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有一刻強者的心才能稱得上是真正的強者!沒有一刻強者的心其他都是空話,毫無意義。

擁有一刻強者的心才能稱得上是真正的強者!沒有一刻強者的心其他都是空話,毫無意義。

轟————

再說說那李元道,與武王之心交匯的一瞬之間,兩者便是雙雙的消散在了這片紫色空間內。


而下一刻,無邊無際的雷霆將李元道的身體徹底淹沒,可是這雷霆卻沒有了以前的那般凌厲,只是對李元道有著一些衝擊力罷了,沒有了之前的致命威脅。

而這個空間,便是再次的變成了一片紫金之色。


紫色之中,李元道正盤膝而坐,望著懸浮在眼前的武王之心正了正神色,而後便是猛然一用力,從眉心之中,一滴精血流出,滴落在那武王之心而上。

雙眸緊閉,李元道一臉嚴肅,渾身元力奔騰,開始了煉化起這武王之心來。

轟——

李元道將全身的元力盡數調動而成,向著那武王之心便是涌了過去,元力震蕩發出轟隆隆的聲響,使得整個紫色世界彷彿也是起了層層的波瀾。

轟——

元力匯入的聲音似乎有些更大了,竟然使得這整個紫色世界卻如同起了海風一般,不斷翻滾。

很明顯,李元道為了能夠成功的煉化這顆武王之心,用上了全身所有的元力,絲毫不給自己留下一點後路,不成功便成仁!

轟!

而那墓府主人所留下的一絲神識也是陡然之間動了,化作了一頭紫色的龍影,暮然一動,而就是這麼一動,使得整個紫色世界都則徹底狂暴了起來。

先前說過,這紫色世界是由無數的狂雷組成,是對李元道造不成任何致命的傷害的,可是,此刻這無邊的雷霆隨著龍影的鳴叫化作道道雷光對著李元道轟然而去。

雙眼平淡,李元道看著已經醒過來的龍影,雙手虛空一按。

「魔龍掌!」

浩瀚的元力化成一個一丈大小的暗黑色巴掌,從天而降,片刻便是按在了龍影的頭頂之上。

那暗黑色的巴掌慘著狂暴的元力,從虛空中飛來,就如同從天上的神兵按下來的巨大掌印一般,透露著恐怖的威力,彷彿連同虛空都是要震碎一般。

這便是李元道從墓府主人遺留的關卡之中獲得的那高階武技『魔龍掌』,此時卻是用在了這墓府主人所幻化的龍影之上,可謂真是有些滑稽。

龍影見此似乎更加狂暴了一些,卷積這無邊的紫色雷霆,如同從九幽深處走出的探海真龍一般,向著那李元道所發出的魔龍印嘶吼著,叫喊著,彷彿一點都不將這小小的手掌放在眼中。

威武而又犀利! 從遠處望去,也是能夠看出這龍影的傲處。

這龍影不光佔據天時,更是佔據地利,更是從體型聲勢上遠超過這李元道所打出的這一掌,可謂是耀武揚威,好不得意。

而在那手掌拍下之後,卻出現了驚人的一幕。

碰——

巨掌與龍影相交,發出巨大的聲音,這聲音如同驚雷一般,在空氣之中炸響而開,真的連空氣之中的元力都是有些潰散!

在看看那本來耀武揚威的龍影,此時也是被那巨掌所壓的有些喘不過氣來,在空中這般僵持著,彷彿誰都不能夠撼動誰一般。

那龍影雖然被李元道所死死的按住,但卻是好不甘心,巨大的身體不斷掙扎咆哮,可是那巴掌卻穩如泰山般的將他死死按住,不讓它動彈絲毫!

「小小龍影,也敢在我面前耀武揚威!」

李元道冷哼一聲,又是將體內的元力給盡數的灌入到了那巨掌之中。


收到元力的催動,那巨掌也是變得更加大了一份,而且,渾身也是散發出暗黑色的光芒,好似地獄一般,陰森而又不缺恐怖!

碰——

終於,那龍影終於是堅持不住了,轟的一聲便是被這巨掌給按在了地上,而後潰敗開來。

「呼,終於是打敗了么!」

李元道見到這般也是嘆了口氣,感受著體內那所剩無幾的元力不免產生了一絲虛弱感。

就當他想繼續煉化那顆武王之心的時候,墓府主人的聲音卻是再次響了起來。

「你以為這樣就完了么,這才只是剛剛開始呢小娃娃。」

墓府主人的話語彷彿帶著一絲的嘲諷,這讓李元道如同進入了九幽冰窟一般,渾身的血液也是好似變得有些冰冷。

「只是剛剛開始么?」

李元道的五官不免有些抽搐,擰作一團,緊緊是一個開始變是這麼困難,耗費了自己幾乎全部的元力,那麼下面的會是怎麼樣呢,李元道不敢去想象。

但這從側面也是讓李元道有些踏實,畢竟這武王之心也不是那麼好得的,如果僅僅是這樣就能獲得的話也是有些說不過去。

隨著墓府主人的話落,周邊無邊的雷霆便是由對著李元道的身體沖刷而去。

啪——

威力巨大的雷霆這一刻彷彿表現的極為歡實,發出『啪啪』的聲音。

而隨著,這雷霆的衝擊,李元道的五官也是被這雷霆劈得疼痛的微微扭曲。

此時此刻,李元道的元力也是沒有了多少,所以也不能夠阻擋住這雷霆的攻擊了,如此一來,只能硬抗了!

這讓李元道有些絕望,雖然這次的雷霆比之上次弱了很多,對身體沒有了致命的傷害,但是傷勢還是有的,如果就這樣硬抗的話,恐怕到時候李元道還沒將這武王之心給徹底煉化就已經被這雷霆給煉化了。

一時之間,這讓李元道有些不知所措了。

啵——

在這個時候,李元道的衣袖之間忽然掉落而出一枚通體發綠的丹藥,掉落了這雷池之中。

「丹藥?有了!」

李元道眼睛,微咪,望著這枚丹藥暮然一笑,好像想到了什麼一般。

這顆丹藥正是李元道從那武王墓地的丹房之處收集而來,當時李元道收集了大約有一萬多枚,而且都是上好的丹藥,李元道至今都是還沒用一顆,如今這李元道卻是有了主意。

雖然體內沒有了元力,但是可以中途以服用丹藥來增添元力,恢復身體的破損,如此一來豈不是將這問題給解決了。

想到這般,李元道便是猛然之間從儲玉之中摸出一把丹藥,看都不看便是對著自己的嘴巴塞去。

此時此刻,如果說李漢雲李漢山等人在此的話一定會大罵李元道浪費,這每一枚丹藥可都是能賣到百枚中品武丹,別人都是一顆顆的小心吃,可這李元道卻是如同不要錢一般的一口一口的,這是逆天的節奏么!

隨著丹藥的入口,李元道也是感覺到了一股純凈的元力奔赴到了丹田之處,讓那乾渴的丹田瞬間變得飽滿起來,隨後又是不斷的盡數四肢百骸之中,恢復著那雷霆所導致身體之上的創傷。

滋滋!

血肉不斷崩碎,卻又瞬間復原。

五官完全扭曲,李元道只覺得的自己疼都快要感覺不到疼了,這一刻,李元道彷彿都是把人世間各種的疼痛都是試了一遍!

然而,凡是都會有一個適應的過程,適應了之後便是會好很多;不知多了多久,李元道竟然也是覺得自己漸漸適應了這個程度的雷霆。

不但不再去畏畏縮縮,反而身體漸漸的張開,呈現一個『大』字型,竟然引著更多的雷霆向著自己的身體而來。

「來吧來吧!」

李元道此時此刻,在這雷霆的電擊之下,李元道竟然還有這一種酥麻的爽感!

轟隆!咔嚓!

忽然之間,兩道奇異聲響讓李元道的臉色扭曲到了極限,慢慢的向下望去。

李元道發現,自己身上的一處骨頭竟然承受不住從而被這狂暴的雷霆給活活的劈斷了!

疼,生疼!

此時此刻,李元道五官扭曲在了一起,拳頭攥的咯嘣作響,又是將一把丹藥扔進了自己的嘴中。

在龐大的元力灌入之下,不多時,又是生生的將李元道鍛煉的骨頭給鏈接了起來,而後,便是再次迎接著新的雷霆的不斷衝擊。

如此這般,生生循環。

終於,在承受了一個時辰的雷霆打擊之後,李元道便是徹底的將這武王之心給煉化成功了!

不去理會先前的種種不快,此刻的李元道無疑是最幸福的。

至於幸福的原因,不外乎有這麼兩點。

第一點,李元道不僅沒有死,反而活了下來。

第二點,李元道發現了這武王墓地的真正的傳承,武王之心!並且,還神奇的將其給煉化了!

這簡直就是奇迹!如同小說之中的那般富有戲劇性的一幕!

此時此刻,李元道竟然驚奇的發現他現在不僅不去恨那皇普雲策了,而且,還是喜歡上了黃埔雲策!

這倒不是李元道有著不同的嗜好,而是自己這番機緣卻是是因為那皇普雲策才有的!


如果不是皇普雲策,李元道怎麼會落入這雷池底部之中。

如果不落入這雷池底部,那麼如何發現這武王之心還有那墓府主人,更何談什麼煉化云云。

所以,李元道能獲得這些,歸根結底竟然都是因為皇普雲策! 說完這些,墓府主人的眼瞳之中也是流露出一絲的崇拜,以及嚮往之意;甚至與毫不掩飾,就是那樣的坦然,正好像,他很自豪一般。

「隨著時間的推移,修士們也是漸漸的明白;這些玄雷,雖然也能增加不少自身的威力,但是,增加的卻是不那麼多,以至於根本不值得拿自己的性命去換這九天玄雷;可是,這九天玄雷對於戰符師的作用卻是非同凡響,當在煉製戰符的過程之中如果要加上這九天玄雷,那所煉製出來的戰符威力也是水漲船高,大約可以提升兩成左右,亦或者更高!」

「兩成!」

李元道聽到這般也是駭然至極,從進入了這武王墓地開始,自己所煉製的意境『爆元符』的作用便是降到了極低,便再也不能提高了,這樣李元道也有了想退出戰符師這種衝動,可是此時竟然聽到了這墓府主人這般的話語,於是乎李元道也是重新燃起了希望。

如果能夠增加兩成的威力,那麼自己的意境『爆元符』豈不是可以爆發出武士七層乃至更高的威力了么,這,可讓李元道有些激動。

而那墓府主人所說的九天玄雷榜更是讓李元道激動萬分,試想一下,這天地之間的玄雷就只有一百零八隻,是天地之間無上的存在,更是每名戰符師所夢寐以求的寶物,儘管李元道沒有見到過,但是心中還是對此充滿了無限的尊敬以及期待。

「九天玄雷榜。」

李元道眼睛微咪,嘴中不斷的念念道,他真的很想見識見識,這九天玄雷究竟是個什麼樣子,而且有著什麼樣的威力;可惜,李元道知道,自己這個願望太高了,有可能一生都是達不到。

「想不想看看那九天玄雷呢?」

而那墓府主人彷彿也是看穿了李元道的內心一般,微微一笑,對著李元道說道。

話說這墓府主人對於李元道的這般表現也是顯得有些平常,似乎還是在意料之中的一般,此時此刻,看到這般也是有些滿意。

「可以看到么?」

李元道眼瞳緊皺,心臟不斷的跳動,本以為自己一輩子都不會看到那種聖物,可是,這墓府主人竟然可以幫自己辦到,這有怎麼能不讓他心動呢!

「當然可以!」

墓府主人哈哈一笑,袖口對著前方的虛空猛然一揮——

隨著墓府主人的話落,李元道所在的這片虛空也是猛然一晃。

接著,便是如同一顆石子投入水中一般,盪起了片片的漣漪,好不壯觀。

下一刻,李元道便是身形一晃,接著,就是出現在了一片另外一番的天地之中。

「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