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陽他們摸不著頭腦了,但是自己總裁傷成這樣,她這麼放心的就離開了,完全都不在乎。

成陽他們摸不著頭腦了,但是自己總裁傷成這樣,她這麼放心的就離開了,完全都不在乎。

洛夢櫻要保護的人,雪姐一樣不管付出任何代價的,雪姐想把墨昊靳轉移到她組織下的醫院,成陽可不放心了。

男子開口說:「你是雪姐吧,你身邊那些人該請一下了,成助理你安排吧」。


成陽和雪姐不認識他們,不代表他們不知道他們是誰呀,很快墨昊靳進入了手術室,那兩個不知身份的人,還是墨昊靳的私人醫生。

凌遙一直感覺到心神不寧,她很久沒有這樣的感覺了,拿起手機給墨昊靳打電話,她這個兒子不會不接的,可是這次打了好幾個都不能打通,只能打給成陽了。

成陽在手術室面前急死了,看到凌遙的電話還是接了,也不敢隱瞞墨昊靳的現狀,凌遙也急匆匆的趕了過來。 深沉的夜色下,那莊嚴神聖的祖墳祠堂,就像是一隻擇人而噬的猛獸一樣,似乎只要走進那裡面,就等於是走進了猛獸的臟腑裡面,會被它吞得連一點兒骨頭渣子都剩不下來。.最快更新訪問:shuhaha。

不僅如此,越是靠近祖墳祠堂,夜色就越是森寒,似乎一切生物的足跡都在這裡斷絕了,只剩下無邊的寂靜,似乎連山風都在這裡停止了流動。

「木木哥,我有點兒怕……」雖然有林白打氣,但阿潤畢竟年紀還小,尤其是看著黑漆漆的夜幕,還有周遭那些林立的墳丘,以及周圍那種鬼氣森森的感覺,心裡不禁有些打鼓,緊緊抓著林白的手,小臉上寫滿了驚懼,急聲道:「要不咱們回去吧?」

聽到阿潤的話,林白緩緩停下了腳步,望著遠處黑沉沉的墓地,心中也開始有些猶豫。

「咱們再往裡面轉轉,我再看看。」沉吟片刻后,林白輕輕握住小丫頭的手,溫聲道:「你跟在木木哥旁邊,要是有什麼事情不對勁的話,咱們就趕緊往回跑好了。」

「好,我聽木木哥的。」阿潤猶豫了許久,這才一咬牙,點了點頭,然後輕輕哼唱起歌謠,似乎是想要給自己壯壯膽子,但可惜她唱歌的聲音里,還是帶著一絲顫抖。

聽著小丫頭那顫抖的歌聲,林白輕輕笑了笑,沒有再言語,只是緊緊握住了她的手,試圖把自己心中的鎮定傳進小丫頭心裡邊,好讓她能覺得稍微放鬆一些。

執意讓阿潤陪在自己身邊,實際上並不是林白害怕寂寞,或者說是想要找個伴當那麼簡單。而是他覺得秀秀出的這檔子事兒,實在是怪異的緊,如果一切真的像是自己推斷的那樣,和祝祭婆婆有關的話,而那日自己祛除蠱蟲的手段,也都悉數被她察覺。

在這種情況下,難保那不知真假的祝祭婆婆會想一些辦法來對付自己,把變數消弭到最小的範疇,而現在自己最大的軟肋,就是身邊這小丫頭。

如果『祝祭婆婆』是打算讓自己陷入被動的話,最好的辦法便是對阿潤下手,來要挾自己。正是出於這個原因,所以林白才會執意讓阿潤跟在自己身邊,這樣的話,自己就能夠隨時隨地的守護她的安全,不讓她受到什麼侵害。

墓地安靜的就像是一潭死水,只剩下林白和阿潤一輕一重的腳步聲,在夜色中回蕩。這種寂靜和森寒的感覺,就像是從來都不曾有人來過這裡,而那些深沉無比的黑夜,就像是一隻張開的布袋口子,要把他們兩個給裝進去,讓他們再無法看到天日。

尤其是行走在墓地間的時候,更是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森寒氣息,更是叫人身上不自禁的起了一層雞皮疙瘩,許多負面情緒也開始不自覺的從心中升起。

而且不知為何,往昔祠堂內由各家供奉的長明燈,今夜竟然連一盞都沒亮。需知道這些長明燈可是代表著寨落內這些山民們對祖宗神靈的敬畏,從當日那些人聽聞秀秀衝撞了祖宗神靈之後的態度,就可看出他們心中的敬畏是何等深重,這長明燈一盞不亮,實在太詭異了!

而且最讓人覺得無法解釋的,從墓地到祠堂的這短短一條路,現在就像是沒有了盡頭一樣,林白和阿潤兩人從進來之後走了差不多有半個小時,卻還是連祠堂的影子都沒看到。

「木木哥,怎麼找不到祠堂了?」不僅僅是林白髮現了這個異常,在走了一段路后,阿潤也發現了這個不對勁的地方,大眼睛向著四下逡巡片刻后,惶恐不安的對林白髮問道。

「應該是咱們走錯路了,等會兒應該就能找到祠堂的位置。」林白輕輕一笑,面上不動聲色,見小丫頭臉上仍然滿是擔憂,便又溫聲安慰道:「再找找,不行咱們就回去。」

雖然嘴上說著不行就回去,但林白心裡焉能不知道,現在恐怕就算是真的想回去,也沒有找到迴路的辦法了。走了這麼久,夜色卻依舊深重,而且周圍更是不剩下半點兒亮光,從身體各處更是有絲絲森寒的冷氣不斷侵襲身體,這種情形和鬼打牆是何其的相似!

但如今這情形類似鬼打牆,但在林白的感覺中,似乎眼下的情況和自己記憶中殘存著的那些鬼打牆的情況不盡相同。真正的鬼打牆,是在行走的時候,有分不清方向,自我感知模糊,不知道要往何處走,所以只能在原地打轉。

但是在這墓地裡面,不知為何,林白總是覺得,似乎冥冥中有什麼東西正躲在暗處,偷偷kui探自己和阿潤,而且就他的感覺而言,這似是而非『鬼打牆』應該就是那東西弄出來的。

不過在林白的感知中,那股氣息並不強大,應該不可能是『祝祭婆婆』。因為按照這股氣息的強度,根本不可能製造出髮絲蠱。如果它連這點能力都沒有,自然也不會是罪魁禍首。

「木木哥,我感覺好像有什麼人在看我們。」就在林白思忖這些的時候,阿潤卻是突然開腔,緊張兮兮的向著四下張望不止,大眼睛里寫滿了恐懼。

小孩子的靈識果然是要比普通人強一些。聽到阿潤這話,林白先是一愣,有些狐疑的向著阿潤看了一眼,有些不明白她是怎麼發現這件事情的,但轉念一想,小孩子因為體內陰陽氣息並未如成年人那樣強大,所以周圍的陰陽氣息只要有一點兒變動,便能被他們敏銳覺察。

「不用怕,不是什麼厲害的東西。」林白輕笑著搖搖頭,安慰了阿潤一句,然後淡淡道:「想用這麼點兒東西來難為你木木哥我,實在是太小看我了。」

就在思忖的時候,林白腦海中殘存的那些記憶,已經大致確認了那躲在暗處的是何物。

按照那些殘存記憶中的記,在古時候曾經有一種詭異的法門,在一些權貴官宦世家裡流傳。而這個法門便是『鬼看門』,說的通俗點,就是通過『養鬼』來看門。

這個『鬼』並不是實際意義上的那種鬼,而是一種擁有某些陰煞能量的事物。但是想要找到這種事物,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即便是相師去做,都要耗費許多功夫。

之所以如此,便是因為這種擁有陰煞能量的事物,和尋常的陰煞事物完全不同,必須是那種天生就具有類似於『鬼打牆』能力的才可以。

而大多數陰煞事物,不過是怨氣衝天,而它們具有的功效,也大多是藉助身體內的陰煞氣息,來侵害人體,對身體的陰陽平衡造成損害,讓人精神出現大的變故。

而像這種擁有類似『鬼打牆』能力的陰煞事物,往往是數千個陰煞事物裡面,都不見得能夠出現一個,只有在那些曾經是古戰場,或者是因為巨大災難形成的亂葬崗裡面,才會偶爾產生一個。而且陰煞自身也是會互相吞噬的,所以這事物的存世就更加稀少。

蝕骨癮婚,霸道總裁的愛妻 ,普通人連想都不用想。同樣也是因為這個原因,能夠使用這個法門的,大多是能夠請得起那種有真才實學的相師和奇門中人,而且掌握有大量的財力物力人力的貴人們。而且這法門的功效,也大多是藉助這事物的功效,來看守貴族的陵寢,或者秘密寶庫。

世間經過了這麼多年的休養生息,而且人口不斷的增多,類似的亂葬崗,和戰場之類的東西,都已經蕩然無存,陰煞力量更是少得可憐,這也就導致擁有類似『鬼打牆』能力的陰煞事物愈發稀少,而且人的觀念轉變,所以這法門就漸漸失傳,奇門中知曉此法的人也極少。

不過這種擁有『鬼打牆』能力的陰煞事物固然能力詭異,但是它本體並沒有太大的攻擊能力,至多不過是擁有了一些能夠製造幻象,叫人沉迷其中的手段。所以只要找到這個陰煞事物的位置,藉助一些手段,保持心神的空靈,就可以輕易而舉的將其解決。

但讓林白有些不明白的是,如果記憶中的那些記是準確的話,這種詭異莫測的陰煞事物又怎麼可能會出現在這個鳥不拉屎的偏遠山村裡面,而且寨落裡面的那些人,又怎麼可能會有財力、物力以及人力來給他們的祖墳設上這種屏障。

即便是被村落中人極為推崇的,真正的祝祭婆婆,恐怕也沒有這種手段和這種見識,來布置這個詭異莫測的布局。事出反常必有妖,這就更讓林白確定現在的『祝祭婆婆』有古怪。

「木木哥,那咱們現在怎麼辦,這黑魆魆的,咱們也看不到那東西不是?」雖然林白這話叫阿潤心裡邊稍稍放鬆了一些,但望著周圍黑黝黝的墳頭,小傢伙的心不禁提到了嗓子眼,緊緊貼著林白,擔驚受怕道:「咱們倆不會一輩子被困在這裡面吧?」

「放心吧,不會的,馬上就能出去。」林白輕輕一笑,右手緊緊握住潤兒的小手,緩緩道:「就這麼點兒微末的手段,就想要難為住你木木哥,簡直是痴人說夢。」

說著話,林白突然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緩緩閉上雙眼。剛才在腦海中那些殘破記憶,告知了他這詭異一幕產生的原因之後,順帶著也已經給了他解決的手段,只要依葫蘆畫瓢就行。

原本聽到林白的話,阿潤剛鬆了口氣,可一看到他又突然閉上了眼,不禁又著急又奇怪。 這一刻無天鎮擴大了很多,將附近的山峯都包括了進來。

而因爲升級爲無天鎮,附近的山峯都被移到了十公里之外。

本來高度不到百米的山峯,如今竟然有三百米了,而且還是三面環山,將無天鎮死死的保護住,除了正面強攻以外,除非是飛在天上,不然就是萬無一失。

而李易這是則是忙碌了起來。

忙着將士卒放出來,安排弓箭裝備,安置到如今的木質城牆上,爲一個時辰後的攻城做準備。


而同時也是通知了李易等人,全部集合,共同迎接怪物的攻擊。

不過李易是一點也不擔心,哪怕是小城市級的攻城也是沒有什麼好怕的。

哪怕是周倉一個人也可以慢慢的殺光他們。

如今還有趙雲和兩個東方兄弟。

一旦等級達到50級,實力提升比49高出數十甚至數百倍。

當然49升到50需要的經驗是48到49的百倍。共需要1000億的經驗。

前世最快的也是花費了半年的時間才達到50級,那還是有大號帶。

而且這一級的經驗除非是紅色任務,纔可以直接升一級,不然金色任務獎勵等級加幾都不行。

只會增加48升49的幾倍經驗,根本就是杯水車薪。

。。。

一個時辰後,在李法的帶領下,共計2500名士卒站在了木質的城牆上。

城牆上雖然有些擠,但是士卒們沒有任何怨言。

也是綠色的士卒除非是天賦異稟,不然智商還是不怎麼高的。

隨着無數的野獸嘶吼聲,攻城開始了。

木質城牆高6米左右,寬約三米,因爲來不及換成石質城牆,只得在木牆後面堆放不少的石塊,防止城牆被推倒。

不一會,站在城門口的玩家們就看到了無數的野獸衝了過來。


最前面是無數的血狼。

血狼(綠色)

等級25

血量88500

攻擊力2000

防禦力1000

技能。

血腥撕咬。對目標造成流血傷害,每秒損失血量500.可疊加。

“擦,竟然是25級的血狼,這可是25級最難招惹的怪之一啊,那無限疊加的傷害,前期沒有任何人能夠無視。”

李易看到第一波竟然是血狼,連忙讓手下把城門堵死,劍士們撤回來,他們是擋不住的。

“轟隆隆”不一會無數的石塊就將城門擋住了,而後面的仙術師們則是上了城牆,將一部分士卒弄了下來,準備當作替補。

而城門後,則是堆砌了一座高塔,塔基是無數的巨石,高約7米,頂端有大約二十平方米的面積,站在上面能夠看到城牆的全貌。

而這是李易等人則是站在上面,觀察者野獸們的動向。


不過無畏則是有些鬱悶,本來在城牆外的他,被李易強行拉了進來。

有些鬱悶的他,十分的想要前去廝殺一番,哪怕打不過,也比看熱鬧強。

“弓箭手,攻擊。”

“刷刷刷。”數千只箭矢,飛射了出去,打在了血量的身上。

無數的傷害了飄了出來。

-1200

-1400

-1354

。。。

每一隻衝過來的血量,身上都是有着樹枝箭矢,但是頭上的血量卻是沒有下降多少。

不過他們的作用是激怒野獸們。

不管怎麼說野獸也是有着一絲智慧的,但是一但憤怒了,就只會橫衝直撞。

失去了理智的野獸,就會輕鬆許多。

果然,被攻擊後的血狼,憤怒的喘着粗氣,想要攻擊城牆上的弓箭手。

但是血狼的跳躍力不行,最多也就是跳三米,六米的城牆可以很好的保護弓箭手。

上面的弓箭手則是沒有理會下面的血狼,而是繼續攻擊遠方的野獸。

一時間,野獸的嘶吼聲,憤怒聲,此起彼伏,這一下傳染了很多的野獸,全都失去了理智,全力攻擊起木質城牆來。

霸道首席全球追妻:甜心乖乖入懷

而看到這裏,李易下達了新的命令。

“仙術師,攻擊城下血狼。”

隨着李易的命令下達,早就安奈不住的仙術師們開始了攻擊。

無數的羣體法術發射了出來,這次傷害就可觀了。

-8511

-7511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