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我的這份快餐給洛吧,就說是你多打的。”聶天明認真的說道。

“把我的這份快餐給洛吧,就說是你多打的。”聶天明認真的說道。

“那你?”王大柱不放心的看看聶天明咕咕叫的肚皮,聶天明則是捂了一下肚皮,笑道:“食堂的東西太難吃,我出去散散步。”

說完,聶天明往食堂外走去。

王大柱看着走出門外的聶天明,有些摸不着頭腦,走到了洛的旁邊,打了一聲招呼,“同學,你還,這個盒飯給你吃,你幫我吃完了她吧,這個盒飯我吃不完!”

洛冷冷的看了下那盒飯,冷冰冰的拒絕道:“我不吃,你留着自己吃。”

“可這是聶天明大哥讓我請你吃的。”劇情沒辦法照常下去,王大柱只好供出了實情。

“謝謝。”洛接過了盒飯,盯着盒飯笑了起來,但不到一秒那笑容又消失不見了,化爲冷冰冰的沒有半絲表情的面孔。

……

聶天明剛從食堂走沒多久,電話就響了起來。

“靠,誰在這個時候還打攪老子的心情!”聶天明不爽的叫了起來,拿出手機,劃開解鎖鍵,電話上顯示着“葉老頭”的備註。

“壞了!”聶天明忽然想起自己來學校的目的,是爲了保護葉婉婷大小姐的,可不是來這裏替天行道泡妞的。這整天一高興竟然忘記跟蹤起葉婉婷來了,也不知道葉大小姐是生是死。

這可如何是好呢?

“罷了罷了!”聶天明抱着必死的決心,接通了電話。

“你是不是死了啊?響了老半天不接電話,是不是對我女兒怎麼樣啦?”葉門清的聲音果然氣魄,一開口就是一陣破罵。

“不是啊,老爹,我現在是學生嘛,手機當然控制着了,剛纔關機着呢,這不剛開機就看到葉老頭您了嗎?”聶天明胡亂撒謊道。

“你別給老子編,我問你,今天看到葉婉婷了嗎?”葉門清一陣見血,問道。

“見到啦,婉兒還是那麼漂亮啊!”聶天明回答道,豆大的汗水開始滴下。

“那好,我問你,婉兒今天穿的是什麼衣服?”葉門清追問道。

“校服啊!”聶天明狡辯道,這校服絕對可以忽悠過葉門清。

“不是裙子嗎?”葉門清小聲的嘀咕了一聲,聶天明忽然靈機一動,回答道,“是啊,本來是穿裙子的啊,後來學校就要求校服啦。”

“對了,你現在哪裏呢?爲什麼婉兒的電話打不通啊?她不會出什麼事情吧?”葉門清一臉的着急,刀疤臉上勾勒出了當爹的焦慮。

“她啊,她很好啊。”

“那好,既然沒什麼事我就放心了,你叫她晚點給我打電話吧?”葉門清。

“啊?晚點?這恐怕不好吧?老頭子,這裏有我就好啦,老頭子不用擔心的,把這裏交給我,一切放心啦!”聶天明不自然的笑了起來,那笑聲就連他自己聽了都覺得發麻。

“我靠,還說不愛我女兒,你現在就想和她聯合起來斷絕老子的聯繫啊!”葉門清在電話那頭抱怨道。

“老頭子,你聽我說,我這邊信號不好啊。喂,老爺子?聽得到嗎?”聶天明搖晃着手機,手機周圍發出呼嘯的聲音,對於自己造成的假象很得意,聶天明掛掉了電話。

“想管我,沒門!”收起手機,聶天明昂首挺胸的往外走,心中驕傲,誰也擋不住老子去約會!

六點的時間正好到了,聶天明慢吞吞的走到了校門口,他所要造成的效果便是讓那些女生就等。然後某女生就會打着聶天明的胳膊,狠狠罵道:“討厭啦,讓人家等你那麼久,討厭死了啦!”

想想,聶天明又是得意的邁步前進。可是一出門,聶天明哭了,門口可什麼都沒有啊,別說是人了,就連螞蟻都見不到,哪裏還有什麼四個女生呢?

聶天明就在附近買了包煙,公然在校門口抽起了煙。

半個小時之後,四個女生從有說有笑的往校門外出來,一個個打扮的跟要出國選美似的,赫然就是和聶天明有約的那四個人。

聶天明趕忙踩掉了菸頭,滅在地上,和四個女生招呼,“真巧啊,我剛到!”

“哇,快看快看啊,地上好多的菸頭啊。”吳倩倩激動的指着地上的菸頭,一副我勝利了的姿態,“看來,天明君等了很久了呦。”

“就是,我看這煙肯定是抽了近半個小時了,天明同學好有耐心哦。”劉霞在一邊拍掌叫好。

“就是,願意等女生的男生,纔是好男生。”方靜靜評價道。

聶天明:“……”

破滅了,所有美好的畫面全都破滅了。本來是想損損這些女孩子貪玩的,可沒想到自己先入了道,反倒被人攻擊了。

“好啦好啦,別在這裏瞎鬧啦,我們現在出去玩,看看能不能早點回來啊。”還是蕭雨懂得體會聶天明的爲難,趕緊拉着吳倩倩往前走。

四個人打的,聶天明正想擠進那後座去,卻被吳倩倩拉住,往那副駕駛位上一指,吆喝道:“做前面去!”

聶天明無辜的苦着臉,今兒個怎麼那麼倒黴啊,這吳倩倩還真是自己的剋星啊!每當自己的軌跡就要得逞之時,這吳倩倩偏偏從中殺了出來。

一路無話,的士到了遊樂場的下方停下,四個女生下了的士。

吳倩倩高喊,“遊樂場我來了!”

“鄉巴佬,跟沒來過似的!”聶天明在抱怨了一聲,明明自己出錢來着,怎麼次次都要被吳倩倩壓在下面呢?

“你!”吳倩倩給了聶天明翻了一個白眼,不過,瞬間又消氣了,“算了,不跟你計較!看在今天你是財神的份上,不和你計較!”

“走吧,開學的第一天,我們四個人一起玩個夠吧!”蕭雨說道,幾個女生點頭,一齊近了遊樂場,完全忽視了聶天明的存在。

“喂,應該是五個吧!”聶天明追上前去,補充道。 “另一個算是人嗎?”吳倩倩頂回了一句,其餘的三個女生聽到這樣的回答,不禁開懷笑起來。

“你什麼意思啊?”聶天明追到吳倩倩的面前,抓住她的手,吳倩倩雙臉驟然撲紅,馬上尷尬道:“你先把手放開。”

“不說清楚就不放。”聶天明握着小手,賊笑着,“反正你都說我不是人了,那我就不是人給你看。”

“你無恥!”吳倩倩無可奈何,用力抽了幾下手,都沒能從聶天明的手中抽開,惡惡的罵道。

“去,明明是你說我無恥的,我要真的太君子了,豈不是被你看不起了?”聶天明抓的來勁啊,得瑟的問道。

“嘿嘿。”蕭雨調皮的壞笑兩聲,“我看吳倩倩和聶天明同學是不吵架不行了,第一天認識就吵架三四次了,這要是將來在一起,指不定會打起來呢。”

“這就是宿命啊!”劉霞儼然一副大詩人模樣,擡頭看着天空感嘆。


“喂喂,你們別這麼說他們兩個啦,你看聶天明和吳倩倩同學都不好意思啦!”方靜靜趕緊說道。

吳倩倩和聶天明就這麼尷尬的維持着動作,兩人均是紅彤彤的,還是吳倩倩先反應過來,溫柔的說道:“你,可以先放開我的手嗎?”

聶天明也覺得失禮,放了手。誰知劉霞又起鬨了,“你看吳倩倩一不好意思,都溫柔起來了。”

“嗯,我看八成吳倩倩同學就是喜歡聶天明同學咧。”方靜靜跟着摻和了一句。

聶天明抿嘴而笑,幾個小女子東一句西一句的畫面還真是不錯啊,這幅畫面可是很久都沒有見到了。

“喂,他們在說我們,你不去解釋一下啊?”那吳倩倩顯然靦腆了起來,推了推聶天明,問道。

“沒事啊,她們說的是,又不是我!”聶天明乾笑一聲,其實心裏也很無奈,他也想去說啊,可前提得說得過這三張嘴巴。

“哼!”吳倩倩的氣得跺了跺腳,不說話了。

“喂,我們先去坐摩天輪吧?那個刺激啊!”劉霞激動的跟發現新大陸似得,大聲叫了起來。

“好呀好呀,我們就去玩摩天輪吧!”方靜靜表示同意,拉着劉霞先跑了過去。

“我們也過去。”吳倩倩拉着蕭雨的小手,成爲了第二撥。

“爲什麼受傷的總是我?”聶天明走在最後,沒有半點力氣,明明今天的主角是自己,可是這些女生根本不當自己存在,連個鏡頭都沒有。

這錢,花的不值得啊!

“我們要做摩天輪。”吳倩倩對收費小姐說道。

“一趟兩百。”收費小姐說道。

“要兩百啊?會不會太貴了啊?”蕭雨考慮到是聶天明出錢,有些擔心他的經濟是不是走的開,“要不,我們不做這個了吧?”

“怕什麼,反正是出錢的又不是你,儘管玩啊!”吳倩倩挽着蕭雨上了摩天輪,而後的另外兩個女生也迅速的跟着上摩天輪。

聶天明擺出手指,露出苦相,這一個女生二百,那四個女生就是八百!

“天明同學,你也來坐吧,一起玩比較熱鬧嘛!”吳倩倩明知道聶天明痛苦,蠱惑着。

“這摩天輪是女生玩的東西,我不做!”聶天明說道。

“算啦算啦,我們也不勉強你,那你就在一邊看好了啊!”吳倩倩轉動眼珠子,顯得格外的好看,亮麗的大眼睛眨巴眨吧的。

聶天明揮了揮手,做出滿不在意的表情,摩天滾動,四個女生幸福的大叫,刺激感貫穿了神經,甚至吳倩倩還大呼過癮。

只有聶天明羨慕的看着轉動的摩天輪,心裏卻很是鬱悶,憑什麼受傷的都是自己?他也想做摩天輪啊!

幾分鐘以後,幸福女生頭髮散亂的從摩天輪上下來。吳倩倩自豪的甩甩自己的秀髮,對聶天明道:“天明同學,摩天輪玩過了,我們接着去玩什麼好呢?”

“回家。”聶天明委屈的回答道,在這麼花錢下去,自己這個月的伙食費就沒着落了。

“沒出息。我們四大美女一起出來給你捧場,你就不怎麼表現表現?”吳倩倩似乎很樂意看到這個畫面,對着身後的三個女生使眼色。

“就是啊。怎麼的也得玩個夠再回家吧?”方靜靜意猶未盡,跟着連連附和。

“天明同學不會是沒錢吧?”劉霞忽然開口,盯着聶天明乾癟的口袋。

四雙野獸一般的眼神,齊看向聶天明的眼睛。

“看什麼啦!”聶天明尷尬的護住敏感部位,被吳倩倩一個死神般的眼神秒殺,“聶天明,你無恥!”

過了幾秒,那個吳倩倩忽然道:“天明同學,既然沒錢的話,那就不要勉強啦!”說完,拍了一下聶天明的肩膀。很有鐵哥們的味道。

“去,我沒錢?老子會沒錢?”一說到錢,聶天明來勁了,大言不慚道:“今兒個,只要跟着爺爺我混,別說是過山車摩天輪,什麼鬼屋,就連遊樂場老子都給你包下來!”

“對了,我們還沒玩碰碰車呢!”吳倩倩同學很突然的說道。

“嗯嗯,我們就去玩碰碰車好了!”劉霞也很贊同吳倩倩的點子,連忙跟着同意。

蕭雨皺起眉頭,但也只能保持和兩個人一樣的速度行走,只有方靜靜一言不發的跟在後面。

“哎呦!”還沒走幾步,吳倩倩突然慘叫一聲,胳膊發疼,一個身影呆呆的立在她的前面。

“走路沒長眼睛啊,撞到人了知道不!”吳倩倩揉着自己的胳膊,大吼道。

“是你自己不長眼睛的,關我什麼事啊!”一個女生不甘示弱的回答道。

“明明是你從半路殺出來的,還狡辯!”吳倩倩罵道。

那個女生甩動手中的硬幣,不說話,酷酷的愣在原地。


本來聶天明還以爲這吳倩倩是在開玩笑,確定以後真的是有事情發生以後,聶天明趕緊跑了上去,看到的不是別人,卻是這天和自己一直過不去的洛。

“洛,怎麼是你?你怎麼會在這裏啊?”聶天明好奇的問道,別的女生對洛或許沒有什麼印象,可是聶天明不同,他在見到洛的第一眼之後,就深深的記住了這張面孔。

冷酷,還略帶着半點的溫情。這就是洛,時而善良,時而冷血。

“爲什麼不能是我呢?”洛側着臉,反問道,依舊冷着臉,一動不動的看着聶天明。

“既然都是同班同學,那這件事就這麼算了吧,反正就一個誤會而已。”蕭雨害怕事情鬧大了,忙出來講和。


“喂,洛,我警告你,這次你撞到本姑娘算我倒黴,就這麼放過你。但下次如果你還這麼囂張,小心我捏死你!”吳倩倩似乎是真的被激怒了,張牙舞爪的。

“隨便你!”洛輕聲回答,閃過聶天明的身軀,徑直往前走。看着冷漠的洛,聶天明忽然嘆了口氣。

“嘆什麼氣啊,受傷的明明是我!”吳倩倩左手抓着被撞疼的又胳膊,抱怨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