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嘗試過多種治療方案,效果不佳,醫神你就幫幫我吧?”

“我嘗試過多種治療方案,效果不佳,醫神你就幫幫我吧?”

北斗星像哈巴狗似的搖尾乞求。

“童子尿半斤,一天一次,連服半月,自可治癒。”

丟下這麼個偏方,夏凡拐彎抹角消失在走廊盡頭。


PS:覺得本書還不錯的話,請加收藏,感謝支持! 望着夏凡消失的方向,北斗星心中疑惑不定,咋說他也是一代名醫,醫人無數,童子尿的效用,或多或少略知一些,不過,只是民間小偏方,沒有經過臨牀事實驗證,不足爲信,但是,被梅毒折磨得苦不堪言的他,不知嘗試過多少個方子,打針吃藥鍼灸理療,青黴素都打小半年了,症狀依然沒消除,硬下疳已破潰化膿,雖然每天清理了不下四五次,對於專業人士依然能夠聞出異味來。

通過前三場比賽還看不出夏凡醫術高低,北斗星決定,只要他在第四場現場救治中表現出色,醫治好病人,那麼,等比賽結束,便先喝半月的童子尿試試,保不準能治癒呢,滿懷期待心情,夾着腿怪異的走出會議室。

夏凡可沒想到,只不過隨口一說,北斗星竟然信以爲真,果真喝了大半月童子尿,梅毒症狀非但沒減輕,反而更加糟糕,命根子起了大大的皰,差點截肢了,怒不可遏的北斗星,暗中四處打探夏凡行蹤,伺機不死不休的報復,當然,這是後話,暫且不提。

剛走到客房門口,夏凡不由得抽了下鼻子,一聞便知,來了客人,皺着眉推門走了進去。

“你怎會在這兒?”

紅色妖姬畢竟間接的幫了忙,再者,人家又沒惡意,說話口氣自然溫和不少。

“我很好奇!你是否真的會鬼門針法?”

紅色妖姬本是來回度着步子,見夏凡回來,眼前一亮,急聲迎了上去。

“對你很重要嗎?”

夏凡不鹹不淡的來了句。

“不,只是確定一下,據傳鬼門針法失傳上千年,不知你從哪兒學到的?”

紅色妖姬擡着頭,一眨不眨的盯着夏凡的眼睛。

夏凡突然有一種幻覺,這女子的眼睛如此熟悉,似乎在哪兒見過,意識到失神,帶着一絲希望輕問道:”你可曾去過宛城?”

“清河省的宛城嘛?”

夏凡點頭。

“當然去過,誰不知道宛城的南柳湖呀!”

紅色妖姬漫不經心應道。

“你--你去過?”


大世界之初芒

“你激動個甚?去過呀!不過……”

不等紅色妖姬說完話,夏凡一個箭步關上門,打斷她的話道:“謝謝,請坐,咱們慢慢聊。”

見夏凡如此激動,態度突然轉變,心裏反而七上八下的,很快,又鎮定下來,她一虛階後期高手,難道怕眼前的靜階中期不成,說句不中聽的話,擡手舉足間,便可要了夏凡的命,只是不知她用了什麼法子,將一身修爲隱藏起來,縱使夏凡都沒察覺到。

紅色妖姬依言落落大方的坐在一邊的小凳子上。

面對救命恩人,夏凡開誠佈公的說道:“實不相瞞,這鬼門針法,我是從一本古書上學到的,算是自學成才吧。”

“呵呵,醫神先生,從你眼睛裏,我覺得你不是那種說謊之人,可是,這番說詞,着實出了我的意外,既然這麼說了,又不得不信,對了,鬼封穴取穴部位你知道嗎?”

“鬼封穴屬於經外穴,頭頸部奇穴,在口腔內舌下。”

夏凡微笑着將知道的毫不保留的抖了出來。

紅色妖姬頷首,“看來你懂得一點,請問鬼門針法一共幾針?”

“九針?”

夏凡應道。

“不對呀!”紅色妖姬沉吟片刻,“看來你口中的鬼門針法的確與鬼門十三針不一樣!”

“什麼鬼門十三針,我沒聽過。”

聽着紅色妖姬稀奇古怪的話,夏凡一陣迷茫。

“哦,不用放在心上,隨便問問。”

紅色妖姬眼中的驚疑怎能逃脫夏凡的眼睛。

殊不知,鬼門針法與鬼門十三針有着悠遠的淵源,鬼醫門創始人,在此基礎上加以研究修改,變相的成了鬼醫門鎮門之寶,更是其中一門下老祖宗級別的尊者,悟道昇天,成爲鬼醫門唯一一個天醫,在他參悟下,研究出一套輔助鬼門針法的心法《天靈譜》,這些除了梅千雪,估計已經無人知曉。

“那行,心裏有什麼困惑,歡迎隨時找我探討。”

夏凡沒急着提及救命之事。

“恕紅色妖姬打擾了,告辭!”

紅色妖姬優雅的出了夏凡房間。

見紅色妖姬行遠了,夏凡馬上收起心思,無比慎重的思考一個問題,鬼門針法與鬼門十三針是否同出一轍,答案恐怕只有梅千雪解釋得清楚,最近不知她在忙些什麼,夢境中出現的頻率少得可憐,可謂千年等一回啊。

思來想去,想到紅色妖姬的身份,能夠一眼認出鬼門針法,夏凡可不認爲她是尋常家女子,看來她定會鬼門針法或鬼門十三針,至少見過,等晚上現場救治,便能一見分曉。

吃過晚飯,大概到了八點左右,大家紛紛涌進會議廳。

會議大廳,最前排除了幾朵金花外,第二排只剩下四名選手,分別是妙醫、紅色妖姬、南靈子和夏凡,第三排爲金牌醫者,一流醫者居後,被淘汰選手壓軸助陣。

紅衣聖手隨着副盟主海德森進入中央舞臺,這一次,給海德森專門準備了把椅子,可惜依舊站着未坐。

清了清嗓子,紅衣聖手開口道:“接下來將進行綜合醫術大考驗,希望金牌醫者和一流醫者來前臺觀摩,並做出相應評判。”

金牌醫者和一流醫者彷彿早就知道此項職責,紛紛走上臺,圍成一個不大不小的弧形。

“請出患者斯蒂娃。”

隨着紅衣聖手的視線,所有目光聚焦於會議室門外。

一個七八歲的小女孩,在母親的陪同下,低着頭,一聲不吭的進了會議室,徑直走到紅衣聖手面前。

大家一瞧,不正是畫面中那個叫斯蒂娃的小姑娘嘛?竟然帶來到現場,可見世界醫者聯盟對此次考覈的重視性。

小女孩眼窩深陷,只剩下一雙大眼睛,空洞無神,渙散得聚不了光,面黃肌瘦,顴骨突出,身單力薄,瘦得如麻桿似的,風一吹就倒的那種,由於瘦小衣服顯得寬鬆肥大。

看到小女孩慘狀,夏凡想起尹晴柔的侄子小寶來,兩人症狀有像似之處,只不過那時候,夏凡靈目尚未開啓,只能靠傳統的鬼醫門切脈法,如今不同往昔,自小女孩出現那一刻,就已經發現她後背上趴着一個披頭散髮,渾身赤條條,一絲不掛,乃是眼冒綠光,呲牙咧嘴的女怪物。

夏凡心中大駭, 愛如烈火焚心 ,可能覺察到夏凡目光,兩道綠光瞬間射來,夏凡急忙轉移視線,裝作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而心裏思量着如何下手。


“本輪我們將採取抽籤的方式,爲斯蒂娃醫治,從中淘汰一位選手,如果患者被第一位選手醫好,那麼四人全部進入最後一輪,真心希望奇蹟發生,解除斯蒂娃病魔之痛。”

工作人員捧着一個水晶罐走上臺,裏面放有四個乒乓球大小的綵球,紅衣聖手伸出玉臂,往裏一探,抓出一紅色球,兩手一掰,取出一紙團來,攤開發現是南靈子三個字,立即宣讀道:“有請南靈子先生爲斯蒂娃醫治。”

掌聲響起,南靈子穩步來到舞臺,衝衆醫者行了個禮,問紅衣聖手要了支毛筆和一些硃砂和黃紙,然後,取出幾片黃紙,用毛筆蘸着硃砂,在黃紙上揮灑自如的畫了些什麼,一切就緒,圍着斯蒂娃繞了幾圈,不知嘴裏嘀咕些什麼,飛速拿起一張黃紙冷不丁貼在斯蒂娃腦門上,緊接着雙側面頰,最後是後腦。

眼看着還剩下幾張黃紙,患者依舊毫無反應,甚至陰冷着臉,衝南靈子張牙舞爪,以前哪見過這種情況,嚇得南靈子腿肚子抽筋,臉色比患者還要黃。

壞了,顯然已經驚擾到女怪物,有對南靈子下手動向。

“大膽妖孽還不速速離去!小心將你抽筋扒皮點天燈!”

南靈子一邊暴喝,一邊掏出火機點燃手中畫有符文的黃紙,在小女孩頭頂正上方,火勢旺盛,生生不息。

只見小女孩眼球翻轉,牙關咬的咯吱響。

待所有黃紙都燒完,小女孩仍未好轉,又恢復之前模樣。

偌大會議廳被南靈子搞的烏煙瘴氣,煙味熏天。

一向屢試屢靈的咒符,作用在小女孩身上,竟然沒有丁點效果,這讓南靈子驚奇不已,無奈垂頭喪氣退立一旁。

紅衣聖手即刻宣佈南靈子失敗,隨即又抓起一個綠球,卻是紅色妖姬。

得知不是自己時,妙醫攥緊的拳頭緩緩鬆開,並且拭去手心裏的汗,只有他知道自己有多緊張,面對斯蒂娃病症,並無十足把握,所以,有些緊張。

紅色妖姬衝夏凡遞去你瞧好的眼神,便走到病人身邊。

只見她小心翼翼的取出鍼灸袋,首先取出一根三棱寸針,衝患者身上刺上,嘴裏念念叨叨,像尼姑唸經似的,很快,從毫針到四寸針,逐一紮了一十二針,最後又取出一根五寸針,怒視着小女孩,輕喝道:“給你第後一次機會,否則,定叫你魂飛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聽到紅色妖姬的話,小女孩渙散的目光頃刻間聚焦一起,宛如一對利刃射向她。

PS:提前祝大家十一快樂,夢想成真! 從斯蒂娃表現出來的陰毒目光,讓紅色妖姬意識到必須馬上下最後一針,不然,附在她身上的怪物會狗急跳牆,拼命一搏。

一手猛然卡住斯蒂娃的嘴角,直至嘴巴無法閉合,舌頭耷拉出來,另一隻手捻動五寸銀針疾速刺入舌下。

“噗!”

“啊!”

伴着斯蒂娃一聲慘叫,乾瘦的小身子劇烈抖動幾下,夏凡看到那女怪物,化作一縷黑煙企圖附身紅色妖姬,幾次均未得逞,最終撲向一旁的南靈子身上。

沒人注意到,南靈子身子一震,神情變得陰冷無比。

斯蒂娃的反應,讓紅色妖姬意識到大功告成,手到病除,停針時間到了後,逐個起出銀針。


等斯蒂娃舌下銀針取出時,小嘴一扁,哇一聲哭着撲向身邊母親懷裏,一雙眼登時變得清澈明亮,而且富有靈性。

“Oh my god,thank you!”

見女兒轉爲清醒,斯蒂娃母親喜極而泣,一邊撫摸着女兒的頭,一邊忙不迭的表達謝意。

副盟主海德森急步上前,查看斯蒂娃病情,一衆醫者也禁不住觀看,確定患者徹底康復後,紛紛流露出難以置信的眼神,既有驚駭,也有不可思議,在這些醫者眼裏,華夏醫術難登大雅之堂,醫者聯盟成立迄今,除了出了位一流醫者,大部分滯留於三流醫者,所以,見識過紅色妖姬奇術,一個個心裏五味雜陳,因爲,他們都嘗試過,無人治得此病。

海德森起身,毫無徵兆的握住紅色妖姬的玉手,好好的誇讚一番。

紅色妖姬急忙抽回手,若不是在考覈,恐怕海德森的下場會很悽慘。

“他在說什麼?”

紅色妖姬問向紅衣聖手,眸子裏閃耀着森冷的寒意。

“恭喜!海盟主在誇你醫術神奇,我參加過無數次淘汰賽,未曾見他如此激動過。”


紅衣聖手笑着解釋道。

紅色妖姬笑容可掬的回到臺下,掏出手帕擦了下海德森剛剛握過的手,隨後丟棄在抽屜裏。

斯蒂娃娘倆離開後,紅衣聖手宣讀比賽結果,剛念出紅色妖姬的名字,一邊的南靈子瞪着一雙狼眼,出其不意搶過話筒,衝着話筒發出一道陰森的吼聲,震得所有人耳膜嗡嗡作響,一時間,所有目光齊刷刷射向他。

“南靈子先生,請你不要搗亂,把話筒給我,立即下去!”

被奪去話筒,紅衣聖手氣場陡然一變。

“滾! 誰在他方呼喚我 ,你……你上來!”

南靈子一指紅色妖姬,眼睛裏浮現出滔天恨意。

“我?”

紅色妖姬既疑惑又迷茫,渾然沒發覺異狀。

“賤女人,說的就是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