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也想啊江先生,但是這不行啊!這是董事長的吩咐,我們也沒有辦法!”

“我們也想啊江先生,但是這不行啊!這是董事長的吩咐,我們也沒有辦法!”

“走!”老麟說這招呼一聲,直升機便緩緩的開動了,很快就消散在了江浩的視野之中。

而江浩打開揹包看了一下,裏面真的是跟老麟說的一樣,除了那些東西就什麼也沒有了!

更讓江浩崩潰的還是,當他打開手機,裏面是什麼都沒有,一個電話號碼都不給他存着,江浩也是表示無奈了!

剛纔老麟說卡里面有五千塊錢,江浩原本想着把錢取出來買了車票回去算了。

但是仔細想想來都來了,也只能順便把任務完成再回去了,要不然回去說不定還得被送回來。

江浩就是希望這時間試劑的東西千萬不要太難了,最多花幾個星期的時間就能把問題解決掉,到時候他也就能回家了。

看着天色已經開始暗了下來,江浩也離開了這片荒蕪的草地,尋找公路。

幸好這裏離路面不遠,江浩很快就找到了公路,並且在路上打了一輛計程車。


而幸好自己這岳父還算有點良心了,還給自己留了五千塊錢,要不然今天真的得睡大街了!

而此時坐在車上的江浩也透過這車窗看起了林海市的容貌。

不得不說這林海市發展是還是可以的,一路上看到的基礎設施都跟常青市的差不多,沒有多大的差別。

看到這一幕江浩是想不明白了,爲什麼差不多的發展狀況上次從林海市過來是那個富二代會那麼拽?而且他從心裏面還看不起常青市呢!

江浩就是希望在林海市不要看到那個人了,因爲現在他想起來還覺得一陣陣的噁心!

今天已經不早了,江浩在這裏面找了一個酒店住了下來,至於去創元科技公司找工作是事情只能明天去實施了!

第二天一早江浩便打車出發去了創元科技公司。

剛剛下車江浩看到公司的門面,不免得有些大失所望了。

這公司名字聽起來挺霸氣的,但是這公司的門面跟自己常青市的公司可就是要差很多了。

“你是來面試的嗎先生?”江浩剛剛進入公司就有人過來接待了。

因爲前幾天張欣盛已經幫他在這個公司上投了簡歷了,他也是昨天晚上張欣盛打電話來的時候才知道的。

“是的。”江浩回答了一聲。

“好的先生,請這邊請,面試的地方在那。”

江浩跟着引領是來到了面試室。

“江浩是吧?”江浩剛剛坐下,面試官便開始發問了。

“是的。”江浩點點頭。

面試官:“你的簡歷我們看過了,很好,你的專業很符合我們公司招收人才方面的需求。”

“只不過江先生,你能說說你爲什麼選擇來我們公司嗎?畢竟你的學歷文憑是?這麼優秀的。” 在燕京大學,如果你問第一校花是誰,或許有人會不知道,如果你問紫然是誰,哈,這個全校哪怕是負責衛生健忘的老大爺都知道。

紫然,一個孤兒,成績科科滿分,當初以780分的成績考入燕京大學,現在是學生會會長,德智體美勞標兵,多次被校領導點名讚揚。

樣貌帥氣,有種特別的氣質,讓所有在他身邊的人都有種不自覺想要親近他,待人態度極好,星探萬分辛苦求得他做明星,後在一年內成爲華夏乃至其他國家都知道的明星,絕對是每個女孩的白馬王子,可惜不知爲何從來無人向紫然表白,連情書都未曾有過一封,不過這擋不住他們對紫然的追捧。最重要的是,他在讀大四,而他才十七歲。

據聞今天是他十八歲生日。無數分不清是校內還是校外的少女向他的寢室扔禮物盒或者在寢室門前放一個生日蛋糕,甚至還有男的混雜在其中,不是因爲他們對紫然有想法,而是對偶像的鼓勵。如今這個傳說中的人物卻在學校後山的林間捂着頭,痛苦的接受着大腦中的訊息,汗如雨下。

不知過了多久,紫然睜開了眼睛。

“唔,化成人形的感覺不錯。”紫然伸了伸懶腰,

隨即,他把他脖頸上那紫玉摘下來放到左手手腕上,只見玉佩不停變化,最後聚成一個手錶。

“停止對宿主的能力封鎖,請宿主選擇自然元素,並進行修煉。”

隨着一聲輕響,紫然看見眼前出現了許許多多的特殊符號,這些符號又一瞬間融合、分離,最後凝成一個個不同顏色的盤子,上面用楷文寫了一個個大字和小字。

第一個盤子是:水,點擊則入門,入門可淨化水源,練至小成可控制水源,練至化繁境界,可行雲布雨,並化水爲汽,化汽爲水,煉水成冰,可憑空製造水,練至大成,宿主本身可擁有水的一切能力。萬行大成時此行淹沒世界只在瞬息,可附有腐蝕能力,可腐蝕一切,包括時間,空間。

第二個是:火,點擊則入門,入門可不懼任何火焰,練至小成可製造一切火焰,控制一切火焰,練至化繁境界,可煉天下一切事物,燃起生物怒火,情火,心火,靈魂之火等,練至大成時宿主可擁有火的一切能力。萬行大成時此行可煉天下,煉運,煉天,煉時間,煉法則,一切無法逃過被煉的命運。

第三個是:金……

“宿主請選擇。”

紫然想了想,決定先練水,一:看起來最爛的就是它,爲了先體會一下,方便練下一個,換句簡單的話來說,就是剪髮學徒剪羊毛,爲了練經驗。二:現在地球什麼污染最嚴重?不是核污染,不是白色污染,不是臭氧層污染,是水污染,每年,有數百萬的魚死亡於水流污染,被污水改變DNA.成爲畸形生物的小動物不在少數,書本電視說的國家在改善水污染其實效果並不大,想解決污染,水污染解決是十分必要的。

紫然點擊了第一個盤子,水。“宿主已經選擇。”

紫然只感覺一股暖流流進了他的身體中,“恭喜,宿主水能力到達入門級別。”

這樣就可以了?紫然十分激動,飛快的跑下後山, 重生之溺愛入骨

此時已經是傍晚了。

紫然瞬間懵逼了,你妹啊,這玩意什麼處理啊,紫然想過粉絲會很熱情,現在一看,他小瞧了天下人,他小瞧了羣衆的力量,他低估了自己的影響力啊!


不可否認他很有想法,他拍下這些禮物,拍了十來張,發了個圍脖,表示感謝各位粉絲的支持與破費,外邀請全校師生到操場集合,表示今天全校師生的晚餐,他全包了。

換其他學生,或許沒這號召力,,但紫然不同,這座學校幾乎全是他粉絲,所以……學生會的人再加空閒着的老師教授,全去幫忙拿蛋糕了。

某某班,某某看着身邊的諸位苦逼在抄寫老師的公式,淡定的的掏出手機,從他的姿勢與周圍的人一番無二來看,顯然這不是第一次了,正想給各位拍一張發到圍脖上寫寫大學生課堂生活,猛然看見紫然的空間有更新,本就是紫然的粉絲,他下意識點進去一看,看完後猛地蹦起來,不顧他人驚異的眼光高聲吼道:“紫偶像在空間上說請我們吃蛋糕,今天他生日,有蛋糕,快,去操場。”這一聲有夠響亮,驚呆了老師同學。

“蝦米?”其餘學生不信,掏出手機一看,立馬不淡定了。

“走你!幫搬蛋糕去。”學生甲三步作兩步,奔出了教室。

“衝啊,爲人民服務。”學生乙扯出一個跟蛋糕毫無關係的口號,跟着跑了。

“爲人民服務!”扯鬼的是全班都認同了這個口號,接着全班都跑了,全然不顧老師鐵青的面孔。

待教室沒一個人後,老師的眼珠轉了轉,也快步出去了,嘴裏輕聲道:“爲人民服務!”

同樣的場景出現在其他班上也展現……

看着這一層樓的蛋糕和禮盒被光速區分,禮盒一大片一大片的被搬進紫然的寢室,蛋糕盒子一大片一大片的消失。

紫然又懵逼了,這…這算是明星效應麼?如果是,那真是可怕。

此刻這一層寢室無比熱鬧。

“哎,老師你也來搬蛋糕啦?”某學生訝然道。

“你們這些叛逆學生,爲了蛋糕連課也不上了,我來管管你們。”某老師面色尷尬一瞬,旋即面色嚴厲道。

“老師你別管我們了,過來搬蛋糕吧,人多力量大。”某學生2開口道。

紫然現在只感覺到了人多嘴雜,現在這一層寢室無比熱鬧......

“好吧,保持秩序。”某老師大喊一聲,也加入蛋糕的“大軍”。

另一邊,一位校領導對燕京大學校長萬分着急道:“校長,你看這......”

話沒說完就被院長笑着打斷:“由他們去吧!”

那位校領導:“可是這......”

“哎,老羅,你要知道,學生每隔一段時間都需要放鬆一下的,不然對身體不好。”

“哎,好吧。”

走到操場講臺上,由學生會的會員分發蛋糕,效率極高,僅僅十分鐘,四人手中一個蛋糕。

“多謝各位捧場,大家開始吃吧。”紫然滿懷的笑意拿着麥克風笑着說。

“等等,偶像的生日,偶像你還沒許願呢。”同學丁開口了。

“對呀,偶像快許願。祝你生日快樂…….”在同學丁開口後,其他學生也跟着附和,唱起了生日歌,紫然在歌聲中點上蠟燭,雙手合十,嘴脣動了動,沒人聽見他說的什麼,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說的是:“希望,有朝一日,人們學會愛護自然。”

“偶像許的什麼願望,說出來大家幫你實現唄。”臺下同學們異口同聲道

“不行,說出來就不靈驗了,開動吧。”紫然開始消滅面前的蛋糕。

……

後來,只聞新入學的學弟聽學長說,那是他們蛋糕吃的最痛快最飽的一頓。

可依然剩下了數十個蛋糕,沒辦法,紫然只好叫火車把他們運回孤兒院了,也不知那羣天真可愛的小孩子們能不能吃完,不過想到他們吃蛋糕時洋溢的笑臉,紫然就不自覺的勾起了嘴角,那一瞬的魅力,帥的貨車師傅差點撞上電線杆,好不容易把握好平衡,貨車師傅心中直呼妖精,後而專心開車,不敢分神。

...下章預告...

院長慢慢走到紫然身邊,嘆了口氣,道:“紫然,從我撿到你到現在,已經有十八年了吧。”

“是啊,十八年了,我也該離開孤兒院了。”少年語氣中沒有傷感,只有輕鬆。

......

“喂,豬一樣,找我有什麼事啊?”紫然調笑着說道。

“哎喲我的紫大明星,馬導又找你啦!”電話那頭明顯很着急。


“馬導?”少年心情立馬不好了。 燕京大學離孤兒院並不遠,貨車十分鐘就到了,一下車,紫然委託貨車師傅幫忙把蛋糕拿下來,然後就快步走進孤兒院,對着面前嬉戲玩鬧的小孩們大聲說道:“小朋友們,哥哥給你們帶吃的來了,吃蛋糕哦!”

面前的小孩們馬上將紫然團團圍住。

“紫然哥哥又帶了什麼好吃的啊?”一個小孩牽着紫然的衣角說,大眼睛中有着美好的期盼。

“紫然哥哥肯帶了很好吃的東西。”另一個小孩臉色驕傲的說,說的好像是他帶回來好東西而不是紫然帶回來一樣。


各種聲音交叉在一塊,從天真的語氣中不難聽出他們的興奮和對紫然的信任。

“紫然哥哥當然給你們帶來好吃的啦。”紫然笑道:“在那邊,快去拿吧。”

幾十位小孩歡呼着衝向大貨車,也有一些孤兒院的清潔衛生,照顧小孩的叔叔阿姨也去幫忙,顯然不是第一次了,紫然每次帶東西也會給他們這些不是孤兒的人一些好吃的,一開始他們還不要,後來半推半就,到現在已經是主動幫忙了。

幾小時後,天上不知何時已經升起了月亮,柔和的光灑滿了整個世界,燕京好久沒出現過月亮了,紫然不由感慨,環境差生活也不好啊,院長慢慢走到紫然身邊,嘆了口氣,道:“紫然,從我撿到你到現在,已經有十八年了吧。”

語氣中有感慨,有一種莫名不捨的意味。

“是啊,十八年了,我該離開孤兒院,獨立生活了吧。”少年語氣中沒有失落,十分輕鬆。

“哎,你成年了,也該走了,明天你就收拾一下,準備離開這裏吧,現在別急着走,我要跟你聊會。”

老人拉着紫然聊了半夜,最後還是夜深了,紫然擔心老人受不住勸老人回去睡覺的,老人呦不過紫然,也就回去了,而紫然則是在孤兒院周圍留戀的看了幾分鐘後,也睡覺去了。

第二天……

“紫然哥哥,院長爺爺說你要走了,是真的嗎?”一個小孩急切的問,昨天的那幾十個小孩又團團圍着紫然,儘管他們知道院長不會騙他們,但他們依然不敢相信。

“對呀,紫然哥哥要走啦,你們留着要好好聽院長爺爺的話,好不好?”紫然仍舊是笑嘻嘻的模樣,只是眼中涌出了晶瑩的霧氣。

“紫然哥哥你不要走好不好,留下來陪我們玩不好嗎?”那個小孩一下就急了,其他小孩也附和着說:“是啊是啊,不要走,陪我們吧。”

“乖,紫然哥哥會常常來看你們的。”紫然一點點鬆開那位小孩的手,慢慢走出孤兒院,此刻陽光明媚,給這孤兒院添上了神聖的金色披風。

紫然深深的看了一眼這個自己從小到大都居住的“家”,頭也不回的走了,紫然想起他小時候打碎的第一個碗時,院長對他的責訓,第一件穿壞的衣服,是張阿姨給他一針一線縫好的,有的屬於自己第一元錢,在他的包裏保存着,那是院長給他的……想着想着,眼睛一點點紅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