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拿着電話的指尖微顫。

我拿着電話的指尖微顫。

雖然嘴上沒有承認,但其實現在在這個環境之中,我還是有幾分緊張的。

的確,如今的鬼怪我也見了不少,但這樣大面積的殭屍來襲,還真的是第一次。

更重要的是,我身邊還帶着慕珩和容止,這兩個我最重要的親人,我一定要護住他們的周全,所以我才更有壓力。

因此,此時聽見容祁的聲音的剎那,我內心那一代弄點的軟弱在剎那間爆發。

一時之間,我竟然也有些希望,自己變成曾經的那個舒淺,雖然很弱很無能,但那時候的容祁一直在我身邊,護住我的周全,因此我從來都不用更擔心,只需要放心的依賴他。

但這樣的懦弱不過在心頭閃過剎那,很快我還是清醒了過來。

舒淺,你要知道,現在的你,已經不是曾經的舒淺了。

如今的容祁已經不是你的依靠。現在的你,不僅要保護你自己,你還要保護好你身邊的人。

念此,我平靜下來,冷冷開口道:“容祁,你能不能跟我解釋一下,爲什麼錢順兒會在你這邊?”

電話那頭的容祁,聽到這話,沉默了片刻,卻是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只是說:“你那邊的情況怎麼樣了?還撐得住麼?”

我蹙眉,不知道容祁爲什麼突然之間又變成這種死纏爛打的態度,剛想答話,可不想這時,我身邊傳來一聲撕心裂肺的尖叫。

“天哪!窗戶!窗戶要破了!”

我頓時臉色一變,迅速的擡起頭,果然就看見,我們旁邊的一個窗戶,在十幾個殭屍瘋狂的撞擊之下,竟然真的已經裂開一道縫隙出來。

該死!

我知道,這種窗戶一旦破開一道縫隙,很快就會撐不住了!

頓時,我也顧不上電話那頭的容祁了。反正我知道錢順兒跟他在一起應該也不會有什麼危險,於是二話不說,立刻掛斷了電話,然後整個人就躍道了那窗戶旁邊。

與此同時,那窗戶已經嘶啦一聲!徹底碎裂開來! 我抱着火狐狸回到了她的房間,推開房門之後,把她輕輕的放在了牀上,看到她死的那樣慘,我心如刀割,又一次流下淚來。

按照胖子的說法,這妖精之類一旦死去,便是魂飛魄散,絕無輪迴之說,所謂的六道里也沒有妖精道。要說凡人行一生善事,所爲來世可以有個好託生,但是這火狐狸五百年來救人無數,爲什麼到最後落得這麼個結局,當真是好人就沒好報嗎?

火狐狸的皮毛已被徹底燒燬,身子絕大部分如同焦炭一樣烏黑,只有那一雙乾涸的狐眼,依舊死死的盯着前方,一副心有不甘的樣子。

我輕輕把她摟在懷裏,不停哽咽着,眼淚一滴滴的落在她的屍體上,那種心痛和我當年在戰場上失去戰友時的感覺一樣,直叫人痛徹心扉。

突然,我感到火狐狸屍體的重量越來越輕,連忙睜眼仔細觀瞧,只見那被燒焦的狐屍,竟然瞬間化作一堆灰塵漂浮起來,更令人吃驚的是,這些灰塵竟然一下子附着在我的身上,直往我衣服縫隙裏鑽,不一會兒,我就感覺到自己跟穿了一件棉背心一樣,前心後背鼓鼓囊囊的。

我連忙解開了自己的襯衣,發現自己身上竟然緊貼着一層深紅的皮毛,它和皮膚貼的是那樣緊,以至於我想用手往下摳都找不到縫隙。

“你當真不願意幫我最後一個忙嗎?”火狐狸的聲音從我身邊響起!

“紅紅姐,你還活着?難道這皮毛就是……”我驚駭的看着自己的胸口大聲叫道。

“不錯,是我,我的身子已經被炸燬,現在只能依託你的身體保護我一段兒時間,本來我不想麻煩你的,實在是我現在無能爲力了,老天爺劈妖不劈人,等到這個月月底天劫過後,我就可以解脫出來了,你願意幫我嗎?”火狐狸的聲音又再次響起。

“願意!願意!我當然願意!”我高興的手舞足蹈,心說,只要她還沒死,就有轉機,他孃的!我就說嗎,如果像火狐狸這麼好的妖都不得善終,那全天下妖精豈不是都學着吃人了。

“謝謝你,等我逃過這次天劫之後,會幫你實現一個願望!”火狐狸故作神祕的說道。

“願望?什麼願望?”我不解的問道。

“我們妖精每次逃過天劫之後,都要感念上天的好生之德,幫助一個有德行的人實現他的願望,只要我們能做到的都會盡力而爲,你冒死除去了殭屍王,自然是功德無量,所以,等我逃過天劫之後,必然會履行我們妖類的承諾,”火狐狸聲音很中肯,聽得出,她是認真的。

“我能有啥願望啊,如果有的話,我只求我身邊的朋友們都健健康康的,沒災沒難,你火狐狸能夠平平安安的活下來,就是我最大的願望!”我笑着說道。

半晌也沒有聽到火狐狸的答話,正當我轉身要離開這個屋子時,聽到她低聲的說了句:“謝謝。”

我走出門,飛身形跳到牆頭上,在我離開故宮的時候,發現寡婦大院已經被封鎖了起來,好多的武警已經趕到,他們手持着武器把寡婦大院圍了個水泄不通,我蹲在牆頭靜靜的看着,擔心這裏面會不會還有其他的殭屍蹦出來傷人。

“走吧,裏面不會有其他的邪祟了,那些殭屍都是靠殭屍王聚陰之力操控的,現在殭屍王已毀,陰氣被燃燒殆盡,他們和普通的乾屍已經沒有什麼區別了,”火狐狸小聲說道。

聽她這麼說,我長長的出了一口氣,連蹦帶跳的離開了故宮,啓動車子後回到了家中。

打開了家門,麗麗衝出臥室就要擁抱我,但是當她看見我時,愣了一下,眼神馬上由喜悅變成了哀怨,然後一個人背對着我坐在沙發上,默默的抽泣了起來。

“麗麗,不是你想象的那樣!”我連忙解釋道。

麗麗並不答話,只是自顧自的繼續抽泣。

“看來,我不該來,對不起了!”火狐狸的聲音響起。

接着,我就感覺到附着在自己身上的皮毛開始從上到下慢慢的剝離,我低頭看去,只見那部分離開我身體的皮毛開始漸漸變成一堆白色的塵灰,和菸灰相似。

我驚駭的大叫道:“火狐狸,不要,麗麗不瞭解情況!”

麗麗這個時候也回過神來,她扭頭看向那散落在地上的白灰,大驚失色的說道:“你,你,別,快停下來……”

麗麗的聲音終於起到了效果,那皮毛停止了剝落,我身邊又想起了火狐狸嚶嚶的哭泣聲。

麗麗走到我跟前兒,蹲下身子用手捻了捻地上的白灰,擡頭皺眉說道:“你這個妖精怎麼這麼傻啊,有事說事,自殺給誰看呢?”

看見麗麗的態度發生了轉變,我趕緊趁熱打鐵的把這兩天發生的事情,前前後後的敘述了一遍,麗麗聽完之後也是驚駭不已。

“這麼說,那殭屍王已經被你倆給除去了?”

“除去了!只是這火狐狸需要在我身上躲一個月,等天劫過後才能重新恢復原樣,”我低聲答道。

“那你爲什麼不早說!人家救了你的命,能幫一把自然就幫一把,我們妖精修行幾百年多不容易啊,”麗麗抱怨道。

“我想說來着,你一看見我就哭了,火狐狸的性子也是剛烈,這不就……,”我咧着嘴解釋道。

“我是聞見你身上有濃烈的妖氣,以爲你和她已經……,咳,不說了,是我錯怪你們了!”麗麗小聲嘀咕道。

“妹妹,你放心,我不會那樣做的,我發誓!”火狐狸怯怯的說道。

經過一番解釋之後,麗麗也不再像防賊一樣防着火狐狸,她倆開始有一句,沒一句的聊了起來,聊了一會兒之後,竟然越聊越投緣,麗麗好奇的向她請教一些修行的竅門和捷徑,火狐狸都好不隱瞞的傳授給了她。

從她們的交談中,我也漸漸瞭解到了一些關於她們妖精的事情,原來麗麗所謂的二百年道行完全是打基礎,根本談不上修行二字,只是機緣巧合的得到了千年銀狐精的內丹,才擁有了強大的妖力,在這期間她受內丹的影響,已經提高了不少修爲,以至於現在在沒有內丹的情況下,也可以以人的形態存在。

而火狐狸這五百年可是紮紮實實的修行過來的,她體內的內丹雖不能和麗麗的那顆相比,但卻也是精純無比,要說兩人的實力,只怕是在伯仲之間。

“妹子,我要是會你的幻術,早就把殭屍王除去了,何必如此大費周折!”火狐狸感慨的說道。

“那也不一定哦,如果不是你們火狐那強大的防禦,我家他可能已經被那糉子王的陰丹給活活炸死了!”麗麗笑着說道。

到了晚上,我躺在牀上,看着麗麗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心中一陣忐忑,想跟她說點兒什麼,又考慮到火狐狸就在身旁,有些不方便,心裏那個憋屈啊!

麗麗壞笑的看着我,眼珠子轉了轉,湊過來深深的吻了我一下說道:“快睡吧,不要想太多了!”說罷就轉過了身子。

在她的舌頭吐進我嘴裏的時候,我腦子裏又回想起和火狐狸在棺材裏接吻時的場景,心中不禁一陣懊惱,他孃的,這都哪兒跟哪兒啊。

現在火狐狸就死死的貼在我的身上,和心愛的妻子接吻時爲什麼會想起那一段兒,可人家當時是爲了救我啊,或許也不僅僅是,我的大腦一時間短路了,不知道該如何去看待這一連串錯綜複雜的事情,和兩個狐狸精一起同牀共枕,估計千百年來就我一個人吧,我感覺再這樣下去,真的要精神分裂了。

火狐狸變成的皮毛靜靜的不發出一點兒聲音,說來也怪,雖然身上披着這厚厚的獸皮,但是我竟然一點兒也感覺不到捂熱,甚至可以說十分的通透舒服,現在的我真是徹底凌亂了,我有千言萬語想和麗麗交流溝通,但是現在只能靜靜的閉住嘴,努力不讓自己去想任何事,默默的祈求麗麗能理解我。

第二天早晨,給麗麗做好了飯,吃過之後,我開上車準備去公安局報道,跟劉隊說是請一天假,結果兩天沒去上班了,不知道劉隊會不會生氣,心中還是有一些小忐忑。

離開家門之後,火狐狸終於開口說話了:“昨天真給你們兩口子添麻煩了,看來以前是我想太多了,你妻子很愛你,你要珍惜啊!”

聽她這麼說,我欣慰的笑道:“紅紅姐,麗麗不是小心眼兒的人,再說,我們之間也沒什麼,心中坦蕩就好了!”

“對了,我跟你解釋一下,前天夜裏,不是我非故意要把你塞進棺材裏,而是那殭屍王對皇族成員的屍體每天都要檢查一遍的,如果發現沒有歸位,一定不會善罷甘休,就不會安心的去入定,所以我必須假扮殭屍潛伏在棺材裏,而那時候已經接近聚陰之時,你如果不再我身邊會被活活凍死的,所以我才時時刻刻把你帶上,”火狐狸低聲的解釋道。

“紅紅姐,你還記得這事啊,我當時是跟你開玩笑呢,”我笑着答道。

火狐狸並沒有再提起和我在棺材裏接吻的事情,不管怎麼說,事情過去就過去了,現在不是挺好的嗎?火狐狸的命保住了,麗麗也不會再瞎想了,最重要的是,這場浩劫終於結束了。

到了公安局,剛一進劉隊的辦公室,他就連忙站起身拉住我的手說道:“老馬,你可回來了,怎麼樣,傷好些了吧?”

“沒事了,不好意思劉隊,有一天沒來上班,我有重要情況要向您彙報!”我略顯歉意的說道。

“坐下說!”

劉隊給我倒了一杯茶水,放在我面前的茶几上。

“說心裏話,老哥我是真擔心你不想在警隊幹了,你可是我們不可多得的人才,年輕人,好好幹,大有前途啊!”劉隊長鼓勵道。

我此時不得不佩服劉隊長沉穩的性格,從他那急切的眼神裏我能感覺出,他是多麼想知道我要彙報的內容,但是他依然先是對我進行安撫,怕我因爲年輕心性不穩而離開警隊。

“劉隊長,看你說的,我以前是軍人,這當逃兵,自古以來就是軍人最大的恥辱,我怎麼會離開警隊呢!”我喝了一口茶水接着說道:“言歸正傳,我這兩天潛伏在故宮裏,已經把裏面的情況給摸清了!”

於是,我把故宮珍妃井下藏有大量殭屍,以及殭屍捉人害命的事情給他簡單講述了一遍,只是我沒有告訴他關於火狐狸和我會隱身的事兒,因爲按照他現在的理解程度,這些事情恐怕很難接受,尤其是隱身這一條,別出了什麼盜竊案,再把我也列爲懷疑對象,還有關於龍骨的一些情況,既然是國家高度機密,自然還是守口如瓶要好。 嘩啦啦!

玻璃碎了一地,與此同時,那些殭屍都瘋了一樣的衝進來!

眼看着窗戶旁邊的一個小男孩,馬上就要被抓走,我頓時也顧不得那麼多,擡手凝聚靈力,就是一掌!

瞬間,掌風洶涌的擊出,直接將那些殭屍全部打打了出去。

與此同時,一旁的慕珩也已經很配合的躍了過來,用靈力凝聚結界,擋住了窗戶那裏。

四周的人,看到這一幕,真的是徹底傻眼了。

之前他們或許還覺得我們只是學了點武術,但現在,他們真的是發現我們有靈力了。

可此時此刻,我根本就沒有心情去管那麼多。

因爲我聽見呼啦一聲,另一邊的玻璃,也碎開了!

伴隨着無數的尖叫聲,嘩啦啦一陣,我就看見好多殭屍又撲了過來。

我臉色一變,趕緊足尖一點,又想躍過去。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因爲那個窗戶在飛機的另一頭,離我實在太遠了,飛機裏的空間那麼狹窄,又有那麼多人,我根本不可能用最快的速度過去,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其中一個殭屍已經抓住了一個八歲左右的小女孩,在小女孩尖銳的哭聲之中,那個殭屍惡狠狠的咬向小女孩的脖子!

這個瞬間,我的心裏,忍不住絕望!

該死的!

真的不行了麼!

就在所有人的尖叫的崩潰之中,說時遲那時快,突然之間,我感覺到一股更加磅礴的靈力,呼嘯而至!

那股靈力如此的強大的,帶着近乎於毀滅一切的力量,將那些衝進來的殭屍,全部都撕裂開來,遠遠的扔出去!

那小女孩立刻也跌落下來,剛好我已經到達了哪裏,立刻眼疾手快的接住了那個小女孩。

感覺到那股靈力的強大,和裏面透露出來的鬼氣,我臉色微微動容。

是容祁麼?

終歸還是容祁來幫助我了麼?

我擡頭,就看到一道欣長的身影,落在我面前。

看到那道人影的時候,我不由愣了一下。

不是容祁。

而是葉凌。

剛纔的情形太過於危機,我竟然沒有辨認出來,那個強大的鬼氣,是葉凌的,不是容祁的。

不知爲何,我的心裏,竟閃過一絲失落。

而葉凌沒有注意到我深色的變化,只是迅速的蹲到我面前,低聲道:“舒淺,你沒事吧?”

我沉默的搖搖頭,說:“你怎麼回來了?葉婉婉呢?”

之前葉凌去找葉婉婉了,想要阻止她繼續瘋狂的對我復仇。

妻在上 葉凌沉默了,“她跑走了。”

我微微蹙眉。

我知道,葉婉婉絕對不是葉凌的對手,但葉凌終歸還是讀葉婉婉太過於心慈手軟,所以她能夠找到機會溜走也是正常的。

葉婉婉既然走了,想要做的事,肯定就是要來報復我。

難道說……

我看着眼前這些瘋狂的殭屍,忍不住又懷疑,這一切是不是跟葉婉婉有關係。

我還來不及細想,突然又聽見機艙裏的人尖叫起來。

“慕小姐!你快看!那邊!那邊突然又過來了好多殭屍!”

我不由臉色微微一變,頓時也顧不得去向葉婉婉的事了額,只是迅速的擡頭,就看見浩浩蕩蕩的,一大堆殭屍,全部整理有序的過來。

不僅如此,我還很快的認出,那些殭屍的最前方的兩個人,正是小優和她的男朋友。

我粗粗的一看,發現他們身後的殭屍數量多的驚人,好像說機場裏所有的殭屍,都出來了。

我馬上意識到,恐怕是機場裏的人,已經全部都被傳染了,所以他們纔會出來,來尋找我們這些躲在飛機裏的人。

整個機場裏,大概有十架飛機,都和我們這架飛機一樣,裏面有很多人躲着,憑藉着飛機的隔離,保護自己。

小優和她男朋友,好像是那些殭屍的頭目,很快就指揮着那些殭屍朝着不同的有活人的飛機撲過去,讓人震驚的是,盡然真的還非常的有紀律,有節奏,看上去就好像是一個殭屍大軍一樣。

同時,我意識到小優和她男朋友,似乎跟別的殭屍都不一樣。

別的將是似乎都是沒有靈智的,只不過是遵守着本能,在瘋狂的咬人,而小優和她男朋友,眼神卻沒有那麼的呆滯,不僅如此,似乎還是殘存着智力。

我仔細一想,也覺得可以理解。

畢竟他們是第一批中毒的人,所以身上的屍毒純度最高,所以恐怕身體的保留程度也最好,大腦還能運作,而其他的殭屍,恐怕都已經沒有神志了。

就在我打量着小優的時候,她似乎也注意到了我的存在,只見她抽了抽鼻子,突然之間,就嚷嚷了一聲,身後所有的殭屍大軍,就突然都放棄了其他的飛機,全部都瘋了一樣的,朝着我們這臺飛機衝過來。

“我的天!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怎麼他們全部都朝着我們這邊過來了!”

我現在也很震驚,衝在最前面的是小優和她的男朋友,隨着他們的靠近,我才發現,他們身上竟然有一股淡淡的鬼氣。

我這才明白過來,他們已經變成了真正的殭屍,所以能感覺到我這邊葉凌的鬼氣,還有我們幾個人身上的靈力。

所以他們意識到,我們是全場最棘手的對手,所以要集中火力,來對付我們這個飛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