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看他,更拒絕說話。

我不看他,更拒絕說話。

軒轅爵凝視着我,久久的,最終開口:“是不是太久沒有讓你活動,你不高興了,我現在放開你。”

軒轅解開法術,瞬間,痠痛的感覺席捲而來,而我根本顧不上這些感覺,轉身就走。

軒轅爵一把抓住我:“我說過,我不會讓你走的。”

我被他抓着,只能冷冷和他對視。

軒轅爵凝視着我,突然撫摸上我的臉:“顧蘇,你不要生氣了好嗎?不要不跟我說話。”

我微微一滯。

軒轅爵將我擁進懷裏:“顧蘇,你不是要我也喜歡你嗎,從現在開始,我喜歡你好不好?”

驀然,我笑了:“軒轅爵,我不要你的喜歡。”

軒轅爵卻肅聲道:“顧蘇,我喜歡你。”

“你喜歡的是顧曲裳。”

“我不喜歡她。”

我冷冷的看着軒轅爵:“軒轅爵,你不覺得你現在跟我說這樣的話很可笑嗎?你不喜歡她,你不喜歡她還容忍她這麼多,這叫不喜歡嗎?”

軒轅爵抓着我:“是,我是對她不同別的女人,但我從來沒有說過,我喜歡她。”

“軒轅爵,你當我是白癡嗎?電視上都放了,你跟她不是年底有望結婚嗎,還不喜歡。”我嘲諷。

“那是謠言,我從沒有想過要跟她結婚。”

我只是冷哼!

“顧蘇,我從來不喜歡她,從一開始我也恨習慣,爲什麼我覺得她特別,但後來我發現,我好像能在她身上看見另一個人。”軒轅爵解釋。

我笑:“軒轅爵,那是你跟她的事情,跟我無關。”

“但是,我喜歡上你了。”軒轅爵道。

我擡起頭,看着他:“軒轅爵,你對我根本不是喜歡,只不過是讓渴求影響的。”

“不是。”

我冷冷的笑笑:“軒轅爵,你知道什麼是喜歡,什麼是愛嗎,如果你喜歡我,如果你愛我,那麼在鬼爐裏,你就不會那麼對我。”

軒轅爵沉默的低下頭。

“你不知道,你根本就不知道情愛是什麼。”我斷然道:“等你知道了,再來跟我說,現在的你,沒有資格。”

我轉身離開,軒轅爵攔住我:“我不會讓你去找蘇瀾塵的。”

“除非你不讓我動,否則,我一定會去。”我堅定道。

軒轅爵盯着我,最終沒有給我下法術:“你太久沒動,我帶你去個地方。”不等我拒絕,已經拉起我走了。

“這裏是鬼泉,你去泡一下會好一點。”軒轅爵道。

我剛想拒絕,一想泡澡能暫時離開軒轅爵的視線,指不定能逃出去,我便轉身進去。

“我在外面等你。”軒轅爵道。

我走進裏面,裏面一片漆黑,而一汪泉水正源源不斷的流下來。 我趕忙四處找出口,或者窗戶,但眼前只有一片無盡的黑暗。我嘗試着往前走,不管怎麼樣,只要往前走,總能離軒轅爵遠一些。

我不停的走着,可走啊走啊,前面至始至終都沒有半分的光明,只有黑暗。

突然,軒轅爵出現在我面前,面色沉默的看着我:“你要去哪裏?”

我瞥了眼他,面無表情的繞開他,繼續往前走。

軒轅爵拉住我,不容我反抗的帶着我往回走,寂靜的黑暗中,他聲音低沉:“我說過,不會讓你走的。”

我只是扯了扯嘴角。

回到房間。

軒轅爵看着我,他的眸子已經泛起了紅色,我知道他的渴求犯了,我只是轉過身不看他。

血色在軒轅爵的眸子裏越來越濃烈,他深深的凝視着我,眸子深邃而壓抑着強烈的痛苦,最後,他只是低沉而沙啞的開口:“你休息吧。”然後轉身離開,只是,他的手觸碰到門的瞬間,那門被瞬間毀滅。

在感覺不到軒轅爵的氣息時,我才嘆出一口氣,然後趕緊在房間裏尋找出口。

小蘇是知道我來看軒轅爵的,那麼,只要我一分鐘不回去,小蘇就擔心一分鐘,我一天不回去,小蘇肯定——

我不敢往下想,只能絞盡腦汁想辦法逃出去。

突然,我的目光定格在後面的窗戶上,我幾步跑過去,打開窗戶,竟是一個極美的園子,一目望去,是綠茵茵的草,隨着風在飄動,還有嫣紅的花輕悄悄的綻放着。

園子的中央,有一顆巨大的古樹,樹上綻放着雪白的花,那花隨着風淺淺的落下,如同下雪一般,還瀰漫着香氣。

我從未見過這般美的畫面,不禁沉醉。

可我又想起花翹帶我來時,我看見的鬼殿根本就是漂浮着的一片黑暗,似乎不曾看見什麼實體,根本沒有這些景緻的。

我不再多想,剛準備往下跳,但我整個人卻根本動不了了。

我一回頭,就看見花翹正拎着我,一雙漂亮的眸子正生氣的瞪着我:“顧蘇,你現在膽子還挺大啊,居然還敢逃走。”

我趕忙曬笑:“哪有,哪有,我,我就是想出去看看風景,你看,那棵樹多好看啊!”我指着前面的古樹道。

花翹冷笑:“顧蘇,你當我是白癡還是當你自己是傻子。”

我:“…..”

我默默的閉上嘴。

花翹將我拎着扔到牀上,指着我,嚴肅道:“顧蘇,我告訴你,這裏是鬼殿,你就不要想怎麼逃走了。”

我:“…..”

最強軍婚:神祕首長,投降吧 我低着頭玩着自己的手指,不發表任何意見。

“進來。”花翹對外面命令道。

一個怯生生的女孩子從外面走了進來,女孩子的模樣只有十八九的樣子,穿着一身古時候的婢女裝,模樣清純。

“依蘭,從現在開始,你要好好伺候她,不許她離開你視線半步,要是她逃走了,就拿你是問。”花翹厲聲道。

“是,護法大人。”依蘭恭敬道。

我的眼眸一轉,對花翹笑道:“花翹,我來這裏都還沒有好好看過,你能帶我四處看看嗎?”我也是真笨,都還沒有掌握地形就盲目逃走,那樣只有失敗。

花翹掃了我兩眼。

“花翹!”我拉花翹的手。

花翹嫌棄的拿開我的手,轉身離開。

我:“…..”

“還不跟上。”花翹又折回來,瞪我。

我頓時笑了,跑上去,真是——口是心非。

花翹帶我走出去,我這才發現,外面竟是金碧輝煌的宮殿,悠長的走廊,彎折曲沿,廊道的兩邊種着樹,樹都非常的高,高的根本望不到頭,而嫣紅的花從上面一直開到下面,而花瓣洋洋灑灑的落下來,美的不真實。

而上方的天一片湛藍,萬里無雲,竟有種讓我心疼的錯覺。

婚戰:復仇女神 “花翹,你帶我來的時候不是隻有一片黑暗嗎,怎麼現在就跟古代的皇宮一樣,不,比古代皇宮還要好上千萬倍。”我問。

花翹停住腳步,轉頭奇怪的看着我,卻也不曾告訴我爲什麼,我撇撇嘴,也就不再糾纏這個問題。

花翹繼續領着我走,我一邊走,一邊快速的看着四周,瞧着哪裏有可能是通着外面的。

突然,我看見有一條小道一直往外延伸的,我心裏暗暗的記了下來,等找到機會來試試。

“你看什麼呢?”花翹突然問。

我趕忙收回心思,岔開話題:“花翹,依蘭爲什麼叫你護法啊?”

花翹用一種白癡的目光看我:“我們鬼族每一屆都會有一個至高無上的王,同樣,在王的身邊,會有兩個左右護法,我是右護法。”

帝國老公,借個吻! “青彥不會就是左護法吧!”我開玩笑。

“嗯。”花翹點頭:“左右護法素來都是相愛的兩個人,若是有一個護法不幸死了,那麼,另一個,也會死。”

我微微一滯,不再說這個話題:“花翹,認識你這麼久,我都還沒有去過你家,要不,你讓我去看看你家吧!”

花翹掃視我一圈,嫌棄道:“行吧,勉強讓你去。”

“我可以吃青彥做的面嗎?”以前每次青彥一說面煮好了,花翹就會屁顛屁顛的跟着回去,讓我很是好奇青彥做的面到底有多好吃。

“纔不給你吃。”花翹想也不想拒絕。

我:“……”

“青彥做的面,只屬於我一個人。”花翹又驕傲的補了一句。

我:“…..”

只是當我看見花翹和青彥的家時,我還是大吃一驚,我原本以爲他們住的地方肯定是奢華的地方,卻怎麼也不曾想到,他們兩個人竟是住在一個簡單幹淨的木屋子裏。

“青彥,青彥。”花翹歡喜的衝屋子裏喊。

“回來了!”青彥柔聲走出來,看見我的瞬間變得面無表情。

我:“…..”

“青彥,我想吃麪。”花翹湊到青彥面前撒嬌。

“煮好了,在裏面。”青彥轉向花翹得瞬間,神情變得柔和。

我看着他們微笑,兩個人能心意相通,相依相愛,其實真得很好,哪怕再苦的生活也不會覺得苦。

只是可惜——

花翹高興的進去了,青彥看了我一眼,道:“進來吧!”

“謝謝。”我跟着進去。

花翹如同個孩子一般在椅子上坐下,我好奇的去看青彥做的面,我想,青彥這麼厲害的男人,做出來的面一定也是色香味俱全的,只是當我看見眼前的一坨,我不能置信的又眨了眨眼睛。

“這,這是面?”我不敢相信的問。

花翹驕傲的道:“對啊,這就是我們家青彥做的面,青彥,今天是什麼面啊?”

“陽春麪。”

我看着那瓷碗裏,連點湯汁都沒有,就跟石頭一樣硬邦邦的黑色塊狀東西:“……”

花翹高興的拿起筷子,戳着就吃了起來。

我:“……”

看來,我以爲的太多了。

花翹擡頭看我,又看了看自己碗裏的東西:“看在你這麼想吃,可憐的分上,勉強分你一口吧。”花翹依依不捨的將那一坨東西送到我面前。

我:“…..”

“其實,我——對面過敏。”我強撐着笑道。

花翹二話不說,拿回面埋頭吃起來。

“還要嗎?”青彥問。

“要要!”花翹狼吞虎嚥的吃完,將瓷碗遞給青彥,青彥又盛了一坨給她。

我看着他們只覺得心裏暖暖的,只是當我看見那碗裏的一大坨時,我真的忍不住想笑。

花翹狼吞虎嚥的吃了六大碗之後,心滿意足的在餐桌上睡着了,青彥走過來,小心溫柔的將花翹抱走了。

我見四下無人,正是我逃走的好機會,正準備起身開逃。

“顧蘇。” 穿書種田嬌嬌女 青彥驀然出現在我身後。

我只能曬笑着轉身,青彥走過我,徑直往外走,我只能跟在身後。一路上,青彥一言不發。

我跟個做錯事情的孩子,就那麼默默的跟在後面。

我知道青彥沉默寡言,卻不知道竟是如此沉默寡言,沉默的都有點讓我受不了了。

“你來做什麼?”突然,青彥開口。

我一滯,隨即平靜道:“斬斷血嫁。”

青彥驀然停住,修長的身影在月色下被拉長:“你會後悔嗎?”

我笑:“不會,你能帶我去鬼爐嗎?”

“我不會帶你去。”青彥斷然拒絕。

我:“…..”

青彥將我送到房間,看着我進去才離開。

“顧小姐,您回來了!”依蘭看見我,快步出來。

我自小出自平常家庭,從未受過人伺候,所以依蘭如此對我,我很是不能習慣。

“顧小姐,王剛剛來過。”依蘭道。

我敷衍的應了一聲,想着怎麼支開依蘭。

“小姐,您是想要休息還是泡澡?”依蘭問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