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王一心在墳坑之下挖墳,想着儘快挖出厲鬼的遺骸來,好結束這一切,因而,上面的戰況,我們並不是很清楚,但從他們的打鬥聲,我們大致可以猜測,上面的戰鬥應該十分激烈。

我和老王一心在墳坑之下挖墳,想着儘快挖出厲鬼的遺骸來,好結束這一切,因而,上面的戰況,我們並不是很清楚,但從他們的打鬥聲,我們大致可以猜測,上面的戰鬥應該十分激烈。

“老王,你聽,被打飛的出去的是不是陳三章呀?”我聽到一個聲響,放下手中的活兒,豎起自己的耳朵,想聽出上面的戰況來。

老王見我停下了手中的活兒,便對我說道,“別聽了,我們還是快挖吧……”。

最後,老王又加了一句,“十三,現在都走到這個份上了,你覺得我們還能跑得了嗎?既然如此,那還不如把自己的精力放在這上面……”。

聽到老王這話,我想了片刻,覺得他說得一點都沒錯,目前,對於我們來說,已經無路可走,唯有向前,而我們要做的便是挖出厲鬼的遺骸來,只有這樣才能消滅他!

最後,老王說了一句,“挖!”,然後老王便埋頭挖起來,我見之後,無可奈何的甩了甩頭,也跟着投入進了挖墳的行業裏,同時,心裏暗暗祈禱着,祈禱着陳三章能堅持得久一點。

厲鬼不想跟陳三章玩下去了,當陳三章被他扇飛出去後,厲鬼再一次向着陳三章衝去,他準備給陳三章致命一擊,徹底解決這個礙事的傢伙。

厲鬼現在就是一隻猛獸,奔跑起來,地面傳來陣陣‘轟隆隆’的聲音,不斷的震動着,聲勢浩大。

突然,厲鬼一躍而起,他跳起來了,跳在空中,好似一座大山一般。

厲鬼的目標性很明確,正是在地上躺着的陳三章,他這如山的軀體,要是這樣壓下去,陳三章非得被壓成肉餅不可。

地面之上,傷痕累累的陳三章,看着如山一般的厲鬼向自己壓來,頗有一種泰山壓頂之勢。

陳三章看着這如山的厲鬼,突然心升恐懼起來,努力的挪動着自己的身上,想要躲避開。

然而,無論陳三章怎麼挪動自己的身子,他都感覺,這厲鬼好似一顆導彈一般,鎖定了自己……。

前夫夜敲門:愛妻,離婚無效 陳三章還以爲自己死定了,都閉上了自己的眼睛,然而當他閉上雙眼之後,他又感覺自己好像陷入了無盡的等待之中。

他很疑惑,厲鬼的攻擊爲何還沒降臨?於是,於是陳三章睜開了自己的雙眼。

陳三章睜開雙眼,定眼一看,愕然發現,一個老頭擋在自己前面,手裏拿着一柄斷裂的桃木劍,抵擋着厲鬼的攻擊!

當時,陳三章震驚不已,這老頭是誰,居然把厲鬼的攻擊擋了下來!

陳三章看得傻了,腦袋裏一片空白。

“小子,傻愣着幹嘛?還不快閃開,老夫快要擋不住了!”那擋住厲鬼攻擊的老頭見傻愣着的陳三章,忍不住開口如此這般對他說道。

老頭的話語,傳入了陳三章耳裏,聽到這話,陳三章反應過來。

現在並不是計較這老頭是誰的時候,於是乎,陳三章忍着疼痛,從地上爬了起來,然後跑到了一旁。

老頭見身後的陳三章的已經離奇,頓時一鬆手,接着一個閃身,躲避開去。

厲鬼的攻擊手段,之前只是被那老頭擋住而已,並沒有消除,因而,當老頭閃開,他那招式,繼續攻擊下去,整個人無情的砸在了地面上。

頓時響起一聲‘轟’巨響,公墓四周的地板,全是花崗石製成的,被厲鬼這麼一砸,這些花崗石直接破碎了,可見厲鬼這招的威力有多大!

這時,陳三章才發現這老頭,居然是那個守墓老頭,那個讓他們覺得sb老頭,三番兩次破壞自己好事守墓老頭。

當陳三章發現老頭是那守墓老頭時,整個人震驚不已,嘴巴長得大大的,成了一個o形。

同時,陳三章心裏如此想到,麻痹的,自己都擋不住的招式,這守墓老頭,居然擋了下來!看來這守墓老頭不簡單呀,這份功力,絕非自己能比擬的。

但同時,陳三章又十分不甘,這t媽的隨便跑出來一個守墓老頭,都比自己強,自己好歹學了幾十年了,怎麼可以這麼差勁,難道沒了自己的父親,自己什麼都不是嗎!

相較於,陳三章的震驚,還有一人,他比陳三章還要震驚,那個人便是厲鬼袁弘。

他本以爲自己那一招下去,這陳三章不死也得脫成皮的,沒想到半路殺出個程咬金,不禁擋住了自己的攻擊,還救下了陳三章那個螻蟻。

頓時,厲鬼憤怒不已,憤怒的他轉身過來,看向那個老頭。

守墓老頭,自稱自己爲吳天,有時候看上去很逗比,說是玩世不恭也不爲過,具體什麼身份,我不知道,陳三章也不知道。

陳三章由於其父的關係,我們縣城裏的那些奇人他差不多都認識,但他十分肯定,這人他不認識,在他認識的人之中,有能力和厲鬼戰鬥,絕對不超過一個巴掌人數,

因而,他對守墓老頭吳天尤其的好奇,好奇這人究竟是誰?爲何能與厲鬼一戰。

厲鬼看着守墓老頭吳天,憤怒道,“老不死的東西,居然敢壞你鬼爺爺的好事,不想活了是不?”。

守墓老頭吳天對於厲鬼這話,並不憤怒,而是掛着一絲笑容,看着厲鬼,然後對其這般說道,“鬼有鬼道,人有人道,你已經佔據絕對上風了,又何必趕盡殺絕呢?”。

厲鬼聽到吳天這話,便覺好笑,趕盡殺絕?他可是鬼耶,鬼不殺人還是鬼嗎?

這就好比老虎不吃肉一般,這可能嗎?因爲,厲鬼感到十分好笑,笑着對其說道,“哈哈,哈哈,哈哈,真是好笑,我可是厲鬼,我不殺人可能嗎?”。

接着,厲鬼又轉口對吳天說道,“我看你,有幾分本事,只要你不打擾我,今晚我可以放你一條生路……今晚,我只要他們的命!”。

“冥頑不明,你這孽障,老夫好心放你一條生路……你卻不珍惜,莫怪我開殺戒了!”守墓老頭吳天擺出一副高人的模樣,指着厲鬼怒道。

厲鬼見吳天這幅模樣,心裏一陣好笑,這老頭,還真以爲自己無敵了,放自己一條生路,自己袁弘從來不需要任何放自己一條生路,因爲,自己走的路從來都是一條生路!

冷梟,你就從了吧 於是,厲鬼指着吳天說道,“死老頭,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大不了老子先解決掉你,再去解決他們!”說着,他轉口看了看一旁的陳三章和坑洞之下的我和老王。

厲鬼說完,化作一道風暴,向着吳天衝了去。

守墓老頭吳天看到氣勢洶洶衝向自己的厲鬼,並不懼怕,擺出一副兵來將擋水來土屯架勢。

突然,他舉起那柄折斷了桃木劍,對着一旁觀戰的陳三章說了句,“小兔崽子,看好了!”。

對陳三章說完之後,便見他對着厲鬼冷喝一句,“三才劍法!”。 坑洞之下的我和老王,並不知道上面發生了什麼,也不知道之前那個我們十分討厭覺得sb的老頭出手救下了陳三章,最後還和厲鬼幹起來了。

我和老王揮灑着自己的汗水,一心一意的挖着墳墓,我們想着儘快的挖出厲鬼的遺骸來,早點把他解決了,因爲我們並不知道這個陳三章能堅持多久。

突然我的鋤頭挖到一塊手頭上,發出一聲清脆“噹噹”聲,這聲音告訴我挖到東西了。

於是乎,我立馬放下了手中的鋤頭,蹲下下去,用手一陣亂拋,把那些泥土拋開。

拋開泥土,我的眼前出現一塊石快,這石塊雖然只有那麼一角,但本能告訴我,這石塊是石棺的一部分,很有可能是石棺的棺材蓋!

於是,我對一旁的老王大吼道,“老王,快過來,看我挖到什麼!”。

老王聽到我這話,急忙放下手中的鋤頭,跑了過來。

“老王,你看這東西,是不是就是那個棺材蓋呀?”我指着那快被我挖出來的石塊對老王說道。

老王聽着我的話,仔細的看了看那石塊,然後點頭對我說道,“沒錯,這應該就是棺材蓋了”。

老王經驗比我要足,既然他都肯定了,那這石塊定然是棺材蓋了。

既然已經挖到棺材蓋了,那說明什麼?下面就是棺材,棺材內有什麼?自然是遺骸了。

頓時,我和老王兩人喜出望外,終於,終於,我們終於挖到厲鬼的墳墓了,挖到他的棺材了。

沒想到這厲鬼的棺材還是石棺,看來死的年份有點高呀,近現代很少有人用石棺的……。

估計,有人會疑惑,我們挖到一個石棺怎麼就那麼肯定,這石棺就是厲鬼的?

之前陳三章已經開過天眼了,在加上我們挖的位置一直是白玲瓏墳墓之下,如果這都搞錯了話,那也只能說之前陳三章的天眼看錯了。

從滿喜悅的我和老王,相互對視一下,然後異口同聲的說了句,“挖!”。

勝利就在眼前,只要挖出厲鬼的骨骸來,我們就勝利了。

頓時,我和老王的幹勁十足,快速的把棺材蓋上的泥土拋開,接着我們想把這石頭做的棺材蓋給擡起來。

奈何,這石頭做的棺材蓋實在是太重了,我和老王憋足了勁,使出了吃奶的力氣,也沒能把其擡起來,無奈之際,我和老王兩人對視一眼,然後心有靈犀的說了句,“砸!砸開它”。

勝利就在眼前,沒有什麼東西能阻止我們走向勝利,既然這石棺擋住了我們,那我們便把其砸開。

“蹦……蹦……蹦”。

砸開屍棺之後,我們發現一具白骨躺在石棺之內,我和老王看到這堆白骨,臉上露出了笑容。

……

守墓老頭吳天,好似是在教習陳三章一般,居然在這個時候,叫陳三章看他如何使劍!

隨着他那句“三才劍法”的聲音落下,陳三章看見那守墓老頭手中的那病斷劍,泛着紅光,接着就是一套三才劍法使出。

“刷刷”的劍招,隨風而動,分別向着厲鬼頭部、腰部、腳下攻擊而去。

一時間,這守墓老頭吳天便與厲鬼戰成了一團。

一旁看着的陳三章,很是震驚,這三才劍法,他也會,但他心裏明白,守墓老頭使出的三才劍法比自己高明百倍,無論是這出手的角度、速度以及準度都是自己所不能比擬的。

三才劍法,那本《陳氏寶典》也有記載,他陳三章從小就有學過,當時他的父親,把這套劍法當作他的啓蒙課教授給他。

因而,可以說這三才劍法是一種很不起眼,也很低級的劍法招式,基本被人拿來當作小孩子的啓蒙課程。

然而就是這麼一套簡單而又普通的劍法,在吳天手裏,卻發揮着巨大的威力,足以和厲鬼一戰的威力,陳三章能不震驚嗎!

於是乎,陳三章認真的觀摩起來,把吳天的每一個動作都看在眼裏,生怕漏掉一個,這可以是他難得的學習機會呀!

相較於陳三章的震驚,豈是厲鬼袁弘是最爲震驚的,這老頭居然這麼強悍,居然可以和自己打得不分上下。

婚內燃情:總裁老公抱緊我 他袁弘,可不是一般的厲鬼,出道至今,一路走來,多少鮮血鑄就他無比法力,他雖然不是獨步天下的強者,但至少在這小小的縣城之內,他就是黃帝,絕不可能有什麼對手的!

這突然冒出來的老頭,居然能和自己打個平手,老頭的招式看上去樸實無華,卻暗藏殺機,自己稍微一個不注意,都可能被其傷到……。

無奈之際,厲鬼全身一震,使勁打出一掌來,守墓老頭吳天,見厲鬼這一掌勢如破竹,直奔自己要害而來。

二話不說,也是一掌打出,雙掌相接,“碰”一聲空響,接着兩人都被震飛了出去。

震飛出去之後,厲鬼盯着吳天,對其說道,“汝乃何人!”。

不僅厲鬼想知道這老頭是誰,就連一旁觀戰的陳三章也想知道,因而當陳三章聽到厲鬼問這話的時候,陳三章豎起了自己的耳朵,想要聽聽這守墓老頭如何回答。

只見,守墓老頭呵呵一笑,“呵呵,老夫吳天!怎麼,你怕了?”。

厲鬼聽到吳天二字,快速的在自己腦海裏搜索起來,但無論他怎麼搜索吳天二字,都沒有任何結果,以爲在他的記憶之中,從未聽過吳天這個人。

一旁的陳三章也是一樣,單單一個名字,他是不可能知道吳天的真實身份的。

“哈哈,我會怕你,真是可笑,想我袁弘,縱橫四海,鮮有敵手,會怕你!”厲鬼對着吳天笑道。

“既然不怕,那再做過一場?”吳天淡淡的說道。

說完,兩人便擺出一副隨時開乾的架勢來。

就在這個時候,不遠處的坑洞之內,爬出兩個人來,只見這兩個灰頭土臉的,臉上、衣服上全是泥土。

這兩人手裏拿着一對白骨,滿臉的笑容。

這兩人的出現,讓陳三章、吳天、袁弘皆轉身過去看他們。

而這兩人,卻對着陳三章揮手道,“哈哈,哈哈,我們挖到了,我們挖到!”。

這兩人一邊高呼着,一邊舉起手中的白骨,對着陳三章,盡顯喜悅之情,陳三章看到他們手中的白骨,也跟着笑了起來,同時他鬆了一口氣,這一切終於要完了。

沒錯,這二人自然是我和老王,我和老王兩人挖到厲鬼骨骸之後,便迫不及待的拿着他骨骸衝了出去,衝出了坑洞。

很快,我和老王就拿着骨骸跑到了陳三章的面前。

一枚吃貨下山來 我拿着厲鬼的骨骸,高興的對陳三章說道,“快,快,快把聖水拿出來,燒死他!”。

厲鬼袁弘第一眼看到我和老王的時候,還有點困惑,困惑這二人爲何拿着幾根白骨?

接着他定睛一看,那幾根白骨不是自己的嗎?頓時他一震大驚,同時他的心裏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來。

本能告訴他,我們拿到他的骨骸,要對他不利,因而本能告訴他,他必須把自己的骨骸搶回去。

聖火、聖火滅鬼的方法,其實是西方教廷的手段,這在東方世界裏,幾乎是沒人使用的。

東方人,一般喜歡使用桃木劍呀,符咒、金錢劍之類的東西去抓鬼除妖。

再說了,東方世界也沒有聖水這東西,因而,厲鬼不可能知道我們想用聖水消滅他。

但他還是知道,我們拿着他的骨骸,對他絕沒好處,肯定是要對他不利,因而他無論如何都得把自己的骨骸搶回去。

只見厲鬼二話不說的向我們這邊衝了過來,好在陳三章反應夠快,拉着我們就跑,到暫時躲掉了厲鬼的攻擊,同時也沒能讓他奪走我們好不容易挖出來的骨骸。

接着,陳三章對吳天客氣的說道,“吳天老前輩,麻煩你再幫我們擋一擋這厲鬼,給我們爭取點時間……”。

吳天聽到陳三章這話,呵呵一笑,“好咧,小娃娃們,看老夫的!”。

說完,吳天衝向了厲鬼。

有吳天去牽制這厲鬼,陳三章也就可以放心大膽的把聖水拿出來了。

只見,陳三章拿出聖水瓶,然後叫我們把厲鬼的骨骸堆放在地上,接着把聖水瓶中的聖火倒在厲鬼的骨骸之上。

雖然只有一滴聖火,但對陳三章來說已經足夠的,這滴聖火的目的是爲了引出聖火,以聖火焚之。

聖水很純淨,本身蘊含着光的力量,這一滴下去,厲鬼的白骨瞬間開始腐蝕起來,發出“哧哧”聲音。

頓時,一旁厲鬼尖叫起來,“啊……”那尖叫聲失心裂肺,比上刀山下油鍋發出的叫聲還慘。

這聖水對邪物的剋制作用也着實有點大,這才一滴下去,厲鬼瞬間慘叫,聖火還沒出現,厲鬼就已經叫的死去活來了。

厲鬼意識到一定是我們對他做了什麼,他纔會如此的痛苦,於是乎,厲鬼瘋狂的向着我們這邊衝了過來。

陳三章見後,拿出一掌符紙來,大喝一句,“天靈靈地靈靈,靈火出!”。

隨後,便見陳三章手中的符紙化作一根火線,飛向了厲鬼的骨骸。

頓時,整個骨骸燃燒了起來,那一刻聖水化作了聖火,無情的燃燒着厲鬼骨骸。

接着,“轟”一聲,我們看見向我們衝過來的厲鬼,突然全身燃燒了起來,那一刻他彷彿置身於無比聖火之中,除了悲鳴聲外,他什麼聲音也發不出來。

我看到聖火籠罩之下的厲鬼,出現一個黑色的影子,這影子在聖火之中跳動幾下,然後便不見了。

最後,厲鬼在無盡悲鳴聲中,化作了點點星光,就好似燒錢紙過後,漫天飛舞的灰燼一般,灰飛煙滅。 厲鬼焚之於聖火之中,消失於天地之間,黑夜蒼茫,一切歸於平靜,只留下之前戰鬥時的滿目瘡痍,破碎的地面,已經被我們挖開的墳墓。

直到消滅了這厲鬼,我才發現之前爲我們拖住厲鬼的老頭,居然是那個逗比的守墓老頭。

只見他擺出一副仙風道骨高人的模樣站在不遠處,好似在接受我們崇拜的目光一般。

見到他,我驚訝的指着他,幾乎結巴的問道陳三章,“怎麼……怎麼……怎麼是他!”。

對於我驚訝陳三章並不太驚訝,陳三章看着我,對我微微點了點頭,然後走向守墓老頭吳天。

並對着吳天恭敬的道謝道,“多謝前輩,要不是前輩出手,小子恐怕已經身首異處了,那還可能誅殺這厲鬼,爲民除害!”。

吳天聽到陳三章這話,很是滿意,滿意的點了點頭,挺着胸膛,擺出一副高人的模樣來,對陳三章微微擺了擺手,接着開口說道,“知道就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