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睡覺了。”夏紗說。

“我去睡覺了。”夏紗說。

“嗯,我也累了,是應該睡了。” 綠龍16年,水之月8日,金礦。

一大早,瑪斯就來找芙蕾了。而且,如果不是因爲昨天軍務繁忙的話,他根本就不會等到今天。

芙蕾倒是早就猜到了瑪斯會來,她也一早就在自己房間等着了。


“找到那匹飛馬了?”瑪斯一進房間就問。

“嗯,找到她了,”芙蕾平靜地說,“果然是那個孩子,”

“太好了,告訴我,她在哪兒?”瑪斯狠狠地擊了一拳,臉上露出了復仇的殺氣。

“她現在在哪兒我怎麼知道。”全然不顧瑪斯的表情,芙蕾冷冷地拋出了這一句話。

“你……”瑪斯險些被這句話氣暈過去。

“不過,要我猜的話,她很有可能去了黃金鎮。”

“好,那麼,去攻打黃金鎮。”瑪斯說完,轉身準備離開。

“等等,”芙蕾叫住了他,“有一個孩子和她同行,我感到那個孩子身上隱藏着巨大的力量。再加上,明茨也不是好對付的角色,我希望你做好萬全的準備,再出兵。我可不希望看到你做什麼傻事。”

“放心吧,我知道該怎麼做,”瑪斯說,他的臉上露出了詭異的笑容。“凱因大人把金礦的軍務交給我負責,我可不會辜負他的信任。你不要小看了帝國軍校畢業的軍人。”

說完,瑪斯走出了房間。

同時,尼奧也從隔壁自己的房間離走了出來。

“尼奧,準備一下,要出兵了。”瑪斯扔下這句話,離開了。

“嗨嗨,怎麼回事?一大清早的這傢伙又發什麼瘋啊?”一頭霧水的尼奧來到了芙蕾的房間。

“剛剛起來?”

“嗯,是啊。”尼奧打了個哈欠,他的臉上還寫着睡意。

“準備下把,”芙蕾說,“那傢伙可能馬上就會出兵去黃金鎮了。”

“那傢伙多半是瘋了。”尼奧不以爲然地說了一句,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果然,上午時分,便傳來了全軍集合的命令。

瑪斯站在廣場上,什麼也沒有說。等到部隊都集結完了,便帶着尼奧和芙蕾,以及北方來的5000人出發了。

“喂,他不會真的去黃金鎮了吧。”路上,尼奧問芙蕾。

芙蕾在低空緩緩地飛着。“沒錯,是去那裏。希望不會出什麼大的亂子。”芙蕾說。

“希望吧。”尼奧在馬上聳了聳肩,一副無奈的表情。

踏上了唯一通往黃金鎮的道路不久,瑪斯下令停止前進,全軍就地駐紮。

“嗨,這裏離開黃金鎮還有小半天的路程呢。”尼奧說。

“去問問他怎麼想的。”芙蕾已經下了飛龍,“一起去。”

瑪斯已經搭起了帳篷,此刻他正在帳篷裏面休息。剛剛端起一杯茶,就看見了尼奧和芙蕾走了進來。

“說說你的戰術吧。”芙蕾說。

“還看不出來嗎?”瑪斯得意的說,“我是在圍城。”

他停了停,悠閒地喝了一口茶,接着說:“黃金鎮三面環山,易守難攻。這條路是出入黃金鎮唯一的道路。”

“這個我們知道。”尼奧說。

“所以,只要我們守住這條路,就等於切斷了黃金鎮和外面的聯繫。黃金鎮什麼都好,就是有一個缺點,就是它自己無法生產糧食。黃金鎮的糧食供應全靠周邊村落的供給。也就是說,如果我們守着這裏,黃金鎮就會失去它的糧食供給,不僅僅是軍隊的糧食,就連裏面的居民的生活糧食都會供應不上。黃金鎮易守難攻,我們貿然攻城一定會遇到很大的阻力。但是,如果糧食不夠了,那麼明茨就會想法設法攻出來,那樣,對我們就有利了。”

“原來是這樣,倒真是一個好辦法。”尼奧說。

“不過,你又不知道黃金鎮的糧食儲備到底有多少,萬一他們還有很長時間的儲備呢,那麼我們就要在這裏駐守那麼久嗎?”芙蕾顯然有不同的意見。

“我知道,黃金鎮的糧食儲備不會很多的。這是蓋亞告訴我的。”瑪斯說,“那天蓋亞他們去執行任務,發現周圍有些村子已經被明茨派人去過了,明茨是去搶糧食的。幸好他的人對周圍還不算是很熟悉,沒有去到幾個主要的村子,所以並沒有帶回去多少糧食。所以,黃金鎮的糧食儲備,照我的估計,不會超過一個月。如果加上民用的話,那麼可能就只夠十幾天了。”

“不過,圍城倒是一個好的辦法,可以儘量減少我軍的損失。”芙蕾說。

“哈,有你的肯定很難得啊。”瑪斯說,“大軍休息一下,我們研究一下怎麼佈置我們的營地。”

另一面,在黃金鎮。

早飯後,修特地跑去了那對兄妹的住所,找米利安。

“沒想到你會特地跑來看我啊。”大廳裏,米利安笑着對修說。

“啊,是啊。”修的表情有些不自然,“其實,是有事情想請你幫忙。”

突然,莉麗娜湊到了修的近前,仔細地看着修。

“怎麼了?”修說,“我的臉怎麼了?”

“修,你氣色好差啊,是不是生病了?”看了很久之後,莉麗娜說。

“啊,是啊。”修無奈地笑了笑說,“我也就是爲了我的身體纔來找你哥哥的。”

“怎麼會想到來找我的?”

“是這樣的,前不久我和一個黑魔法師交了手,吃了不少苦頭。”修把那天和艾紗交手的經過告訴了米利安。

“天啊!”聽完了之後,米利安驚訝的半天說不出話。

“是不是一個很厲害的黑魔法師?”修問。

“是,是啊,強的恐怖啊。”米利安說,“說實話,你能活下來還真是奇蹟啊。”

“是啊,我也是這麼覺得的。”修說,“不過,我這一陣子還是覺得自己的身體不對勁,我沒有跟他們說,因爲覺得和他們說了可能也沒用。但是想到你也是研究黑魔法的,所以特地想找你幫我。”

“我知道,黑魔法帶來的傷害,不是那麼容易治癒的。你需要一個優秀的白魔法師,而且那個白魔法師還要對黑魔法有所瞭解,才能完全治癒你。”

“那是在指我嗎?”莉麗娜說。“不過,我也覺得我應該能治好修的傷。”

“那就,拜託你們了。”修充滿感激地說。

在米利安的幫助下,莉麗娜用白魔法一點點地化解了修體內殘存的毒素。

“好了,你體內的毒素全部中和了。”莉麗娜說,她已經累得滿頭大汗了,“累死我了,對我真是一次大考驗啊。”

“真是太感謝你們了。”修高興地說,“我也覺得,感覺好很多了。”

“嗯,不過,體力上的完全恢復還需要一到兩天的時間,這段時間你一定要好好休息,不能疲勞。”莉麗娜說。

“我知道了。”修回答說,“好了,我也該回去了,說不定會有什麼新的情況,他們可能正在找我呢。”


說完,修起身準備離開,臨出門,修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對了,你們下午出去嗎?不出去的話,明茨可能會過來,他有些話想對你們說。”

“不出去,叫他過來吧。”米利安說。

“那我走了。”

修回到了自己的住所,果然,克麗斯已經在他的房間等他了。

“是不是有什麼事情,你等很久了嗎?”

“啊,沒有,我也剛過來。明茨在找你。”克麗斯說,“有很嚴重的事情發生了。”

“是嗎,那趕快去吧。”修拉起克麗斯的手,往明茨的書房跑去。

шшш ⊙тт kān ⊙c o

那裏,明茨正在沙發上喝茶。

“有什麼急事?”一進書房,修就急切地問。

“嗯,有件棘手的事情發生了,”明茨的表情很嚴肅,“你知道的,黃金鎮出入只有一條要道。”

“嗯,我知道。”修說。

“現在,凱因的軍隊已經把那條路封鎖了。也就是說,現在黃金鎮已經是被隔絕了。”

“那又怎麼樣?他們不來打,也就威脅不到我們。”

“是嗎?”明茨冷冷地說。

“哦,不,等等,讓我想想。”修像是突然想到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我們還有多少軍糧?”

“前面雷去確定了一下,還有差不多3個月的軍糧。”

“那就沒問題了,3個月,如果他們要在外面駐紮3個月,對他們來說也是很大的消耗。”

“如果是這樣就好了。但是,我們還要面對一個很大很棘手的問題,就是黃金鎮的居民的糧食供應問題。”

“難道這裏的居民家裏沒有存糧嗎?”修問。

“先跟你說說黃金鎮的居民的構成結構啊,這裏的居民大致上可以分成4種,第一種是商人,第二種是別的地方的人移居到這裏的,這兩類人佔全部人口的5%左右,然後,是這裏駐紮的軍人,也就是我們的500多人。剩下的,佔到94%以上的,是原來金礦的礦工。黃金鎮,說白了也就是礦工們的集體宿舍而已。金礦的礦工們,一共被分爲了兩組,一組在礦場工作的時候,另一組就在黃金鎮休息。他們每半個月更換一次。所以,這裏94%以上的居民,家裏都沒有很多存糧的,因爲他們只會在這裏住半個月,就要去金礦幹活。”明茨說。

“原來是這樣。”

“叫你過來,就是想問你一個問題。”今天,明茨的臉上寫滿了嚴肅與認真,“你的身體怎麼樣了?”

“好了,沒事了啊。”

“我是指,是否能參加一場殘酷的戰鬥,並且成爲戰場上的主力?”明茨說。

“那麼,”修的臉上,也顯出了一份嚴肅,“還要兩天。”

“那麼,兩天後,我們就施行突圍作戰,我和你打頭陣,沒問題吧。”

“我知道了,兩天後,我一定會恢復到百分百的實力的。”

明茨高興的笑了笑,說:“那麼,我們研究下具體的戰術吧。”

“我去叫雷過來。”克麗斯說。

不一會兒,雷來到了書房,四個人圍坐在一起,商量起了具體的戰術。

“我是這麼想的,”明茨說,“我和修,會衝在前面,打開一個缺口,我們就從缺口處衝出去,因爲我們都是騎兵部隊,所以在機動性上我們佔有優勢。”

明茨突然想到了什麼,對修說:“你能跟上馬隊的速度嗎?”

“別小看我。”

“那就好,”明茨滿意的笑了笑,“我接着說。雷你帶人在後面守着,在先頭部隊衝出去之後,我們會來接應你,但是你絕對要頂住敵人的進攻。”

“是,先生。”


“我知道,你會盡力的。”明茨說,“下命令很容易,但是我知道殿後這份活不好做,但是沒辦法,我們要保護好那四個孩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