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了過去,一瞧,只見一株綠‘色’的植物長在這窪地的正中央,植物高越半米左右,形狀燈心草杆爲圓柱形,淡黃‘色’聚傘‘花’序從距植株頂端約5-20釐米處生出,而此處就是莖的末端,其上段實際上是苞片,宛如莖桿狀直立延伸,因此‘花’序是假側生。

我走了過去,一瞧,只見一株綠‘色’的植物長在這窪地的正中央,植物高越半米左右,形狀燈心草杆爲圓柱形,淡黃‘色’聚傘‘花’序從距植株頂端約5-20釐米處生出,而此處就是莖的末端,其上段實際上是苞片,宛如莖桿狀直立延伸,因此‘花’序是假側生。

這種種樣子來看,這的確是一株龍鬚草,正是韓穎體內‘陰’氣所需的那四種‘藥’材之一,我看到後,不免心裏有些興奮,沒想到在這裏能找到龍鬚草。

我走進,細看之下,剛纔那分欣喜和興奮的情緒便被失落代替,因爲這株龍鬚草上並沒有結出紅‘色’的果實,清水寺方丈給我的圖冊上面清楚地寫到,龍鬚草百年以上則結紅果,到死放落,反之則不到。

好不容易找到了一棵龍鬚草,但是卻不是百年龍鬚草,難免讓我失落,心裏對這次找百年龍鬚草和百年雨‘花’木更多了一份沉重。

雖然龍鬚草不是百年的,但是也說不準它就是九十九年,或許在等一年便能結果,雖然這種可能微乎其微,但是現在我也不能放棄。

所以我直接把這株龍鬚草連根挖了出來,‘交’個雲月,讓她把這株種在‘玉’佩空間裏面。

雲月似乎看出了我的臉上不太好,接過去龍鬚草之後,便對我問道:

“張野,怎麼了?難道這株草‘藥’不是我們要尋找的草‘藥’之一?”

我搖搖頭說道:

“是,但是它年份不夠。”

“哦,這樣啊,不過你也別太灰心了,咱纔剛來這峨眉山就找到了一株,雖然年份不夠,但是這下倒證明了峨眉山上有這些草‘藥’的事實,所以你應該打起‘精’神來,這峨眉山這麼大,我們時間也充裕,肯定能找的到的。”

我聽了雲月的話後,心裏多少好受了一些,笑着對她說道:

“雲月,你真好。”

雲月聽了我的話後,臉上一紅,低頭說道:

“我去幫你種下這株‘藥’材去。”

“好,你順便看看老牛怎麼樣了,他要是疼的忍不住了,你就告訴我,要是他能忍住,你就別去打擾她。”我對雲月說道。

“嗯。”雲月答應了一聲,便帶着龍鬚草回到‘玉’佩空間裏面去了。

妹妹戴小珍這時好奇的看着我問道:

“你剛纔一個人自言自語的跟誰說話?”

我聽到她的話後,這才明白,雲月比沒有讓她們看到她,便解釋道:

“我們捉鬼人之間的‘交’流方式,對了,它們那些鬼還沒有沒別的寶貝?”我有些不死心的對眼前的這姐妹倆問道。

“應該沒有了,我們就知道這一個。”戴小麗對我說道。

我聽了她倆的話後,擺了擺手說道:

“行了,你們去外面等我,我自己再轉轉。”我現在還是不死心。

姐妹倆聽到我這麼說,都走了出來,留下我一個人呆在這不打的地方里面。

我先把這十多平方米的地面翻了個底朝天,就連石縫和山體縫隙裏面都不放過,還是一無所獲,之後我又在這山‘洞’裏面找了個遍,除了一些人的白骨之外,依舊什麼都沒找到。

豪門寵婚:老婆,從了吧! 沒辦法只好放棄,我走到那姐妹所在的地方,坐在她們對面,把‘玉’佩拿出來,閉上眼御氣朝着‘玉’佩空間裏面看去。

只見雲月正在拿出一些壓縮罐頭給白靈鼠和小熊吃呢,老牛則是在一旁疼的一直在草地的打滾,雲月幾次都想過去,但是都忍住了。

老牛的臉上雙手現在都冒出了黑‘色’的粘稠液體,就和我上次一樣,估計再有個一兩個小時他也就差不多了,看來老牛是沒什麼事了。

我見此後,便鬆開手裏的‘玉’佩,睜開雙眼。

坐在我對面的姐妹兩個見我睜開雙眼之後,想問我什麼,但又停下不說。

我見此後,直接問道:

“你們想問我什麼?”

戴小麗聽到我的話後,這才說道:

“我們就想問問你,咱什麼時候走,而且我看你們身上也沒帶什麼裝備,咱現在是在峨眉什山裏面,了無人煙,要是空着手的話,咱肯定走不出去。”

“這就不用你們‘操’心了,我能進來就能出去,我們暫時還不打算回去,要在這峨眉深山待上一段時間,我可以給你倆指一條路,也會給你們充足的食物和水,不過你們能不能走出去,就得靠你們自己了。”我看着她們姐妹倆說道。

姐妹倆聽了我的話後,臉上都是一驚:

“我們兩個‘女’孩子怎麼可能走得出這深山?就算知道方向也肯定會‘迷’路的。”

“對啊,我和我姐姐出‘門’去有時候都‘迷’路,你幫幫我們。”她倆說話的時候,帶着微微的哭腔。

我聽了她倆的話後,也覺得我這樣做有些太不地道了,雖然她們伺候那些鬼,但是也沒做什麼壞事,而且她們在我們剛進來的時候一個勁的勸我們離開,可見她們心底也是善良的。

“行了,等我朋友出來再想辦法,實在不行,我先把你們送出這峨眉深山,我再回來。” 傲嬌總裁無下限:強寵99次 我說道。

“謝謝你,我們姐妹倆個會記住你一輩子的。”姐妹倆聽到我的話後,臉上都是一喜。

我並沒有再說話,看了看手錶,現在已經是凌晨一點多了,難怪有些倦意。

“你們想睡覺就去睡覺,有什麼事兒明天再說。”我對那姐妹倆說道。

姐妹倆聽到我的話後,都點點頭,在附近找來一些乾草鋪在石臺上,然後她們給我這裏鋪上了一些,之後便躺下睡去,看來她們這一年多,多半都是這樣度過的。

想到這裏,我對她們更多出了一份同情。

就在我準備盤坐練氣的時候,突然聽到在前面的山縫之外,有什麼聲音。我聽到後,忙聚氣到雙耳,仔細聽了我過去,是人的腳步聲,而且還不是一個人! ?

我聽到外面的腳步聲之後,忙站了起來,走到前面的山縫前看着外面,只見外面走來兩個人,因爲光線太暗,倒是看不清楚他們的樣貌。

“我說青蛇堂主,您怎麼知道他們一定就在這山縫當中?”其中一個男子的聲音傳了過來。

“現在跟你說你也不明白,行了先別說話了,走路輕兒點,省的被他們給提前發現。”另外一個人說道,從聲音判斷,絕對是五行邪教的那個青蛇堂主任‘玉’柔。

我聽到後,這才知道,果然和我猜測的沒錯,他們又找來了。

真是‘陰’魂不散,老子不找你麻煩,她還沒完沒了,我想到這裏就氣就不打一處來,暗下決心,這次可不能讓她給跑了,非得讓她有來無回。

之後我便躲在山縫出口旁,身子儘量靠緊石壁,呼吸放輕,以防被發現,準備來個出其不意,直接偷襲,打他們個措手不及!

這青蛇任‘玉’柔明知道她自己根本不是我和老牛的對手,但是還敢找上來,定是有備而來,所以我才決定直接偷襲,跟他們這種人沒必要講什麼規矩。

隨着外面兩人的腳步聲越來越越清晰,越來越近,我直接閉住了呼吸,這來之不易的大好機會我也不想錯過。

知道他們兩個的身影從山縫之中走出了後,我忙聚氣朝着其中一個人的肋下打去,因爲四周視線太暗,我也看不清那個人是不是任‘玉’柔。

右手狠狠地擊在那個人的肋下後,隨着“咔嚓”一聲肋骨斷裂的聲音後,便傳來一個男人的慘叫聲。

就在那個男人被我打趴下的時候,在一旁的任‘玉’柔反應倒也迅速,自己跳到一旁與我拉開距離,還沒等我靠前,任‘玉’柔便從揹包裏拿出了一張黑‘色’的符紙貼在了自己的丹田處。

嘴裏也快速的念動咒語:

“四時五行,青赤白黃。

太乙爲師,日月爲光。

禹步治道,蚩尤避兵。”

我見此也不敢貿然上前,生怕她是故意給的‘露’出這麼大的漏‘洞’,只得先在原地靜觀其變。

當然,我也趁這個空檔,打開了龍紋紅眼,然後把‘玉’佩空間裏的龍紋劍給拿了出來。

很多人都見過道家咒語,但是並不明白其中的含義,其實這咒語,也叫咒詞、神咒、視咒、明咒、咒訣、口訣、訣、禁咒、真言、密語,等等等等……

而咒語的詞義的艱深及莫名的神怪的不可解釋‘性’及神祕‘性’,所以孫起名教我的時候,我學的繞口的很,但是你一旦背熟之後,便不容易忘記,幾乎就是張口就來。

再一個咒語很注重節奏‘性’,即多在字數、音節、長短、快慢方面具有一定的規律,目的都只有一個,加強施法者術法的能力,還有就是能在鬥法的時候,給對手造成一定的心理壓力。

任‘玉’柔快速的唸完咒語之後,在她身上那張黑‘色’符紙突然閃現出一些黑‘色’的煙霧圍繞着她全身,接着從她手結出一個手印,直接她身前的那一絲絲黑氣全部聚集了起來,接着形成了一套巨大的黑蛇,黑蛇的身上還帶有點點的星光,整個蛇身盤繞在她身上,蛇頭上的那雙發亮地黑眼死死地盯着我,帶着一股寒意。

這他孃的又是什麼邪術?我看到這一幕後,心理不免有些犯怵,這五行邪教還真難纏。

“張鬼師,你知道我這是什麼道術嗎?”任‘玉’柔突然看着我問道。

“我特麼管你什麼道術,你的斷‘腿’好了?今天老子就再給你廢了。”我看着任‘玉’柔冷冷地說道,對於這種一直想置我和老牛死地的‘女’人我是一點兒都不會手下留情,只要讓我逮到機會,直接就要了她的命!

任‘玉’柔聽了我的話之後,看着我重重地嘆了一口氣,說道:

“唉!你怎麼就這麼固執呢?其實我們根本沒有必要拼個你死我活的,魚死網破什麼意思你不會不懂吧?我們教主雖然被你給打碎‘肉’身,但是他也‘交’代於我們,對於你和你的那個朋友,隨時都可以來我們五行教……”

“我呸!我特麼眼瞎了去那!告訴你,除非你們五行邪教把我給‘弄’死,否則只要我張野活着一天,我就跟你們沒完,你們教主無論藏在哪裏,我都會把他給找出來,然後親手宰了他!”我打斷了任‘玉’柔那噁心人的話後,看着她說道。

“你這又是何必呢?我們五行教主雖然把你的‘女’人害死了,但是你也同樣把他的‘肉’身打碎,這和殺了他一次根本沒有區別,所以以前的事情咱就當過去了,而且只要你來我們五行教我保證你一輩子榮華富貴,你想想現在像我們這些真正懂得道術人太少了,所以只要我們聯合在一起,再把教徒數量給發展起來,到時候整個華夏落在我們幾人手裏也都不是問題,到時候,金錢、權利、‘女’人,你要什麼沒有?。”任‘玉’柔用一口極具‘誘’‘惑’‘性’的語氣對我說道。

“我去你的!你們真特麼沒點兒數了,還整個華夏落在你們手裏,別特麼整天做白日夢了!泱泱華夏,高人層出,你以爲國家手下真的沒有懂道之士的高人?鼠目寸光!別說那麼多廢話,爺爺我沒空陪你囉嗦,趕緊給我受死!”我說完後,也懶得和她口水,直接御氣朝着她跑了過去,揮劍便刺。

任‘玉’柔見我朝着她衝了過去,也不慌‘亂’,相反嘴角還微微‘露’出一絲邪笑。

我見此後,心知有詐,就在我剛想轉移方向,從側面下手的時候,在我腳下的石縫之中突然一直黑‘色’的巨手破石而出,一把抓死死地住了我的腳腕。

我見此後,用力擡‘腿’,紋絲不動,我忙用龍紋劍劃破手指,血滴劍身後,用喚醒的龍紋劍朝着腳下的那隻黑手就砍了下去,因爲我怕誤傷到自己的腳腕,所以用力並不大。

龍紋劍剛剛接觸到那黑手,它便如同觸電一般,忙鬆開手,一下子鑽回了地底。

就在這時,我突然感覺到身子左邊有股惡風襲來,我顧不上看,直接御氣跳到一旁躲閃,落地之後,我照着剛纔所待的地方望去,直接那條纏繞在任‘玉’柔身上的黑蛇不知道在什麼時候跑到我身旁偷襲我。

哼!既然你那麼着急想死我就成全你!想到這裏我忙朝着那條黑蛇衝了過去,揮起手裏的龍紋劍朝着那蛇身的七寸處就砍了下去。直接那條黑‘色’的蛇見我朝着砍來,也不躲閃,一動不動的呆在原地等着我的龍紋劍砍下,看到這一幕後,我雖然心知有詐,事出反常即爲妖!但是現在的情況對我來說即使知道陷阱也得往下跳,所以我並沒有停頓,朝着那黑蛇的七寸之處就砍了下去! ?

龍紋劍的劍身剛接觸到那條黑蛇的身上,那黑蛇身子便直接被切成兩段,斷掉的兩節蛇身都掉在地上,掙扎了一會兒後,便一動不動。【燃^文^書庫】【】

就這麼被解決了?不至於吧?我看着地上那條黑色的斷蛇相當的疑惑,當下也留了一份心。

經過這一打鬥,倒是把一旁正在睡覺的戴曉珍、戴小麗姐妹倆給吵醒了,她們兩個從乾草堆上面坐起來後,其中戴曉珍帶着一臉不解看着對面的任玉柔向我問道:

“大哥,她就是你說的那個在山下面等你們的朋友嗎?”

兩地夫妻 我搖搖頭,沒有說話。

而任玉柔則是看了她們姐妹倆一眼後,雙眼中帶着一絲輕虐,對我笑着說道:

“咯咯……哎呦,我還真沒看出來,在我面前裝得那叫一個像啊,我還一直以爲你是的正人君子,沒想到你也這麼風流成性?不過……這姐妹倆倒是挺漂亮。”

我聽到任玉柔這陰陽怪氣的語調後,忙罵道:

“我去你個兔子的!別跟我說沒用的廢話!你還有什麼本事儘管來!別特麼婆婆媽媽的!”

任玉柔聽後並沒有生氣,反而帶着一種複雜的神色對我說道:

“你要知道,跟我們五行教作對絕對沒有好下場,而且這個世界馬上就要大變天了,所以我們最好選擇合作,我們需要你這樣的高手,但是你同樣也會需要我們五行教。”

“大變天?什麼意思?”我同樣看着她問道,其它的我沒在意,不過任玉柔這句大變天,讓我心裏多了一份擔憂。

“不妨跟你直說了,這個世界陰陽顛倒的越來越厲害,早晚會大變天的,到那時候,要死的人太多了,所以我們才極力的想與你們合作。”任玉柔說道。

“陰陽顛倒?你這話什麼意思?”我看着任玉柔問道,我現在倒是不急於要她命,想多套出一些話來。

任玉柔輕聲一笑,說道:

“呵,這你都不知道?還虧你是鬼師呢,這麼告訴你,這世界分爲陰陽兩界,當然天也分白晝黑夜,白晝爲陽,黑夜爲陰,人屬陽,鬼屬陰。所謂陰陽的平衡就是屬陽的人活動在白晝,屬陰的鬼活動在黑夜,只有這樣互不干涉、打擾,人鬼才能共處一世,陰陽兩界纔會平衡,但是現在的人們,夜生活越來越頻繁,本來不屬於人的黑夜,也慢慢地佔去,白天是人的專屬,黑夜同樣也是,那鬼怎能嚥下這口氣?所以用不了多久,這世界就會大變天了。”

我聽了我任玉柔說的話,雖然我和她立場不同,但是她剛纔所說的話,我也是認同的,現在人類何止佔用的鬼的黑夜?侵佔野生動物的家園,各種違法殺虐和捕獵,打破野生動物的生態鏈,使地球上很多動物瀕臨滅絕甚至已經滅絕,而過度放牧牲畜又使草原退化,出現荒漠化現象。

過度開採地球有限資源,使得石油、天然氣和煤等大量資源枯竭,最多還能維持幾十年,而即使是這樣,大多數人還是盲不知覺,毫不節省。

越想越發現自己有些跑題,我剛想問問任玉柔這大變天是怎麼個變法的時候,任玉柔便又開口說道:

“你見我食人肉,卻不知道我恨的就是這打破人世間各種平衡的人,這陰陽兩界的平衡被打破是早晚的事情,不光是人佔用的鬼魂的黑夜,還有活人對死人的祭拜!”任玉柔說道這裏語氣加重了幾分,我看的出她的臉上帶着怒意。

“祭拜?祭拜怎麼會打破陰陽兩界的平衡?”我對任玉柔問道。

任玉柔繼續說道:

“你要知道,咱中華民族是禮儀之邦,從來注重對祖先的祭奠追思。記得以前我家春節祭祖時上面的橫批就是“木本水源”“慎宗追遠”,即不忘祖先之意。以前我奶奶那一輩剛好趕到文革期間,那時候破四舊,反迷信,誰還敢上墳燒紙?市上也沒有燒紙可買,但是我奶奶每到清明便去買小學生訂本子用的白紙,然後用木頭刻成銅錢樣的鑿子,用小榔頭一下一下在紙上打,打好紙之後,便帶着我去墳上偷偷地燒給親人。

可是你在看看現在,祭祀用品成了商家賺錢的工具,每到清明和鬼節,滿街的燒紙,而且很有些現代商品意味,燒紙都成沓成捆。而且很多人都是敷衍了事,買幾捆印出來的值錢燒了就算完事,人在,心卻沒在,誠意更沒在,個個臉上通紅,有說有笑,就好像在完成一個任務而已,並非是去祭奠祖先。燒掉那麼多“錢”是否真能使離去的親人在陰間過富足日子?無法得知,不過有句話叫“心誠則靈”,意到心到,可是那些去燒紙的人心意真的到了嗎?”

我聽了任玉柔我的話後,不自主的點了點頭,心想她說的的確有些道理,還有一些人祭拜祖先的時候,燒過去花花綠綠的美元、港幣,大面值的,一張就是數億,加上大小不一的黃燦燦的金元寶,如果陰間真有銀行的話,他們也得自愧財力不足,甘心倒閉。

當然,這陰間到底用不用紙錢?用的話又是流通那種紙錢?這些我也不清楚,不過等有時候見到白無常的時候,得向她問個清楚。

雖然這些問題的確讓人頭痛,但是也不是我一個人就能改變的,所以我看着任玉柔繼續問道:

“行了,說了這麼多,我就想知道,你口中的那大變天到底是怎麼個變法?”

“生靈塗炭。”任玉柔看着我平靜地說出了這四個讓我內心不能平靜的字。

“生靈塗炭?”我重複了一句。

“對,我知道你現在恨不得先把我殺之而後快,所以我說的那些話你可能不會相信,但是你靜下心裏仔細想想,便知道我是否在騙你了。”任玉柔以爲我不相信她的話。

“那你知不知道,大約在什麼時候開始變天,也就是陰間兩界開始徹底失去平衡?”我看着任玉柔問道。本站網址:,請多多支持本站! ?

“具體時間我也不知道,不過只要有千年之鬼出現,用它體內的千年陰氣擾亂這天地八字的福運,升起峚峞星羣,五行偏奇,陰陽便會出現極度的不平衡,到那時,這個世界便會變天,很多人便會開始走黴運,天災**不斷,瘟疫疾病四起。【燃^文^書庫】【】”任玉柔想也沒想便對我解釋道。

我聽了她的話之後,心中暗自吃驚!“千年之鬼出現?難道指的是被困在樓蘭古墓裏面的那個樓蘭女王?!”想到這裏,我心裏便下定決心,絕不能讓她從那古墓裏逃出來,現在當務之急便是先救韓穎,之後再去清水寺找青竹方丈商量對策,一定要把那千年女鬼給除掉。

無論付出什麼代價。

“怎麼樣?你可考慮好了?現在的局勢我也和你說清楚了,只要你和我們五行教合作,你就是我們五行教的副教主,享受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待遇。”任玉柔見我一直不說話,還因爲我在考慮是不是要加入他們,所以便開出了更加誘惑人的條件。

可惜,她卻找錯了人。

“別他媽跟我廢話,要我加入可以,除非你們全都死了。”我看着任玉柔冷冷地說道。

“你的意思是不同意了?”任玉柔看向我的眼神也變得尖銳了起來。

我沒有回答她的話,而是暗暗聚氣到雙手,準備突然發起進攻,對於這種人,即使她說出個花來,也改變不了她食人的事實,藉口再多,也改變不了我想除掉他們五行邪教的決心。

就在這個時候,我眼角的餘光突然發現那條剛纔被我斬斷成兩截的蛇竟然不見了!

這一我朝着四周的地上打量了一圈,依舊沒有看到那兩段被我斬斷的蛇身!

糟糕!中計了!

想到這裏我忙御氣從原地跳出去,我身形剛起來,在我腳下的地面上猛然地躥出了一隻黑手大手,一把抓住了我的左腿,然後我便趕緊從那之手上傳來了一股巨力,直接把我拉回到原地。

還沒等我有所反應,我便感覺身後有一股惡風襲來,來不及多想,我忙雙腿用力前蹬,整個身子直接爬在了地上。

我身子剛剛趴在了地上,便趕緊後背之上有什麼東西擦着我的衣服躥了過去,我忙擡頭看去,果然是剛纔那條被龍紋劍給斬斷的黑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