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身體感受到這股氣勢不斷的顫抖,我看到面前的身影,僅僅只是片刻就到了我的面前,我心底一沉,我知道這一次我只怕是跑不了了,在他身上我感受到了比教皇還有恐怖的氣勢。

我的身體感受到這股氣勢不斷的顫抖,我看到面前的身影,僅僅只是片刻就到了我的面前,我心底一沉,我知道這一次我只怕是跑不了了,在他身上我感受到了比教皇還有恐怖的氣勢。

教皇怎麼會讓我進入到這麼恐怖的異空間當中,面前的身影轉了過來,讓我愣了一下。

“怎麼?很意外嗎?小子”面前的身影開口說道,聲音中充滿了童音。

我瞪大了眼睛,面前這個身影十分嬌小臉上的面容跟夏萊一模一樣,明明那麼大的棺材,卻只藏着這麼小的身軀。

他身上的紋絡也與之前的那個死屍不同,身上的紋絡黑中帶紅,並沒有密密麻麻,僅僅只有一條,但是遍佈了整個身軀。

“你究竟是死是活?”我的聲音因爲恐懼,有一些顫抖,光是他身上傳遞給我的氣勢,就讓我感到通不過氣了。

“哈哈哈,問的好,小子我跟你一樣是死的也是活的。”他奶聲奶氣的開口說道。

雖然這樣的聲音說着這樣嚴肅的話是件很搞笑的事情,可是此時我一點也笑不出來,面前這個存在居然看出了我死過一次。

我瞪大了眼睛盯着面前這個存在,“你是怎麼知道的?”

我的聲音微微顫抖,充滿了不可思議的語氣。

“呵呵,你身上的死氣都還沒消散乾淨呢,不過我倒是感覺你小子有趣的很,不知道是誰那麼捨得花精力培養你。”面前攔着我去路的身影開口說道。

我沉默了下來,我也想知道是誰,可是那個神祕的存在沒有告訴我。

“是……”我低聲說了一個字拖了半天,看到面前這個存在注意着聽我說話,直接控制着氣壓到他面前。

沒有絲毫的猶豫手上拿着七殺,直接朝他的脖頸處劈砍下去。 而然他卻伸出了兩根手指,輕鬆的夾住了七殺,臉上露出一絲嘲弄,“小子,你以爲你能與我匹敵?”

我當然沒想過能夠這樣就斬殺面前這個恐怖的存在,這一下只不過是拉進距離,再吸引他的注意力。

我把血霧從七殺當中釋放出來,血霧直接圍繞上他的周身。

剛纔那一擊只是讓他放鬆了心神上的警惕,爲的就是能夠接近他,用血霧侵蝕他的神智。

血霧不斷從他的七竅中鑽入,而然讓我感到意外的是,他絲毫沒有受到什麼影響。

“真是可惜,若我這副身軀還是個活人必然要受影響,可惜小子你的算盤落空了,我這副身軀早就死了,還哪裏來的神智讓你侵蝕。”他一眼就看出來我打的算盤主意。

我聽聞連忙想抽出七殺朝後撤去,可是七殺彷彿被他的手臂粘住了一般,無論我怎麼動彈也無法抽出來。

他伸出另一隻空閒的手,中指和拇指緊扣在一起,手臂上的紋絡開始快速的竄動,我感到一股恐怖的氣息。

“砰!”

他憑空朝我彈了一下,空氣發出爆炸的巨響,我胸前感受到一陣疼痛,整個人不受控制的飛了出去。

我砸落到了地上,身體內的五臟六腑彷彿移動了位置。

“噗嗤。”

鮮血不受控制的從我嘴裏噴了出來,捂着胸前緩緩站了起來,他剛剛明明只是隔空彈了我一下,我查看了下傷口胸前的肋骨已經全部斷開,體內的內臟也流出不少鮮血。

這一刻我明白過來,在絕對的力量面前我毫無抵抗之力,但是這並不代表我就不再抵抗。

我直接控制異腦內的四個小人,這是我力量所能夠達到的巔峯,但是隻能維持片刻,並不能像三個那麼久。

身上的傷勢從受傷的那一刻,我的自愈能力就開始發揮了,加上控制四個小人力量,體內的傷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恢復。

面前這個小小的身影感受到我的氣勢開始上升,露出了一絲神祕的微笑,居高臨下的看着我,嘴裏蹦出了兩個字,“有趣。”

我並沒有理會他,而是直接控制氣壓在他身後狠狠的將他的身影拍落下來,地面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手指印。

我沒有就此收手,而是繼續的控制着一道道氣刃,朝他揮舞過去,頓時沙塵飛揚,把視線都給遮蔽住了。

我喘着粗氣,腦袋裏都是刺痛,精神力已經被我揮霍一空,我捂着腦袋落到地上,我並沒有期盼這樣能夠殺了他。

但是多多少少至少給他造成一些傷害,畢竟兔子逼急了還會咬人,就算我要死,也要把他咬下塊肉來。

我調整着急促的呼吸,等待着面前的沙塵停下,而然從蔽日遮天的沙塵中心,瀰漫出恐怖的氣勢,飄蕩在空中。

若是如今有其他的異獸在場,必然被嚇的屁滾尿流。

我屏住呼吸,驟然渾身緊繃,一臉不可思議的那種沙塵裏模糊的身影緩緩朝我走來。

他從沙塵中走了出來,身影清晰的站在了我的面前,只見他毫髮無損,就連身上的衣物都沒被破壞。

“啪啪啪。”

一邊還拍着手,奶聲奶氣的開口說道:“不錯,沒想到你居然是這股力量的繼承人。”

臉上露出的笑意,彷彿遇到了什麼有趣的事情一般。

我從內心深處深深的升起了絕望,明明四周一片空曠,但是我卻感覺到有一個無形的巨大牢籠將我籠罩其中,我無法逃脫。

此時我反而冷靜了下來。

“你究竟想怎麼樣?”我冷聲的說道。

面前這個神祕的存在明明具有碾壓我的能力,卻一直沒有殺死我,說明我對他還有利用的價值。

“哈哈哈,問的好,我想怎麼樣?哈哈哈!”他忽然止步,開始狂笑起來,原本稚嫩的臉龐變得扭曲起來,顯得恐怖異常。

我不禁被他的氣勢所嚇住,後退了幾步,心中升起了強烈的不安感,我感覺接下去所要發生的事情,即便我不死也是痛苦異常。

直見他消失在了原地,在原地留下來兩個深深的坑印,直接衝到了我的面前,我感受到一直有力的手掐住了我的脖子。

讓我絲毫不能動彈,也無法呼吸,彷彿只要我一動彈,立馬就會屍骨無存。

恐懼感彷彿千萬只螞蟻一般,緩緩爬上了我的身子,我整個人滿是雞皮疙瘩,只見他身上的紋絡開始流竄起來,全部匯聚到了他的手上。

“我不會讓你死的容器,相反我還會一直讓你或者,好好的成爲我的傀儡!畢竟你可是這股力量的繼承人。”說着紋絡開始從他手上流竄到了我的脖子上。


我伸手想要阻止,可是這些紋絡直接留到了我的手上,紋絡流竄過的地方讓我感覺彷彿有千萬個針在不斷都扎着我的皮膚。

“不……不……要。”求生的本能讓我好不容易說出了這幾個字,可是對他而言,彷彿沒有聽見一般,他沒有留手,整個紋絡開始轉移到了我的身上,當最後一點紋絡離開他的身體後,他的身體彷彿失去了支撐的力量,整個人癱瘓到了地上,皮膚開始枯燥起來,沒一會就變成了一堆灰,散落到了這片沙漠之中。


就在紋絡全部到我身上的時候,我身上的疼痛感頓時增長了數十倍,整個紋絡開始在我身上流竄起來。


流竄我的全身每一個角落。

這種痛苦的感覺,彷彿有千萬把刀把我的肉一片又一片的割了下來,疼痛感遠超我之前所受到的。

我瞪大了眼睛,因爲沒有他的手臂在掐着我的脖子,我整個身子倒在了沙子當中,不少沙子跌進了我的喉嚨,可是如今我沒有空理這些,因爲疼痛感已經疼的我沒有空在意這些東西。

我整個人蜷縮了起來,疼痛感不斷衝擊着我的神經,企圖打破我最後一道防線。

此時我異腦內的七個小人瞬間不樂意了,他們本就是我體內的住戶,而如今居然有其他的住戶住進了我的體內,這讓他們十分不滿。 頓時他們周身瀰漫起了血光,這黑紅色的紋絡也感受到了有人在挑戰它一般,蜷縮成一團,朝着我的異腦襲來。

七個小人一直以來十分高傲,能夠讓他們主動先動的事物還真不太有,當這黑紅色的紋絡進入異腦區域的時候。

他們身上的血光頓時大漲,彷彿在警告着這黑色的紋絡。

而我腦海裏忽然響起了之前的聲音,正是這個稚嫩的聲音,他開口說道:“生前我比不過你,如今你我都死了,我還不相信我比不過你這個繼承人!”

聲音有些竭嘶底裏,變得十分瘋狂,說着這團黑紅色的紋絡開始朝着七個小人衝了上去。

而這七個小人面露兇色,彷彿狼虎一般,絲毫沒有懼怕,直接朝着黑紅色的紋絡衝了上去。

黑紅色的紋絡被圍在了中間但是並沒有膽怯,而是朝着其中一名衝上前去,另外六名紛紛衝上來,開始撕咬這個黑紅色的紋絡。


場面兇險萬分,逐漸的我異腦內的七個小人居然開始被壓制住了,流露出了幾分敗意,但是他們並沒有後退,而是聚集在了一起,開始融合起來,周身形成了一片血紅色的保護罩。

黑紅色的紋絡見狀不妙,朝着他們衝了過去,可是卻被外面的保護罩給彈開了。

而然此時愣住原地,什麼也做不了,由於黑紅色的紋絡不在我身體內流竄,所以我身上也感受不到疼痛了。

但是看着我腦海內的戰鬥,看的我觸目驚心,生怕對我的腦海造成了什麼不可逆轉的傷害。

此時七個小人已經完成了融合,體積只大了一半,但是不在是之前惡魔般的模樣,甚至身上也不是血紅色,而是變得潔白無瑕。

只有雙目變成了紅色的眼珠,透露出來的目光十分不善,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惹的茬。


他衝上前去,一把抓住黑紅色的紋絡,連給他反應的機會都沒有,一把抓在手裏就要往嘴裏塞。

而然此時我的腦海裏傳出來一陣笑聲,“你以爲這麼多年來我沒有改變嗎?我苟活了那麼久,這一次同歸於盡了,我要讓你的傳承斷滅。”

說罷這個黑紅色的紋絡開始膨脹了起來,開始吞噬周圍的一切。

由七個小人合成的人也發覺不妙想要後退,但是卻被纏上了動彈不得,他開始吞噬一切,吞噬着這個小人。

但是卻看到了這個小人人性化的笑容,彷彿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直接一團濃郁的血紅色從他身上開始擴散,將這膨脹的紋絡圍了起來,隨後開始壓縮起來。

“不!你都死了那麼多年!怎麼可能還有這麼強大的力量。”這個奶聲奶氣的聲音當中充滿了恐懼,彷彿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一幕。

逐漸的這紋絡被一團血紅色的液體給包裹住,無法再動彈,我彷彿看見這個白色小人朝我笑了一下,正想用意識跟他溝通,他那血紅色的液體就被紋絡給破除。

此時的紋絡發了狂一般,破除束縛以後變成了一個小小的球,狠狠的砸向了雪白色的小人,沒入他的體內。

只見雪白色小人被砸中的地方開始逐漸變成了黑紅色,隨後整個身子變成了黑紅色,上一個還是雪白色的,下一秒整個神智變成了黑紅色。

但是他絲毫沒有慌張,而是轉過頭來朝着我笑了一下,嘴角動了動,我看着他的嘴脣,彷彿在說沒事。

隨後黑紅色的小人又變成了七個小人,但是原本的血紅色也變成了黑紅色,我的腦海感到一陣劇痛,未能承受住,直接昏迷了過去。

……

當我再次醒來的時候,感覺腦袋中彷彿被針扎過一樣,我顧不得疼痛,連忙查看自己身體的情況。

胸口處有一個黑紅色的印記,恐怕是那個紋絡所留下的,身上到時沒留下什麼傷勢。

而我的腦海當中,那原本的七個小人都變成了黑紅色,無論我怎麼催動都毫無反應,我皺起了眉頭,雖說我最終活了下來,可是這紋絡弄的我異腦中的七個小人無法調動,也就無法爲我再加持力量。

這對我而言損失了許多的戰鬥力,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開這黑紅色的紋絡,再看看胸前這留下的紋絡,不知道對我的身體十分有什麼害處。

而且我的腦海經過小人和紋絡這麼異腦,變得千瘡百孔,我的精神力極難調動,這相當於我的異能也極難運轉。

雖說還能夠使用異能,可是我無法發揮之前的威力,大概剩餘能夠發揮的力量十不存一。

這對我而言反而是個噩耗,看着自己千瘡百孔的腦海,我束手無策,身上的傷勢自愈能力能夠恢復,可是腦海內的傷勢自愈能力根本毫無辦法。

我根本不知道該如何才能恢復自己腦海內的傷勢,原本想進這一片異空間挖掘自己的異能潛能,可是到頭來反而弄得自己渾身都是傷,甚至戰鬥力下降了許多。

而且我心中如今留了許多困惑,之前這黑紅色的紋絡究竟是什麼東西,彷彿肉身就是他的容器,而他還口口聲聲說我是更好的容器,難道夏萊也是他的容器之一?

而且他好像彷彿知道這七個小人的來歷,彷彿與我身上這股力量天生就是仇家,一個又一個的問題圍繞在我心中。

看着胸前的紋絡,我不知道這紋絡在我身上究竟有何用處,是否哪一天會爆發對我造成什麼不好的影響。

正當我在憂慮這些的時候,危險感用上我的心頭,我眉頭一挑,正要想往常一樣召喚七殺,可惜在我昏迷之前,七殺就沒有被我收進異腦當中,自然是落了空。

我緊繃着全身,往上一躍,而然這一躍,遠遠高出往日的高度,只感覺身上的紋路開始往身體各個方向鋪滿,整個人頓時充滿了力量。

腳下的沙子直接形成了一個直徑幾千米的大坑,而剛纔要偷襲我的異獸也顯出了身形,正是之前的那幾只蠍子。 在我跳起的時候,給地面傳遞了一股巨大的力量,這股力量直接將這些蠍子給震飛出去。

我低頭看了自己自己的身體,更剛纔那個人一樣雙手雙腳個有一條黑紅色的紋絡,但是在我身上,這個紋絡變得比之前紅一些,也是我沒有發現的。

我對自己身體的力量感到不可思議,這可僅僅只是我肉身上的力量,沒有動用一點其他力量。

隨後剛剛那一腳的力量退散下去,我的身子開始往下掉落,看到地面那些蠍子,剛剛被我震出來的時候滿臉都是迷茫,如今看我掉落下來,開始欣喜起來,彷彿吃定了我一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