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夏樂下決心,一定要在夏雨取得合法的陰間身份前,將她尋回,就算是在酆都城明搶,也要把夏雨給搶回去!

所以,夏樂下決心,一定要在夏雨取得合法的陰間身份前,將她尋回,就算是在酆都城明搶,也要把夏雨給搶回去!

就這樣,夏樂一路上陰沉着臉埋頭趕路,而武妄見夏樂不說話,自然是明白他心情不好,也就不好開口了。

倒是花詩雨,見夏樂陰沉的樣子,好意的提醒道:“夏前輩,現在大約只過了三天多點的時間而已,我們至少還有接近四天時間,夏前輩一定要冷靜啊!況且,就算是找不到……”

“谷主放心吧,我自有分寸。”夏樂隨口打斷了花詩雨,他哪能不知道,花詩雨是怕自己心急之下闖出不必要的禍端來?

花詩雨只好暗自嘆了一口氣,閉上了嘴巴。

冥婚有約:兇猛鬼夫別追我 ,等他們養好體力,便會一口氣來到第七站,而第七站則比前幾站要特殊,這一站只是過渡用的,來到這裏的生魂只要經過這第七站,再往前走幾步,就直接到達第八站——酆都城了。

饒是夏樂三人速度要比普通的陰兵和生魂快上不少,但三人還是用了接近一天的時間,才終於達到了陰間的第七站——迷魂殿。

在路上,因爲很少碰到陰兵和生魂的緣故,三人便又吃了一頓飯,只是攜帶的飯少,便就委屈了三人,這些天來,也都只吃了兩頓,雖然三人的臉色都不太好看,但因爲有夏雨這個目標支撐着,精神上還勉強能過的去。

只是一路走來,夏樂三人原本還期盼着能在路上遇見夏雨,可一直到了這第七站,都沒有見到夏雨魂魄的影子,三人的心情也越來越差了起來。

在路上又耽擱了一天,留給三人的時間已經越來越少了,如果在三天之內,還找不到夏雨的話,那就只能加快速度原路返回,再次回到萬心堂,去找花飄零重新想辦法了,而夏雨在陽間的那一魂一魄,也會被黑白無常來親自勾走。

夏樂怎麼也想不通,按照正常時間來算,就算夏雨已經離開野鬼村,那她此時也應該在去迷魂殿的路上,可偏偏自己一路走來,當真是沒有遇到她。

難道……陰間高層知道自己會下地府來救夏雨,已經親自將她的魂魄收留起來了麼?

可是,自己三人是通過萬心堂的入口才來到陰間的,陰間的高層又怎能得知呢?況且,就算是它們知道自己是來救夏雨回去的,至少也應該放出話來讓三人知道這個消息啊!

但是,這一路走來,陰兵們還真把自己三人當成上仙了,顯然是沒有收到高層的任何命令!

那麼,這麼說的話,陰間的高層就肯定不知道自己三人已經來到地府了!如果知道的話,恐怕早就在路上派兵前來攔截了——笑話,陰曹地府豈是陽間凡人說闖就能闖的?況且,還能一路順風順水的走到酆都城?

所以,夏樂在思前想後之後便確定,陰間的高層顯然是不知道自己前來,而找不到夏雨魂魄的原因,他就怎麼想也想不通了!

或許,押送夏雨魂魄的陰兵已經察覺出夏雨缺少一魂一魄,所以路上不敢耽擱,趕緊進入酆都城做出彙報吧?

就這樣,帶着無數念頭,三人終於踏上了迷魂殿,不過,與其說是一個殿堂,倒不如說這一站只是一個涼亭,亭內正有一口深井正冒着滾滾泉水,來到這裏的生魂,心中的怨氣早已所剩無幾,一個個不用陰兵的催促,都井然有序的排隊等待飲水。

夏樂知道,這泉眼裏冒出來的水名叫迷魂水,飲下此水的生魂,便失去了在陽間撒謊的能力,等到了十殿閻王的審訊,纔會口出真言,如實稟報在陽間犯下的重重罪行。

路過泉眼的時候,夏樂忽然心中一動,停下了腳步,不顧武妄和花詩雨疑惑的眼神,往泉眼處走了過去。

而正在排隊飲水的生魂看到三個滿身色彩的人向自己這邊走來,頓時讓開了一片空間,雖然這些生魂不知道眼前的三人究竟是什麼,但看三人滿身色彩,在這沒有顏色的陰間格外突出,也就知道三人必定不是普通的鬼魂。

在一旁監看生魂飲水的陰兵頓時愣在了原地,它們雖然知道眼前滿是色彩的三人是上仙,但卻沒想到方纔經過的他們,此時又折返向自己這邊走來,一時間,陰兵們心中都忐忑不已,不禁想到:自己是不是哪裏得罪了上仙,這纔將三位上仙引了過來?

夏樂可不管這些傢伙們在想什麼,徑自走到泉眼邊上,蹲在那裏,看着泉眼微微出神,想是思考着什麼一般。

而武妄和花詩雨不明所以,根本不清楚夏樂在做什麼,眼見他蹲在地上發呆,花詩雨的心中不免有些着急:自己三人只有三天的時間尋找夏雨的魂魄了,他到底在想什麼,難道他不明白少一點時間就少一點機會嗎?

但周圍滿是陰兵和生魂,花詩雨也不好當面催促夏樂,只好給他使了幾個眼色,希望他能看見自己,可是,花詩雨很快就失望了,因爲他非但沒有看自己一眼,反而怔怔的望着泉水出神。

與花詩雨不同,武妄雖然也想盡快找到夏雨,不過他卻多了一份心思,看着夏樂對着泉水發呆,他不由得也來了一絲興致。

因爲,這一路上,就連空氣中都凝結不出一滴水,而這裏,卻有一口滾滾泉水不斷的往外流淌着,能不讓他好奇嗎?

與武妄相比,夏樂卻跟他又想的不同了,他聽李強說過,這迷魂水只要喝下去一點,便會口吐真言,所以方纔經過迷魂殿的時候,夏樂心中一動,立即想到,若是等自己返回陽間,將這種泉水給陽間的人喝下,那他們還能不能說謊呢? 而武妄和花詩雨也看到了這個小女鬼,花詩雨只看了一眼,便嘖嘖稱奇道:“咦,這小女鬼居然是變身體質,真是難得呀!”

“變身體質?”

夏樂眉毛一挑,他知道,所謂變身體質只有陽間的人才能擁有,譬如漠荷,雖然她自己還不知道能變成什麼,不過夏樂卻在跟任遊的閒談中已經瞭解,而此時,花詩雨只是看這個小女鬼一眼,居然開口說她是變身體質,當即夏樂就奇怪的問道:“怎麼?她不是鬼魂嗎?怎麼還會有變身體質呢?”

“這夏少俠就沒能猜到嗎?”

武妄眼中也是一亮,顯然是對此有些瞭解,他看了一眼身旁的花詩雨,客氣道:“是花谷主給夏少俠解惑呢,還是我來呢?”

“趕緊說吧,別讓來讓去的了。”還沒等花詩雨開口,夏樂心中微動,就趕緊催促了一句。

“好吧。”

武妄見花詩雨沒有阻止的意思,便開口說道:“夏少俠,難道你忘了那個陰兵李強所的說的過話了嗎?”

“你是說……”夏樂心中一動:“你是說,這小女鬼生在陽世的時候就有變身體質,而死後魂歸地府,卻連着變身的體質也帶來了?”

“不錯,夏少俠真是聰明!”武妄毫不吝嗇的笑了笑。

“武護法真是過獎了。”夏樂趕緊自己有些哭笑不得:“可是,這變身是跟體質有關的吧?這小女鬼在陽間的肉身明明已經入土,這鬼體,恐怕也是到了這酆都城纔得到的吧?”

“她應該是特殊變身體質,這跟修煉的功法有關,卻與肉體沒有多少關係、”花詩雨目光閃動,似乎在考慮着什麼。

“別猜了,咱們問問她不就得到答案了嘛!”說着,夏樂帶着兩人就朝這伏在地上的小女鬼走了過去,他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緒,用盡量柔和的語氣對小女鬼道:“小妹妹,告訴哥哥,爲什麼那些鬼魂都遠遠的躲着你呀?”

眼見這個小女鬼大約有六七歲的年紀,稱呼十七歲的夏樂一句哥哥,倒也說的過去。

“我可以叫你哥哥嗎?”聽到夏樂的聲音,小女鬼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擡起了小小的腦袋,眨巴着一雙大眼睛,天真的瞪着夏樂。

可是,在她擡起頭的一瞬間,夏樂三人着實嚇了一跳!

不因爲其他,只因爲這個小女鬼瞳孔的顏色!

李強曾經介紹過,陰間的鬼體分爲“黑鬼、紫鬼、紅鬼和白鬼”四個境界,黑鬼相當於陽間初窺的層次,紫鬼對應的就是小成層次,紅鬼對應的是駕輕期的高手,而白鬼對應的卻是貫通期的宗師!

這小女鬼一擡起頭,三人登時便發現,她那雙天真的大眼睛裏,滿是猩紅的色彩!

三人都知道,雖然小女鬼的眼珠是猩紅顏色的,但有了紅的顏色,說明她至少已經到了駕輕的層次!而猩紅,或許是剛剛從紫鬼突破,摻雜了一絲紫的顏色才導致的。

讓三人驚訝的是,這樣的一個小孩子,居然是駕輕期的高手!同時,三人也隱約的明白了那些普通的鬼魂爲何會害怕她的原因了。

酆都城但凡是有些能力的鬼體,全被陰間的ZF給招攬了過去,而這小女孩,雖然是紅鬼高手,但卻因爲年齡和心智的不成熟,只能在酆都城內等待陰壽的過完才能轉世投胎。

夏樂忽然想起,方纔花詩雨和武妄都說小女鬼是變身體質,那麼她的變身體質到底是什麼呢?

“當然可以了。”經過短暫的震驚,夏樂儘量讓自己的語氣更加柔和,面對一個紅鬼,雖然只是小女孩,但他卻不敢掉以輕心:“告訴哥哥,那些普通的鬼魂這麼害怕你,是不是你經常欺負它們呀?”

夏樂說完這句話,不禁感覺有些好笑,若干成年人(鬼),居然長期被一個小女孩(鬼)欺負,這話說了出去,恐怕會笑掉所有人的大牙,但若是那些人知道小女孩是駕輕期的高手,恐怕立馬就會閉上自己嘲笑的嘴巴。

“我沒有欺負它們呀,我在等爸爸。”小女鬼眼中有些委屈:“爸爸走了以後,就留下我自己一個人了,我出去找爸爸的時候,它們那些人卻阻攔着我,不讓我出去,我一着急,就出手把它們全都殺了……”

殺了?夏樂不禁倒吸一口冷氣,陰間的鬼魂們雖然是“不死之身”,可是,被這小女鬼殺了一次,再想要凝結出鬼體來,就要經受許多痛苦的折磨了,而這個小女鬼雖然年紀很小,但她卻輕易的說出“殺了”這個詞,而說這句話的時候,情緒上沒有帶着一絲害怕,顯然是對殺人已經很感到是很平常的事情了。

她爸爸究竟是誰?居然有這麼一個冷血的女兒,而且,這個女兒小小的年紀就被**到駕輕期,恐怕她爸爸的實力已經到達了靈體的境界了吧?

可是,她說的“爸爸走了”是什麼意思?

難道是轉世投胎了?

想到這裏,夏樂忽然覺得有些心疼,這個做父親的怎麼能這麼狠心呢,自己去轉世投胎,卻留下自己的女兒在陰間不管不問。

然而,夏樂卻不知道,一個鬼體在陰間過完自己的陰壽,無論在陰間的實力或者是地位有多強大,必須都要轉世投胎!而這個小女鬼的父親,恐怕是已經過完了陰壽,轉世投胎去了,而這個小女鬼,顯然還是沒有過完自己的陰壽,所以,只能留在這酆都城內繼續等待。

夏樂心疼之下,立即彎腰將小女鬼從地上抱起,讓她坐在自己的手臂上,看着小女鬼粉嫩的面龐,還有猩紅的眼睛裏那股掩飾不住的委屈和不解,心中不禁升起一股暖流。

“你爸爸一定是轉世投胎了吧?”夏樂看着小女鬼,溫和的微笑道:“你呢?你爲什麼不跟你爸爸一起去轉世投胎?”

“閻王大人說我不到走的日子。他還告訴我,讓我在酆都城裏安心的住下,爸爸還會回來找我的。”說着,小女鬼睜大了眼睛看着一旁的武妄和花詩雨,嫩聲嫩氣道:“你們是不是我的爸爸媽媽?你們是不是來找我了?”

小女鬼強烈思親之下貿然說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雖說童言無忌,但這話卻還是讓武妄和花詩雨面色尷尬,他們兩人根本卻沒想到,居然有一天會被人說成是一對夫妻,並且還有了孩子。

“他們可不是你的爸爸媽媽。”夏樂暗笑之下不禁趕緊替兩人解圍,並且轉移話題道:“你叫什麼名字呢? 腹黑女的愛情大作戰 ?你說出來,哥哥說不定會去幫你尋找哦。”

“真的嗎?”小女鬼先是一臉失望,不過聽到夏樂的最後一句話,眼中卻再次燃燒起了希望,她瞪着一對天真的大眼睛,滿臉期待的看着夏樂,道:“我叫乾默默,我爸爸叫乾勢天,可惜我從來沒有見過我的媽媽,哥哥你認識我爸爸嗎?”


乾默默此話一出口,夏樂還好,可是武妄和花詩雨一瞬間猶如遭受重擊一般!

花詩雨已經說不出話來,臉色慘白的怔在原地。

而武妄卻滿臉驚駭,眼裏滿是難以置信的指着乾默默,吃驚道:“你……你是說……你的父親是乾……乾勢天?” “是呀!”

乾默默聽到武妄出聲,立即滿臉期待的望着他,道:“叔叔,您認識我爸爸嗎?他現在在哪裏?默默真是好想他呀……”

乾默默稚嫩的聲音中包含着無盡期待,讓夏樂聽上去不由得有些心酸。

“別…別。”

武妄有些手足無措道:“您可別叫我叔叔,我可不敢當,不過我卻不認識你的父親,只是久仰大名……”

武妄的臉色尷尬,甚至緊張的說起話來都有些口吃了。

夏樂表面上雖然還算鎮定,但心中卻是極爲震驚,在他心中,武妄一向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無論做什麼事,都像是極有把握一般,況且,他乃是貫通中期的頂級高手,怎麼會只是聽到一個名字,就如此失態了?

“武護法,這乾勢天究竟是什麼人?怎麼會讓你……”當即,夏樂便疑惑道,他後面是想說“怎麼會讓你如此失態”,但考慮的武妄的面子,他還是沒有說出來。


“原來你也不認識爸爸呀……”乾默默的眼中明顯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夏少俠。”

武妄心中很是鬱悶,本來以他的實力,本就足以笑傲江湖,可是,近段時間卻不知道是走了什麼暈到,老是遇到比自己要強的人,花飄零是如此,而這位乾勢天更是如此。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平復了一下震驚的心情,看了一眼乾默默,又咽了一口吐沫,才道:“說起來這與夏少俠也頗有淵源,乾默默小姐口中的乾勢天,正是夏少俠所在的五行宗內的五行仙人,我對五行仙人也是極是仰慕,唉,卻沒想到,這一代英雄豪傑卻早已魂歸地府,並且轉世投胎了……”

“什麼?”

這次輪到夏樂失態了,他滿眼都是震驚之色,不由得失聲叫了一聲,他雖然曾在無名小山的祖師堂中見過他師祖五行仙人的牌位,但喬淵曾對他說過,五行仙人並沒有死去,然而事實好像並沒有那麼簡單,自己卻機緣巧合之下在陰間見到了自己師祖的女兒,並且得知五行仙人已經轉世投胎的消息,怎能不讓他震驚呢!

震驚之下,一瞬間,他忽然想起,任遊曾告訴自己,五行仙人當年曾把那一代的百花谷谷主娶進了門下,而乾默默的母親,恐怕應該就是那一代的百花谷谷主了!

但乾默默卻說從未見過自己的母親,可是,算算時間,五行仙人若是被人害死的,那麼,那一代的百花谷谷主也肯定與自己的師祖年紀不相上下,而如今,自己的五位師父都已年近中年,這麼算的話,自己的這位祖師母恐怕至少已經到了古稀之年吧……

就算是沒死,也應該快要步入黃土了吧……

“我想問花谷主一個問題。”夏樂穩定住自己的情緒,鄭重對花詩雨道:“我曾聽說師祖當年曾娶了貴派當時的谷主作爲妻子,我只想知道,這位當年的谷主,此時還尚在人間嗎?”

夏樂本以爲自己的師祖還在人間,只不過是潛修了起來,卻沒想到五行仙人早已轉世投胎了,而乾默默身爲自己師祖的女兒,自己至少有義務得知自己這位祖師母是否還活着的消息,而花詩雨,卻正好是百花谷的當代谷主,夏樂知道,身爲谷主,自然是比派中的其他弟子知道的要多的多了……

“夏前輩,乾小姐。”花詩雨雖然面色還有些慘白,不過已經恢復了鎮定的狀態,而後,她深深吸了一口氣,才緩緩道:“乾小姐的母親的確尚在人世,不過,卻因爲諸多原因,請恕詩雨無法透露更多了。”

“媽媽在哪呀?”不等夏樂接話,乾默默已經瞪着一雙大眼睛向花詩雨看去:“她爲什麼不來看看我呢?”

乾默默雖然在地府生活了這麼多年,但心性卻還停留在六七歲的年紀上,一點都沒有發生變化。

“花谷主。”夏樂嘆了一口氣:“我也很想知道,師祖的女兒還活在人間的時候,師祖母爲何從來沒有去看過她的女兒呢?”

其實,夏樂還有一句話沒有說出口,就是“爲什麼她會這麼狠心呢?”,不過,他知道,這句話說出來太不合適,也就沒有說出口,只不過,心中卻是這麼想的。

“唉。”花詩雨幽幽嘆了一聲,先是看了乾默默一眼,又把目光轉到了夏樂的身上,這才幽幽道:“其中牽扯太多,詩雨雖然知道一點,但卻並不能說出口,還請夏少俠和乾小姐諒解……”

“好吧。”夏樂應了一聲,花詩雨不說,他也拿她沒辦法,只好安慰懷中的乾默默道:“呃,乾小姐……”

夏樂忽然感覺有些尷尬,要是論輩分算起來,這個乾默默就是自己五位師父那個級別的,那自己至少應該稱她爲師叔了……

可是乾默默顯然不懂這些,見夏樂叫自己,不由得天真回道:“哥哥,怎麼啦?”

“呃……”頓了一下,夏樂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才繼續道:“你放心,等我回去之後,我一定會努力尋找你爸爸的,你有什麼話想轉告他嗎?一旦找到五行仙人,我一定會轉告他的。”

“謝謝哥哥。”乾默默沒有着急先說出自己的心願,而是先感謝夏樂,才接着道:“如果哥哥能找到我爸爸,就告訴他,默默好想他呀,他什麼時候才能來看看默默……”


頓了一下,乾默默的眼中突然滿是失落,才繼續道:“默默那次殺了很多鬼魂,閻王大人已經不允許我轉世投胎了,可是,那些我也不在乎,我只想能再次見到爸爸……”

“我會的,如果我能找到的話。”夏樂嘆了一口氣,對乾默默保證道。他這一次並沒有對她的稱呼感到尷尬,因爲,在這一刻,他心中對乾默默卻更加心疼了,一個小小的女孩子孤苦伶仃的守在酆都城,就是爲了能再次看到她的父親一眼……怎能不叫人心疼呢?

而花詩雨和武妄聽到這番話,臉上也浮現出一絲惋惜的神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