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抱着她,很快,她的身體開始繃緊,面部開始扭曲,很明顯,她是達到了一個精神的高度興奮狀態。而我,在這時候也興奮了。隨即,我醒了,醒了的瞬間,我噴發出了體液。

我抱着她,很快,她的身體開始繃緊,面部開始扭曲,很明顯,她是達到了一個精神的高度興奮狀態。而我,在這時候也興奮了。隨即,我醒了,醒了的瞬間,我噴發出了體液。

我坐起來,之後又往後一靠,心說,太爽了。這個蘭長琴人不大,還是很瘋狂的嘛!她此時也該醒了吧,她估計和我一樣在擦自己的身體吧!

我拿了手巾,開始擦自己的身體,心說丫頭,估計你怎麼都想不出,這夢是可以互通的吧!她一定會覺得自己太不要臉,每天都會夢到和我做這不能描寫的事情。並且,我覺得,她會上癮的。

做這事,尤其是在夢裏,毫無心理負擔的做這件事,怎麼會不上癮呢?

第二天一早,我起牀的時候神清氣爽,剛出去就看到蘭長琴和明月一起走了過去。蘭長琴過去的時候看了我一眼,臉紅撲撲的,看來,她氣色不錯啊!

隨後,如意來了,看到我就說:“看你氣色不錯,走吧。”

我說:“陽陽和女媧呢?” 如意說:“她們在哪裏我怎麼知道?你難道離開她倆真的就不會活了嗎?再說了,陽陽還好,那個女媧在哪裏了,我見得到嗎?”

我一伸手說:“走吧!”

當我到了天下霸樓前的時候,看到陽陽和女媧已經到了這裏,並且,兩個人坐在一起在談論着什麼。我笑着到了她們身後,笑着說:“你倆來的挺早的啊!在談什麼呢?”

漠南陽陽站了起來,然後指着椅子說:“你坐下。”

我便坐下了,陽陽這時候站在我的身後,雙手搭在我的肩膀上,然後笑着說:“你昨晚上去那個池子邊做什麼去了?我和媧女可都看到了。”

我一聽就矇住了,立即接了句:“那不是夢麼?”

女媧頓時就噌地一下就站了起來,她看着我說:“是夢嗎?”

我頓時汗就下來了,不知道怎麼回答是好。我這麼一說,頓時就證明了,我也做了那個奇怪的夢。大家做一個夢,各有角色,這算是什麼事情啊!現在,我也覺得不可思議了,很明顯,昨晚的夢,女媧和陽陽也參與了進來,兩個人一定是在一旁看到了發生的一切。於是,今早兩個人交流中都嚇壞了。

陽陽看着我說:“楊落,你的意思是,你昨晚確實在夢裏把蘭長琴給那個了,是嗎?”

女媧說:“我就說嘛,這根本就不是什麼夢,太真實了,真實的令我有些恐懼。楊落,你這個流氓!”

我立即解釋道:“確實是夢,確實是夢,我也不知道那是怎麼回事兒。”

如意歪着頭看了過來,問了句:“你們聊什麼呢?什麼夢?”

我說:“你就別搗亂了,沒有你的事。”

如意呼出一口氣說:“昨晚上,我也做了個奇怪的夢。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媧女的樣子,她和漠南陽陽在我的前面,偷看一男一女在一個亭子裏敦倫。最奇怪的是,在一個很大的湖裏還有一個女孩子目不轉睛地看着。”

漠南陽陽說:“那明明是一個水池。”

女媧這時候說:“我看是一個小湖吧!”

如意說:“明明是一個很大的湖。”

我心說媽的,原來,我的夢裏有了這麼多的人,但是,這到底是爲什麼啊!

此時,大家一同將目光投射到了女主角的身上。蘭長琴也看着這邊呢。此刻,我聽到了一句令我毛骨悚然的話,如意說:“昨晚的夢裏,你走後,蘭長琴還沒有走,她慌亂地穿好了衣服後,拎着劍走的時候看到我了,還威脅我,說不許告訴任何人。”

我說:“我告訴你,千萬別說你知道那個夢。”

如意瞪圓了眼睛說:“這也太邪了吧!這是爲什麼呢?”

漠南陽陽突然一拍手,然後伸出一根手指說:“我們所有人都在場了,只有一個人不在,那就是水池裏的那個女孩子,一定是她搗的鬼。”

女媧接道:“但是,她在哪裏了呢?這是怎麼回事呀,都嚇死我了。”

我心說,也嚇死我了,多虧你們把注意力轉到了這件事本身上,而不是這件事的過程內容裏。不然我可就要被批鬥慘了吧!我解釋說:“這件事是很蹊蹺,我在夢裏似乎就不是我自己了。”

如意哼了一聲說:“我也在夢裏,我知道在夢裏是不會失去理智的,你們男人真噁心。”

蘭長琴此時是樓主了,她到了我面前後,趾高氣昂地看着我哼了一聲說:“楊落,你要是有本事的話,可以挑戰我啊!我隨時奉陪!”

我不屑地說:“挑戰你有什麼意思!”

蘭長琴說:“你這個懦夫,我看你也就這點說大話的本事了。不是我看不起你,明月沒選你就對了,要不是你一直躲在這兩個女人身後,估計早就被打得滿地找牙了吧!窩囊廢,你自己玩吧,本樓主要上樓了,對了,希望接到你的挑戰。”

漠南陽陽這個缺心眼的,突然來了句:“牛什麼啊,昨晚上也不是誰被按在長椅裏給乾的哇哇叫!今天來威風了,昨晚上的威風呢?”

“你說什麼?”蘭長琴突然就瞪圓了眼睛,一張臉頓時就紅透了。

漠南陽陽也知道說漏嘴了,吐了下舌頭說:“沒什麼,蘭長琴,我說胡話呢。”

蘭長琴頓時看向瞭如意,這個如意趕忙揮手說:“不是我說的,我什麼都沒說,都是她們看到的。”

這下,蘭長琴崩潰了。她滿頭是汗地看着我說:“楊落,你,那,那難道不是夢?我要殺了你!”

不光是她,就連我都覺得那不是夢了。但是,那不是夢,又是什麼呢?

蘭長琴頓時就看着我哭了,她用手背擦了下眼淚,然後看着我說:“楊落,我,我不會懷孕吧!”

我心說媽蛋的,這叫什麼事兒啊!這孩子這話一出來,我愣住了。她也沒聽我的回答,一躍就進了六樓再也沒有出來。當然,這些話只限於我們幾個聽到了,別人聽到一知半解也是不會明白的。

我一捂腦袋說:“還是搞砸了。”

我就不明白了,這麼多人進那個夢,到底做什麼呢?這夢裏的女人到底有什麼力量將這麼多人都拉進去幹嘛呢?那個女人還真的是奇怪啊!

現在我算是完犢子了,這件事本以爲能幹很久,讓這個蘭長琴稀裏糊塗的自愧很長時間,讓她覺得是自己的原因纔會做那樣的夢,但是,一切就這麼敗露了。我想不到的是,夢裏做壞事都是不可以的,正應了那句話,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爲。

這一上午,我都沒心思看挑戰的事情,一上午的挑戰都以失敗告終。一直到了最後,我都不知道一上午發生了什麼。

我午飯吃的也是沒滋沒味的。一直到了下午來的時候,便沒有人挑戰了,我看,這幾天也就是這樣的節奏了吧。上午有人去挑戰二樓三樓,到了下午,基本就是點名挑戰了。

納蘭青松點名的時候,點的是一個叫青雲道人的散修。

他看起來已經是四十多歲了,一上來就傻了,他說:“我要挑戰的是二樓的司徒空大人,現在,司徒大人要休息了,你要我挑戰誰?”

納蘭青松說:“這麼說,你是要放棄機會了嗎?”

青雲道人說:“我不是要放棄,但是我知道自己能力有限,不能像蘭長琴姑娘那樣挑戰高層。我甚至挑戰三樓劍神的勇氣都沒有,現在你比我挑戰四層,那不是要我的命嗎?”

我轉頭問了下:“四層是誰呢?”

如意搖頭說:“不知道,不過四層似乎最近不接受挑戰,不知道在幹什麼。你看,掛着免戰牌呢!”

我擡頭看看,可不是嘛!掛着免戰牌呢。

納蘭青松說:“你想挑戰四層也不行,四層樓主這一屆不參加挑戰,你還是考慮下五層的付冬晨吧!”

青雲道人這時候說:“我想和人換一下,哪位大人願意和我換一下,我萬分感激!”

頓時,下面的那些人都蝦米了,紛紛搖頭。這可是五千萬兩黃金啊,誰敢這麼草率啊!

啟稟陛下,娘娘又上戰場了! 明月這時候突然站了出來,她看着我一笑說:“三少爺,你不是一直很願意助人爲樂的嗎?我看你就出場吧,早晚也是這麼一次,你錢都花了,乾脆就幫幫青雲道人吧,也算是這錢花的有意義。”

我一笑就出來了,說:“既然明月姑娘這麼說了,我怎麼也要給你面子,好吧,我出來挑戰就是了。”

明月笑着說:“我猜猜你會挑戰誰吧,我才你一定會挑戰五樓的付冬晨大人,是嗎?”

我搖搖頭說:“我要挑戰的,是七樓的長弓大邑!”

明月點頭說:“也好,你要是贏了,我也許會嫁給你哦!不過,就憑你好像是有點難!”

我嗯了一聲說:“明月,也許你要失望了。我也許贏不了長弓大人的哦!”

此時,七樓的窗戶慢慢打開了,長弓大邑握着我那把破天劍慢慢飄落下來,他用劍一指我說:“楊落,我倒是願意和你來一個生死之戰!”

我說:“你就說要殺我好了。好吧,既然是比試,束手束腳不過癮,你要是能殺了我,隨便你。但是你要是輸了,可不要哭!”

他哈哈笑着說:“我隱忍這麼久,就是想讓你自我膨脹,給我殺你的機會,現在,機會來了,你看劍吧!”

他一劍揮出來,我突然一愣,喊了句:“霸道怎麼會揮出這麼厲害的劍氣?”

我長劍一揮,擋住了這第一下的劍氣。他喊道:“誰說的霸氣不可透體而出的?楊落,你還差得遠呢!”

我哼了一聲說:“那可未必啊!”

話音剛落,真氣充斥了全身,之後,破天九式加持。長劍一揮,頓時劍氣透體而出。他笑着說:“好,你總算是出了真本事了,今天我就看看是你的劍厲害,還是我的劍厲害!”

他長劍連續揮動,這把劍突然就像是變成了一條鞭子一樣,拉出了長長的劍氣,朝着我揮了過來。我舉劍相迎,然後左手裏已經捏了一個曼陀羅。這混蛋,我就不信他經得住我這一下。但是,這需要時機才行。

他揮了幾下後,身體猛地竄了起來,這是要下狠手了。他雙手握着長劍劈了下來。這一招看似簡單,但是絕就絕在極高的速度和極大的力量上。

我揮劍一擋,喊了句:“滾回去!”

這一劍可不容小覷,使出了我全部的血脈之力和真氣之力,這一下,長弓大邑的身體被我震得翻滾了出去,爬地一下撞在了一根青銅的大旗杆上,就聽咚地一聲後,旗杆都被撞彎了。他接着就被彈了回來。落地後,往前跑了兩步,然後擡手指着我說:“不可能,你不可能有這麼大的力氣,你在消耗血液在和我戰鬥嗎?”

我也試出來了,這長弓大邑的確不好對付,我全力的一劍竟然只是將他震開了。我決定,出險招取勝了。我指着他說:“你有膽子再來,我這招不能把你砍成兩截,就算是我輸了!”

他指着我說:“你太猖狂了。”

長弓大邑舉着劍再次衝了過來,我看得出,這一劍比剛纔的那一下更迅猛,力道提高了足足有三成。速度卻沒有增加。

我的真氣在身體周圍化作了一圈柔和的光線,這些光線的運動足以帶動我的身體。我對這樣的戰鬥技巧早已經是爛熟於心了。出手更是隨心所欲,只是,我不知道這身體能不能經受得住。就算是經受不住,這一招下去,我保證這長弓大邑也沒有進攻的能力了。

他哈哈大笑着說:“楊落,接我這怒斬蒼龍!”

我身影一閃,長劍一閃,我就到了他的身後。接着長劍入鞘。我的胳膊再次粉碎性骨折,包括我的身體,這急速的運動又停止,我的身體每一塊骨頭基本都有了裂痕,現在是渾身都疼痛難忍。真氣頓時就散了。要不是身體強壯,我立即就要倒在地上。

豆大的汗珠子頓時就滾了下來。

但是我還是忍住了,面帶微笑地轉過身,看着在我前面背向我站着的長弓大邑說:“別忍着了,倒下吧!” 我話音剛落,他似乎是接受了我的暗示一樣,身體向前趴了下去,身體剛一接觸地面,就摔成了兩截。他確確實實是被我腰斬了。

我看到了這情景後,身體一放鬆,也就站不穩了,直接倒在了地上。但是我在看着長弓大邑在笑,他雙手抓着地,朝着我爬了過來,手裏還握着劍,身後留下了一道血痕。他說:“你不可能這麼快的,不可能的。”

公主謀之禍亂江山 我看着他哈哈笑着說:“你還不認輸嗎?”

“我沒有輸,我要殺了你!”他兩隻手飛快地抓着地向前衝了過來。

這不禁讓我想起了兩個人,那個在成都河邊的大姐和那個水鬼。當時,那個水鬼就是這麼動作在滴地上爬的啊!

到了我的身邊後,這長弓大邑一劍就朝着我的頭砍了下來。我沒有躲避,我也沒有力量躲避了,但是他還有力量砍我嗎?

這把劍是砍在了我的眉心上,但是內甲直接就將它擋在了身體外面。接着,他一劍朝着我的眼睛刺了過來,還是叮地一聲,他根本刺不進去。

此時,周圍鴉雀無聲,沒有人能明白這到底是爲什麼。恐怕,就連長弓大邑都不知道這是爲什麼,張大嘴巴看着的明月雙手緊緊握在一起,不停地搓着。

她這時候該是什麼心態啊!

如意也站直了身體,她開始掐自己的大腿和臉*,之後喊了句:“這不是夢吧!我的天,這到底怎麼回事?”

我不得不驚歎於這長弓大邑的身體之強悍。都這樣了,還不死。這是靠什麼支撐的啊!是所謂的霸氣嗎?以前老是聽到霸氣這個詞,難道霸氣就是融入到了骨肉裏的一種能量嗎?

此時,我慢慢鬆開手,左手的曼陀羅慢慢飄了出去,在我的周圍旋轉着。我很擔心此時有人會來暗害我,因爲我再也沒有能力出手了。

我看到一個人突然出來了,他就是銀劍大邑。他出來的時候喊了句:“認輸了,大哥,我們輸了。”

之後,他彎腰拾起了長弓大邑的下半截的身體。這裏面是有金身的,只要是金身不滅,心臟和大腦完好,就能接在一起的。他一步步朝着我和長弓大邑走了過來,長弓大邑喊道:“我沒有輸,我不會輸的!”

銀劍大邑一彎腰,給長弓大邑止血。然後看了我一眼,這一眼我就感覺到,這混蛋是要出手了。

妖孽王爺腹黑妻 偏偏此時,漠南陽陽看出了端倪,女媧也看出來了。偏偏一羣人從這兩個人面前涌過,擋住了兩個人的視線。如意靜靜地看着我,根本沒有出手要救我的意思。

我看看四周,心說這羣混蛋,這是要滅我嗎?大家默認的要弄死我嗎?

納蘭青松此時竟然不見了,我看到,他和納蘭英雄坐在一旁喝茶聊天去了。這就是一個公平的社會嗎?

銀劍大邑這時候拔出劍來,高高舉過頭頂,笑着說:“楊落,就憑你也和我大邑家鬥,你也配?我告訴你,霸都,我就是道義!你現在後悔了嗎?”

此時,已經過來人,將長弓大邑的兩截身體抱走了。這銀劍大邑喊道:“現在,我替家兄和你決鬥!”

他舉着劍耀武揚威,而我的曼陀羅就慢慢在我身體周圍飛翔着,隨時可以炸死這個混蛋。我看向了四周,竟然沒有一個人爲我開口說話的。

銀劍大邑這時候目露兇光,要動手了。

我口中輕念一聲:“爆!”

就聽嗡地一聲,這一聲爆炸過去後,這銀劍的身體抖了幾下,之後砰地一聲,倒在地上成了一堆爛肉。這銀劍大邑的身體頓時浸出了血水。

我喃喃道:“簡直就是餃子餡了啊!”

我的身體在慢慢恢復,真氣在修復身體受損的部位。此時我看到,女媧和陽陽紛紛飛身而起,落進了場內。她倆看到銀劍倒在地上的時候皆是一愣!

就聽納蘭青松這時候喊了句:“楊落,你怎麼可以濫殺無辜呢?這銀劍大邑只是去代替哥哥認輸的,你怎麼就把他殺了呢?”

我慢慢滲出胳膊說:“陽陽,女媧,扶我起來!”

我起來後,呵呵一笑說:“不錯,我是不是說出真相後,你會說自己沒注意,然後義憤填膺地說銀劍該死呢?”

納蘭青松說:“什麼真相?誰看到真相了?”

我看着納蘭青松說:“我就是濫殺無辜了,納蘭青松,你想怎麼處置我呢?”

如意這時候開口了,她說:“剛纔,銀劍想要在廣場上殺死楊落,楊落出於自衛纔出手殺了銀劍。這不是濫殺無辜。”

納蘭青松點頭說:“原來是這樣。既然是這樣,楊落,你爲何要撒謊呢?”

我不屑地一笑,然後看着周圍的人更是一笑,心說,這世界哪裏還有道義可言?這世界基本處在了文化缺失的狀態啊!霸權早已經代替了道義。

納蘭青松此時看着我說:“楊落,我不懂的是,剛纔你是怎麼斬斷的長弓大邑,我很感興趣。”

我說:“你要是想試試,我可以奉陪。”

此時,我的骨頭已經接到了一起,雖然還沒有完全癒合,疼痛感還在,但是,能支撐我站在原地了。我看看陽陽和女媧說:“好了,可以放開我了!”

陽陽呼出一口氣說:“骨骼寸斷,還好筋肉完好,血脈和經脈都沒有問題,不然看你怎麼辦!”

如意這時候過來問我:“你沒事了吧!”

我看着她說:“你剛纔爲何我出手助我?”

“你需要我出手嗎?”她一笑說,“楊落,你不會以爲我是見死不救吧!我承認對你出手過,但你要明白,今非昔比了啊!現在我沒有任何的理由對你出手,你明白嗎?”

我看着她說:“我們永遠不可能成爲朋友,你和陽陽、女媧不同。我感覺不到你的心,我更感覺不到你的溫度。”

納蘭青松這時候說:“楊落和長弓大邑一戰,是有效的。從今以後,七樓的樓主,就是楊落了。”

我對陽陽和女媧說:“走,我們上去。”

兩個女人拉着我一躍而上,到了七樓窗戶前的時候,去拉窗戶,才發現窗戶關着呢。媽蛋的,這是惡作劇嗎?是誰從裏面把窗戶關了呢?

陽陽說:“走吧,走樓梯!”

我一腳就把窗戶踹開了,說道:“走樓梯?別人爲什麼不走樓梯?這是在給我下馬威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