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鬥起來,靈力落在沼澤里,難免濺起那些沼澤里的淤泥,被淤泥,尤其是這個散發著臭味的沼澤里的淤泥上身,九嬌覺得她一定會瘋的!

打鬥起來,靈力落在沼澤里,難免濺起那些沼澤里的淤泥,被淤泥,尤其是這個散發著臭味的沼澤里的淤泥上身,九嬌覺得她一定會瘋的!

不過,沼澤里的那些傢伙感受到這股威壓,卻不見退縮,反倒一個個浮上了沼澤,一雙雙灰褐色的眼裡充斥著興奮貪婪之色。

很明顯,九嬌身上傳出的王者血脈的特有的威壓並沒有逼退他們,反倒激起了它們的戰意,一個個的,都想吞了九嬌這個身具獸族王者血脈的九尾幽靈貓一族的幼崽。

見此,九嬌臉色一僵,微微眯起了眼:「源自血脈里對獸族血脈高貴族群的敬畏已經消失,只剩下了殘忍嗜殺和貪婪的yu望了嗎?」

夜翊抿著唇,伸出手指點了點黑霧:「應該,和這玩意兒有關。」

夜翊不懂煉丹,不會看毒,但他能察覺到危險,每每看見這黑霧,他心裡都會泛起極度的不安之色。

要不是進來之前服下了容華給的丹藥,他怕是一步都不會進來。

被稱之為戰狼的夜月天狼一族無所畏懼,但並不代表他們傻,明知道有危險而自己沒有辦法還會往上湊。

九嬌微微點頭,夜翊能感覺到的,她自然也能感覺到,獸族的直覺,就像是高階修士的靈覺,玄之又玄,準確率卻相當之高。

銀杉忍不住嘆氣:「現在重點不是這個,而是這些虎視眈眈的傢伙……瞧,它們進攻了!」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 第71章71打算

話音未落,原本只露出一雙雙灰褐色雙眼,身影在沼澤中若隱若現的『東西』一個個的都沖著容華幾個撲了上來。

容華將懷裡的君臨往肩頭一送,那把紫色長弓出現在手中,手腕反轉間射出三支箭羽,釘死三支撲上來的灰褐色靈獸。

卻原來,那靈獸都是一隻只五階灰鱷。

對夜翊他們來說,或者對獸族來說,他們本身就是最好的法寶,無論攻擊還是防禦,所以他們鮮少使用人類的法寶,畢竟,他們的肉身就能和法寶硬撼,法寶對他們來說,真真應了那句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再加上實力在那兒,五階靈獸,還是沒有血脈之力的普通靈獸,對於已經七階,血脈高貴的夜翊他們來說,對付這些五階灰鱷當真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

揮揮手,大片雷電風刃落下,便見一隻只灰鱷的屍體落回到沼澤里被其他灰鱷們一涌而上分食。

這場景看的九嬌不可思議:「它們,它們居然吃同類?」

要知道,獸族之中雖然族群眾多,彼此是天敵的族群也不在少數,但那好歹是同族不同種類啊,像是這種吃掉同族屍體的,這簡直讓九嬌不敢置信。

抿著唇,九嬌殺的更起勁了,他們獸族向來護短,同族之間尤甚,這種吃同族屍體的事情,她還是第一次見,以往就是聽說,都沒聽說過的。

這簡直踩在了九嬌的底線上。

容華也是忍不住蹙了蹙眉,不過還是阻止了九嬌繼續大殺特殺的舉動:「行了,我們的目的是穿過這片沼澤,而不是和這群灰鱷糾纏,打出一條通道,我們走。」

夜翊和銀杉點頭,九嬌也不情不願的點了頭。

四個同時出手,以一種在讓人看來絕對匪夷所思的速度在這群灰鱷中殺出一條血路。

雖然容華他們有三個七階靈獸,一個凝嬰修士,但他們卻是對上了一群灰鱷,雖然等階之間的差距是巨大的,但要像容華他們這樣,在一群五階靈獸中殺出來,而且明顯顯得輕鬆自在,舉重若輕,還是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衝出沼澤后,果然如天機閣的情報上所說,是一片荒野。

九嬌調整心情的能力無疑是強悍的,明明她剛才還在因為吞噬同類屍體的灰鱷感到不舒服,不久前還在因為沼澤看起來太臟,而想要勸導容華放棄混入魔域。

妻限99天:撒旦老公太霸道 但現在,已經算是進入魔域範圍。

九嬌果斷丟掉了之前的所有小糾結,興緻勃勃的問著容華:「飼主,最近的魔修城鎮在哪裡?」

其實容華去天機閣買魔域消息的時候有順便買下一份地圖,但很可惜,那宛如鬼畫符般的地圖,九嬌表示,她看不太懂。

容華點了點下巴:「西北方,十萬里。」

……

三個時辰后,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還是那片沼澤之外的荒野,因為並不急著趕路,所以容華們還沒有走出這片荒野。

九嬌坐在火堆旁,雙眼冒光的盯著容華手中轉動著的用樹枝插著,已經是金黃色,散發著香味的滋滋作響的幾隻烤雞,不停吞咽口水:「飼主,好了沒有啊?」

不管吃過多少回,飼主的手藝還是一如既往的讓獸忍不住垂涎三尺啊。

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容華看著她貪吃的樣子忍不住失笑:「再等等,馬上就好了。」

夜翊鄙夷的看了九嬌一眼,恰巧就被九嬌捕捉到了,她忍不住一聲冷哼:「看什麼看!別告訴我你就不想吃飼主做的東西!」

夜翊瞥了她一眼,面無表情:「想吃啊,但也不至於像你這麼一副餓死鬼投胎的樣子,瞧瞧你,口水都快留下來了,真是丟臉。」

九嬌就呵呵了:「你以為你擺出一張淡定的臉我就能當做沒聽見你吞口水的聲音?哼!你自己都忍不住,還有臉說我?」

夜翊的小臉黑了黑:「最起碼我沒像你一樣,擺出一副只要姐姐說好,立馬就能上手搶的樣子!」

九嬌磨了磨牙:「哼!有本事你身體別綳著啊,還不是打著飼主一說好,立馬上手搶的主意!」

「你……」

「你……」

無視都快打起來了的兩小,容華淡定的將剛烤好的烤雞先遞給銀杉一隻:「來,咱們先吃,就不管他們了,看他們倆的樣子,這一時半會兒的,也結束不了。」

還沒等銀杉接過來呢,糾纏在一起的夜翊和九嬌就分開來一人巴在容華一邊:「別介啊,姐姐,明明除了尊上,我們才是你最親近的,怎麼能先給銀杉那小子呢?」

九嬌連連點頭,小臉上全是委屈:「就是就是,飼主,你可不能胳膊肘往外拐啊。」

銀杉臉上顯出無奈之色,平常的時候都和他說什麼都是好兄弟,不分內外,結果,這會兒為了容華的烤雞,是打算『六親不認』了啊這是。

容華沒好氣的用另一隻手敲了敲夜翊和九嬌的小腦袋:「第一,除了阿臨,我最親近的是我爹爹和我哥哥,第二,誰的胳膊肘不是往外拐的,你往裡拐一個我看看。」

夜翊和九嬌的神色更加委屈。

容華哼了一聲:「行了行了,別裝了,那不是還有嗎?自個兒拿。」

容華仍是把手上的烤雞遞給銀杉。

夜翊和九嬌這會兒倒是不在意了,歡呼一聲,撲向了容華給他們留的烤雞。

等到吃完烤雞,夜翊和九嬌不由滿足的躺在地上抬頭看星空。

「等到了城外,你們就都先回雲闞仙府去。」這時,容華語氣淡淡的說道。

混沌界是秘密,在她有絕對的自保能力之前,她是不可能在沒有得到她全部信任的人之前說出來的,例如銀杉。

「為什麼啊!」突然被丟下這麼一個大雷,九嬌忍不住直接蹦了起來。

來魔域就是為了玩兒的,這會兒把他們都送雲闞仙府里去,這還怎麼玩啊。

容華托著下巴:「你們跟著我,目標太鮮明了,會被認出來的。」

「怎麼會?飼主你又沒來過魔域,怎麼可能會被魔修認出來?」九嬌不解。

夜翊可憐兮兮的看著容華:「姐姐,小翊不想回雲闞仙府。」

他想在外面玩啊。

容華嘆了口氣:「我是沒有來過魔域,但你們忘了嗎,托你們的福,我可是在大陸上大出名頭過,你們覺得,一直注意著外面的魔修會沒有我的情報?」

不是容華自戀,而是事實如此,以微末修為卻有三隻高階靈獸,怎麼可能不引人注目?

說起這個,九嬌不由有些小小的心虛,畢竟,給容華的名聲添磚加瓦,她可是大頭。

「而且,我還是天才榜上排第二的天才,怎麼可能不引人注目?」容華又嘆了口氣。

雖說普通魔修很大可能不知道她,但魔道中有探子在外的魔修勢力,總不可能也沒注意到她吧?

「哪有那麼巧就正好被發現的?當初的事都過了十幾二十多年了,他們也不一定會發現啊。」這話說的,夜翊有點心虛,畢竟,修鍊之人都可謂過目不忘的。

容華瞥他一眼:「你沒聽過嗎?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飼主你長那麼一張的臉,就是沒有我們跟著,也挺引人注目啊。」那麼一張燦如驕陽,皎若清月的臉,即使放在沒有醜人的修鍊之人中,也實屬絕色,怎麼可能沒人注意到?

所以就算沒有他們,暴露也是遲早的事,如果按飼主所說,她早就算是被魔修記名的人物。

九嬌一邊想,一邊對手指:「所以,把我們放在外面,你有危險的時候,我們還可以保護你啊。」

容華聳了聳肩:「嗯,你說的有道理。」

在九嬌和夜翊眼睛一亮的檔口,容華繼續說:「所以,為了我的安全,我決定把你們送回雲闞仙府以後,直接變裝成男人。」

煉器師的發明其實挺多,比如給防禦或者空間法寶上添加一個變性的能力。

品階越高,帶在身上越不容易被發現端倪。

容華之前就煉製了這麼一件具有變性能力的防禦戒指,是八階的。

啊,沒錯,容華的煉器,煉丹,畫符以及陣法都已經升到了八階。

渡劫以下包括渡劫都不能看透,而魔修和仙修一樣,像是渡劫和大乘這類強者,基本上,若無大事,一般是不出事的。

當然,要是容華倒霉,那就沒得說了。

聽了容華的話,夜翊和九嬌瞬間萎靡下來:「明明來魔域的提議還是我們說的,可到最後,我們……」

語氣是相當失落,他們在最後一搏,期待容華能夠一時心軟,同意他們就在外面。

可最後,也只看到容華嘴邊掛著的似笑非笑的弧度。

只能認命的低下頭,但神色卻相當沮喪。

見他們的樣子,容華心裡倒是軟了一軟:「好了好了,大不了我抽空也讓你們出來轉轉。」

夜翊和九嬌聞言,都忍不住笑了,面對已經下了決定的姐姐(飼主),能爭取到這這個小福利已經算很不錯了。

而且,他們也知道,抽空讓他們出來轉轉這件事,其實也挺冒險的。

九嬌偏了偏頭:「不如讓銀杉跟著飼主?雖然飼主也是凝嬰,偽裝之後,也沒必要繼續偽裝修為,但留著銀杉也好跑個腿不是?」

聞言,銀杉沒好氣:「感情在小九你的心裡我就是個跑腿的?還這麼直白的說出來,這也太讓我傷心了!」

九嬌認真的看了看他:「你傷心了?我還真沒看出來。」

見著銀杉沖她翻白眼,九嬌聳聳肩:「好吧好吧,其實你還是有重任的,你可要保護好飼主啊。」

「那還用你說!」

……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 第72章72他在哪

魔域共有十八城池,赤獄城是十八城池中最弱的,也是秩序最混亂的城池。

這一日,兩個容貌精緻俊秀的少年來到了赤獄城。

一少年手中抱著一隻白狐。

兩人就像是外出遊玩,不諳世事的大家公子。

走進城池的一瞬間,便有各種不懷好意的聲音落在兩人身上。

魔修的道向來肆意妄為,看中了什麼,直接搶回去便是。

顯然,這兩個少年如斯俊秀的容顏,被不少人盯上了。

不過他們倒也沒有輕舉妄動,肆意妄為並不代表他們就蠢,總得探探底才好動手,不然,招惹上惹不起的人那就麻煩了。

接下來,他們就不由慶幸自己沒有昏頭昏腦的衝出去。

因為這樣不加掩飾的邪惡目光,明顯讓兩位少年不悅。

其中一位少年當即不悅的冷哼一聲,目光中裹攜著強大的威壓掃視一圈。

當即,那些貪婪,好色等等各種目光都收斂了下去。

那威壓,是化神修士特有的威壓,這兩位,明顯是硬茬,得罪不起。

而觀其容貌,這少年,正是對發色眸色做過偽裝的銀杉,另一抱著白狐的少年,也不用說,肯定是容華。

容華目光同樣掃了掃,信手一指:「你,過來。」

窩在角落裡,衣衫破舊卻乾淨,臉上疤痕密布,目光冷漠如寒冰的少年一怔,慢吞吞的站起來走了過來。

「這位公子,你有什麼事?」衣衫破舊的少年身姿挺拔,背脊挺直,如同懸崖邊永不彎曲地松樹。

容華唇角微勾:「你可了解這赤獄城?」

其他人的目光或貪婪,或痴迷,或佔有……沒一個讓容華覺得舒服的,反倒這個毀了容貌的少年,目光雖然冷如千年寒冰,但到底沒有表現出什麼讓她不舒服的東西來。

至於他心裡怎麼想的,容華覺得,這個她管不著,只要別表現出來讓她看著不舒服的神情就行。

「公子想知道什麼?」那少年卻是反問,他眼底閃過一絲莫名的光,或許這就是他的機會……

銀杉看少年的樣子莫名不爽,直覺告訴他,這少年應該在心裡算計他和容華,於是銀杉雙臂環胸,嗤笑一聲:「聽你的話好像很自信啊,怎麼,難道我們想問什麼你都能答出來?」

少年看了銀杉一眼,容貌精緻清秀,氣質矜貴優雅,下巴微揚,眸光不屑,唇邊帶著三分諷笑……

少年記得,他曾經也有資本對別人露出這樣的神色,可後來……少年眸光暗了暗。

少年唇角微微勾了勾,露出一個笑容,但放在他刀疤密布的臉上顯得有些駭人:「問什麼答什麼這當然不可能,我只是個小小乞兒,怎麼可能什麼都知道呢。」

銀杉撇撇嘴,正想說些什麼,容華卻先開了口:「麻煩帶我們去城中最好的客棧,順便說說這城中的勢力分佈,謝謝。」

「十枚下品靈石。」少年看了容華一眼,眸光微閃。

容華是何修為,已經被廢了修為的少年根本就看不出來,準確的說,在這玄天大陸上,只要容華想,就沒人能看出她的真實修為。

但想也知道,能夠和一位化神修士相交,且明顯佔據主位的人,修為肯定低不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