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驚,是鬼王殿的高手進來了!

我大驚,是鬼王殿的高手進來了!

“怎麼辦?”

我有些不知所措,這要被鬼王殿的人堵住,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它們接到命令撿來奪取輪迴盤,一旦發現我,肯定會動手。

而且大殿空蕩蕩的,連個藏人的位置都沒有。

情急之下,我本能看向了那口青銅棺,也就是上古大能比干的棺材。

稍稍遲疑了一下,我一咬牙一跺腳跑向它,用盡吃奶的力氣移開棺蓋,然後和七彩鷹躺了進去,再把棺蓋奮力移了回去,

躲在了裏面。

青銅棺的棺蓋之前被打開過,鬆了,而且裏面的隨葬品也被帶走了,空間足夠。

“嗖嗖嗖!”剛剛屏住呼吸,外面便傳來了破風聲。

“輪迴盤在靈棺上!”

一個嘶啞的聲音道,聽着就像玻璃渣互相刮擦的聲音,聽着讓人分外難受。

“拿下!”

“是!”

伴隨一聲悶響,輪迴盤的聲音戛然而止,不用也知道,肯定是輪迴盤被它們拿下來了。

我心裏不由一沉,這任務最終還是沒能完成,靈棺開啓是時間太久了,都放上去了還不能打開。

這回完了,陰陽兩界的重器落在了鬼王殿手上,出大事了!

但我無能爲力,因爲實力差距實在太大了,大到完全無望。

頓了頓,一個聲音問:“剛纔進來一個小子,要不要揪出來?”

“不必了,保護輪迴盤離開要緊。”威嚴的聲音回答。

“那靈棺呢?”

“輪迴盤在手,靈棺已廢,就讓它葬在鬼陵吧。”

“這……靈棺裏面到底葬着什麼,殿下爲何如此掛念?”一個尖細的聲音小心翼翼的問。

“閉嘴,這不是你該知道的!”威嚴的聲音怒喝一聲。

尖細的聲音一顫,急道:“是是是,屬下多嘴。”

“走!”

緊接着,破風聲再度響起,鬼王殿的人離開了。

我沒有馬上出去,生怕對方詐我,過了足足五六分鐘,聽到外面一直沒動靜,才移開青銅棺蓋走了出去。

鬼王殿的人真的離開了,靈棺依然留在原地恢復了原狀。

華娛之閃耀巨星 任務失敗了,輪迴盤也落入了鬼王殿手中!

我心裏焦灼不安,輪迴盤是鬼王殿夢寐以求的東西,它們得到了,接下來天知道會發生什麼樣的事。

首當其衝的恐怕就是地府;輪迴盤在手,鬼王殿隨時可以收回生死簿、判官筆、輪轉儀,地府面對鬼王殿,已經沒有了任何籌碼。

事大了!

想了想我立刻往外跑,必須出去通知它們,輪迴盤落在了鬼王殿手中,只要全力搶奪,或許還會有一線希望。

畢竟青牛道長在,白香月在,地府的高手也都在。

我奮力狂奔着衝向大門,有多快跑多快,可等到大門處一看,卻發現整個大門竟然消失了,無影無蹤。

“靠!”

我一甩拳頭,頹廢的坐在地上。

“轟隆隆!”

冷總裁的嬌妻:寶貝對不起 鬼陵發出低沉的轟鳴着,顯然,它又沉入了地下,要移動了去往下一個目的地。

法陣已經關閉,沒法出去通知他們了。

“咕咕咕。”七彩鷹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大門,蹲坐在地上,似乎在安慰我。

我長出一口氣,既焦灼又無奈。

實力的巨大差距讓我根本沒有可能反抗鬼王殿的高手,剛纔要不是藏起來,恐怕已經被殺了。

我不知道以後會發生什麼事,但此刻我對實力的渴望,卻前所未有的強烈。

如果自己實力夠強,輪迴盤就不會被奪走。之前的大戰就不會只有袖手旁觀的份!

陰陽兩界包括半步多很快便會迎來新一輪的風暴,甚至讓人絕望的風暴,而自己卻渺小而無力的可憐。

百年道行對奇門之人來說已經很不錯了,但面對鬼王殿這種恐怖的幾乎無法理解的存在,就是個渣!

……

(本章完) 我坐在地上,既有些無奈,又有幾分自責。不管怎麼樣,輪迴盤是在自己手上丟失的,終究有一份責任。

“吼!”

這時,鬼面犼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出現,從遠處走來,盯着我,低吼了一聲。

它們一公一母,還受傷了,體型大一號的公的一隻腳瘸了,走起來一跳一跳的。母的背上也有一道不輕的傷口,身上的鱗甲掉落了許多。

但我本能的有些緊張,這是上古遺種,很厲害,聯起手來虹姨都可能戰不過它們。能被絕頂大能安排其爲鬼陵守衛,而且在一衆鬼王殿高手的攻殺下活下來,足可見其能耐。

“咕咕咕!”

七彩鷹也有些緊張,叫了幾聲。

“輪迴盤丟了,我該怎麼辦?”

我不知道它們能不能聽得懂,但還是問了一句,同時這句話也是對自己說的。

公犼和母犼對視了一眼,依偎着趴伏在地上,緩緩閉上了眼睛。

竟然對我的問題無視,當然,它們也不一定聽得懂。

我苦笑一聲,它們只是守護者,問了也白問。輪迴盤一事還得儘快找到陳久同、白香月、青牛道長,或者秦廣王。

最好是陳久同和秦廣王,他們肯定對輪迴盤瞭解一些,就算奪不回來,也要知道有什麼後果。

之後,鬼陵卻一直在移動,行進的距離非常非常的長。

一個小時過去,它沒有停下。

兩個小時,還在移動。

……

四個小時!

……

我等的有些不耐煩,只得壓下心中的焦急,拿出重刀一下一下的練起來,多事之秋多一分實力總是好的,自己要有緊迫感了。

但這……僅僅只是開始。

後面的時間長的我無語問蒼天。

六個小時過去,鬼陵沒停下。

……

十個小時……一天……

兩天……

三天!

四天!!

足足等到第四天夜裏,“轟隆”一聲,鬼陵猛的一顫,終於停下來了。

我原本躺在地上原本是半夢半醒的,驚的一下跳了起來。

這四天,自己包裏儲存的一些乾糧和水消耗的七七八八了,再不停下自己差不多就得餓肚子了。

雖然現在的實力可以堅持差不多一個月不吃不喝,但會很難受,只是死不了而已。

人是鐵飯是鋼,辟穀終究只是一個傳說。

同時,我我也十分奇怪,這次一次的時間比上次我們從陝西秦嶺地下到達鄂州北部的丹江口的距離長了上百倍不止。

鬼陵到底停在了什麼地方,怎麼會耗時那麼長?

“咕咕!”

七彩鷹也昂起了頭,面前的大門緩緩出現了。

四天來一直在閉目養神的鬼面犼也站了起來,低低的吼叫一聲,然後朝大門走去,還扭頭示意我跟上。

我心頭一跳,這地方肯定不普通,鬼面犼竟然親自帶路。

迷路籠罩的路有些長,走了十來分鐘,前面霧氣才一下變得稀薄起來。

我感覺有些氣悶,腳下也輕飄飄起來,像身體好像一下變輕了。

外面是一片佔地面積非常廣的廢墟,光照很亮很白,茫茫一片,周圍的環境像是沙漠又像戈壁,但又都不像。因爲既沒有石頭也沒有沙子。

甚至,讓我感覺有些奇怪的熟悉。

鬼面犼沒有任何停留,率先走了出去。

天價妻約:總裁老公太撩人 我急忙屏住呼吸跟着走出去,這裏的空氣不太對,非常的稀薄而且明顯缺氧,也不知道有沒有毒。

走出鬼陵,地表上的是一種非常乾燥的土壤,鬼陵籠罩的陰影處非常的冷,感覺整個人都要凍僵了,呼吸的水汽可以聽見瞬間結冰的聲響。

忽然,我感覺遠處的天邊好像有東西,擡頭一看。

頓時驚呆了!!

地平線不算高的地方,一顆蔚藍色的星球懸停在那,美輪美奐。

我直接石化,那分明就是地球,甚至還可以看見星球上方白色的雲帶。

問題來了,地球在那裏,那自己現在哪?

我心裏升起一股很不好的預感,舉目四望,遠處的荒野是一片大大小小的隕石坑。

頓時滿腹疑問卡在嗓子眼裏,震驚道:“月亮!”

鬼陵跑了整整四天,竟然跑到月亮上來了?!

我瘋了,這個世界怎麼會這樣?

月亮竟然也可以到達,不是禁區,可以不坐飛船來,直接坐鬼陵!

我愣在原地,久久無法相信。

想了想,我把手伸到嘴裏咬了一下,很疼,不是幻覺,也不是在做夢。

鬼陵真把我帶到月亮上來了!

我腦子完全一團漿糊,鬼陵肯定會去一些很奇怪的位置我知道,也早有心裏準備。

但我根本沒想過,它竟然會離開我們生存的地表。

wWW▪ttκǎ n▪C○

月亮在奇門中稱爲月宮,但完全就是一個傳說。

我心裏升起一個念頭,難道神話傳說中的嫦娥奔月,不是傳說,而是真實發生過?

我世界觀碎了一地,完全沒有任何準備,震撼的事實就呈現在眼前。

“吼!”

鬼面犼朝我叫了一聲,示意我跟上。

我急忙把夜明珠塞進嘴裏,這裏的空氣不能呼吸,七彩鷹感覺到了不對立刻返身跑回了鬼陵,它的實力還閉不了太久的氣。

接着,鬼面犼帶我走向遠處的廢墟。

那是一片佔地面積非常廣的廢墟,完全可以比得上一座小型的城市了,到處都是斷壁殘垣,偶爾有些地方還能看見一堵堵的牆,孤零零的矗立在那裏。

很明顯的人工痕跡。

換句話說,這裏曾經有過一大片建築,而且還非常的雄偉,只是不知道爲什麼被毀掉了,毀的還非常徹底,斷壁殘垣沒幾塊像樣的。

我心臟不免加速,自己發現了在奇門歷史中從未記載過的存在和歷史!!

很久很久的歲月以前,這裏有人類活動的痕跡。

建築風格明顯偏向粗獷,是太陰文明的風格;這種風格我在洪村地宮的時候見識的多了,錯不了。

大魔城,洪村地宮,都是太陰文明時代的東西,這裏又出現一個,隱隱然肯定有某種聯繫。

太陰太陽崇拜文明是史前文明,在黃河流域的華夏文明還沒有出現文字的時候,它就已經高度發達了。

但後來它們卻詭異的消失、滅亡了。只殘存了一些很少量的遺蹟,公諸於世的只有長沙的三星堆文明。而且還發現最重要的物證——太陽神鳥。

離開洪村後苗苗曾經研究過,說長沙的三星堆文明其實是太陰和太陽崇拜文明比較靠後的時代了;那個時期,黃河流域的華夏文明纔開始產生原始的甲骨文字,而且正向南朝長江流域遷徙,獲取生存空間。

一些古代的神話故事,還可隱見和那個文明的衝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