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自己的老公拉出來做替罪羔羊,實在不是明智之舉。因為根本欺騙不過慕家的人,他們肯定知道,跟她有關係。

把自己的老公拉出來做替罪羔羊,實在不是明智之舉。因為根本欺騙不過慕家的人,他們肯定知道,跟她有關係。

可這個法子,也是被逼無奈下的選擇。

杜雲珍思來想去,最後還是橫了心。等楚文回來后,將事情跟他簡單的說了一下,楚文哪裡肯做替罪羔羊,赤紅著臉說:「你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承擔,幹嘛要拉我做你的替罪羔羊?我告訴你,你休想!我這就去跟慕家的人說,是你乾的這事

!」

「好啊,你去,你儘管去!看看以後還有誰,肯給你錢花,讓你去會所里找那些小明星快樂逍遙。」杜雲珍冷笑,一點也不畏懼楚文的威脅。

楚文停下了腳步,惱怒的望著她。

這個女人抓住了楚家的財政大權,便一直用這店來威脅他!

但凡有點骨氣,他都該跟她鬧離婚,休了惡婆娘。可偏偏自己沒骨氣,也沒有本事,只能窩囊的聽她的話。

楚文攥緊了拳頭,漸漸地安靜了下來,委屈道:「杜雲珍,我是你老公,你不能這麼對我。」「你還知道,自己是我老公啊。別人的家的老公,賺錢養家,讓孩子和老婆舒舒服服的過日子。你倒好,讓自己的老婆辛辛苦苦的賺錢,出了事情還不樂意承擔。」杜雲珍數落了一番,冷聲道:「其實,你用

不著那麼害怕。把你推出來,不過是給慕家一個宣洩的對象,他們又不會要了你的命。你放心,我會在後面照看你。他們家真做的過分了,我會出面阻止。」

楚文不言語,心裡到底是不情願。

杜雲珍拍了板子,道:「等這次的事情結束,我給你一千萬,隨便你怎麼花。」

楚文有些心動,「真的給我?」

「你不想要?那好,我不給你了……」

「想要,想要,我當然想要了。」不拿錢的人是傻子,更何況這件事,無論如何杜雲珍都讓他背定了,自然是能撈到好處好一些。

「好,就這麼定了。」

杜雲珍拍了拍手,對楚文道:「待會兒,你去看看雲白。你外面養的那些小妖精,我不管。可對兒子,你不能鬆懈半點。」

「好。」

楚文心不在焉的應了一聲。

都說是愛屋及烏,其實也有恨屋及烏。他越來越害怕杜雲珍,對楚雲白也沒那麼上心。反正,替他生孩子的女人不少,等他把楚家的大權奪回來,會把他們母子一起安置到偏僻的地方,隨便養著。

……

這邊楚家快速的安排相關事宜,那廂宮家也沒有落下追殺幕後真兇的速度。楊樂託人搜索了一圈的證據,最後把查到的結果,交給了慕洛琛。

看到最終的證據指向楚文,慕洛琛連連冷笑,這楚家的人,是把他當成了傻子嗎?給出漏洞百出的線索,引他相信楚文是幕後兇手?

呵……

慕洛琛說:「看這些證據,十有八九是杜雲珍做的了。」

「你打算怎麼辦?」

「她既然敢綁架蓁蓁和菁菁,敢讓簡汐毀容,那我就十倍百倍的還給她。」慕洛琛神色凌厲道,「接下來的事情,用不著你插手了,我會親自報復她。」

自己的老婆被人欺負了,當然得親自教訓對方。

楊樂明白,於是沒有再插手。

……

三天後——

宮家那邊一直沒有什麼動靜,杜雲珍不由得犯了嘀咕,難不成慕洛琛和宮瀚都沒有查出來什麼線索嗎?還是兩人根本沒有把此事放在心上?

這麼想著,杜雲珍倒是有些放心了。

「太太,您該去參加沈太太主持的茶會了。」傭人走到跟前提醒。

杜雲珍說,「好,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

傭人退出去后,杜雲珍對著鏡子梳妝打扮。

她一向很注重保養,所以,即便生過一個孩子,看起來還是異常的漂亮。

杜雲珍最滿意的便是自己這張臉蛋。

塗抹了口紅,她抿唇笑了笑,站起身,往外走。

乘坐車,出了杜家。

杜雲珍接到了沈太太打來的電話,問她怎麼還沒過去。

「這就到了,別著急。」

話音剛落,車子忽然停了下來,杜雲珍奇怪的問:「怎麼了?」

「太太,前面的堵了。」司機回答。

「怎麼這個時候堵?我還著急去參加晚宴呢。」杜雲珍擰了柳眉道,「趕緊調頭,從其他路走。」

「是,太太。」

司機調轉了方向,從另一條偏僻的路徑走。

而在他們離開后沒多會兒,擋在路上的車隊,其中一輛,某人拿起了電話,恭恭敬敬的說:「慕先生,目標人物已經按照計劃的路線行駛。」

「好。」

電話另一頭,慕洛琛簡潔的吐了一個字,隨後掛斷了電話。

……

車子開到巷子中央,忽然從兩側疾駛而來車輛,逼迫杜家的司機停車。

司機見情況不妙,極力的掙扎,可對方的數量佔有很大的優勢,最後,只能停了下來。

杜雲珍抓著包包,看向車窗外,緊張的說:「你停下來幹嘛?還不快開車?」

話音剛落,幾個人圍到了車前,其中一個拿出高爾夫球杆,砰砰砸了幾下,將車窗砸碎,打開了車門。

「你們是誰!」

杜雲珍尖叫。對方不發一言,伸手將她大力的拉拽出了車子。 杜雲珍頓時被拖出去了大半,嚇得臉色慘白。這麼緊張的情況下,她憑著本能奮力的掙扎,用腳狠狠地踹了對方一下,然後拚命地往車裡爬,抵著車門,死活不肯出去。

隨後,她掏出手機,想給警察局那邊打電話,然而,電話還沒接通,車外的人用高爾夫球杆,朝著她的大腿狠狠地砸了一下。

咔嚓——!

骨頭碎裂的聲音響起,杜雲珍慘叫了起來。

車外的人沒有絲毫的憐憫,再度將她拖出了車子。然後,將她丟到了另一輛麵包車裡,火速的離開了現場。

司機留在殘破不堪的車裡,戰戰兢兢的看著杜雲珍被人帶走,趕忙撥通了警察局那邊的電話,報了警。

可等警察趕過來,現場除了一地破碎的玻璃,沒有留下任何有用的線索。

警察跟司機說,接下來會好好地調查此事,讓他回去等消息。

司機只得趕回楚家。

……

另一邊。

杜雲珍躺在車裡,痛的渾身都在顫抖,額頭上、臉上密布了冷汗。

痛……

真的好痛……

她覺得自己快死了。

可她不敢叫出聲,惹惱了這些窮凶極惡的歹徒,誰知道他們會做出什麼事情呢?

杜雲珍攥住了手心,拚命地想著法子,最後想出了一個辦法,對幾個綁匪說,「你們放了我吧,我可以給你們很多很多的錢,再送你們出國。」

車內一片寂靜,根本沒有人搭理她。

車子繼續向前疾馳。

杜雲珍說了好半晌,說的口乾舌燥,都沒有人肯放過她,而在車子的顛簸中,被打斷的那隻腿,越來越疼,最後她暈厥了過去。等再醒來的時,感覺到一陣刺骨的冰冷,杜雲珍睜開眼睛,有強烈的燈光射入,刺激的她再度閉上了眼帘。過了片刻,終於能適應周圍的環境了,她打量著周圍,只見自己渾身濕漉漉的,不停地滴落著冰

冷的液體。而在離她兩米遠的地方,地面上躺著一隻水桶,旁邊則站著人,由於他們所處的位置比較陰暗,根本看不到他們的面容。

杜雲珍張開嘴,問:「你們是誰?綁架我為了什麼?」

「為了替天行道,收拾你這個惡毒的女人。」冰冷的聲音在空氣里響起,令人忍不住的發顫,杜雲珍的心咯噔往下沉。因為她認出了,這聲音的主人是慕洛琛。如果是別人,或許自己能用錢買平安,可偏偏是慕洛琛!自己剛夥同別人綁架了他的女兒

,傷了他老婆,他立馬綁架了自己,難道是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嗎?

不,不會的……

他怎麼可能那麼快,調查清楚事情的真相呢?再說了,真的調查了,那些線索也只會指向楚文呀。

慕洛琛綁架了她,難道是要用同樣地手法,讓楚文嘗受到,自己的老婆被綁架的滋味嗎?心頭千迴百轉,現實不過度過了幾秒鐘時間,杜雲珍舔了舔乾澀的嘴巴,說:「是慕先生嗎?為什麼你這麼對我?又說那麼莫名其妙的話?沒錯,我跟您太太,的確有點糾葛,可你也犯不著,這麼對我吧?



「你自己做了什麼事,你心裡清楚明白,用不著給我裝糊塗。」慕洛琛自陰暗處,一步步的走出來,冷冷的睇著被鐵鎖鏈束縛的杜雲珍。

「慕先生,我真的沒裝糊塗,請你告訴我實話。」 暗夜豪門:爹地我要帶媽咪走 杜雲珍咬死了不肯承認。

慕洛琛道:「綁架蓁蓁和菁菁,試圖毀了簡汐的容貌。杜雲珍,你自己做的事情,用得著我來說?」

「天吶!我怎麼可能做出那麼狠毒的事情?慕先生,你一定是誤會我了!」杜雲珍擠出了兩行虛情假意的眼淚,「我保證,我沒有做過這等事情,否則,讓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呵……我現在就讓你生不如死!」慕洛琛拍了拍手,身後走來兩個人,抬著一個火爐子,爐子里除了燃燒的通紅的碳木外,還有一隻鐵鉗子。

杜雲珍心裡生出了一股不好的預感:「你、你、你想做什麼?」

慕洛琛套上手套,抓住了鐵鉗子,在火炭里攪動了幾下,說:「不明白嗎?我告訴你吧,你想毀了簡汐的容,那我加倍奉還你,在你這張醜陋的臉上,烙下『虛偽』二字,讓你一輩子都擺脫不了這些……」

「不!不!你不能這麼對我!」杜雲珍激烈的掙扎了起來。但凡女人,沒有幾個不注重自己容貌的,真的被慕洛琛烙下了這兩個字,還不如讓她去死!

「你沒資格命令我。」

慕洛琛拿起了火鉗,朝著她走來。

杜雲珍往後退,鐵鏈發出激烈的碰撞聲,可能逃到哪裡去呢?她只能看著慕洛琛離自己越來越近。「慕先生!真的不是我做的!」杜雲珍心裡暗生後悔,不該招惹慕洛琛這麼變態的男人,可再後悔,眼下只能撒謊,擺脫被他烙下恥辱的痕迹!「慕先生,你聽我說,我想起來了。之前,我跟慕太太發生了爭執,鬧得很不愉快,回到家,我曾經跟我老公哭訴過,他那時候說,會替我報仇。我想,你一定是誤會了,是我老公對您女兒和妻子下的手,跟我沒有任何關係。你放了我,我幫你把他叫過來,隨便您怎

么處置他都成。」

慕洛琛眼裡露出嘲諷。

這個女人可真是涼薄,為了自己能平安脫險,竟然把老公都推出來,替她頂罪。

不過,想想也沒什麼可意外的。

當初她可是連稚童都敢殺,甚至楚家的老爺子的死,都有很多人懷疑是她做的。

這樣的人,怎麼會對自己的老公有什麼感情呢?

「我不信你說的話。」慕洛琛對旁邊的人揮了揮手,立刻有四五個人上前,抓住了杜雲珍,讓她沒有辦法,再動彈半分。

慕洛琛牽制著杜雲珍的下頜,說:「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若犯我百倍還之。杜雲珍,你碰了不該碰的人,活該有今天的下場。記得以後擦亮眼睛,千萬別再招惹我。」

話音落,他手裡的火鉗落在了杜雲珍的臉頰上。『滋啦』灼燒的聲音響起,空氣中充斥著烤焦肉的味道。 杜雲珍慘叫不止。

後來,痛的無法忍受了,她眼睛一翻,暈厥了過去。

慕洛琛冷艷看著軟綿綿的杜雲珍,將鐵鉗丟到了一旁,隨後對周文達說,「等醫生處理過後,把她丟出去。」

「是,先生。」

周文達頷首。

……

葉簡汐臉上的傷,養了幾日,漸漸地好轉了起來。不過,依然能清楚地看到疤痕。未免嚇到幾個孩子,她便繼續用紗布遮掩了起來。

家裡的孩子似乎知道她不好受,都乖乖的,沒有再惹禍。尤其是蓁蓁和菁菁,連門口都不出了,除了去病房陪著葉簡汐姐們,就是留在卧房裡,跟妞妞一起玩。

葉簡汐覺得她們這樣挺好。

以前,她總擔心蓁蓁和菁菁,會在不知不覺中闖禍。現在經此一難,她們明白隨心所欲做事的而過,能乖乖的聽話,收斂自己,那以後能少許多麻煩。

安靜的度過一周,葉簡汐想回A市,於是,跟裴娜提了一下。

裴娜雖然不捨得,但還是答應了。

慕家人準備動身離開時,可沒想到發生了一件,讓他們哭笑不得的事——喬家的人竟然來向慕家提親了!

對象不是別人,是清歡。說起來喬家,帝都的人都不陌生,喬家的老太太年輕的時候曾任某財務部長,和喬老爺子合力將名不見經傳的喬家,在短短十幾年裡,推到了巔峰。提起這位鐵娘子,每個人都會豎起大拇指誇獎。後來,

喬家的子孫倒也爭氣,將喬家繼續發揚光大。喬崢是喬家最小的孫子,也是喬老太太最寵愛的。打從喬崢十六起,各家登門拜訪求聯姻的人都絡繹不絕。其中一位千金,看中了他的模樣,百般追求過,可惜沒成功,跳樓威脅家裡人,死活要嫁給喬崢

,當然被喬老太太壓下了。

可因為這事,喬崢的名頭在帝都遠揚。所有人都好奇,這個少年有怎樣的魅力,能吸引的那些少女,對他那麼痴情。

現在喬家忽然向慕家提親,不用刻意的傳播,整個帝都的人肯定都得到消息了。

葉簡汐感覺頭痛。

妞妞什麼時候,跟這喬崢有了瓜葛的?

想要去問她,可又覺得妞妞最近情緒不好,若是因為這點小事刺激到了她,又要生出許多事端。

於是,只好忍了下來。

「去拒絕了他們吧。」葉簡汐說。

慕洛琛摸了摸下巴,「要不要先問問清歡的意思?我去看了,喬家那小夥子,長得還挺俊俏的,跟咱們清歡挺般配。」「俊俏又怎麼了?俊俏又不能當飯吃,找老公得看品性!他們喬家明知道,當年清歡跟咱們家、天佑定了婚約。現在,咱們還沒宣布解除婚約呢,竟然大張旗鼓的跑過來提親,這不是擺明了打慕家的臉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