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奇在一旁嘿嘿笑道:“那有什麼,這麼強悍的男人多幾個媳婦怕什麼!”二人一搭一唱顯然是在暗暗損人!也只有克羅還算是個老實人的微笑着站在一旁不語!

扎奇在一旁嘿嘿笑道:“那有什麼,這麼強悍的男人多幾個媳婦怕什麼!”二人一搭一唱顯然是在暗暗損人!也只有克羅還算是個老實人的微笑着站在一旁不語!

卡爾薩斯沒好氣的瞪了他們一眼道:“不要把我說的像個怕媳婦的花花公子似的!”說着對一旁幾乎將頭埋在自己飽滿的胸口的女子道:“你的這項特殊的能力還有人知道嗎?對了還不知道怎麼稱呼?”

“沒有別人知道,我叫緦莉卡美!”女子搖搖頭道;“特殊能力?你們倆在說什麼?”瑪斯也終於聽出了一絲端倪道。

卡爾薩斯似乎想到什麼的邪魅一笑道:“以後你們就不要在緦莉卡美面前說什麼悄悄話了!”如此說來只要他把緦莉卡美帶在身邊就可以說帶了一個‘竊聽器’!

瑪斯三人恍然的看了緦莉卡美一眼,道:“她能聽到靈力傳音?!”卡爾薩斯呵呵輕笑道:“這對咱們現在的情況可是有很大的幫助,當然這要緦莉卡美同意做‘竊聽器’纔可以;你們知道的我從不會強迫人!”

瑪斯三人齊齊的‘切’了一聲!卡爾薩斯邪魅一笑這纔對緦莉卡美優雅的介紹道:“你可以叫我卡爾薩斯!不知道天使是否同意我的提議呢?”

“那、那是不是要一直跟在你身邊……?”緦莉卡美諾諾的道,低着的頭讓人看不出她現在的表情!

卡爾薩斯暗暗的打量了一下她的修爲,有些意外的是對方竟然有着天王神的修爲;想了一下道:“如果你願意也可以!”帶着她的話,無論是營救文韻還是對戰神王也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緦莉卡美輕輕頜首道:“那好吧!”瑪斯三人有些怪異的看了二人一眼;卡爾薩斯呵呵輕笑道:“也好,不然你這唯一的天使行走在我們中間會很麻煩!”這樣天真可愛的女子讓人興不起一絲褻瀆的想法,只能讓人生出無限憐惜的意念! 銀河之中不時的閃現着靈力對撞的斑斕色彩,讓着本就美麗的景色平添一絲旖旎的韻味;如果不是事先知道的話,真的很難讓人想象那美麗背後隱藏着的生命的隕落與轉變!

緦莉卡美清澈的雙眸之中明顯的閃過一絲不忍,道:“難道真的不能不打麼?”卡爾薩斯微微一笑道:“這便是生命的悲哀,有生命便有爭鬥;這也是人的本性!如果我說現在撤手,那他們會同樣罷手嗎?”

“所以統一了,至少會有很長一段時間的和平!”克羅在一旁接話道!卡爾薩斯突然發現原來大家都已經長大了,不再是那個學院中爲了能更早吃到午餐而瘋狂奔跑的青年!

緦莉卡美雖然單純,但那並不代表她不聰明;卡爾薩斯的言語她又怎麼會不明白呢?只是天性的善良讓她不忍血腥的殺戮而已!

卡爾薩斯帶着發自心底的微笑看了看瑪斯三人道:“先不要提升自己的修爲了,穩固的靠着自己一點點修煉來的才牢靠!”他看得出三人這麼短的時間突破到神靈士大多是藉助了外力的!

雖然血族的修煉藉助外力並不會出現太大的問題,可是那終究沒有自己修煉來的踏實!

瑪斯嘿嘿笑道:“誰讓你小子修爲那麼高了呢,放心吧我們有分寸!”自從離開晶靈大陸之後,他們三人就一直在潛心修煉,爲的就是能與卡爾薩斯之間縮小差距,這樣他們也能更多的幫助血族辦事!

卡爾薩斯微笑頜首,有時候真摯的朋友之情不必太多的言語;只要心裏知道對方在默默地支持與付出那就足夠了!

輕輕的向前一步,卡爾薩斯猛然的放出這個空間所能承受的自身最大限度靈力;紅色的靈力如同水波一般四散開來,可以清晰的看到在他方圓百丈的範圍內,空間屏障佈滿了細密的裂痕!

這時一個充滿威嚴的聲音出現在這個銀河之中所有修士的耳旁;“放下你們的抵抗吧,神之國度不過是藉此機會剷除你們這些對他們來說‘異心’的人而已;而投入我們的懷抱,我可以給你們永遠的和平!驅趕虛僞的正義,掃平真正的邪惡……”

卡爾薩斯再一次的開始了他的‘惡魔’學說,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銀河之中的光點少了許多;能修煉到如此的境界又有哪個人會是傻子呢?

與此同時所有隱藏的墮落天使全部出動,鋪天蓋地的如同蝗蟲一般向前推進;單單兩個宇宙通用時日,當卡爾薩斯覺得是時候收手時,已經推進到了三十五個銀河!

宇宙中集結了數以千萬的墮落天使以及星冥族後,卡爾薩斯豪氣萬丈的下達了擴散滲透的命令;一時間正如魔王曾經所說,‘瘟疫’已經在神之國度大舉蔓延開來!

而這時卡爾薩斯也得到消息,地獄國度竟然開始了大規模的反擊;此刻正與血族、部分墮落天使族對峙深入地獄國度二十銀河的地界!

相對於神之國度境內的魔族(三族統稱)勢力,那邊要弱小得多;所以卡爾薩斯快速的聚集了這邊三分之一,五百萬的墮落天使趕過去幫忙!

當然,地獄國度內的對峙主要還是因爲洛奇下達了命令,不許魔族以硬頂硬的與地獄國度爭鬥;畢竟現在的魔族就算所有實力加起來也不是一個地獄國度的對手!

而這時卡爾薩斯也終於感受到了兩面開戰的弊端,如果不是魔族所有人都具有的血繼;恐怕現在早就被雙方的夾擊消滅了!

神王殿,原本滿面慈祥與和藹的老神王自從血族出現,臉色就沒有再好過!此刻聽着手下的報告,臉色更是陰沉的彷彿能滴下水來!

“該死的,你是說剛要進行收網的時候血族突然‘散了’!”一向溫雅的神王竟是讓人大跌眼鏡的說了一句粗口,可想而之其憤怒已經到了什麼程度!

這時依舊是那胖胖的滿臉之上始終帶着笑意的男子上前道:“他們倒是狡猾得很,神王大人,血族一定是想分散開來進行滲透攻擊;爲今之計咱們只有命令所有手下向回趕,爭取在神殿四周形成一個滴水不漏的防護圈!”

“那樣豈不是太過被動了嗎?”神王思考一下道;他也知道要不是自己有些貪功,相處掉更多的手下也就不會錯過最佳收網的時機了!

胖子搖頭一笑道:“不然,在咱們克服不了血族的血繼問題,這就是最好的選擇;不然只要血族不與咱們硬拼,他們就能繞開路直取神王殿!”


說着細小的眼中閃過一絲精光,繼續道:“據前面傳來的消息稱,血族已經分一部分實力去對付地獄國度了;而地獄國度的大舉反撲必然遭到重創,只要咱們將人手回收就可以最大限度的保持實力!失去的星空並不算什麼,只要得到機會咱們可以瞬間奪回來,而且還有可能趁着地獄國度受創的時機得到更多!”

神王想了一下這才贊同的點了點頭,道:“一切就教給你辦吧,攻克血繼問題的研究怎麼樣了?”“屬下找了一顆科技發達的星球,讓那裏的科學家正在日夜工作的研究;相信要不了多久就可以攻克這個制勝性的問題了!”胖子笑着回答道。

神王點了點頭道:“一定要保護好那些凡人科學家,時間已經不容許咱們重新研究了;只要攻克血繼的問題,血族的威脅根本算不得什麼!”

說着似乎想到什麼的難得流露出笑意道:“也好,就讓地獄國度嘗試一下血繼的厲害;這樣等咱們攻克血繼,是血族的末日也同樣是地獄國度的末日!”那笑容中竟是有些陰險的意味!

“對了,聖女情況怎麼樣?”沉靜片刻神王突然問道;“沒什麼異常,除了顯得有些憂鬱少言外一切正常!”胖子回答道。

神王點了點頭,面上不由得再次恢復了虛僞的祥和道:“一定要看好她,也許咱們最後的成敗還要靠她呢!”

胖子微微皺眉道:“神王大人,難道您真的要用聖女來開啓那個禁術嗎?”“萬不得已的時候吧!不然你以爲我爲什麼拼命找聖女傳人!”神王虛僞的感嘆道,只是那眼中毫不掩飾的陰狠證明着那個禁術一經發動恐怕所謂的聖女就不一定能活的成了吧!

胖子看了看坐在寶座一言不發的神王,眼中卻是流露出真正的不忍……! 魔王殿,陰柔的魔王彷彿萬年寒冰雕像一般坐在高高的寶座上;一股壓抑的氣息至使下方恭敬的站着的一襲手下大氣都不敢出一聲!

良久,魔王方纔開口道:“你是說卡爾薩斯又派來五百萬高級墮落天使?!”一名面色白皙英俊的男子上前一步道:“是的,那些本來弱小的血族勢力自從得到這五百萬墮落天使的支持,已經開始了小規模的反擊!”

“不過他們依舊是不與咱們面對面的戰鬥,如此一來由於血繼的關係咱們的人已經開始以更快的速度被轉化了!”男子有些擔心的繼續道。

“我不是給你分派了五百親衛嗎?”魔王面色有些不太好的道;“面對不斷偷襲的血族我只好將魔王大人的五百親衛分開來鎮守;可是如此一來那血族竟然集中實力偷襲一處,您的五百親衛爲此已經損失了近百名了!”男子有些忐忑的道。

魔王眼神一凜,不過瞬間便又恢復正常;只是那聲音更加的陰冷道:“我會再派給你一千親衛,對方除了他們的王根本就沒有一個高手;如果你還不能把他們逼出地獄國度,你就可以不用回來了!”

男子欲言又止,不過終究是沒有說什麼,應了一聲退了出去!他是很想說,損失的那些魔王親衛大多成爲了血族下次偷襲的主力,可是看着魔王那陰沉的面容,他也只有自己想辦法應付了!

對照來看,對付血繼這一點上神之國度要比地獄國度高明的多;有的時候避其鋒芒,專心尋找破解之法然後再極具反擊,還真的很有可能改變結局!

平靜的星空自護因爲惡魔三族的到來而變得混亂不堪;原本的平衡被打破必然預示着戰爭的開始!最後的結局是迎來長久的和平還是更加的不堪?這一刻三方都卯足了勁爭做永久和平的使者!

與瑪斯三人小聚片刻,卡爾薩斯便帶着隨身‘竊聽器’緦莉卡美向着神王殿的方向趕去!地獄國度那邊的情況他並不擔心,如今他就是要趁着神之國度內己方良好的勢頭一舉拿下神之國度,當然還要救下淪爲傀儡聖女的文韻!

“竊……緦莉卡美,你的這種截聽別人靈力傳音的能力是天生的嗎?”卡爾薩斯看着身邊的可愛女子道;一順嘴好懸沒叫出‘竊聽器’來!

不過顯然緦莉卡美聽出了一絲端倪,輕輕的嗔了一眼道:“當然不是,這是我師父傳給我的祕法;是他老人家祖上流傳下來的小靈術!”

卡爾薩斯略顯尷尬的點了點頭,一邊進行着空間跳躍一邊思忖道:“祖上流傳這種類型的靈術,難道……偷窺狂?”當然既然是祖上流傳下來的,他就不會有學的意思了!

緦莉卡美哪裏知道卡爾薩斯的想法,繼續解釋道:“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靈力傳音就算是再高修爲的人也是會在空間中留下細微的震動的;而我的這個靈術就是憑藉着那輕微的震動,與自身靈力結合從而模擬出同樣的震動使自己聽到而已!”

這個卡爾薩斯明白,說白了就像收音機波段攔截;這對修飾來說雖然是個小靈術,可是這卻需要施術者極其細膩的心思才能準確的攔截靈力傳音!

卡爾薩斯自認還沒有那麼縝密的心思,微微一笑道:“了不起的發明!”創造就是如此,往往大的創造很容易出現,可是一些微觀的創造就很難了!

所以卡爾薩斯的這一句讚賞的話是發自內心的!

“可惜師傅他老人家去世了,不然還有好多類似的小靈術我都沒來得及學!”緦莉卡美神情有些黯然的道。

卡爾薩斯完全一副對妹妹的表情,輕輕的拍了一下那小小的腦袋道:“生死不過有些人生命中的註定而已,你可以把它想象成另一種形式生命的開始!那樣就不會感覺到傷心了!”

“可是你不是剛剛說過,人的生命失去了就失去了,沒有什麼靈魂永生的概念!”緦莉卡美果真心思細膩,剛剛卡爾薩斯對手下的演講內容她還記得一清二楚!

“呃……這個,我有說過嗎?”卡爾薩斯語塞之下只好眨眼一笑矢口否認!

“我就知道你的長篇大論不過是欺騙你的手下!”緦莉卡美撇撇嘴道;“也許吧,不過你們口中的真神至少沒人見過;而生命終結後的歸宿是轉變形態還是消散,誰又說得清楚呢?”卡爾薩斯有些感嘆的道。

這一次緦莉卡美卻是贊同的點點頭,笑道:“所以對於那所謂的真神,起初的時候我就沒怎麼相信!”似乎是與卡爾薩斯熟絡起來,少了羞澀的可愛,卻是多出了燦爛的天真!

卡爾薩斯會心的笑了笑,道:“這次去神王殿,咱們很有可能會被神之國度收縮的包圍圈困在裏面;如果遇到危險你就假裝不認識我就可以了,還真是慶幸沒有讓你成爲墮落天使的樣子!”

“你是說我膽小怕死嗎?”緦莉卡美有些生氣的道;卡爾薩斯知道她是誤會了,忙道:“當然不是,我的意思是這樣他們就不會爲難你了;而我就算是遇到再強的對手都有信心突圍出去!”這個世界能攔得住他的還真的少見了!


“這還差不多,脫身了記得來找我哦!”緦莉卡美甜甜一笑道,那語氣似乎頗帶幾許撒嬌的意味!

卡爾薩斯微笑頜首,揮手空間跳躍的距離都是他在這個空間所能達到的最大距離;如此焦急的趕路他爲的就是趕在神之國度收攏防禦圈之前潛進神王殿附近!

經過一天的空間跳躍,在緦莉卡美的指引下二人終於趕在防禦圈形成之前出現在了距離神王殿不願的一座凡人城市之中!

一切正如卡爾薩斯所想的一樣,路途之中有一段距離他可以明顯的感覺到修士密度的增加;顯然那是爲了防禦血族進攻而形成的‘人牆’形態的防護!

“還是‘神輝城’這裏的氣息好,雖然我不喜歡這裏的口中張嘴閉嘴都是‘神’的;可是不得不說這裏有着祥和的氣息!”緦莉卡美看着眼前那寫金髮碧眼的凡人笑道。

虛僞的祥和,將一切骯髒都埋於夜晚!這倒是與‘地球’西方有些國家相似!卡爾薩斯重新的掛上那迷人的邪魅笑意。

神王殿的位置並沒有像魔王殿那樣處在地理條件十分險惡的黑洞之間;相反的也許是宣揚神的光輝普照世人,神王殿就坐落在離這座凡人城市不遠的一處峽谷之中!

“緦莉卡美,你對這裏應該很熟吧!”卡爾薩斯突然發覺自己有些無從下手,總不能讓他以最原始的辦法,趁着夜黑風高潛進神王殿吧!

“是很熟啊,不過神王殿就不熟了;對了你叫我美美好了,不覺得我的名字有些饒舌嗎?”緦莉卡美嘻嘻一笑道。

卡爾薩斯不客氣的翻個白眼,自己就是要去神王殿;她這不等於白說嗎?!然而這時美美卻轉而笑道:“不過我倒是有個辦法也許能進去神王殿也說不定哦!”

“逗我?!快說出來……!”卡爾薩斯裝出一副惡狠狠的樣子道;和這麼一個天真可愛的天使在一起,他的心似乎也年輕了許多! “你要是請我吃頓飯我就告訴你!”美美嘻嘻一笑道;也許在她的意識裏已經把卡爾薩斯當作哥哥一般的人物了吧!

而天真的好處就是容易相信別人!不過說道請吃飯,卡爾薩斯不得不苦澀一笑道:“你看我像是有錢人嗎?全身上下就只剩下這個了!”

說着自他那除了十大聖器、中山裝以外空蕩蕩的儲物空間裏拿出一塊綠色的礦石;這就是當初他與紮琦兒一同在冥府星系裏尋找靈玉石時無意間發現的無名礦石了!

然而不成想,美美乍一看下不由得驚呼一聲慌忙的抓住卡爾薩斯的手將礦石遮掩住;同時似乎很是緊張的看了看四周發現沒有人注意,這才鬆了口氣小聲道:“收起來,到客棧裏跟你解釋!”

卡爾薩斯雖然有些莫名其妙,不過還是按她說的收起了礦石向最近的客棧走去;當然這裏凡人用的金錢美美還是有不少的,只是當二人開出一個房間由美美付錢的時候,那客棧的老闆明顯對卡爾薩斯流露出鄙夷的目光!

男人的尊嚴是不容挑釁的!不過在無奈的情況下卡爾薩斯還是忍了!


房間不錯,典型的中世紀歐洲風格;不過那一張大牀險些佔據了房間的二分之一!

隨便的看了一眼房間,卡爾薩斯徑直的坐到一旁的椅子上道:“現在你可以說那是什麼了吧,看你緊張的樣子那似乎是這裏人很忌諱的東西!”

美美沒好氣的瞪了一眼,小心翼翼的揮手在房間佈置一個結界;這才坐到牀邊開口道:“你真的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那你是從那裏得來的?”

“無意中發現的啊,在一個荒涼的星球上!”卡爾薩斯如實回答道;對於緦莉卡美的天真純潔,他不想隱瞞什麼!

“這也可以啊,還真的不知道是你幸運還是不幸了!”美美似乎不太相信的道,不過她越是這麼說就越能引起卡爾薩斯的好奇!

然而看着他有些迫不及待的表情,美美‘撲哧兒’一笑也不再開玩笑了,道:“這個東西,也可以說礦石;名字叫做‘冥煞心石’,相信你聽到名字就知道它一定不是什麼好東西了!”

冥煞心石?!聽着怎麼有些耳熟?卡爾薩斯微微皺眉道:“它是做什麼用的?”一時間倒是忘了在哪裏聽過類似的稱呼了!

“其實這只是個傳說,不過有一次我有幸見到過一塊冥煞心石所以才認得;相傳冥煞心石本來不屬於這個世界,它是一個更高層次空間的珍貴產物!”

美美說着頓了一下繼續道:“而在那個世界的冥煞心石是十分珍貴的,是他們修煉的基礎!可是正是因爲珍貴,所以纔有了很多爲它出現的爭鬥!”

這個卡爾薩斯倒是能理解,這就是人類的劣性也可以說本性;爲了更好的生存而不斷爭奪的本性!

“而有一日他們其中的一人因爲受到追殺而誤闖進了這個世界,本來只要他隱匿起來就能躲過去的;可是他手中的一塊冥煞心石卻在那一刻發生了緩慢的異變!”

“異變?你不會說這東西在咱們這個世界能快速生長吧!”卡爾薩斯有些驚訝的道;這很好理解,想想當初他與紮琦兒發現這個所謂冥煞心石之時,那個星球似乎已經快被它佔滿了!

“你怎麼知道!啊!你不是說你發現冥煞心石的時候那裏有很多吧!”美美似乎比卡爾薩斯還要驚訝!

然而卡爾薩斯苦苦一笑,點點頭道:“還真的被你說對了!”美美驚訝過後卻也釋然了,既然冥煞心石能在這個世界加快生長,那卡爾薩斯所發現的不是一塊也就可以理解了!

整理下思路,美美繼續道:“由於冥煞心石異變的氣息,那人被隨後趕來的人殺死了;可是他卻用自己生命的最後力量將那塊冥煞心石封印不知道弄到哪裏去了!而殺掉他的那些人最後也因爲沒有找到而悻悻回去了!”

由此卡爾薩斯便可以知道冥煞心石的珍貴了,想想看爲了一塊冥煞心石而追殺這麼遠;而且那人竟然不是選擇用最後的力量逃跑而是讓對方得不到冥煞心石!顯然是懷着‘我得不到你也別想得到’的心思死去的!

美美繼續道:“可是他們又哪裏知道,當初那個人其實是將冥煞心石打碎了!”“打碎了?”卡爾薩斯疑惑的道。

美美點了點頭道:“那塊冥煞心石被他碎成幾塊後封印,散落在這個世界的一些角落;想必你發現的那處就是曾經隕落的一塊吧!”

“那他到底有什麼功用呢?不會只是修煉用吧!”卡爾薩斯想着那一星球的冥煞心石,不知道是笑還是該哭了,要是讓那羣傢伙知道不把這個世界弄翻天了纔怪!

其實緦莉卡美說的也不全對,當初那些人爭奪的不是冥煞心石,而是一塊冥煞心;不要看那隻差了一個字,冥煞心是要很多冥煞心石聚集在一起數以萬年後才能產生一塊的!這功效自然不一樣!

美美突然嘻嘻一笑一把搶過卡爾薩斯手心的冥煞心石,道:“當然還有別的功效,相傳吸收了一百萬塊冥煞心石就可以將人的身體烙印上聖心;而只有烙印上聖心的人才可能提升爲聖者的修爲!“

說着嘿嘿一笑道:“這塊我要了,積少成多嘛!雖然我不知道聖者是什麼修爲,不過聽起來一定很厲害的!”

她是不知道聖者,可卡爾薩斯卻很清楚;現在他的修爲就是文聖中期,只要越過文聖與下一層的武聖,那就是聖者修爲了,沒想到要到達聖者修爲還需要這種條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