!」

「咔咔咔……」

這山洞中崩裂出越來越多的裂縫,更多的刖火荼流從中汩汩冒出來……

聖人們看到那些刖火荼流也是暗暗心驚。

雖然他們因為寰宇的存在不會真正的滅亡,不過真的死一次,也要付出不小的代價才能復原。

誰也不願意捲入刖火荼流之中!

「我黎族九部,沒有一人願意苟活於世,這也許是我們黎族最後的戰爭,最終鹿死誰手還未可知,或許我洛水是看不到那一天了,但我相信會有那麼一天!混沌古神,保佑吾族!」

黎洛水的聲音冷冽,那張秀美無雙的臉上流露出一抹妖冶而迷人的笑容。

只見她伸手一揮之下,一股強烈的空間波動以她為圓心波動出去。

聖人們都察覺到了異樣,臉色頓時一變。

「空間……被她鎖住了?」

「無法挪移?」

「這女人想幹什麼?」

黎洛水掃了眾聖人一眼,淡淡說道:「你們都隨同我,一起死在這裡吧……」

「轟隆……」

這個洞穴的四周迅速的垮塌。

刖火荼流如同海水一般倒灌進來,朝著四面八方涌去。

看到這一幕,聖人們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無比。

「這個女人竟然想拉我們一起陪葬!」

「快退!」

「後面……後面也有好多刖火荼流!」

黎洛水將洞穴挪移到最下層,便是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此刻她將空間封鎖后,引入海量的刖火荼流目的就是為了同歸於盡。

或許她無法真正的殺死這些聖人,但這些聖人們想要重生尚且需要不短的時間,她能為羅征,為羅嫣,為宇太白他們爭取更多的時間。

黎洛水自身更是沒有絲毫猶豫,腳尖在那口大鍋中輕輕一點,一躍而起,徑自跳向刖火荼流!

不過就在她跳向刖火荼流的一瞬間,東方純鈞已奮不顧身的沖了過去……

「哼!」黎洛水冷哼一聲,髮絲如箭朝著東方純鈞激射而去。

東方純鈞大手凌空一抹,一股無形的能量化為盾牌擋在了他的前方。

「篤篤篤……」

那細密的髮絲竟無法穿透這盾!

趁著這個間隙,東方純鈞一把抓住了黎洛水的手臂。

這時黎洛水臉上露出一抹玩味的笑意……

自她頭部以下的軀幹頓時化成一道道褐色的泥巴,這些泥巴如同章魚一般,纏在了東方純鈞的身上。

「如果當初不是你,也許夫君已經成功了……」只剩下一個頭顱的黎洛水盯著東方純鈞滿是恨意,「今日我會將你徹底的滅殺!」

那些泥巴圍繞著東方純鈞不斷地蠕動,朝著東方純鈞的丹田匯聚而去……

在神域中的真神們看來,聖人的確是不死不滅的,除非滅掉他的寰宇。

但不代表黎洛水沒有殺死聖人的辦法。

例如切斷聖人與寰宇之間的聯繫……

「你!」

東方純鈞這才意識到,自己陷入了莫大的危機。 羅征並不知道洞穴內發生的一切。

他盤膝坐在那個穩定的空間中,依舊專心致志的衝擊著上位真神境界。

體內世界中……

劍雲滾滾,朝著自己的神格蜂擁而去。

雖說已經沒有靈烏鑽入他的體內世界,但靈烏所化的那些褐色雲層數量已經足夠多!

「看樣子,征兒應該能順利晉入上位真神,」黎洛水淡淡說道。

黎洛水這一縷分神自然清楚洞穴內發生的事情,只是為了不打擾羅征,她並沒有透露出絲毫。

而羅征則將所有的心神,都放在那枚神格之上!

不過衝擊上位真神耗費的時間比較久。

一個時辰后……

伴隨著體內世界再一次轟鳴,整個世界再度向外擴張而去。

「成了!」羅征滿臉驚喜之色。

豪門交易:老婆,借你&生&個孩子 當體內世界再度擴張后,他感覺自己對各路神道的領悟再度深刻了許多!

「娘親!」

羅征的身內化身飄飛到黎洛水的跟前。

「恭喜征兒,」黎洛水臉上掛著笑容,但雙目中的神色變得異常複雜。

羅征察覺出娘親異樣的情緒,奇怪的問道:「娘親……怎麼了?」

黎洛水臉上的笑容漸漸褪去,隨即淡淡的說道:「娘親說與你聽,但你且不要驚慌,畢竟……這對於你來說並不算是絕路。」

羅征點點頭,還是有些不明就裡。

「我將你送到了神域之外的混沌中了,」黎洛水直白的說道。

「什麼!」

羅征心中一驚,豁然睜開了雙目。

他這才發現自己已不再山洞之中,而是在一道紫色光圈的籠罩之下!

他帶著滿腹疑惑,再度閉上眼睛,將意識放在身內化身上,盯著體內世界中的黎洛水問道:「發生了什麼事!」

「在你衝擊上位真神的時候,那些聖人們找到了我,」黎洛水滿臉苦澀的說道。

方才黎洛水怕影響羅征,自然沒有開口。

但現在為了讓羅征明白自己的處境,她必須將該交代的事情盡量交代……

「什麼!」羅征大驚,「哪些聖人?」

「東方純鈞他們,」黎洛水回答道。

這恐怕是羅征最不願意聽到的名字……

黎洛水接著說道:「我沒得選擇,只能將你送出神域之外,混沌之中,你會不斷地下墜,可能會遭遇域外天魔,但終究還有一線生機,如果落在他們手中必死無疑。」

她的選擇十分果斷。

「怎麼會這樣,娘親……你自己呢?」羅征滿臉都是焦急之色。

黎洛水並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只是淡淡說道,「娘親就指望征兒幫我報仇呢!」

羅征不斷的搖著頭,難以相信黎洛水說的話,娘親的意思是她要隕落了?

他滿臉都是惶急之色,「不可能!這麼多年都沒找到,為什麼偏偏這一次,不可能!」

如果是因為自己找到了黎洛水,導致黎洛水暴露了自己的位置,他又如何能原諒自己?

此刻的羅征心亂如麻,完全無法保持昔日的淡定!

黎洛水的分神輕輕一飄,雙手用力捧住羅征的臉頰,那雙極美的眸子死死盯著羅征,「征兒,你已經是最後的希望了!不要讓娘親失望!」

她與羅征真正相聚的時間不到一天,就要經歷生離死別,未免太諷刺了。

羅征一動不動看著黎洛水,只聽到她不斷地說著,她在說培養靈烏的辦法,告訴他關於域外天魔的來歷……

娘親不斷地在說,他卻並沒有聽進去。

許久之後,黎洛水的分神漸漸變得稀薄,最終消散在羅征眼中。

羅征依舊保持著一個動作,愣愣的看著前方。

保持這個動作一炷香的時間后,他猛然打了一個激靈,散掉了身內化身,迅速睜開雙目,掏出了「艮」字令!

一婚到底:老公別亂來 無論羅征是在寰宇,還是在神域,只要他激動艮字令就能回到仙府……

他想找到宇太白,也許他還有辦法,他要再去地下救自己的娘親!

可是這一次,艮字令失效了。

羅征不斷地嘗試激活這枚令牌,可現在的艮字令如同一塊尋常鐵牌,毫無反應。

嘗試了無數次后,羅征已滿是惱怒之色,重重的將艮字令砸了出去。

「咚咚咚咚……」

這枚堅固的令牌在狹小的空間中四處亂撞。

艮字令的作用是整個神域,也包括寰宇,以顧北的神通是能夠兼顧的。

「難道,我真的已身處混沌之中了?」羅征愣愣的想著。

在這空間中羅征看不到外面的景色,他甚至感覺不到自己在墜落,只能盤膝坐在原地發獃。

雖說晉入了上位真神,體內世界的面積暴增,可他沒有任何心情查探……

就這般獃獃的坐了十來天,拘束著他的空間依舊沒有變化。

但就在這時候,他發現束縛自己的那一層空間出現了裂縫!

哄你入我相思局 「唰啦!」

當這裂縫出現的那一刻,就有一道道濃郁的褐色霧氣涌了進來。

「混沌之氣?」

羅征目光一閃。

尋常的真神,甚至是大圓滿也視這些混沌之氣如劇毒,但對於羅征卻構不成威脅,畢竟他體內世界都是由混沌之氣構成。

娘親並沒有騙他,她的確是將自己送到神域之外了……

仔細想想,娘親在最後一刻做出的選擇並沒有錯誤,以聖人們的手段,她將自己送到神域的任何地方,東方純鈞恐怕都能頃刻之間追蹤道。

當初自己從時間海中離開,被含九姨帶走,還是因為施小巧禁魔后,東方純鈞才無法追蹤。

即使如此,含九姨在短短時間內也帶著羅征挪移無數次,以防範被追上來的可能性……

所以娘親只能將自己送出神域,這幾乎是唯一的選擇!

「娘親,未必就一定隕落了……」羅征雙目中放出一抹精光,「也許一切都還有轉機,但前提是我必須擁有足夠的實力!」

鬱悶了十來天後,羅征終於調整了自己的心情。

束縛羅征的那個空間的空隙越來越大,羅征也能夠透過這空隙觀察外面的情況。

通過這個空隙,羅征可以看到上方懸浮著一塊巨大的橢圓形寶石……

他幾乎一眼就認出來,那就是神域的本體,羅征甚至還能看到束縛著那顆寶石的紅色光帶!

從這個角度來判斷,自己離開神域已經有相當遠的距離了,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墜在混沌底部。 在虛空之中迅速的下墜,混沌底部的那些獸骨在羅征眼中也越來越龐大。

籠罩著羅征的那個紫色光圈不斷地出現裂縫,最終完全消失,羅征就像是坐在一個沒有頂蓋的盒子下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