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怕你趁機溜走。”

“我怕你趁機溜走。”

“……”

“駕……”

兩人揚長而去,那速度,卻是如同一匹黑影掠過,在地上不留痕跡,竟和吳雲的踏雪無痕有得一比。

吳雲不由得讚歎一下自己的眼光,早知道,自己第一眼看到這匹馬的時候就它的不凡所折服。

只見這匹馬通體漆黑,身材比之普通的追風馬獸還要高大一些,隱隱約約有股王八之氣流露出來,這馬的額頭之上,還有一小搓金毛。

就在吳雲離去不久,那個童顏鶴髮的老者終於帶着一干手下追了過來到了剛纔兵戎相見的地方。


“三叔,追蹤香就只在這裏了。”身後一名少年說道。

這少年看來也是地位頗高,只見他身穿華服,劍眉皓齒,在人羣中也能很容易地認出來。

老者擺了擺手,沒有說話,而是認真觀察起來。

突然,老者好像發現了什麼,徑直朝着剛纔李元剴死不瞑目的地方走去。

李元剴的屍體早就被冥王劍氣侵蝕怠盡,什麼也沒有剩下。

可是,這地上卻殘留了一些兵器殘骸,這讓老者注意到了。

“有兵器殘骸,說明此處有過激烈的打鬥。”老者緩緩說道,“可是卻沒有一絲血跡,普天之下,能做到這個的,就只有他了。”

“三叔,他是誰啊?”這名少年顯然在這羣人中地位很高。

老者緩緩開口,聲音有說不盡的冷冽,“冥王劍,柳林。”

童顏老者沒有再說話,而是閉上眼睛,一動不動。

突然,童顏老者猛地把眼睛睜開,一指指向吳雲離去的方向,“這邊!”

“走!”

駕……

一片塵土飛揚,人影掠過,沒有絲毫的猶豫。

顯然,童顏老者的地位非常之高,無人能比。

踏踏踏踏……

不過,很顯然,吳雲的追風獸馬不如大商皇朝人馬的高級,雙方的距離正在不斷縮小。

“快!他們就在前面了。”童顏老者一聲大喝,聲音裏隱約可以聽出一絲興奮。

隨着老者的一聲大喝,整個隊伍又快了幾分。

他們剛纔抓到幾個被吳雲放過的人,童顏老者沒有廢話,直接用搜魂索魄大法,立刻將知道的事情知道得一清二楚。

搜魂索魄大法,是一種異常惡毒的法術,一旦被人使用了搜魂索魄大法,這人就徹底成了一個白癡了。

魂魄被攪得一片混亂,整天渾渾噩噩的,什麼都不知道,什麼也不明白了。

當然,雖然惡毒,卻非常有用,直接,乾脆。所以,還是有一些人會去用它。

很直接的,那些被童顏老者搜魂索魄的人,變成了一個個白癡,被他順手殺了。

從這些人的記憶中知道的信息,老者果斷的猜測,吳雲已經是強弩之末,故作高深,才放過這些人的,老者相信,自己只要追上他們,就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將“柳林”抓回大商皇城,完成公主交代下來的任務了。

他天真地以爲,這世界上沒有那麼好的人,除非“柳林”已經黔驢技窮,靈力耗盡了才故意用反間計害死李元剴的。

只要自己抓住了柳林,那麼,自己在公主眼裏,自己的地位肯定會……

想到那個公主,老者眼裏滿是敬畏,又敬又畏,這個公主了不簡單啊。

心狠手辣,爲了一篇帝經,連自己的丈夫都下的了手,害得自己的丈夫家破人亡,身受重傷,自己卻跟沒事人一樣,風輕雲淡地回到皇朝,繼續做她的公主。

想到這裏,饒是童顏老者活到這把歲數,也不免渾身涼颼颼的。

商無痕,大商皇朝長公主。修煉一途很有天賦,十七歲就成就聖人,成爲人人敬仰的一代天驕。

兩人郎才女貌,更爲人所津津樂道。

豈料,柳家後來突然被王家和李家圍攻,而大商皇朝卻沒有出手相助,反而落井下石。

最後柳家慘敗,滅族……

而柳林卻不知所蹤,不知去向。

只有一些知情人才知道,大商皇朝的人有出手,而且是出了大力,柳家的護門大陣就是被他們裏應外合從內部打開的。

後來,商無痕就只留在皇宮,從此大門不出二門不邁。

只有她最親近的人才會知道,商無痕一刻也沒有放棄對柳林的搜索,一刻也沒有…… 感覺到追在後面的大商皇朝的人越來越近,吳雲不禁低聲怒罵,

“老子不想麻煩,但不意味着老子怕麻煩,真以爲我是軟柿子,想捏就捏啊?惹急了老子,一把將你們給滅了。”

“好啊,這羣狗皮膏藥就交給你了。”王冰眼睛閃過一絲狡黠,慫恿道。

啪。

吳雲直接給了王冰一個爆慄,“到現在還不老實。”


兩人現在所在的是雲霄城直出的一條官道,只不過這官道實在是……

這官道倒是一路順暢,只是官道兩邊雜草叢生,厚厚地覆蓋着土地,一棵又一棵雙手環抱大小的樹隨處可見。

特別是這些雜草,足有半個人高,跟庸峯有得一比,可見除了這路以外,這裏平日實在沒什麼人跡。

吳雲心裏頓時有了主意,立刻和王冰從馬上跳了下來。

啪!

吳雲抓起馬鞭,對着黑馬的屁股就是狠狠的一下,黑馬吃痛,嘶鳴了一聲,沒命地跑了。

然後,吳雲拉着王冰,往雜草叢那邊走去,並且沿途不斷抹消痕跡,不讓人發現。

踏踏踏……

一羣人騎馬而過,沒有半點停留,沒有人注意到,雜草叢中兩人正在穿梭着。


“快點,快點,他們就在前面……”童顏老者感覺到前面的“人”停了下來,莫名地有種興奮。


聲音嘎然而止,所有人都愣愣地看着前方,愣愣地,愣愣地……

前方,一匹黑色的追風獸馬正沒命地跑着,馬上……

沒人,半個人也沒有。

沒錯,這匹馬就是被吳雲用鞭子狠狠甩了一下屁股的馬,自己跑到現在,屁股那火辣辣的感覺還能清晰地感覺。

黑馬不禁哀嘆,“好馬難做啊!”

我,我容易嗎我?

一陣風吹來,將所有人都凍結了,天上飛過一隻烏鴉,哇哇哇地叫着,好像在說“傻瓜,傻瓜……”

童顏老者的臉一下子變成醬紫色,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自己剛纔還很肯定地說柳林就在前面,現在……

丟人啊,看着手下們對自己的目光隱隱有些改變,童顏老者現在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再也不想出來。

想起以後這件事會成爲自己的老對頭的笑柄,童顏老者就想找塊豆腐撞死算了。

“回頭!這方圓百里範圍給我封鎖起來,我就不信,他們還能給我跑了!”童顏老者惱羞成怒。

王冰現在還不知道,自己眼前的這個人隨便的一個手段,居然能夠將一個吃鹽巴都比自己吃的飯還要多的老頭耍得團團轉。

叢林中,吳雲左手拿着紅色長劍,右手拉着王冰往叢林深處探去。

突然,吳雲好像發現了什麼不對,摸了摸腰間,臉色大變。

官道邊,一羣人正在不斷尋找些蛛絲馬跡,好從中知道吳雲的去向,不然這官道那麼大,天知道吳雲去哪了。

“天啊,這裏那麼大,我們要找到什麼時候?”手下甲說道。

“唉,沒辦法,找吧。”立刻有人說道。

“趕快找吧,要是這次白來了,咱們肯定得吃不了兜着走。”

突然,手下甲看到眼尖,看到遠處一樣長長的東西。走過去一看,原來是一條馬鞭,吳雲不小心掉下的馬鞭。

“這邊!他們往這邊去了!”手下甲興奮地大喊。

“什麼?”童顏老者迅速衝過來。

“三爺,我找到了他們落下的馬鞭,他們肯定往這邊去了。”手下甲立刻諂媚道。

“好,回去之後我會重重賞你的。”童顏老者點頭說道,然後轉頭,“所有人,這邊,給我追!”

由於雜草頗多,童顏老者從馬上下來,帶着一羣手下往着叢林深處追去,撥開一堆又一堆的雜草。


同時,老者神識展開,隨時觀測這着“柳林”的去向,可惜的是,老者的元神太弱了,神識覆蓋的範圍居然連方圓一里都不到,比王冰還要弱,而吳雲,兩人現在已經在兩三裏外了。

“三叔,帝經一事事關重大,你可要小心一些,可不能讓柳林給跑了。”華服少年對童顏老者傳音道。

“放心,老朽曉得。”

……

卻看吳雲這邊,吳雲臉色大變後,一改原先悠哉悠哉的樣子,趕緊加快速度,往叢林更深處探去,一刻也不敢停留。

“不好,我把馬鞭給弄丟了。”吳雲說道。

“糟了糟了,你居然把馬鞭給忘了,這根本就是在告訴他們,我往這邊跑了,你怎麼怎麼就這麼笨呢?小白啊小白,你真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啊,你真是……你可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王冰一邊走一邊趁機絮絮叨叨地數落吳雲,看那那樣子似乎恨不得抽吳雲兩瓜子才甘心。

“小白?”

“對,它是我家養的一隻靈獸。不過現在看來你更合適這個名字,就送給你啦。”王冰很“天真”地說道。

哎呀!

突然,王冰一個不小心,被一塊石頭給絆倒了,連帶着吳雲一起摔倒在地上。

“好痛……”

此刻的王冰,在雜草叢中穿梭那麼久,現在又摔了一跤,一身素衣早就變成了一身的黑衣,整個就成了一隻小花貓。

幸虧地上雜草夠厚,兩人摔在上面倒是沒受什麼傷,只不過吳雲摔下去的時候剛纔壓在王冰身上。

那樣子,不得不說,這真他孃的巧了……

王冰臉一紅,趕緊將吳雲一把推開,“敢吃姐的豆腐,你太無恥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