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發現很多的大學生從幸瑞開門之前就在那兒等候,每到一個顧客,就記下對方的大致年齡、可能職業、買的咖啡杯數等一些信息。”

“我發現很多的大學生從幸瑞開門之前就在那兒等候,每到一個顧客,就記下對方的大致年齡、可能職業、買的咖啡杯數等一些信息。”

朱銓臉上有些凝重,繼續說道:“因爲我參加了《主持人大賽》以及《大專辯論賽》的關係,所以這些大學生都認出了我,這也方便我向他們打聽此事的內情。”

“那究竟是什麼事兒?”

康光軍問道。

“有國外機構要做空幸瑞!”

朱銓在簡單說了自己通過學生那裏得到的線索後,說出了自己的判斷。

“能下那麼大血本的…唔…那應該就是‘渾水’機構了。”

康光軍再次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道。

“那我們…”

“這事兒你就不要管了,我會安排的。”康光軍勉勵道:“你下午還有比賽,好好準備去吧!” 朱銓隨即站起身,道:“那康老師,我就先去準備下午的比賽了!”

擡頭看向桌對面,康光軍微笑道:“倒給你茶還沒喝乾淨,你喝完再走,不在乎那幾分鐘的時間。”

朱銓看了眼只抿了一口的紅茶,確實有些浪費,但是沒有選擇坐下,而是俯身拿起杯子,往杯中吹了吹氣,就準備一口乾了。


“咕咚”一聲,茶暖而不燙,直接牛飲似得進入到了朱銓的嘴中。

“好喝!”

朱銓砸吧着嘴,讚歎道。


康光軍看到朱銓這樣一個舉動,也是一臉肉痛:“我讓你慢慢品,沒要你一下子就全喝光,暴殄天物啊!”

“康老師,這茶不就是用來喝的嗎?”朱銓討好似得笑了笑:“我這也品出味來了,確實不錯。”

看着朱銓與前段時間相比,更加的自信,並且還能與自己開玩笑了,康光軍不由地啞然失笑,心中已是原諒了大半,咬牙切齒地吐槽道:“我真的非常謝謝你喜歡我泡的茶!就衝你這業餘的動作跟敷衍的語氣,我只能送你‘對牛彈琴’這四個字的評價。”

嘿嘿一笑,朱銓承認道:“康老師,你是知道的,這茶道太過繁瑣了,要我花那麼長的時間來品茗,我是做不到的,那還不如我直接喝了呢!”

“到底是年輕人啊!”康光軍搖了搖頭,有些痛心疾首的說道:“以後你別想再喝到我泡的茶了!”

“康老師,這麼小氣嗎?”

朱銓順着杆子往上爬,他知道康光軍並不是真的生氣了。

“對對對,我小氣了,我對於不懂茶還要喝這種好茶的人最小氣!”

康光軍的回答無懈可擊,反倒是直接將了朱銓一軍。

朱銓這樣的道行怎麼能比得上康光軍呢?

看着朱銓吃癟的樣子,康光軍哈哈大笑起來,緩解了尷尬,接着問道:“我們說回今天的比賽吧, 你對今天下午的比賽有信心嗎?”

有信心嗎?


那必須的啊!

對於這《主持人大賽》的第二輪比賽,朱銓可以說是志在必得的。

雖然這段時間是忙着研究辯論賽的事宜,但是朱銓可是有着系統的男人,再加上自己有着前世的記憶,通過這第二輪的考覈並沒有難度。

有難度的是怎麼以最完美的成績晉級下一輪。

因爲之前在第一輪《主持人大賽》上,朱銓因兩篇文章而名聲大振,可是主持是天天要乾的事情,而那種精彩的文章怎麼可能天天都有呢?

因此,朱銓必須做出改變。

在鞏固自己的才子名號的同時,將自己的主持風格給確定下來,就像康光軍在簽署合同那晚提點自己的一樣,主持必須要接地氣。


在前世,恰好是有一位將朱廣權的主持人符合這樣的特性,而朱銓決定看倆人名字這麼相近的份上,就用他“段子手”的人設來開始自己的主持生涯。

在心裏嘀咕了幾句,朱銓信心十足道:“康老師,能不能保證拿下第一名,這個我不敢保證,畢竟能通過第一輪的選手都是相當優異的。不過我可以保證的是,我對晉級到下一輪很有信心!”

康光軍對於這樣自信的言論很是滿意,原先他就覺得朱銓這個小夥子是個可塑之才,現在其身上的這種蓬勃的自信氣質,更是讓朱銓變得異常耀眼。

“我對你還是那句話,要想在《主持人大賽》中繼續走下去,那隻能憑藉自己的實力。國視的比賽都是有公證處監督的,雖然因爲考慮到主持人年齡、工作經驗等原因,依舊不能做到絕對的公平。但是朱銓,你要想接下來在國視有更好的起步平臺,那走的越遠越好!”

康光軍鄭重其事的說道。

“我知道。”

朱銓認真的點了點頭。

沉默片刻,康光軍決定還是給朱銓一些提示,因爲朱銓還沒有畢業,才大三下學期而已,對於他來說,經驗幾乎爲零,有些注意點可能沒有考慮的到。

“下午的新聞類比賽主題範圍就是我們國視的各個節目上出現過的,這點你是知道的,也在第一輪比賽後告訴過你了。”康光軍面授機宜道:“像這種評論,你必須要符合出題主持人所主持節目的特點來答題。”

康光軍頓了頓,此時氤氳的水蒸氣已經消散,可以看清朱銓臉上認真聽課的表情:“我說的意思,你可明白?”

任心再次點頭,道:“我明白,新聞的論述要符合節目的特點。就像陸建老師主持的《輿論中國場》,那就得跟觀衆們進行互動,cue到一些口播;而如果是陸建老師主持的另外一檔節目《六十分新聞》,那就得嚴肅一些;如果遇到的是陸建老師主持的《關注今日》的話,那主持就可以接地氣一些。”

朱銓用陸建主持的風格完全不同的三檔新聞類節目作爲類比,詳細說出了各個節目當中要注意的點。

康光軍放下心來,原本還以爲朱銓在準備辯論賽的同時不能兼顧,沒想到居然準備的是如此的充分。

“出現的一些素材都是咱們社會上的一些熱點新聞,你怎麼才能將這種正式的論點說出自己的味道來,這是你需要考慮到的點。”康光軍開口說道:“你第一輪比賽給我們留下太深的印象了,所以對你的要求會更高。”

深呼一口氣,朱銓鄭重點頭。

前世,朱廣權能夠憑藉自身“段子手”屬性火遍全華國,與國視當紅炸子雞撒北檸分庭抗禮,雖然不是國視一哥,但也是成功出道,組團“國視boys”。

這世,自己有了系統的幫助,沒有道理不能成爲更加耀眼的存在啊!

不過,如果選擇了“段子手”,那麼哪怕段子說的再難以好在國視也能成爲一哥。

因爲國視的屬性造就了,只有像康光軍這樣一板一眼、字正腔圓、富有正能量的《新聞聯播》似得播報方式,纔是唯一正統血脈。

其他人都得統統靠邊站。

看着眉頭微蹙的朱銓,康光軍挑了挑眉,關切詢問道:“怎麼,你這是有壓力了?”

有壓力這事兒並沒有什麼不能承認的。

深吸一口氣後,朱銓點了點頭,道:“壓力肯定是有的,不過我一定可以克服的,感謝康老師指點。”

康光軍滿意的笑了笑,繼續品了一口茶,道:“那行了,你也得去化妝間準備準備了,下午好好表現,我看好你哦!”

這次是真正的下了逐客令。

朱銓還想討一杯茶喝的,沒想到原本面容和煦的康光軍居然直接變臉,護食兒似得攔住朱銓那伸向茶壺的手,弄得朱銓帶着些許遺憾離開了辦公室。 在下午正式開始錄製《主持人大賽》第二輪第一場比賽前,首先要進行的是抽籤儀式,抽選的是接下來比賽時的出題人以及他的節目。

這是一場公平、公正、公開的比賽,國視爲了將比賽中“陰暗”的地方消除乾淨,所以還請了公證處的工作人員來進行監督。

朱銓畫好妝後,就聽到廣播裏面喊衆選手去主舞臺那而進行抽籤。

向化妝師道了聲謝後,朱銓理了理身上的西服就往主舞臺那兒快步趕去。

西服是朱銓用前身勤工儉學的錢租來的,六百塊一天,屬於較爲昂貴的檔次了。

不過因爲朱銓身形修長且標準,天生的衣服架子,所以看上去就是量身定做一般。

等朱銓再次來到這高端大氣上檔次的比賽現場的主舞臺時,發現這臺上已經是站着七個大美女,正在鶯鶯燕燕的說着話;剩下的兩位男同胞尹菘與郭嘉檸站在一邊,瑟瑟發抖。

朱銓兀自的搖了搖頭,暗道:

不得不說,今年的主持人大賽從六十強開始就陰盛陽衰,到了這第二輪,這一現象更加的明顯了。

這第二輪第一組裏面,算上自己居然就三位男主持,而到了第二輪第二組,也堪堪才四位男主持。

據說,等到了第三組的時候,就只有兩位男主持。

唔…男同胞實在是太慘了。

不僅僅如此,女主持人佔據了晉級名額的大多數不說,在各大視頻網站、新聞熱搜等平臺上,女主持人也是佔據了人氣選手裏的大多數。

比如穩如泰山的周蘊,比如精英女人蔡紫,比如溫婉可人李七月,比如美女學霸許如吉,比如俏皮甜美李沙旻子…甚至於第一輪就遺憾淘汰的遲倩,在人氣上的排名都是吊打這爲數不多的男主持人。

當然了,男主持人並不是都這麼的悲慘的,朱銓就是一個例外。

在目前的選手人氣排行榜中,朱銓以絕對的優勢領先着衆位選手。

畢竟在大專辯論選拔賽上,朱銓那“嘴強王者”的威名已經是深入人心了。

也因此,在這一期的七女三男的配置中,男的纔不會顯得這麼的勢單力薄。

就是苦了接下來兩期的男主持人們了,他們就會遭遇到女主持人們的圍追堵截。

“朱銓,這裏!”

看到這一場男主持人的希望之光出現,站在舞臺上最邊邊角落的尹菘與郭嘉檸兩人彷彿看到了“太陽”,想要招呼他靠近,好抱團去暖。

現在,他們不是競爭對手,他們是親人,是戰友,是要一同對付這羣女主持人們強大氣場的夥伴。

不然,僅憑藉他們兩個人,是沒有辦法跟她們進行抗衡的。

看着向自己招手示意的尹菘與郭嘉檸,朱銓也立馬微笑着揮揮手迴應着他們走上了舞臺。

不過,也僅僅是揮手迴應他們倆人罷了。

在走上主舞臺後,朱銓徑直的走過了他們二人,然後邁着六親不認不步伐,闊步往另外一邊女主持人的陣營裏走去。

開玩笑,自己怎麼可能會爲了這兩個臭男人而放棄整片森林呢?

尹菘與郭嘉檸對於朱銓的這一行爲進行了無聲的譴責,給予“翻白眼”的暴擊,並給朱銓按上了“有異性沒人性”的標籤。

不過,對於朱銓來說,這都無所謂的事兒,反正自己看不見!

況且,跟幾個認識的同校學姐們打招呼,難道不是學弟應該做的事兒嗎?

這一屆的《主持人大賽》,可以說是華國傳媒大學的盛宴了,那些進入到六十強的選手,接近三分之二,也就是四十位選手是來自於這所學校。

而一路闖關,進入到第二輪的,也有約四成的樣子。

這一期就有朱銓、李七月、蔡紫還有柳妙然四人。

只不過,這後面的三位美女都是畢業好些年了,年齡都是比朱銓大了至少八歲的八零後。

不過,她們保養的都是極好的。

而且,三十一二歲的年齡,更顯成熟的韻味,舉手投足間有種風情萬種的魅力。

三位美女看到朱銓這個小學弟來了之後,自然是異常親切、友善、熱絡的。

親切是因爲同校;

友善是因爲人品;


熱絡是因爲實力。

不得不說,成年人的世界,就是這般的現實,沒有這以上三點的加持,相信這三位美女也只是對朱銓點到即止的表面敷衍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